极其浮夸

低调开个号,高调写瑞文。微博@极其浮夸_RW

【瑞文】等童话(十三)

十年前的圣诞节没有下雪。

小王博文一个人躲在二楼最边上的储物间里,拿着蜡笔在角落的墙壁上涂涂画画。

这是整个家里父亲母亲还有姐姐唯一不会进来的房间,他选了好久才决定在这里下笔。

眼前这幅画足足画了一个多星期。王博文正在学体育,父亲不让他和姐姐一起去学画画,所以他画技平平,虽然之前已经在本子上练习很多遍,上墙画出来的效果还是差强人意。

涂了又涂,改了又改,终于在废掉第二十八根蜡笔的时候大功告成。

他站起来,揉了揉酸痛的腿,退到后面靠着墙壁,脑袋左歪右歪变换各种角度端详,然后又上前拿起绿色蜡笔,在大树上补了几片叶子,让它看起来更加枝繁叶茂。

掸掸手上和身上的灰尘,王博文拉开窗帘,冬日的阳光洒落进来,将墙上的画照得鲜艳无比。

他一溜小跑到楼下看了看落地钟上的时间,然后跑回储物间,踮起脚趴在窗口看天上的太阳,在心里美滋滋地想:一定要在明天下午太阳最灿烂时候让哥哥看到这幅画!


晚饭时间,父母和姐姐还没有回来,赵管家在楼下喊他吃饭,王博文一蹦一跳地下楼。

对于独自吃饭这件事他完全没有不开心,他喜欢一个人吃饭,感觉既轻松又自在。

当然,更喜欢跟哥哥一起吃。

明天又可以和哥哥吃饭了,王博文啃着排骨,够不着地的两条腿在桌子下面晃来晃去,开心得想唱歌。

“小少爷,吃饭的时候腿不要乱动。”赵管家在旁提醒。

王博文立刻停止晃腿,挺直背部,左手捧碗右手拿筷子,一脸严肃地抿着嘴,不让自己发出一丝咀嚼声。

赵管家暗自摇头,小少爷还是个孩子,老爷偏要对他如此严苛,是不是太过分了?

吃完饭没多久,外出的三个人就回来了,王博文恭敬地站在门口迎接,王烨霖和方兰馨神色淡淡的,并不理会他,只有王雅熙笑着走过来摸摸他的头:“文文在家有没有乖乖的呀?”

王博文不喜欢有人摸他的头,下意识扭开,王雅熙也不生气,把手中的盒子举起来:“巧克力蛋糕哦,想不想吃?”

王博文知道这一定是从孟瑞家带来的,吞了口唾沫点点头,视线却被王雅熙胸前的配饰吸引。

这是一个蝴蝶形状的胸针,从未见她戴过的新款式。王雅熙今年14岁,正是女孩子发育的年龄,胸脯微微鼓起,蝴蝶胸针上闪亮的钻随着她的动作散发出晃眼的光芒。

王雅熙见王博文傻傻地盯着自己胸口看,微微有些羞赧,抬手摸了摸胸针上的蝴蝶翅膀:“瑞哥哥送给我的圣诞礼物,好看吧?”

王博文又点点头,然后别开目光,接过王雅熙手中的盒子。

“瑞哥哥也有给你准备礼物呢,谁让你不肯跟我们一起去他家?”王雅熙见他不高兴,安慰说,“他说明天亲手交给你。”

王博文眼睛一亮:“谢谢姐姐!”便捧着盒子跑回楼上自己屋里去了。

他不是不想去孟瑞家,只是作为生日礼物的画没画完,他哪儿都不能去啊。

王博文坐在写字台前一边吃蛋糕,一边猜想孟瑞给他准备了什么礼物?是上次答应送他的超人漫画,还是那次一起出去玩,在店里看到的变形金刚?

或者……会不会再送他一本童话书?

想到这里,王博文放下勺子,蹲下来从桌子底下拖出一只小箱子,小手伸进箱子底下,摸出几本小人书来。

他已经长大,孟瑞有两年多没给他讲过睡前故事了,可他还清楚地记得,孟瑞坐在床边给他讲故事的时候的声音和模样。

王博文一直没有告诉孟瑞,这些故事他其实早就听过了。妈妈还在的时候,每到睡前,也会捧着这样方方正正的小人书讲故事给他听。

他不敢告诉孟瑞这件事,怕他知道了就不再给他讲了。

世界上有那么多童话故事,他最想听的那一个,哥哥还没给他讲过呢。

如果圣诞礼物是那本童话书该多好啊!

王博文抱着几本书躺在床上想,如果是那本童话书,我可以不要超人漫画,也不要变形金刚,只要哥哥念一遍给我听就好了。

用他暖暖的声音,只念给我一个人听。


“小少爷。”赵管家在外面敲门。

王博文一骨碌从床上跳起来,把手上的东西放回箱子里藏好,然后跑去开门。

赵管家端了甜汤进来,说是夫人吩咐厨房做好送来的。

王博文看了一眼,又是红枣百合银耳汤,母亲经常让厨房做这个汤,说喝了对身体好。

他很清楚,是对姐姐身体好,他只是沾光蹭一碗。

王博文端正坐在桌前小口小口喝,眼睛却瞄着旁边吃了一半的蛋糕,食不知味。

“小少爷喝完要不要下楼去?”赵管家在旁问道。

王博文抬头:“下楼去做什么?”

赵管家指了指桌角的荣誉证书:“把这个拿给老爷看看呀,小少爷好不容易拿了第一名呢!”

王博文看着大红色的荣誉证书,脸上却没有丝毫自得的神色,犹豫了会儿说:“不…不了吧。”埋头继续喝汤。

“为什么不?老爷看到小少爷这么出色,一定会很高兴的。”赵管家劝说道。

王博文摇摇头:“父亲不喜欢我。”

刚来到王家的时候,他跟着王雅熙一样叫王烨霖“爸爸”,后来在一次次冷漠和苛责中,称呼就慢慢改成了“父亲”。

赵管家听得心疼:“没试过怎么知道呢?小少爷也是家里的一份子,也是老爷的孩子,将来是要继承家业的,老爷要是不喜欢你,怎么会把你接回来呢?”

话刚说完,就听见门外传来轻微的响动,王博文跟赵管家齐齐回头,看见方兰馨站在门边,脸上情绪莫辩。

赵管家尴尬又紧张,忙上前行礼:“夫人。”

方兰馨把空碗放到赵管家手中的托盘里:“雅熙刚喝完。这里没你什么事了,下面的佣人还等着你指挥安排。博文喝完自己把碗送下楼吧。”

赵管家得了命令躬身退下,方兰馨没看王博文,轻飘飘说了句“早点睡”,便转身走了。

王博文硬逼着自己把甜得发腻的汤喝完,捧着空碗,放轻脚步来到楼下厨房,把碗交给阿姨,再默默回到楼上。

睡前他翻开那本荣誉证书,上面的金灿灿的“一等奖”三个字煞是晃眼。

他把证书收起来,关上台灯爬到床上,想到明天就能见到哥哥,小脸上终于有了一点笑容。


第二天,王博文翻出一次也没舍得穿的蓝色小棉袄穿上,早早地出现在客厅里。

孟瑞也来得早,和他父母一起,像过年一样拎着大包小包的礼物。

王博文期待地看着孟瑞一样一样分发,好不容易轮到他,孟瑞一拍脑门装模作样说:“哎呀把你的礼物给忘了!”

等到王博文撅着嘴委屈要走的时候,才哈哈大笑起来,伸手捏了捏他的脸,从身后拿出一个盒子:“骗你呢小家伙!哥哥怎么能把你忘了呢?”

王博文气鼓鼓憋了半天,终于破涕为笑,急忙接过孟瑞手中的盒子。

都是看在哥哥过生日的份上,要是平时敢这么逗他,他才不会轻易原谅呢哼!

盒子有点沉,拆开一看,是一整套少儿百科全书,王博文用手来回摸封面,心里忍不住有点失落。

孟瑞今年16岁,已经是个人高马大的小伙子了,见大人们走远,神秘兮兮地半弓着身体,用手挡着嘴巴,附在王博文耳边小声说:“别不高兴,这个礼物只是做给家长看的,你喜欢的变形金刚哥哥已经给你买好了,下回偷偷带给你。”

谁说我想要变形金刚了?

王博文嘟着嘴,既高兴又遗憾,暗自纠结不已。

正当他鼓起勇气准备跟孟瑞说自己想要那本童话书时,王雅熙从楼上下来:“瑞哥哥你来啦,生日快乐!”

孟瑞和王雅熙一起坐到餐厅里,给她倒了杯热水,两个人年龄相仿,都在学画,又开始聊那些听不懂的画家、画作之类的。王博文抱着百科全书,挪到他们旁边坐下,假装翻书在看,实则一直在听他们讲话。

“虽然瑞哥哥你今天生日,但是你答应过我去看画展的哦,没忘吧?”

孟瑞道:“没忘,这次机会难得,待会儿吃了饭就带你去。”

王雅熙高兴地拍手,朝厨房喊:“阿姨,早饭准备好了吗?”

听到厨房传来肯定的答复,王博文坐不住了,他以为孟瑞会留在这里过生日,没想到他跟姐姐约好了出去。

画展要看多久?自己准备的生日礼物要怎么办?那幅画只有在下午灿烂的阳光下才好看呀!

王博文磕磕巴巴地问他们什么时候回来,孟瑞笑着说:“画展要看很久,中午就在外面吃了。文文要一起去吗?”

王博文点点头又摇摇头,不行,哥哥不能出去,生日礼物要在当天送才行,过了这个时间就没有意义了。

孟瑞和王雅熙只当他小孩子脾性,想出去玩又怕画展无聊,便没再管他,继续边聊边吃早餐,对画展兴致盎然。

王博文匆忙把自己盘子里的食物囫囵往嘴里塞,还没完全吞咽下去就含糊说吃饱了,跳下椅子噔噔噔跑上楼。

他来到储物间,打开窗帘,此时太阳还在东边,又有乌云遮挡,根本照不进屋子里,别说看不清墙上的画了,连家具轮廓都看不清楚。

王博文急坏了,他在学校里成绩很好,一直是老师夸赞的对象,此时他却觉得自己笨死了,连个把生日礼物完美送出去的方法都想不到。

早知道画在纸上,不画在墙上了!他懊恼地想,要不是听孟瑞无意中说很喜欢墙绘,他也不会傻乎乎地真在家里找一面墙来画画。

这下可好,墙壁移不走,哥哥人却要走了。

王博文苦恼地拍脑袋,眼睛瞟到储物架上的瓶瓶罐罐,脑中灵光一闪,突然有了主意。


“雅熙,今天早上的药还没吃呢吧?”方兰馨见两人要出去,吩咐阿姨上楼去拿药。

王雅熙正跟孟瑞聊得起劲,显然忘了这件事,经提醒才觉得有点胸闷气短,开始断断续续地小声咳嗽。

“小姐,您把药放在哪里了?”阿姨在楼上问。

“放在门口的桌子上,原来的位置。”

阿姨又转身进去找寻好半天:“没有呀,小姐您再想想,昨天吃了药是不是放到别的地方去了?”

没有在固定时间吃上药,王雅熙脸色渐渐发白,方兰馨搀着她上楼,三个人找遍整个房间也没找到药瓶。

王雅熙咳嗽愈发剧烈,那副药每天早上都要按时服用,这么多年已经对它产生严重的依赖,此时除了身体上的不适,更有一种没了药的紧张无措感,不多久她便浑身发抖,靠在床边喘不上气来。

整个王家上下都被惊动,兵荒马乱地寻找药瓶。药是国外带回的特效药,一瓶有上百片,家里并没有备用的,也没有可以替代的其他药物。

王烨霖脸色铁青,给家庭医生打了电话,然后分配在场所有人分头寻找。

孟瑞细心地四处翻找,表面冷静,内心实则慌乱不已,他从小跟王雅熙一起长大,他知道如果没有那个药,王雅熙会有多危险。

将王雅熙卧室里里外外寻了一遍,经过旁边王博文的卧室,他突然停住脚步。

卧室大门紧闭,孟瑞伸手拧门把手,果然打不开,从里面反锁了。

他敲敲门:“文文,你在里面吗,开开门。”

过了好半天,门才从里面打开,王博文亮晶晶的眼睛从门缝中露出来。

“看见姐姐的药了吗?”孟瑞问。

王博文眼珠不安地转了转,咬住下唇,摇摇头。

经过四年的相处,孟瑞对这小孩的一举一动非常熟悉,直觉告诉他,小孩一定隐瞒了什么事。

“那你为什么不出来?”他接着问。

王博文低头思索片刻,说:“哥哥,今天能不出去吗?”

孟瑞还没弄明白这句话的意思,方兰馨就气势汹汹地走过来,不由分说一把推开房门,王博文被推坐在地,啪的一声,口袋里的药瓶掉在地上,伴随着药片碰撞的哗啦声滚到孟瑞脚边。


“你的好儿子差点把我们雅熙害死!我早就知道这个小兔崽子跟他妈一样用心险恶,你还非要把他往家领,这下可好,我们母女早晚都要死在他手上!”

孟瑞从未见过端庄优雅的方兰馨发这么大的脾气。平时的她就算不待见王博文,表面上也做得像模像样,生怕别人说她厚此薄彼。

孟瑞回头去看缩在角落低头站得笔挺的王博文,还是难以置信,看起来如此单纯的小孩,怎么可能会做出这样的事?

王烨霖焦头烂额道:“这事情……说不定是个误会,他一个小孩子能懂什么?”

“你可别小瞧这兔崽子,他心里清楚着呢,只要我和雅熙不在了,这王家的家业全是他一个人的。”方兰馨调转视线瞪赵管家,“是不是啊,老赵?”

被点名的赵管家浑身一哆嗦,张了张嘴什么都没敢说。

王烨霖叫王博文到跟前来,问药是不是他拿的。

孟瑞怀揣着最后一丝希望,希望他否认,哪怕说是别人教唆的,他也能说服自己,找借口为他开脱。

可是他没有。

“是我拿的,我想……”

王烨霖脾气暴躁,根本没有耐心去听王博文接下来的解释,抬手就是一个巴掌。

王博文瘦弱的身体狠狠摔在地上,嘴角都出了血,他茫然抬头还想说点什么,只见王烨霖抄起一旁的皮带,二话不说就劈头盖脸抽上来。

这条皮带是专门为他准备的,从来没有用来抽过其他人。坐姿不端正要打,说错话要打,考试没考好要打,做错事自然也要打。

直到现在,王博文才意识到自己似乎做错了事。他知道姐姐每天吃了药才会出门,他想得很简单,只要把姐姐的药藏起来一小会儿,姐姐找不到药,他们俩就不会出门了。

年纪尚小的他根本不知道小小一粒药有这么重要。

一时间屋里只听见噼噼啪啪的抽打声。王博文被打的时候从不求饶,咬牙闷不吭声地受着,很快脸上、脖子上就被抽出几条触目惊心的血印子。

孟瑞不由自主地上前两步,抬手想像从前一样护住他,却在方兰馨的抽泣声中醒悟过来,停住脚步。

王雅熙苍白的脸和痛苦的表情还历历在目,刚才赶来的家庭医生说,再晚一点就会有性命之忧。

自打懂事起,孟瑞就知道王雅熙将来会是他的妻子,保护雅熙是他应尽的责任。

他脑中思绪纷乱,咬牙移开眼不去看小孩挨打。

他不知道自己究竟是被什么蒙了眼,把这样一个小孩一直捧在手心里当成宝贝呵护。饶是在这人赃并获的情况下,竟还是会控制不住地心疼他。


晚上,王博文被赶出家门,在院子里罚站。

屋子里静悄悄的,外面也静悄悄的,站了不知多久,温度骤降低,夜空中飘飘洒洒落下雪来。

王博文只穿了一件棉袄,单薄的面料已经被皮带抽得七零八碎,几乎起不到任何御寒作用。

他仰起头,雪花落在脸上,雪水融化渗入伤口中,刺骨钻心的疼。而他似乎浑然不觉,心里只想着已经这么晚了,不知道哥哥有没有看到那幅画?

孟瑞一家离开的时候,王博文还像雕像一样直挺挺地站在门口,孟瑞经过他身边,他动了动僵硬的嘴唇,嘶哑地叫了一声“哥哥”。

孟瑞分明听到王博文在喊他,却未做任何停留,也没有看小孩一眼,迈开大步径直走了出去。

酝酿许久的那句“生日快乐”,终是没能有机会说出口。


半夜,王博文迷迷糊糊中被赵管家抱进屋,浑身滚烫,接着高烧数日不退。

他在床上躺了有一个多星期,期间除了赵管家照顾他的饮食起居,还有医生每天来给他打针之外,没有任何人来探望。

等到神志恢复清醒,他睁开眼环顾四周,才发现自己的房间已经从王雅熙旁边换到了二楼角落的储物间。

王博文硬撑着从床上爬起来,找不到鞋子便赤脚下地,踩在冰凉的地面上,扶着墙挪到窗边。

画着画的那面墙已经被衣柜挡住了大半,依稀只能看见一个坐在秋千上的小男孩,腿短短的够不着地,小手紧紧攥着秋千绳子,脸上的表情在家具遮挡的阴影中模糊不清。

而旁边推秋千的大男孩则被衣柜背面完全盖住,一点儿也看不见了。

这些天王博文一直忍着没掉一滴眼泪。被打和罚站的时候咬牙忍着,发烧打针那么难受也没有哭鼻子,此时却忍不住喉咙哽咽,大颗的泪水从眼眶中溢出,顺着下巴滴落到裸露着的脚背上时,已经变得跟雪水一样冰冷。

他胡乱擦几下眼泪,抬起双手用力推衣柜,奈何力气太小,耗尽全身的力气,衣柜还是纹丝不动,最后只能蹲在地上,抱着膝盖呜呜地小声哭泣。


哥哥再也看不到这副画了。

哥哥再也不会推着我荡秋千了。

评论(8)

热度(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