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其浮夸

低调开个号,高调写瑞文。微博@极其浮夸_RW

【瑞文】等童话(四)

第二天清晨,王博文背着包在门口换鞋,刚好孟瑞从楼上下来,不知道是从哪个房间出来的。

“小瑞起来啦,早点在桌上,吃了再走。”在客厅喝茶的方兰馨招呼道。

“不了伯母,起晚了快迟到了,你们吃,我去上班。”孟瑞上前吻了吻王雅熙的额头,在她耳边叮嘱她在家好好休息,多穿点不要着凉,接着便往门口走。

王博文换好鞋飞快站起来,却被王雅熙出声留住:“文文你先别走,正好顺路,让瑞哥哥捎你一程。”

王博文忙回头说:“不用了,我走路过去,不远。”王家住的别墅区正靠在大学城附近,步行3公里不到,所以他住家不住宿舍,然家里有车也有司机,但是这点路王博文还是宁愿自己走。

“有顺风车干嘛不坐?”王雅熙和孟瑞牵着手走到门口,像送丈夫出门工作的妻子一样给孟瑞整了整衣服,笑得一脸甜蜜,“那么就拜托瑞哥哥把我们家文文捎到学校门口咯!”

孟瑞自然是一口应下,王博文愣在那儿不知道该如何拒绝,等回过神来已经坐在孟瑞车上了。

他坐在副驾,王雅熙的固定位置。

他们俩太久没有独处过,王博文坐在这个位置上觉得很不自在,可车里只有两个人,如果坐后座像把孟瑞当司机,显得太不懂礼貌。

路程并不长,只是开车的话没法从小路走,此时正值早高峰,大马路上有点堵,车开一会儿停一会儿,王博文等得有点着急,伸长脖子往前面看。

“早上有训练?”孟瑞突然开口问。

王博文端正坐回去:“嗯。”他是校体队的,特长是乒乓球,偶尔会代表学校出去打比赛,所以除非节假日,几乎每天都要参加体能训练。

孟瑞抬手看看表:“吃早饭了吗?”

“吃过了。”王博文刚说完,肚子就不适宜地咕咕叫起来,他尴尬极了,忙把脸别向窗外。

孟瑞侧头看他,发现他正在咬手指,这是他紧张时的习惯动作。孟瑞下意识往他那边抬起了右手,动作却在半空中顿住,最后还是把手放回方向盘。

车子在快接近学校的路口停了下来,孟瑞让王博文在车上等会儿,他下车去买个东西,不一会儿便拎着一个塑料袋返回来。

坐回车上,孟瑞从袋子里拿了一个三明治一瓶牛奶给王博文,王博文愣了愣接了过去,看见食物包装上都印着某便利店标志,牛奶握在手里还是温的。

他没什么胃口,忍不往那排冒着热气的小吃摊点瞅了又瞅,比起这种包装得整整齐齐放在货架上的食物,他更想吃热乎乎的包子、油条、烤冷面。

孟瑞像知道他在想什么似的,淡淡说:“路边摊的东西不干净。” 

王博文有些失望地收回视线,摆弄了几下手里的三明治,下定决心般撕开包装开始吃。

他吃东西的速度可以很快,车在熙熙攘攘的人群中挪到校门口,他已经把最后一口三明治塞进嘴里,腮帮子鼓鼓囊囊的,拿着空牛奶瓶准备道个谢就麻溜下去,结果孟瑞没等他说话就径自下车,绕过来给他打开副驾车门。

王博文不禁想,他一定是为姐姐做惯了这事,所以才这么熟练。

“谢谢,我先进去了。”王博文下了车,道完谢转身要走,孟瑞喊住他,他疑惑回头。

他看见孟瑞从口袋里掏出个装着淡黄色的物体的小玻璃瓶,瓶口用塑料盖子封着。

“便利店里面看到的,顺手拿了一个。”孟瑞把布丁递过来,附带一个小勺子。

王博文垂眼看了一会儿,终是没有拒绝,乖乖接过去,抬头挤出一个笑来:“谢谢。”

笑的时候眼睛里毫无神采,跟今天的天气一样灰蒙蒙的。

两人再次道别刚要分开,突然一个染了红发的青年从旁边飞奔过来扑到王博文身上:“文文,好多天没看到你了,你居然扔下我一个人去度假,人家好想你哦!”说着就撅着嘴往他脸上蹭。

王博文抬手推开他的脸:“大清早别发情。”

红发青年这才注意到旁边还有一个男人,挠挠头从王博文身上爬下来:“呃,这位是?”

王博文朋友不多,亲近的更少。青年不动声色地上下打量男人一番,唔,年龄、气质、风格都对不上,看着不像是能跟王博文做朋友的类型。

孟瑞刚要开口,王博文已经抢先他一步回答:“这位是孟先生,我……姐夫。”

青年恍然大悟般地点头。

孟瑞被王博文那声“姐夫”怔了半晌,由着青年嬉皮笑脸跟他握手打招呼:“姐夫好,姐夫好。”

“那……我去上课了,姐夫再见。”喊了第一次姐夫,后面似乎就没那么难叫出口了。

王博文说完拽着青年往校门口走,青年蹦蹦跳跳地跟着,没走出去两步就看到王博文手里拿着的布丁,伸着舌头嬉皮笑脸地跟他讨着吃。

青年有一副大嗓门,所以后面的孟瑞把他说的话听得一清二楚。

他看到王博文一边走,一边把手里的布丁递给了那个青年,然后把空的牛奶瓶扔进垃圾桶,双手插兜头也不回地迈进学校大门。

孟瑞开车调头,缓缓驶出大学城,拐了个弯,在没人看见的地方,猛地重重锤了一下方向盘。


初冬的第一场雪过后,正式进入一年中最冷的时候,也是王雅熙身体最虚弱的时候。

天刚蒙蒙亮,王博文就听见王雅熙接连不断的咳嗽声,他们俩房间离得远,王雅熙为了不让父母担心总是故意捂着嘴压低声音,可是王博文还是能听得一清二楚。

他睁开眼坐起身穿好衣服,轻手轻脚走到楼下倒了杯温水,上楼敲开了王雅熙房间的门。

王雅熙脸色缺氧泛红,嘴唇毫无血色,接过王博文手中的水,虚弱地勉强笑着说:“抱歉又把你吵醒了,你这小耳朵啊,太灵了。”

王博文说没事,扶着王雅熙到床边坐下。

“我这副身体呀,从小就让爸爸、妈妈、你还有瑞哥哥为我担心,有时候真不知道自己活着为了什么,学也没法好好上,多跑两步就喘,严重起来到了冬天门都不能出……我就是一个废人。”

可能是最近病情反反复复使得王雅熙心情十分低落,王博文不知道该怎么安慰她,低声道:“别瞎说。”

王雅熙擦了擦快要溢出的泪水,把水杯放到桌上,拉着王博文的手说:“我这两天想了很多过去的事情,记得你刚来家里的那段时间,我对你一点都不好,不跟你说话也不搭理你,爸爸打你我就在旁边看,也不敢上去劝他。现在想想,我真的是个坏姐姐,连自己的弟弟都保护不好,你不喜欢我也是应该的……我对不起你。”

王博文没料到王雅熙会突然跟他讲这些,望着王雅熙细瘦的手紧紧握着自己的手,过了半晌才说:“是我对不起你,姐姐。”他弓着腰,嘴唇微不可查地开始发抖,接着小声又说了一遍,“对不起。”

王雅熙抬起一只手摸他的头发:“你不用道歉。事出必有因,原因我已经好好反省过了,再说已经过去这么多年,那时候你还小并不懂事,现在姐姐真的已经不放在心上了,你也不要被那件事一直禁锢在过去,好吗?姐姐知道你是个好孩子。”

王博文嘴唇抖得越发厉害,拼命摇头。

不,不,你不知道原因,不要原谅我,我不是你想的那样……根本不是!

王雅熙只当他是忆起那些可怕的场景,拍拍后背安抚他:“别怕,以后只要姐姐在一天,都会好好保护你,好不好?”

王博文揪着大腿的指节都泛白了,死死咬住下唇不让自己发出一点声音。


今年的圣诞节正值周六,周五平安夜,首都又下起大雪。

到了晚上路上的积雪已经很深,节假日出行的人又多,到处交通管制,等车子左绕右绕开到孟家,时钟已经指向晚上8点。

孟夫和孟母站在门口亲自迎接,热情地招呼他们进去,王博文走在最后一个,帽子围巾戴得严实,进屋都没打算摘下来。

孟瑞的父母很忙,但是每年圣诞节都会抽空回来在国内的家里过,孟王两家关系亲近,所以王家几乎年年都举家前往孟家过圣诞节。

王博文本是不打算来孟家过这个圣诞节的,往年的这个时候他都会找借口说学校有课走不开,或者感冒头疼想在家休息。可是今年的平安夜正是周五晚上,他前脚刚在电话里跟王雅熙说晚上社团有活动要待在学校,王雅熙后脚就亲自来学校一下子抓到在同学宿舍里睡觉的他,不由分说地押着他上了车,风风火火的样子一点都不像个病人。

孟家房子比王家更大,王博文找了个没人的房间蹲着,准备继续当毫无存在感的透明人。

一拿出手机就看到备注为“红毛”的人发来的微信语音:“卧槽你家随便一台车都是宾利吗?王博文你小子居然装穷人,我可真小瞧你了!”

刚才在学校红毛是看着他被姐姐押上车的。王博文从来没有刻意隐瞒过什么,只是为人低调不喜欢炫耀,所以同窗两年的红毛一直以为自己跟他一样家境普通。

王博文用语音简单明了地说了句“我没装”发送过去,红毛没再回过来,估计出去看学校的文艺演出去了,他喜欢的妹子今晚有节目。

没人跟他聊天,王博文乐得清静,打开设置搜无线网,跟着感觉找着一个看着像的点击连接,密码输了两次就连上了,1226四个数字,孟瑞的生日。

今天是12月24日,就在后天。

迅速破译密码的王博文并没有任何得意的情绪,刷了会儿微博,看到热门里秀恩爱、晒旅游、晒美食的,随手翻了几下就觉得没意思退了出去。

屋里暖洋洋热烘烘的,他歪着脑袋,就这样靠着墙睡了过去。

醒来的时候躺在一张陌生的床上,他环顾四周判断应该是孟家的某一间客房。

“醒啦,要不要吃点东西?”

王博文扭头看见王雅熙坐在床边,她放下手头的书,站起来摸摸他的额头:“好像不热了,起来喝点水吧。自己发低烧都不知道,还到处乱跑,我们跑了好几个房间才找到你。”

王博文用胳膊肘撑着坐起来,低头看见身上陌生的棉质睡衣,不由一惊。

王雅熙看见他目瞪口呆的表情,忍不住噗嗤笑出声:“别紧张,不是姐姐给你换的,知道你是大小伙子啦,我叫瑞哥哥帮你换的。”

听到最后一句话,王博文接水的手一抖,杯子差点打翻在床上。

“这都害臊?你和瑞哥哥小时候还在一个浴缸里洗澡呐,都是男孩子怕什么?”

王博文喝了一口水,平复了一下过于剧烈的心跳,在心里暗暗骂自己怎么能睡这么沉,有人帮他换衣服居然都没醒。


在王雅熙的监视下吃了一碗粥,王博文终于被允许回房休息。

“这两天我们都在这里过,明天是圣诞节,后天是瑞哥哥的生日,难得孟伯父孟伯母都在家,我们一起好好陪陪他。”王雅熙不放心地扶着王博文一边上楼梯一边说。

王博文双手揪着睡衣长出一截的袖口,手指在棉布上抠来抠去,听话地点头。

来都来了,他还能拒绝不成?

“诶对了,文文你来看看这个!”走到楼上,王雅熙突然想到什么,兴冲冲拉着王博文来到她住的房间。

关上门,王雅熙从床底下拖出来一个盖着布的方方正正的板状物体,神秘兮兮地按住罩布:“猜猜这是什么?”

王博文心想恋爱中的女人果然精力无穷,王雅熙现在两眼发光、神采奕奕,看起来完全不像有病的样子。

他想到这里胸口发闷,又闲不住地开始摆弄睡衣下摆的纽扣,兴致缺缺地回答:“不知道。”

王雅熙难得如此兴奋,一把将罩布掀开,按捺不住地自己揭开答案:“是我送给瑞哥哥的生日礼物哦!画了大半个月呢,怎么样,好不好看?”

王博文虽然毫无兴趣,但被王雅熙期待的眼神盯得没办法,只得抬头看过去。

看到那幅画的第一眼,他茫然了一会儿,然后脑袋里嗡的一声,浑身都僵住了。

评论(25)

热度(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