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其浮夸

低调开个号,高调写瑞文。微博@极其浮夸_RW

【瑞文】等童话(三)

十二岁的孟瑞第一次见到六岁的王博文的时候,一脸不可置信地站在五米开外用手掌来回比划。

真的好小一只哦,一个手掌就能盖住他整个身体。六岁不是应该有我一半大了吗?怎么看起来像个细胳膊细腿的小洋娃娃?

洋娃娃的皮肤白得透明,小巧的脸上挂着一双大大的眼睛,柔软的头发由于长期营养不良微微泛黄,却让人忍不住想上前揉一揉、摸一摸。

但是孟瑞忍住了没有上去摸。

就是这个小孩,抢了他和雅熙挨着的房间!就是这个小孩,让雅熙妹妹和兰馨伯母那么难过!

他今天放学来到王家,雅熙和伯母还抱在一起抹眼泪,前天伯母还收拾行李要带着雅熙离家出走,最后是他张开胳膊拦死死在门口,伯父一边发誓一边跪下恳求,所有人好话说尽才把她们俩勉强留下。

孟瑞看着面前缩成一团在小口小口吃布丁的王博文,昂着头从鼻子里哼了一声——还偷吃我买给雅熙的零食,坏小孩!


孟瑞从小就把王家当成自己第二个家。他的父母经营一家跨国公司,平时工作繁忙,几个国家来回飞,小孟瑞想爸妈了给他们打电话,他们永远不是在飞机上,就是在会议中,要么就是在休息倒时差。

“小瑞乖哦,爸爸妈妈在挣钱给小瑞买小汽车、买大房子,他们也很想你的。”每当他难过想哭的时候,都是兰馨伯母抱着他安慰,雅熙妹妹则去冰箱里拿雪糕给他吃。

电话打了两三年,频率越来越低,他逐渐不再依恋父母,对王家的依恋却越来越深。

孟王两家是世交,孟瑞的父母拜托王家多多照顾他,于是孟瑞一周里有一半时间都是在王家度过的。他同王雅熙一起上下学,在王家吃饭,有时候还会留宿,跟雅熙一起听伯母讲睡前故事。

想到这里,孟瑞掰指头算算,已经有五天没有听到伯母的睡前故事了,都怪眼前这个坏小孩!

他很生气,最终还是决定给这小孩一个教训。

“喂!”孟瑞气势汹汹地叉着腰。

王博文小手一抖,放下手里的勺子,抬头看他,那双眼睛像两颗黝黑的玻璃珠子,干净得没有一丝杂质。

孟瑞被他看得没来由一阵心虚,嚣张气焰一下灭了一半,作为男子汉他又不能临阵脱逃,于是鼓起勇气昂着头居高临下地说:“你凭什么吃我买给雅熙的布丁?”

王博文惊讶地张了张嘴,然后垂下眼帘,挡住漂亮的瞳仁,他慢慢把布丁放在地上:“对不起,哥哥,是阿姨拿给我的,我不知道……”

声音小小的,软软绵绵的,孟瑞听见自己心里的小火苗噗呲一声熄灭了。

他面上发红,顿时觉得自己这样有点以大欺小、倚强凌弱,瞧这小孩可怜巴巴缩在那儿搓衣角的样子,该不会是要哭了吧?

气鼓鼓的英雄瞬间变成了怂哒哒的狗熊,孟瑞觉得很丢面儿,为了掩饰心虚,他蹲下来拿起吃了一半的布丁推过去:“你吃吧,先说好了,就准吃这一个!”

王博文垮着嘴角犹豫了会儿,颤巍巍伸出手去接,结果还没抓牢,孟瑞就着急撒了手,半碗布丁直接倒扣在王博文腿上,弄脏了他最喜欢的裤子。

这回王博文是真的哭了,低着头,眼泪吧嗒吧嗒往下落。

孟瑞一见他哭就慌了神,他从未安抚过人,佯装凶狠吼了几句“别哭了”,这小孩反而哭得更厉害了,梗着脖子一抽一抽地发抖,哭得一点声音也没有,就看见眼泪跟断了线的珠子似的往下砸。

他抓耳挠腮在屋里来回走,这叫什么事儿啊?

“别哭了,我再给你拿一个布丁行吗?”

王博文还在哭。

“两个,怎么样?”

王博文继续哭。

“还想吃什么,我给你买,总行了吧?”

眼泪终于掉得慢了些。

孟瑞趁热打铁使出杀手锏:“再哭我告诉你爸爸妈妈去!”

王博文终于不哭了,抿着嘴使劲儿憋,哭嗝都给憋出来了,小身体紧张地哆嗦:“哥哥别去…嗝…别去告诉爸爸妈妈,文文会乖…嗝…乖的,哥哥最…嗝…最好了。”虽然抽抽噎噎的,但是声音清脆、吐字清晰,一本正经得像在立口头保证书。

原来这小孩叫文文。见威胁奏效,孟瑞总算放下心来,溜到楼下给他拿了两个布丁塞他怀里,非常言而有信地兑现了承诺:“喏,拿去吃吧!”

王博文揉揉哭红的眼睛,小手一伸把布丁接了过去,然后抬头给孟瑞一个灿烂的笑:“谢谢…嗝…哥哥!”

孟瑞觉得这笑容晃眼得紧,眯了眯眼撇开视线:“不……不客气。”两个破布丁就让他高兴成这样,可真好对付啊!

走之前,孟瑞忍不住又转回去看小孩欢喜得咯咯笑的小模样,小大人似的问,“你还喜欢吃什么?”

王博文一手拿着一个布丁,先吃哪个都舍不得,大声回答:“哥哥给的,都…嗝…喜欢!”

孟瑞心里涌出一股极大的满足感,完全忘了自己一开始对他是心存厌恶的。

当然,哪怕觉得这小家伙没那么讨厌,孟瑞对他也还是喜欢不起来。谁让他抢了自己挨着雅熙妹妹的房间,谁让他瘦得皮包骨,看着就让人不爽!

很快孟瑞就发现不止自己一个人不喜欢这个小孩。伯父对他不好,每次在家里见到他都板着脸,小孩也管他叫“爸爸”,可是他从来不像对雅熙那样亲亲抱抱举高高。伯母对他也不好,他还那么小,就让他一个人住在那么大的房间里,晚上也从来不给他讲睡前故事,有次孟瑞夜里起来上厕所路过小孩的房间,听见里面传来小声的嘤嘤抽泣。

原来他也是会哭出声音的啊,孟瑞想。


王博文来到王家过去半年,所有人的生活都维持原状,完全没有因为多出一个小孩而发生变化。

即便王博文在这半年内跟孟瑞一样个头拔高不少,也依旧没有引起任何人注意,家里像根本没有多出这样一个人。

王家的房子本就大而空旷,慢慢的,屋子里很少见到他的影子,很少听见他的声音,哭的笑的都没有。 

夜深人静的时候,孟瑞经常想起小孩压抑着的哭声,突然觉得他有点可怜。

他把双手枕在脑袋下面,盯着天花板想,明明两个布丁就能把那小孩哄得喜笑颜开,这些大人为什么不舍得分他一点?

他笑起来那么好看,让他笑其实并不难啊。

后来,孟瑞发现自己不知从何时开始,如果一整天没见到王博文,心里居然空空荡荡的十分不爽。

直到经过半年时间接受现实的王雅熙对他说: “文文是无辜的,我们作为哥哥姐姐,应该照顾他、对他好一点。”孟瑞才终于给自己找到借口,对呀,我是哥哥,怎么能欺负一个小孩子?

于是他决定不嫌弃他瘦得跟个小鸡仔似的,带他一起玩。


王博文一开始不敢相信,以为自己听错了,站在墙角犹豫不决,直到孟瑞骑着新买的自行车,拍拍后座让他坐上来,他才又惊又喜地挪过来,咬着手指期待地问:“我、我可以坐吗?”。

小奶音挠得孟瑞心头痒痒的,他使劲儿点头:“哥刚学会骑,只要你不怕摔!”

王博文连忙摇摇头表示不怕,两条小细腿一蹬往后座上一跳,攥着孟瑞的衣服,由着孟瑞带他窜遍大街小巷。

那天孟瑞终于再次听到小孩清脆的笑声,他在前面紧紧握住车把,心想一定要好好骑稳,可不能把后面的小人儿给摔了。

那天过后,他去哪儿都叫王博文一起,身边多了一个小跟班的感觉其实不赖,王博文亮晶晶的目光总是追随着他,“哥哥,今天我们去哪儿玩”,“哥哥,这道题我看不懂,你教教我”,“哥哥,这个雪糕可好吃啦,你要尝尝吗”……

孟瑞从前一直特别想要个弟弟,可以跟他一起玩赛车、一起爬树、一起扔飞镖,而他会给弟弟买好吃的、送他上学、给他讲故事哄他睡觉。

孟瑞想,一定是去年的生日愿望实现了,这就给我送来一个可爱的弟弟。

尚且年少的他只觉得王博文这么好,越发不理解伯母为什么对小孩这么冷漠,小孩生病发烧也不看一眼,更不懂伯父为什么对王博文这样凶狠,做错一点点事,哪怕是把米饭掉在桌上、考试没考好这样在孟瑞看来无关痛痒的小事,伯父都会抄起家伙狠狠揍小孩。

每每看到王博文遍体凌伤的样子,孟瑞心里都像被针戳似的疼。

后来他知道,这就是大人们说的心疼。

他心疼王博文,心疼到不惜与伯父伯母对抗,恳求他们对小孩好一点,心疼到小孩挨打的时候,他第一反应就是冲上去护着他。

然而大人哪里会听小孩子的话,他只能一次又一次地看着王博文缩成一团无声地哭,看见他就拼命忍住眼泪挤出笑容跟他说“哥哥我没事”。

那时候的孟瑞想,等我长大了就把小孩带走,然后给他买很多很多好吃的,买很多很多玩具汽车,再也不让他哭了,让他每天都对着我笑。

他像所有介于童年和青春期之间懵懵懂懂又充满正义感的少年一样,幻想着自己是个英雄,巴望着自己快快长大,带他的小孩脱离苦海。


孟瑞慢慢走在王家二楼的走廊上,经过某个熟悉的房间,回想起自己曾经在里面捧着童话书给小孩讲故事,小孩那双澄澈透亮的眼睛总是一眨不眨地望着自己。

当时的他不知道自己是被迷惑了,还是整天读这些不切实际的童话故事产生了错觉,只觉得心里满满涨涨的,恨不得把天上的星星都摘下来送给眼前的人。

孟瑞曾经以为他们俩会和世界上其他的好兄弟、好朋友一样情同手足,一起玩耍,一起长大,一起打架、一起喝酒,说不定还会一起工作。

他想过千万种可能性,却没想到他捧在手心里的弟弟后来会做出那样可怕的事,短短一个昼夜就变了另外一副面孔。

伯母说得没错,在那种地方出生的孩子,整天耳濡目染到的尽是世上最肮脏的东西,他心底早就被埋下了不堪的种子,干净清纯的面孔只是他用来隐藏自己的道具罢了。

或许王博文其实根本没变,原本就是这个样子的。

是自己傻,一直没看清。

评论(5)

热度(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