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其浮夸

低调开个号,高调写瑞文。微博@极其浮夸_RW

【瑞文】不知所起(完结篇)

关于生日礼物的问题,王博文最后还是去请教了商前辈。
“嗨呀,照我说你就该把自己捆起来,扎个蝴蝶结送给我哥,保准他喜欢的不得了!”商前辈如是说。
王博文隔着屏幕小脸一红,跟老流氓在一起太久被同化了,脑海中立刻浮现一些少儿不宜的画面。
“如果身上啥都不穿就更赞了,这个生日我哥一定终身难忘!”商昀又加了一句。
王博文:“……”居然想到一块儿去了。
话虽这么说,他还没有放荡不羁到真这么做的地步,所以礼物还是要准备的。
12月24日晚,Free Loop有一场小型见面会,与粉丝们共度平安夜。公司似乎想证明四名少年皆单身,试图给粉丝们更多幻想的空间,见面会一直持续到凌晨零点之后。
四人给粉丝们派发了苹果,回公司收拾完天都蒙蒙亮了。
“今晚你们就住在公司吧,上午好好休息,下午晚上都有通告,作为补偿,26号给你们放一天假。”小苏姐只管宣布,显然已经先斩后奏替他们安排好了。
大家纷纷散开给家里打电话。
想到明天晚上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回去,王博文就高兴不起来,本就疲累,给孟瑞打电话声音更加蔫蔫的提不起劲。
孟瑞反倒没有不开心,叮嘱他照顾好自己,然后安慰他道:“没关系,洋节不过也罢,咱们来日方长。”
王博文呼出心中一口浊气,顿时就释然了。
对呀,时光还很从容,我们可以手牵着手慢慢走。

25号圣诞节当天,组合参加某电视台的跨年晚会录制,录完了又盛情难却的被导演组留下来吃饭,好不容易应酬完,眼看着就快到晚上十一点了,王博文背上包往外走,准备打个车回去,应该能在十二点前到家。
走到公司门口就有一辆车停在他跟前,车窗降下来,是商昀。
“我哥还在公司里忙,让我先过来接你去山上,他明天忙完了直接过去。”
“我、我等他一起去。”孟瑞最近比他还忙,王博文实在舍不得浪费跟他在一起的每分每秒。
商昀直接下车按着他的肩膀把他往车上推:“我哥吩咐我一定要把你带到地方,让你先在那边好好休息。听话啦,到时候才好精力充沛的给他庆生呀!”
王博文琢磨一番,觉得他说得对,孟瑞这样安排自然有他的道理,于是乖乖上了车,后面的杨邱莫也轻车熟路地跟上来坐上副驾的位置。
车子从灯影幢幢的市区驶入宁静如水的郊区,接着地势逐渐抬高,应该是开上了通往山上的路。
车里开着空调,王博文被暖风吹得摇头晃脑的犯困,却一直强撑着没睡过去,到了零点整,他把编辑好多时的信息发了出去。
『哥哥,生日快乐!^ω^』
其他的话都留在生日礼物当中了,王博文抱紧怀里的书包,因为怕被孟瑞在家里发现,所以礼物他一直随身携带着。
又过了大约一个小时,终于抵达目的地,商昀把他带到订好的套房里,他和杨邱莫也累的不行,打着哈欠说了句晚安就去另一间房休息了。
套房面积很大,是一居室的构造,有单独的客厅、卧室、书房、厨房和卫生间,生活用品一应俱全,装修风格简约素雅,看得出来设计师颇费了一番心思。
从阳台走出去是大片的落地窗,外面有个小院子,时值冬季,只有几个盆景松树和梅花错落摆着。
然而最让王博文惊奇的是,院子里居然别致地仿造真实温泉的场景搭建了小池子,并引入山间温泉,此时池子里正汩汩冒着热气,走近即有大自然的气息扑面而来。
王博文不禁红了脸,幸好没真的打算把自己捆起来当礼物,在这种环境下干那种事简直有玷污此情此景的感觉。
他把东西放好,洗了个澡就睡下了,养足精神等待哥哥到来。

翌日清晨,窗外鸟雀啁啾,推开窗户深吸一口大自然的空气,山间的清新味道沁入心脾,让人从里到外仿佛都被涤荡一新。
王博文迅速穿好衣服,洗漱完毕,捧着手机来到酒店一楼大厅坐着。
凌晨的信息孟瑞并没有回,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太忙没时间看。
不过他并不是很在意,他的哥哥做事向来都稳妥周到,从来不叫人担心。
商昀手插着兜晃悠悠的走出来,就看见王博文坐在窗户前盯外面傻傻地看。
“别看啦小可爱,”商昀递了一瓶牛奶过来,“我哥说中午才能到,他那边临时有点事儿,正在加班加点的处理。”
王博文愣了一下,接过牛奶,讷讷地点点头。
商昀看出他情绪有些低迷,怕他误会,忙说:“他不是不告诉你,是怕打扰你休息,他呀,一早就给我来电话说了这事儿,再三强调让我别去惊扰你,”说着喝了一口牛奶,忿忿道,“果然娶了媳妇儿忘了弟弟,我也起早贪黑拍了好几天的戏啊!他就舍得惊动我!”
商昀捶胸顿足、呜呼哀哉感叹一番,说瞌睡虫队长大人还在睡,又拿了一些吃的晃荡回去了。
王博文坐着喝完了牛奶吃了点东西,又回套房转了一圈,百无聊赖地看了会儿电视,他已经习惯了闲暇时光都和孟瑞待在一起,此时自己一个人总觉得缺了点什么。
说矫情一点,呼出来的气都带着寂寞的味道。
他走到窗边往外看,不远处连绵的绿松遮盖下,隐隐显现出一座寺庙的影子。
王博文突然想起昨天在车上商昀说过,这红叶山上有个寺庙,求什么都很灵验。

等到孟瑞到了山上,已经过了午饭时间,天空阴沉沉的,他一夜未睡,脑袋也昏聩不已,即便如此也丝毫未影响到他阳光明媚的心情。
这是他和他的小孩儿共度的第一个生日,哪还有比这更值得期待的事?
他依旧没有惊动王博文,轻手轻脚地打开房门走进去,屋里暖洋洋的,阳台的玻璃窗被室内温泉蒸出一片水汽,使得窗外的远山绿林更添一份宁静祥和。
孟瑞离家去国外读书之前曾经来过这里,那时候他就想,等到以后有了爱人,一定要把他带到这里来,春天看花,夏天看雨,秋天看叶,冬天看雪。
他这个想法让商昀嘲笑了很久,说他老年人思维,还说现在哪个年轻人不想每天热热闹闹、醉生梦死的过,谁愿意陪他过这么无趣乏味的生活。
可孟瑞还是想和自己爱的人安安静静的待在一起,一房两人三餐四季,哪怕在同一屋檐下各自干各自的事情,都能甜出幸福的滋味。
比如,他唱歌,我画画。
你看,这不就找到这样一个人了吗?
放下手上的东西,孟瑞走进卧室,王博文果然在床上午睡。这小孩儿只要身边没有人,睡觉永远是缩成一团的姿势,只留一张白净的小脸露在外面。
见到他的那一瞬,孟瑞的心里立刻被一团甜蜜的空气占得满满的,他悄悄上前亲了亲小孩儿的额头,轻拂了一下他额前的碎发。
怎么会有这样一个人,活泼的时候明亮如春光,安静的时候眉目如山水,让人恨不得把他每个表情都深深镌刻进心里。
细细端详片刻,孟瑞起身甫一抬头,便瞥见了床头柜上的小盒子,看模样像是给自己的生日礼物,孟瑞好奇心大起,轻手轻脚地把盒子拿起来来到屋外。
打开盒子,最上面是一只银灰色的打火机,他立刻回忆起两人从Z市返回首都之前,小孩儿慌慌张张的到处打听飞机上不能带哪些东西,问他要带什么回去,他就闪烁其辞的说没什么。
原来是为了这个打火机。
手指轻轻抚过上面刻着的“MW”两个字母,孟瑞打开拨弄两下,果然打不着,里面的火石已经被取掉了。
不知道小孩儿最后是怎么想到的这个办法,孟瑞想着他当时的傻样,嘴角勾起一个宠溺的笑。
再下面是一本A6大小的本子,封面是一朵鲜艳的向日葵,迎着阳光热烈而恣意地盛放,翻开一看,里面全部是空白内页,是一本随身小画册。
前后翻了几遍,也没有找到扉页赠言之类的,孟瑞有些遗憾地把东西放进去,正要合上盖子,突然看见盖子里面贴了一个四四方方信封状的东西。
他眼睛一亮,把蓝色的信封拿下来,撕开爱心形的封口,里面果然夹着一张薄薄的纸。
小心翼翼地打开,一行字印入眼帘——“祝哥哥生日快乐,福如东海,寿比南山!”
孟瑞:“……”小小年纪真会说话。
纸很大,这行字缩在最上面,往下看是一大段空白,一直到纸张最下方,才又看到一行小字——“我也喜欢你。”
原本写的是“我喜欢你”,“也”字是用添加符号后加上去的。
孟瑞眼睛都快笑弯了,臭小孩儿,表白还要分个先来后到是不?
他看得入神,没注意到身后的声音,突然腰被人从后面抱住,一个暖暖的胸膛贴上他的后背。
“哥哥,你来啦……”软绵绵的小奶音带着刚睡醒的慵懒。
“嗯。”孟瑞低声回应,握住小孩儿放在他腰上的手,“要不要再睡一会儿?”
王博文脸贴在他背上摇了摇头:“睡好久了,不睡了。”
说完晃悠悠抬起头往前看,然后霍然一蹦三尺高:“你你你怎么随便拆人家的礼物!”
孟瑞不由失笑:“这不就是给我的礼物吗?”
见他手上已经拿着那封信,王博文知道为时已晚,攥着小拳头紧张地偷瞄孟瑞的脸色,看了半天也摸不准他究竟喜欢不喜欢。
孟瑞存着逗弄他的心思,又看了一眼那封信,装模作样点评道:“嗯,字丑了点,该练练了。”
王博文羞得脸都红了,上去就要抢:“嫌丑还给我!”
孟瑞立刻把信举得高高的:“送出去的东西哪有收回的道理?”
两人一个跑一个追,在屋里热热闹闹追逐了好半天,把整个套房所有房间都转了个遍。

下午两人一起在周围逛了逛,晚上和隔壁的堂弟夫夫一起吃了晚饭,王博文就拽着孟瑞回到他们的房里。
“现在去洗澡,然后立刻上床睡觉!”小孩儿下达命令,一副不容拒绝的样子。
孟瑞顶着大大的黑眼圈,不情不愿地捏了捏小孩儿的手,他还想跟小孩儿温存一会儿,看看夜景,泡泡温泉什么的,良辰美景奈何天啊!
王博文嘴巴一撅,故弄玄虚道:“你听话,睡前还有礼物送给你。”
于是孟瑞立刻投降,十分钟洗完战斗澡,头发还没弄干就着急出来了,洗澡过程中脑子里不免幻想了无数副不可描述的香艳画面。
结果出来一看,小孩儿衣冠整齐地趴在床上玩手机,孟瑞目光在他身边巡视一圈也没找到什么礼物的影子。
这是让我……亲手拆?
孟瑞不无邪恶地想着。
王博文见他出来,放下手机拍拍床边,一脸纯真道:“哥哥来。”
孟瑞舔舔嘴唇,听话坐过去,王博文接过他手中的毛巾,跪坐在床上帮他擦头发。
“头发还在滴水呢,也不怕把床上弄湿。”一边擦一边唠叨,看起来一点也不色情,反倒十分温馨家常。
正当孟瑞怀疑自己是不是误会了什么的时候,王博文终于舍得放下毛巾,羞答答地把手伸进口袋里往外掏什么东西,摸索半天拿出一条红色的绳子。
“手给我,左手。”王博文低垂着眼小声说。
孟瑞把手递过去,王博文慢慢把绳子绕在他手腕上,手指头左勾右绕,系了个蝴蝶结。
“这是我今天上午去寺庙求来的,能保佑哥哥岁岁平安,事事顺利。”没等孟瑞问这是什么,王博文就主动解释道,“听他们说……这个寺庙很灵验。”
孟瑞把手腕抬起来看了看,笑了:“谢谢宝宝。”
王博文黝黑的眼珠滴溜滴溜转,似在掩饰什么:“不、不用谢。”
“我也有个礼物要送你。”孟瑞说着把外套拿过来,也掏口袋。
王博文见孟瑞从口袋里掏出一条一模一样的红绳子,眼睛瞪得大大的,惊得话都说不出来了,愣愣地看着孟瑞把绳子也系在他左手腕上。
“来的路上听说这里有个寺庙很灵验,我就先拐过去求了一条来,宝宝你说巧不巧?”
……巧,可太巧了!
王博文手足无措地目光到处瞟,试图转移注意力,听到外面悉悉索索的声音,忙跳起来跑到窗边用手擦了擦玻璃上的雾气,转脸惊喜道:“哥哥快看,下雪了!”
孟瑞也走到窗边,先执起小孩儿擦窗户的那只手,放到嘴边呵了几口热气,直到手暖了才放下来。
两人并肩而立,看着窗外纷纷扬扬飘落下来的鹅毛大雪,在羊肠小道旁的路灯下像一个个蹁跹起舞的精灵,一同编织起一张纯白的网,将远处本就隐匿在黑暗中的景色掩藏得越发朦胧。
“知道嘛,第一次听到你的名字,我就知道你是冬天出生的。”王博文笑眯眯地说。
“为什么?”孟瑞问。
“因为瑞雪兆丰年嘛!”
孟瑞扭头看身边的小孩儿,他的脸在微光映照下呈现一片暖暖的莹白,明明天上没有星星也没有月亮,他的眼睛却自然发光、灿若星辰。
王博文也扭头看他,二人目光交汇,孟瑞看见他眼中的亮光更盛,像天空中迸裂的烟花,绚烂夺目。
一颗跟随雪花漂浮在空中的心慢悠悠着了地。他们经历过的种种,在眼前浮光掠影般飞过,究竟什么时候动的心,早已不得而知。
他们只知道,世界上有两种东西无法掩饰,咳嗽,还有喷薄而出的爱情。
而未来这条路无论荆棘还是坦途,他们都会一起走下去。

远处的寺庙很快被掩埋在银装素裹中。
在那座寺庙里,成串的红色的绳子上挂着一块古朴的木牌,上面写着红绳想给天下有情人带去的美好祝愿——

长相守,共白头。

评论(33)

热度(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