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其浮夸

低调开个号,高调写瑞文。微博@极其浮夸_RW

【瑞文】不知所起(四十三)

火锅汤底烧开,散发出阵阵诱人的香气,商昀一边把菜往锅里扔,一边单手捧着手机喜笑颜开的不知道在看什么。
一个丸子从高空扔下去,扑通一声,汤溅了坐在旁边的杨邱莫一脸。
“吃饭了,手机放下。”杨邱莫用纸巾擦了擦脸,冷冷地说。
商昀看得入神,随便嗯了一声并没有动作,电视里巨大的音乐声也完全没有影响到他。
王博文接过商昀手里的菜,用筷子慢慢往锅里拨,孟瑞被电视声吵得头疼,寻了一圈没找到遥控器,直接走过去把电视电源拔了。
商昀笑眯眯地坐下继续看,孟瑞经过他身边忍不住问:“在看什么笑这么猥琐?”
“同人文,嘿嘿。”商昀头也不抬地回答。
“什么同人文?”
商昀伸出手指了指:“他,和他的。”
被点名的杨邱莫和王博文对脸懵逼。
气氛瞬间诡谲起来,孟瑞的脸色不太好看:“写的什么内容?”
商昀手指一点又翻了一页,脸上带着蜜汁微笑:“闷骚老司机诱拐清纯小直男的故事。”
“噗——”闷骚老司机杨邱莫扭头把刚喝的一口水喷了出来。
清纯小直男王博文刚往嘴里塞了个葡萄,闻言直接囫囵整咽了下去,孟瑞忙过去拍王博文的后背:“摸摸毛,吓不着。”
王博文确实被吓得不轻,和同样受到惊吓的杨邱莫一起拼命的咳嗽。
“这文的人设其实OOC了啊,”商昀也拿了一颗葡萄丢嘴里,装模作样地摸摸杨邱莫的后背,“你哪里是闷骚,根本就是一朵高岭之花嘛。”
杨邱莫:“……”高岭之花这个人设也并没有好到哪里去。
锅里再一次咕嘟咕嘟地沸腾,可以开吃了。
孟瑞不动声色的把装着草莓的玻璃碗移到王博文面前,然后拿起一只虾慢条斯理地剥起来。
王博文正纠结着给孟瑞配点什么酱料,孟瑞就把剥好的虾放进了他碗里,王博文放下手里的酱碗,眯着眼高兴地小口小口吃。
商昀十分眼红,胳膊肘撞了撞杨邱莫:“诶。”
杨邱莫:“嗯?”
商昀嘴往王博文那边努了努,示意他学着点儿。杨邱莫看了好半天,还是get错了意思:“想吃草莓?”
然后不由分说伸手拿了几个放在商昀跟前。
那边孟瑞已经剥了第二只虾放到王博文碗里了,他为他剥虾,他为他调酱,两个人好不甜蜜。
商昀气得直翻白眼,又拉不下脸明说让他剥虾给自己吃,于是忿忿地拿出手机继续刷小说。
“又看?”杨邱莫表示不满。
“嗯哼,”商昀从鼻子里哼哼几声,“这次是迟钝笨蛋攻和傲娇炸毛受的故事。”
孟瑞、杨邱莫:“……”
王博文埋头吃东西,心里默默想,这篇文听起来还挺有意思的嘛。

吃完火锅已经晚上8点多,商昀揉着肚子表示该回去了,明天还要早起拍戏。
送客送到门口,商昀突然想起什么,回头道:“对了哥,下个星期我都给你安排好了啊,到时候你们直接过去就行。”
“安排什么?”孟瑞问。
“你在英国的时候不是说生日想去红叶山上过么,这个时间那边正好有温泉,我给你定了最好的套房,你知道圣诞期间客房有多紧张的,我提前好几个月预订的,你可一定要去啊!”
送走了人,王博文恍恍惚惚还没反应过来,生日、圣诞、套房、温泉……什么情况?
难道是……
趁着孟瑞去洗澡,他偷偷摸摸的翻了孟瑞挂在门口的上衣口袋,做贼似的掏出钱包,翻了几下找到了身份证。
看到“1226”四个数字不由的吃了一惊,掰指头一算,居然只有5天时间就到哥哥的生日了!
王博文把钱包放回去,蹑手蹑脚的回了房间,然后傻傻的坐在床上捧着手机发呆。
仔细想想,他从来没有送过孟瑞任何礼物。
孟瑞那么有钱,样样都有,啥都不缺,他实在想不到还能送些什么给他。
之前在Z市影视城门口买的那个打火机,一直藏在行李箱里没有动,他有些羞于拿出来,毕竟那东西既不值钱,又没有什么新意,而且据他观察,孟瑞已经几乎不抽烟了。
想着想着不免颓丧起来,都在一起这么久了,他对孟瑞的了解还是少得可怜。
王博文出了会儿神,打开手机备忘录,手指一划,把“金主特征记录”删掉了。
说好了要把整颗心都给他,哪里还需要这种东西。
孟瑞洗完澡出来就看见王博文盘腿坐在床上发呆,像在思考什么世界难题,小嘴撅的高高的,显然愁坏了。
见孟瑞进了卧室,王博文张了张嘴欲言又止,踌躇半天还是什么都没说,抱着衣服一溜小跑洗澡去了。
孟瑞纳闷,不知道他怎么了,小孩儿的心思啊你别猜。
其实王博文的心思一向很容易猜到,这次孟瑞却有点看不透了,他摸着下巴想,难道是因为今天唱歌打嗝那件事?
他的小孩儿表面乐观,其实心思十分敏感,明明长的那么好看,歌也唱的那么好,却总对自己没有自信,害怕粉丝不喜欢他。
他的小孩儿对他又何尝没有这样的担忧呢?患得患失的担心自己会离开他,不然也不会做那样的噩梦了。
孟瑞想了想,拿出手机,打开微博。

隔天下午,王博文站在化妆镜前端详自己的脸,反复研究自己究竟长胖没有。
“小白哥你别照了,美着呢。”陈放终于忍不住劝道。
王博文捏了捏自己的脸,手感还是肉肉的,自暴自弃的瘫坐下来,扣了会儿手指甲,紧张地四下望了望,拿起桌上的手机打开知乎,搜索“送男朋友什么礼物有意义”。
答案也是五花八门、千奇百怪,什么避孕套、飞机杯、五星级酒店套房……正常一点的就是手表、游戏机之类的,这些孟瑞都不缺,而手工制品什么的都是小女生做的,他没信心做好,毕竟他是连鸡蛋都煎不圆的人,并且时间也不够充足。
王博文叹了一口气,打开微博准备切小号继续搜,一上线就看到了满屏的新消息轰炸。
黑粉菌又给他留言了。
他惊奇地发现黑粉菌居然充了个会员,因为他在评论上贴了一张图。
好奇地点开一看,是一副白底黑线条的简笔画,画中是一个短发少年的背影,正端坐在一架钢琴面前,似乎正在弹奏乐曲,虽然看不见正脸,寥寥简单的几笔,并没有什么多余的缀饰,却油然透出一股优雅恬静来。
旁边竖着写了一行字——“风吹不动故事里的人”
王博文心猛的一跳,这幅画的笔法、画风、字迹,都是他最熟悉的,跟他存在手机里反复看的那副画明显出自同一人之手。
他懵了好一会儿才消化掉黑粉菌和孟瑞是同一个人的实事,想到之前几次自己傻乎乎地跟他在评论里对话,嗷呜叫了一声把脑袋在桌上砰砰砰磕了好几下。
啊啊啊啊哥哥太坏了啊,居然一直不告诉我!
坚强抬起头长按图片保存,返回评论,黑粉菌,哦不……孟瑞先生除了贴了一张图,还留了一句话——“我的宝宝最优秀!”
王博文又炸了。
啊啊啊啊突然夸我干什么呀?知不知道这样让我很慌张啊!?
评论区很多粉丝被黑粉菌带了风向,几乎没有人再刷#宝宝白唱歌打嗝萌萌哒#这个话题了,都跟着刷起了“我的宝宝最优秀!”
王博文头号脑残粉果然厉害,可以说是一呼百应!
再往下刷,还有人在评论里讨论黑粉欧巴是不是圈内人,因为之前王博文在Z市拍戏的时候有路透剧照出来过,确实有个弹钢琴的镜头,衣服都是一样的白衬衫。
“我猜他一定是圈内人,钢琴上摆着的那盆花照片上都看不清楚,他却画得很细致。”
“细思极恐!黑粉哥哥不会一直在跟踪我们奶白吧?变态跟踪狂?”
“你们脑洞真大!我猜他就是个闲得蛋疼的路人,想靠小白红呢!”
“屁!黑粉哥哥辣么专一,明显是个羞于启齿的真爱粉,只能通过匿名微博表达感情。”
王博文:“……”
嘿嘿,你们都猜错了,他是我男朋友!
他不仅会画画,还有钱,长得也是一等一的帅,最重要的是对我特别特别的好!
王博文昂起头,小尾巴竖得高高的,脸上写满自豪。

晚上孟瑞回到公寓,站在门口就闻到了厨房传来的香味,哦不……怪味。
他瞬间想起了被那碗鱼汤支配的恐惧。
然而为了让小孩儿自信起来,孟瑞还是硬着头皮上前,假装期待地说:“在做什么好吃的呢?”
王博文把锅铲一扔,气鼓鼓道:“牛排,我仔细看了好几遍做法了,为什么还是弄成这样黑乎乎的……”
孟瑞见他皱着小脸不开心,凑上前闻了闻,影帝附身般的眼睛一亮:“好香,看起来就很好吃!”
浮夸的演技可以说非常的世欠奥了。
王博文小朋友也是没有什么分辨能力,居然信以为真,开心得手舞足蹈:“快快快,我盛出来你尝尝!”
于是孟瑞在小孩儿充满爱的期待眼神中吃完了整块牛排,生无可恋的坐在沙发上喝水,今天晚上他咖啡都不敢喝了,怕跟肚子里的焦炭牛排产生化学反应,把他的胃炸穿。
“那个……”王博文用小勺挖着孟瑞带回来的蛋糕,欲言又止地瞅着孟瑞。
“嗯?”孟瑞暗戳戳地把手伸进外套里揉肚子,喝了点热水终于感觉好多了。
王博文咬着勺子,小声问:“原稿能给我吗?”
孟瑞愣了会儿才明白他说的“原稿”是什么,心里最柔软的地方像被毛茸茸的小爪子轻轻挠了一下。
“那幅是在片场画的,有点仓促,回头重新画一副给你好不好?”他温言软语哄小孩儿。
王博文嘴一撇,别扭道:“不,我就要那幅。”
自打互相表明心迹以来,小孩儿就以肉眼可见的速度一天一天恢复傲娇的本性,现在已经完全没有之前唯唯诺诺、逆来顺受的可怜样了。
孟瑞心下高兴,抬手捏了捏傲娇小猫脖子后面的软肉,一口答应:“好。”

王博文小心翼翼地把有些皱的画纸轻轻抹平,然后夹进书里,跟之前那幅画放在一起。
他现在已经不想把画装裱起来了,只想把它们藏起来,自己偷偷欣赏。
回到卧室,孟瑞已经躺下了。这阵子孟瑞比他还要忙,脸色都憔悴不少,所以他才会想到做吃的给哥哥补补身体。
王博文也躺到床上,面对着闭着眼的孟瑞,轻轻把手搭在他腰上,孟瑞没有醒,呼吸均匀绵长,看来是累到一沾枕头就睡着了。
王博文心疼地看着他消瘦的脸庞,心想明天买点大骨头回来炖汤给哥哥喝吧,菜谱看上去也很简单的样子。
唉,也不知道他到底喜欢些什么,又不好意思当面问。
王博文又开始愁该送什么生日礼物。
“哥哥,你有什么想要的东西吗?”王博文一边抬手描绘着孟瑞的眉眼,一边用轻不可闻的声音嘟囔着。
“领带?剃须刀?香水?”他绞尽脑汁的想着,自言自语的挨个举例。
“要不……秋衣秋裤怎么样?”仗着孟瑞睡着了,王博文肆无忌惮的瞎扯淡,掩嘴偷笑,眼睛眯成两条弯弯的小月牙。
突然腰上一紧,王博文还没来得及惊呼,整个人就被带进孟瑞怀中,两个人身体紧紧贴在一起。
孟瑞睁开眼睛,微笑看着怀里如惊弓之鸟的小孩儿,心情愉悦道:“不要那些东西,只要宝宝你啊。”

评论(7)

热度(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