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其浮夸

低调开个号,高调写瑞文。微博@极其浮夸_RW

【瑞文】不知所起(四十二)

婉转悦耳的声音勾得王博文心弦一颤,忙掀起被子捂住脸。

怎么办,这种话可能听太多了,居然没那么害羞也没那么抗拒了!

王博文在被窝里纠结得扭来扭去,不经意间蹭到了胸口挂着的小圆环,他愣了一下,小心翼翼的用手指摩挲着摸了摸纹路,没错,就是他去Z市前依依不舍丢下的那枚戒指。

一定是孟瑞趁着自己睡着了给戴上的,王博文的心里瞬间漾开一圈温暖的涟漪。

“饿了吧?快起来吃饭。”孟瑞的声音隔着被子传来,王博文把被子掀开一条缝,乌溜溜的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孟瑞:“哥哥……”

“嗯?”孟瑞眼睛一亮,期待地看着小孩儿。

王博文停了半晌,小声说:“谢谢你。”

孟瑞:“……”

其实王博文原本想说的是另外四个字,可转念一想,还是觉得谢谢你三个字更能表达自己当下的感情。

谢谢你照顾我,谢谢你对我好,谢谢你喜欢我。

我会拿出整颗心来回报你。


翌日,王博文归队,投入了Free Loop繁忙的年底行程中。

各大卫视的颁奖礼、跨年演唱会、杂志封面拍摄和访谈,通告一个接一个。FL还被几个音乐颁奖礼提名最佳新人组合,公司放风声说其中有两个奖杯十拿九稳,成员们都很兴奋,除了在赶通告就是在练习室,起早贪黑卯足了劲儿想好好表现一番。

每天早晨,孟瑞都会跟王博文一同起床吃早餐,然后把他送到公司。

这么些天下来,王博文才恍然明白,孟瑞原来一直都是这么早起床的,以前跟他说的8点半起床根本就是在诓他。

至于诓他的原因……咳咳,看破不说破。

孟瑞公司里年底也非常忙碌,但即便再忙,他也会认真记好王博文的行程,吩咐助理送吃的过去。于是小孙同志每天下午带着下午茶准时报道,风雨无阻,FL其他四名成员还以为王博文单独请了个生活助理。

“不是我找的助理……是他、他派来的啦……”王博文捧着小孙送来的奶茶,跟同样捧着热饮的陈放解释道。

陈放瞥了他一眼:“我又没问,小白哥你紧张啥?再说,这一看就是你们家孟总会做的事,你可没那么大方,才不会每天请我们吃东西呢。”

王博文:“……”不知道揍这小子一顿明天会不会上头条。

一旁的顾琤也不咸不淡地插了一句:“不就想秀个恩爱么,没必要这样拐弯抹角的。”

自从下药打架事件之后,顾琤就收敛了很多,没再挑过什么事,就是这张嘴还是贱,总爱讽刺挖苦人。

王博文撅撅嘴不理他,他早就不把顾琤放在心上了。

因为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根本不需要他担心,孟瑞都会帮他处理好。

虽然意识到自己这样依赖孟瑞不对,但是只要想到哥哥在身边保护他,他就无比安心,什么都不害怕。

口袋里的手机震动,王博文拿出来一看,是孟瑞——

“今天我来接你,晚上商昀和杨邱莫来我们家吃饭。”

这条信息王博文反反复复看了好几遍,嘴角越翘越高,露出一个如阳光般灿烂明媚的笑。

我们家,真好。


等到孟瑞来接他的时候,他却笑不出来了,耷拉着脑袋站在后台,双手紧紧贴着裤缝,可怜巴巴的挨小苏姐训斥。

“你说你……我上次有没有提醒过,工作时间不准喝奶茶?把衣服弄脏的那件事儿这么快就忘了?”小苏姐恨铁不成钢的指着他怒道。

王博文先点头如捣蒜,接着又摇头如拨浪鼓,一副犯了错的小孩儿模样。

孟瑞不明所以,上前去询问发生了什么事。

小苏姐见孟瑞来了,叉着腰的手放下来,态度也软了一些,向家长告状似的扶额说:“小白今天上场前喝了一整杯奶茶,在台上唱歌的时候打了好几个饱嗝,这会儿微博上都在笑话他呢。”

孟瑞听了也觉得好笑,见小孩儿垮着肩、瘪着嘴无辜的样子,低咳两声勉强压住笑意:“不好意思,奶茶是我让人送来的,以后我会注意,尽量送些清淡易消化的食物。”

小苏姐脸色缓和不少,既然家长都发话了,她自然没法再继续追究,又叮嘱王博文这几天少食多餐,不要吃太饱,冬天容易发胖注意保持身材,就拎着包包走了。

老师走了,接下来该面对家长了。

王博文小朋友搓了搓裤缝:“您……你怎么这么早就来啦。”

一旦紧张或者不好意思就容易说错话,这毛病还是改不了。

孟瑞抬手揉了揉他的头发:“今天会议结束得早。”他下午火急火燎的赶完了会议立刻就过来了,不想让小孩儿一个人在这里等他。

上次也是说了来接小孩儿,结果公司临时有事耽误了一会儿,等他赶到的时候,小孩儿就蹲在电视台门口缩成一团挨冷风吹,可把孟瑞给心疼坏了。

听了孟瑞的话,王博文心里高兴,又想到家里晚上要来客人,小鹿似的眼睛贼亮贼亮的,小尾巴都摇起来了:“先等我一下,我去卸个妆。”

孟瑞伸手拉住他刚想说不用卸了先回家再说,视线往下一扫,脸色突然阴沉下来。

王博文顺着他的视线往下看,心里咯噔一声——大事不妙,没来得及把袜子套回去!

从那天在机场露脚踝打喷嚏开始,孟瑞就每天亲自监督王博文穿好袜子再出门,他不肯穿孟瑞就亲自帮他穿。王博文跟他解释了无数次,露脚踝是现在年轻人的潮流,这样显瘦显高,孟瑞却不屑地说:“本来就又瘦又高,哪里需要显?”

虽然这话王博文听着很受用,但是真的让他穿着棉袜出现在大众面前,他还是不能接受,他宁愿粉丝们刷吃包子的话题,也不希望自己穿着厚棉袜的照片到处流传。

脚踝和发型一样重要,可以说是非常的臭美了。

本来他小算盘打得啪啪响,每天出门前装模作样把袜子套上,到了公司里面就脱下来塞兜里,然后回家之前再穿上,这样孟瑞就不会知道啦!

可是谁想到孟瑞今天这么早就来了,根本没有留给他足够的作案时间。

王博文眼神四处乱瞟,腿一挪移动到旁边的桌子后面,两只脚立刻被挡住了,然后眨巴着大眼睛仰头望天,就差指天来一句——“看,灰机!”

可以说是非常的此地无银三百两了。

孟瑞冷笑一声,呵呵,你当我是瞎吗?丝毫不给面子的问:“袜子呢?”

卖萌失败的王博文垂下脑袋,无奈回答:“在口袋里。”

孟瑞伸手从他兜里掏出袜子,递到他面前:“自己穿。”

王博文嘟着嘴接过袜子,靠在旁边的桌子上慢吞吞的脱鞋往脚上套。

“动作快一点。”孟瑞沉声催促道。

许久没被孟瑞这样凶过的王博文忍不住委屈起来,呜呜呜,今天在台上打嗝已经够丢人够难受的了,现在还要被哥哥骂!

而且哥哥也不帮我穿袜子了,果然到手了就不珍惜了!

莫名被腹诽成“渣攻”的孟瑞其实只想给他一个小小的教训而已,让他当面一套背后一套的糊弄人,没打屁股已经很客气了。

王博文不情不愿地穿好袜子,孟瑞牵起他刚准备走,他却突然停下来挣开孟瑞的手。

孟瑞略显诧异地回头,小孩儿这是要造反?

只见王博文蹲下来,两只手麻利的帮他系上已经散开多时的鞋带。

“笨死了,鞋带都不会系,绊倒可怎么办?”小孩儿像个过来人似的,摇头晃脑一本正经地说。

孟瑞:“……”可算让你逮着机会教训我了是吧?


回到公寓没多久,商昀和杨邱莫就拎着大包小包来敲门了。

四个人都不擅长做菜,于是干脆买了些食材,准备在家里做火锅,大冬天的既方便又暖和。

“哥,你家这破电视怎么开啊?遥控器在哪儿啊?”

孟瑞和王博文刚开始清洗食材,就听到商昀在客厅里吱哇乱叫。

“你先出去陪他们吧,我来弄。”王博文一边说着一边套上印着小狗图案的围裙。

孟瑞稀罕死了小孩儿这副乖巧的模样,被糊弄的事儿立马抛到脑后去了,细心的帮他扎紧了围裙腰带,刚想把人转过来来个法式深吻,商昀的声音又飘进来:“哎呀这什么鬼,你再不来我要砸电视了啊!”

孟瑞:“……”请这个傻缺来吃饭就是个天大的错误。

等他好不容易应付完傻缺弟弟,返回来走到厨房门口,好巧不巧的正看到王博文偷偷摸摸的把什么东西往嘴里塞。

王博文见他走进来吓了一跳,腮帮子一鼓一鼓的,活像只呆萌的小仓鼠。

“偷吃什么呢?”孟瑞扫了一眼桌面上的食物,故作严肃问。

王博文连连摆手,含含糊糊道:“没,没什么,喝了口水!”

小苏姐刚刚才当着孟瑞的面嫌弃他吃得多,叮嘱他减肥,谁知道孟瑞会不会真当回事儿来监督他呢?

他想自己也真够倒霉的,犹豫挣扎了半天,结果只偷吃一口就被抓包了。今天是什么日子啊,难道黄历上写了不宜吃东西?

王博文皱着脸艰难吞咽着,再好吃的东西也尝不出甜味了。

出乎意料的,孟瑞并没有追究,自顾自说:“那我继续了。”

王博文以为孟瑞是要继续打理食材,忙说:“不用了,我已经快弄好……唔!”

话还没说完,孟瑞大步上前搂住他的腰,接着温热的唇瓣落下来,舌头蛮横地撬开牙齿,长驱直入,在小孩儿湿润的口腔里搜刮,像要舔遍他嘴里的每一寸皮肤。

王博文被吻得脸红心跳,脑袋里一片空白,生涩且热情的回应着孟瑞,双手扶上他的后背,主动吮吸着加深这个吻。

不知过了多久,王博文感觉大脑严重缺氧,呼吸都不顺畅了,孟瑞才慢慢放开他。

王博文背靠着墙大口大口的喘气,眼中水光盈盈,带着一丝天真和无措,定定的看着孟瑞。

孟瑞被他看的心头一荡,俯身凑过去伸出舌头,轻轻舔过他挂着不明液体的唇角,然后咂了咂嘴:“真甜。”

王博文一下子清醒过来,操着小奶音欲盖弥彰地说:“我、我本来就甜!”

说完他自己都害臊,用胳膊挡着脸想跑,却被孟瑞圈在怀里动不了。

“嗯,今天是草莓味的甜。”沙哑的尾音透着无限温柔。

王博文从胳膊缝里露出小鹿似的眼睛偷看他。

孟瑞看见自己的影子落在那双清澈的瞳孔里,心里充满了傻乎乎又暖乎乎的甜蜜。

“傻瓜,吃就吃了呗,老公怎么舍得让你饿着呢?”

评论(12)

热度(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