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其浮夸

低调开个号,高调写瑞文。微博@极其浮夸_RW

【瑞文】不知所起(三十八)

视频到最后,王博文也没有见到孟瑞的真容。
早上坐在片场休息的王博文回忆昨晚的一切,越想越郁闷,觉得自己又一次着了孟瑞的道,受到了赤裸裸的欺骗,可偏偏对方抓住了他的把柄,让他不敢反驳。
狠狠咬了一口包子,哼,这个人太坏太狡猾了!
打开微博刷评论,他刚才发了一条早安微博,晒了早餐和Z市的阳光,拍照的时候还特地把包子撇一边没拍进去,结果评论还是一片“小白怎么不吃包子呀?”
谁说现在的粉丝爱爬墙、忘性大的?我看她们一个个记忆力好得很!
又狠狠咬了一口包子,倒回去往上划拉,前面的都是些点赞多的回复,翻着翻着就看到那个熟悉的空头像,“用户名xxxxxx”评论道:吃太少了,能好好照顾自己吗?
下面已经跟了数十条评论——“天啦我们的黑粉哥哥开始返回霸道路线了”,“照顾小白的任务就交给你了呀黑粉哥哥”,“今天还是温柔的黑粉哥哥啊”,“给我照顾好自己!应该这样说”,“小白有我们队长照顾,你丫是谁啊”,“楼上别激动,偶尔站站别的CP也是很萌的呀”,“黑文CP也很带感啊”……
越到后面越离谱,王博文满脸黑线,心情却愉悦不少,动动手指回复了一串哈士奇吐舌头的表情。
他想到这几天视频都用的流量,估摸着这个月的快耗得差不多了,于是翻了翻私信,收获几枚粉丝自制表情包,接着退出微博把网络关掉,把手机揣回兜里。
“小白哥要不要去外面转转?估计轮到我们还有一个多小时。”饰演男三好哥们的男配走过来拍拍王博文的肩问道。
今天原本要拍的是王博文饰演的男三和几个同学在酒吧的争执戏,剧组那边不知道哪个环节出了问题,群演一直没到位,所以现在临时改拍女主和父母的那场戏,那是一场冲突较大的戏,需要拍很长时间。
这会儿闲着也是闲着,王博文欣然答应,来这儿好几天了,他不是在片场就是在宾馆,都没好好去附近逛过。导演那边正在忙,他们委托片场助理待会儿帮他们跟导演说一声,两个人一起出了影视城。

外面其实也没什么好逛的,无非一些生活用品店,还有卖纪念品的小摊点。
王博文来的时候东西带得很全,而且过几天就离组了,转了一圈觉得没什么需要买的,于是把目光飘向了杂七杂八的纪念品。
全中国但凡跟旅游景点沾边的地方,路边摊上卖的纪念品基本上都长一个样,不管是帽子首饰,还是挂件玩偶,上面印的字都差不多,只是换了个地名而已。
王博文百无聊赖的翻看着,忽然看见角落里一只银灰色的长方体小物件,觉得那颜色低调又好看,便伸手拿起来看了看。
这是一个打火机,外壳是金属拉丝处理,乍一看并不亮眼,对着阳光才能看到一丝光彩流过。
他捧着这个看起来并不很精致的东西,脑中几乎立刻浮现起那个人的样子,外表沉着稳重,却由内而外散发着不容人忽视的魅力。
“小伙子好眼光啊,这个打火机卖得最好了,喏,这已经是最后一个了。”摊主是个大叔,瞅了王博文好几眼,在心里估算了一下他的年纪,趁热打铁道:“我这里还能给免费刻字,买来送给爸爸再合适不过了!”
王博文:“……送哥哥的。”
“哎呀送哥哥也合适呀,一看就知道你们兄弟情深!”大叔忙改口说。
听到“兄弟情深”这个词,王博文无端红了脸,隔着口罩摸了摸鼻子:“那这个多少钱?我要了。”又把打火机放在手上翻来覆去的看了看,越发觉得喜欢,“能刻英文字母吗?刻小点儿,不要太显眼。”

此时的另一边,一大早就到公司忙得一直没停下孟瑞抽空抬头看了看墙上的钟,转头吩咐小孙:“下午3点的会议由李总监主持,记得把会议记录整理好发到我邮箱。”
小孙没反应过来,迷茫道:“不是您主持吗?”
孟瑞低头翻文件:“我下午到后天请假。”
小孙:“!!!”工作狂孟总居然要请假了!
眼珠滴溜一转,八卦之魂蠢蠢欲动,小孙忍不住旁敲侧击问:“孟总要去外地?”
孟瑞点点头:“嗯,去趟Z市。”
作为一个体贴老板的好助理,小孙同志自然对老板娘的行踪也是了如指掌。
他立刻露出了看透一切的微笑,怪不得今天孟总春风满面、走路又带起了风,原来是人逢喜事精神爽啊!
显然,之前那场同事之间的有爱赌局赢得毫无悬念,小孙在心里大笑三声,出去跟同事们要钱去了。
然而,刚出去没多久,小孙复又敲开了总经理办公室的门。这次脸上一点笑容都没有,脸色比输了半年工资还要惨白,颤巍巍喊了一声:“孟总……”
孟瑞忙着处理手头的东西,头也没抬:“什么事?”
“刚有新闻出来,Z市……Z市影视城某剧组爆破戏装置失灵,炸伤了很多人。”
孟瑞倏的睁大眼睛抬起头,然后飞快拿起桌上的手机,一边拨打电话一边努力保持冷静交代小孙:“去找前台小林,帮我把机票改签到最近的航班。”
小孙回来的时候气喘吁吁:“小林那边说改签不了,天气预报说首都马上下大雪,现在所有飞往Z市的飞机都无限延迟或者取消了。”
孟瑞还在拨电话,似乎一直没有接通,他沉着脸听着电话里绵长的“嘟”声,小孙看到他拨电话的手正微微颤抖。
“飞机不行火车有吗,要最近的一班高铁。”
“已经查过了,正值假期,最近的一班高铁只有站票……”小孙无奈道。
“站票就站票,只要能立刻出发。”孟瑞说着霍的站起来,拿起椅背上的大衣,迅速穿上往外走,走到门口,又回头对小孙说:“天气不好,让大家都下班吧,下午的会议延后到我回来再开。”
目送着孟瑞匆匆离去的背影,小孙心想不知道这算不算因祸得福。
不过这种“福气”不要也罢。
跟了孟瑞这么久,他早就发现沉着冷静的孟总只有在遇到关于老板娘的事情的时候,才会露出这样失常的状态。
这几天他看着孟总脸上旧伤未愈又添新伤,傻子也能七七八八猜出个原因,无非是拒绝家里的包办婚姻,顺便惊天动地出了个柜。
小孙一边双手合十默默祈祷,求老天保佑老板娘健康平安,一边摇头感叹,一物降一物,老板娘果然就是孟总这辈子的坎儿啊!

天色将晚,影视城里不复喧闹,进进出出的消防队、救护车终于尽数离开,只剩下几名警务人员在现场勘察,还有几家媒体记者正在做拍摄报道。
王博文站在影视城门口的宾馆前面,手上、脸上、衣服上沾了不少黑灰的污渍,使他看起来有些狼狈。他正四处张望,翘首以盼的等着什么,一阵风平地而起,带着傍晚的凉意迎面吹来,他忍不住缩了缩脖子。
“王先生,去里面等吧,我在外面接应就行。”身边的青年说。
这个青年正是王博文到达Z市时,孟瑞派来送他到影视城的那个。
王博文摇摇头:“您不是说他快到了嘛?我再等会儿。”
青年见他坚持,便不再劝说。
上午爆炸发生的时候,王博文正在影视城门口的小摊子上等大叔给打火机刻字。大叔手法熟练,很快就按他的要求刻了那两个字母,王博文接过来一看觉得挺满意,接着就听到一声巨响,然后又是接连几声轰隆隆的闷响,抬头一看,影视城方向的天空迅速飘起了滚滚浓烟。
王博文心里一惊,忙付了钱,跟从旁边商店里出来的小伙伴汇合,两个人匆匆往回赶。
到了里面才知道是隔壁剧组爆破装置失灵,他们的剧组倒是没受什么影响,只是大家都吓得不轻,个个脸色都不太好看,导演见演员们情绪不稳定,于是宣布今天解散,明天再接着拍。
王博文先去安慰被吓得花容失色的女主角姐姐,当时爆炸就发生在距离她没多远的对面街,突如其来的巨响让她三魂去了七魄,缓了许久脸上才恢复一点血色。
助理带着女主角姐姐回了宾馆,王博文帮工作人员一起收拾完器材,回到休息室拿了包,准备回去的时候往隔壁剧组看了一眼,那边烟雾弥漫,消防队员还在工作,不断的有伤员被抬出来,隐隐还能听见里面传来的小孩的哭闹声。
那边今天貌似也是拍群戏,他记得早上来的时候看到好几个小孩排着队被带了进去。
王博文只犹豫了一会儿,便往那个方向走过去。能帮上一点忙是一点,这种情况他实在没办法袖手旁观。
于是一直到下午,孟瑞派来的青年才好不容易找到王博文。见到他的时候,他原本白皙的脸已经被烟熏得乱七八糟,正在帮隔壁剧组的工作人员把尚且完好的道具往车上搬。
“孟总说您的手机打不通,他现在正在赶来的路上,交待我先来找您,确认您是否安全。”青年把他带到一边说道。
王博文眨眨眼睛,从口袋里掏出手机一看,已经自动关机了,他忙从包里掏出移动电源插上开机,点开通话记录立刻看见了一长串未接电话,全部都是孟瑞打来的。
他惊恐万状的张大嘴,拍戏的时候怕被影响,所以才开了免打扰模式,任何消息的声音都听不见,刚才忙起来他居然把这事儿给忘得一干二净。
“孟总请您接电话。”青年把手机递过来,王博文莫名心虚,犹豫一会儿接过手机,小声道:“喂,哥哥……”
那头的孟瑞正倚靠在车厢里,听到小孩儿软绵的声音,就要冲口而出的严厉责骂瞬间像被温水冲走一大半,完全挥发不出来了,他无奈的叹一口气:“去安全的地方待着,不要逞能,我再过两个小时就到。”
王博文本来都闭上眼睛准备乖乖受着了,结果意料之外的没有受到一句训斥,他愣愣的应了一声,把手机还给青年,然后跟着他一起回到宾馆,在门口乖乖等孟瑞。

眼看着两个小时就快要过去,到了华灯初上的时候,街边的路灯一盏一盏亮了起来,影视城里最后一波记者也走了,一切又恢复平静,仿佛白日里的喧嚣只是一场可怕的梦魇。
王博文盯着地上自己的影子出神,白天的一幕幕不停的在脑中回放,他想了很多,想到自己快乐的童年、艰辛的出道过程、早逝的父母、还有让他无比骄傲的妹妹。
然而此情此景下想的最多的,还是像身旁的路灯一样照亮他整个黑夜、给他带来温暖的哥哥。
全世界再也找不出比孟瑞更好的哥哥了吧!
明明非亲非故,明明只是最不牢靠的包养关系,明明自己也就是一个没什么闪光点的普通人,孟瑞偏偏把自己当宝贝一样关心照顾,并且丝毫不求回报。
这是为什么呢?
王博文头一次认真思考起这个问题来。
未等到他的小脑袋瓜琢磨出原因,一辆黑色商务车远远的开过来,在他跟前不远处缓缓停下。
心跳一点点加快,王博文往前迈了两步,又犹豫着站定不敢往前,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车门打开,看着那个熟悉的身影从车上下来。
孟瑞下车关上门,站在原地凝目望着近在咫尺的小孩儿,看见他单薄的身躯笔挺的立在风中,双手紧紧揪着袖口,眼睛里像洒满揉碎了的星星,眼眶却慢慢变红。
王博文还没想好该作何反应,整个人就已经落入孟瑞怀中。他吸吸鼻子,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又想哭,只是感觉见到孟瑞的那一刹那,那股被他努力压下去的害怕和惊慌齐齐涌上心头,让他伪装出来的坚强溃不成军。
看见隔壁剧组满目疮痍、一地狼藉的时候他不慌张,看见一个个伤员血肉模糊的被台上救护车他也不害怕,反而在这个时候,灭顶般的恐惧和委屈全部袭来。
如果今天在那个剧组拍戏的是他,他是不是就再也见不到哥哥,再也感受不到这样温暖的怀抱了?
孟瑞紧紧抱着怀里的人,像要把他揉进自己的身体里。他心头的恐惧比起小孩儿来有过之而无不及,他甚至不知道自己是怎样忍受了十个小时的长途,拼命维持镇定的安排好一切,然后来到这里的。
直到看见小孩儿好端端的站在跟前,一直悬着的心才咚的落了地。
王博文收紧胳膊,紧紧箍着孟瑞的腰,把头伏在他肩上,急促的喘息声将他内心深处掩饰不住的害怕和委屈暴露无遗。
孟瑞偏头一下一下亲吻他的耳朵和侧脸,听见小孩儿小声的啜泣,感觉到温热的液体透过布料打湿肩头,心里抽抽着一阵疼过一阵,再顽强刚硬的心,此时也化作了绕指柔。
“我喜欢你。”
有好多好多话想对他说,而此时此刻,满腔的情意只汇成这一句。
我喜欢你,所以你不要害怕,不要哭,我会一直陪在你身边,照顾你,疼爱你。
王博文浑身一震,不敢置信的抬起头,从孟瑞怀里挣出来,泪眼迷蒙的看着他,湿漉漉的眼睛里惊讶掺杂着欢喜,嘴唇颤抖着语无伦次:“什,什么?”
孟瑞嘴角上扬,抬手摸摸他细软的头发,对着他的眼睛认真重复一遍:“我喜欢你。”
王博文眨眨眼睛又挤出一颗泪来,消化不了似的小心翼翼寻求确认:“喜,喜欢?”
“对,喜欢。”小孩儿这副没有安全感的可怜又期待的模样,将孟瑞最后一丝矜持和犹豫瞬间击碎,“想吻你的那种喜欢,想上你的那种喜欢。”
毫无防备的听到如此露骨又流氓的话语,王博文的脸腾的烧红了,下意识别过头往后缩。
孟瑞手一伸就把人拉回怀里,接着说:“还有,想跟你过日子的那种喜欢。”
低沉温柔的声音轻轻飘在耳畔,重重砸进心里。
温热的液体止不住的溢出眼眶,朦朦胧胧间,王博文恍惚看见那颗偷偷埋藏在自己内心深处的种子,在阳光的照耀下,终于破土而出,生根发芽。

-----------------------------
这两章都是五千字,扎心了。。。

评论(25)

热度(1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