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其浮夸

低调开个号,高调写瑞文。微博@极其浮夸_RW

【瑞文】不知所起(三十七)

下飞机的时候已经晚上7点多,Z市属于南方城市,气温比首都高不少,但是毕竟进了12月,天还是有点凉。
王博文把外套拉链拉起来,在传送带那里等行李,从兜里掏出手机长按开机键,准备上网查一下从机场到影视城的公交路线。
刚打开手机,几乎是立刻,孟瑞的电话就打进来了,他吓了一跳,想着孟瑞这时候应该在公司还不知道他走了,惴惴地按接听键。
“下飞机了?”终于打通电话的孟瑞语气不善。
“啊?”王博文心里咯噔一下,支支吾吾半天,啥也没编出来。
他在心里暗骂自己,果然不该接这个电话的,起码想好了怎么应对再接啊笨蛋!
“你在几号出口?”
王博文还以为会挨一顿训,已经闭上眼默默等着了,结果孟瑞却问了这么一句。
他抬头张望了一下:“好像是22号。”
“好,待会儿有车到出口那边送你去剧组,我马上把车牌号发给你。”
王博文:“!!!”
“先挂了,上车了告诉我。”
从传送带上拿到行李箱,手机一震,孟瑞在微信上发来了车牌号。
王博文将信将疑的推着行李走到外面,立刻有一个西装笔挺的青年迎上来:“请问是王博文先生吗?”
王博文摸了摸脸,口罩还在呀,他怎么认出来的?愣愣的点了点头。
青年微笑:“我是孟总派来接您的,车子就停在对面,请您跟我来。”
跟着走到车前,对了下车牌号,跟孟瑞发来的一致,王博文也没多想,就坐上了车。
他并不是信任这个第一次见面的青年,而是太信任孟瑞。
青年作为司机尽职尽责,不跟王博文搭一句话,车开得又稳又好,王博文连续好几晚都没睡好,车上舒适暖和,困意突然袭来,他头一歪,瞌睡一路打到影视城。
最后是被手机铃声叫醒的。
“喂……”王博文迷迷糊糊的接起来。
“……睡着了?”孟瑞声音放软。
王博文顿时醒了,揉揉眼睛,发现车是停着的,驾驶座上也没有人,往车窗外一看,那个青年正笔挺的背对着他站在外面。
“哎呀!”王博文一拍脑门,忙打开车门走下去,“我睡着了,不好意思,不好意思……”
忙不迭的一会儿对电话里的孟瑞道歉,一会儿对等着他的青年道歉。
青年摆摆手说没关系,帮他把行李箱从后备箱拿下来,鞠躬道别,开车走了。
王博文捏着手机,心里五味杂陈:“谢谢您派人来接我。”
孟瑞不接话,沉默了一会儿才说:“认得路吗?”
“认得,认得。”王博文抬头就看见剧组驻扎的宾馆,就在影视城旁边。
“今天晚上有戏要拍吗?”
“没有,我的戏份从明天开始。”
“好,到了房间里给我发微信,记得把门锁好。”
挂了电话,王博文还是有点懵,孟瑞不仅没计较自己不告而别,还跟从前一样处处关心体贴。
虽然觉得古怪,但心里还是忍不住发暖。

把行李箱寄放在宾馆前台,王博文进影视城找到剧组打招呼,剧组已经在收工,他找生活助理拿到房卡,回到宾馆进了房间。
宾馆档次不高,胜在干净整洁,他虽然只是个男三,也分到了单独的房间,一米五的床,独立的卫生间,墙上还挂着一台36寸大小的的液晶电视。
想到要在这里待上半个月,王博文把行李箱里的东西一样一样拿出来,把衣服分门别类仔细整理好方便拿取,然后一伸手摸到了用塑封袋装好的粉色电动牙刷。
下午从卫生间把牙刷拿走的时候,他发了好久的呆,一直盯着旁边那支蓝色的牙刷看。他舍不得拿走自己的,觉得两支牙刷就应该在一起,不分开。
宾馆都会有一次性牙刷提供,再不济影视城附近便利店也一定有卖,可是他还是咬咬牙,把自己的牙刷带来了。
迟早是要分开的,早晚是要搬走的,就从现在开始习惯吧。
飞机上闷出了一身汗,王博文洗了个澡,水温忽冷忽热的,他不想在这个节骨眼儿感冒,擦干头发穿上睡衣就赶紧爬进被子里。
手机一震,又是孟瑞:“早点休息。”
王博文迟疑片刻,回了个“好”,把手机放枕头底下,习惯性的去摸胸口,什么都没摸到,盯天花板看了会儿,侧过身睡了。

第二天一早就有男三的戏,王博文早早起来到了片场,按照小苏姐说的先跟工作人员挨个打招呼,然后差不多演员都到了,再从主演到配角逐一问候。
“你走出去代表的是Free Loop,要树立亲切懂礼貌的偶像男团成员形象!”
王博文谨记这句话,第一次拍戏生怕自己行为有闪失,一圈跑下来满脸都是汗。
剧组成员包括主演都对他十分亲切和善,导演笑眯眯塞给他一个苹果,比他大6岁的女主角姐姐还主动邀请他共进午餐。
“我也是北方人,吃不惯这里的菜,所以自己带了厨子来。”
王博文闻言瞪大眼睛,女主角就是女主角,排场忒大了!
“中午你到我休息室来,跟我一起吃!”姐姐又说。
女主角姐姐好容易逮着个小老乡,热情似火,百般推脱不过,只得答应下来。王博文没好意思说自己其实挺喜欢甜口的菜的,并不嗜辣,好在女主角怕拍戏期间脸上长痘,嘱咐厨子少放些辣,微辣的口味倒是正正好合他心意,姐姐一个劲儿给他夹菜,他吃得很开心,差点忘了自己还在减肥。
拍戏过程进行得非常顺利,除了不懂走位让导演说了几次,几乎没有什么别的问题。商昀说得没错,这个角色对他来说就是本色出演,有好几镜他自己还没感觉进入角色,导演就喊过了。
想象中的演不好被导演骂、被其他演员挤兑、被嫌弃耽误进度之类的事情,通通没有发生。
“要的就是这种青涩稚嫩的感觉!”导演摸着下巴看回放,十分满意地说。

一天下来,王博文有点懵,脚像踩在棉花上一样乐得晕晕乎乎,来之前的忐忑和不踏实已然烟消云散。
我的运气真是好啊,第一次拍戏就碰到这么多好人!他美滋滋的想。
就这样美滋滋的过了三天,期间收到了小苏姐的关心,收到了陈放的慰问,也收到了队长和商前辈两口子虐狗式的关怀,连因为跟他置气许久不主动联系他的妹妹都打了电话来。
只有孟瑞,整整三天没有主动联系他。
这美滋滋里就有点儿苦涩了,是个特别假的美滋滋。
不对,何止一点儿苦涩,简直苦到心坎里,那么多人的问候都加起来,也只能算是苦中一点甜了。
而且是只有芝麻大小的一点甜。
虽然他已经默默下定决心远离孟瑞,慢慢离开他的生活,慢慢放弃他,甚至还把银行里存着的用来还债的钱,抽出来15万转成活期,随时准备着还给孟瑞。
可每当思及于此,王博文胸口还是会泛起一阵阵的疼痛。
当然不是心疼钱。
他知道,等这钱还了,自己跟孟瑞就彻底没有瓜葛了。
他既想早点把钱还了,和孟瑞成为一个看似平等的关系,又不想还,害怕还了之后孟瑞真的不再理他了。
心里矛盾又羞愧,最终汇成一股浓浓的不舍。
真的好舍不得离开哥哥啊。

王博文躺在床,翻开微信,点开和孟瑞的聊天框往上翻,逐条看过去,看着笑着,视线悄然模糊,字都看不太清楚了。
突然手机一震,显示下面有新消息,王博文手一抖拉到最下面,看到孟瑞发来两个字:“在吗?”
王博文忙擦干净快要渗出眼角的泪,心跳得砰砰响,回复了一个“在”。
刚发出去不到3秒,孟瑞那边就发来了视频邀请。
王博文:“!!!”这里没有无线网!
坐起来深吸几口气,最终还是禁不住诱惑,稍微理了理头发,按下了同意。
“还没睡?”孟瑞的声音从听筒里传来。
“啊,没睡。”王博文盯着乌漆嘛黑的屏幕看了半天,又拿举着手机上下左右到处找信号。
咦,信号满格啊,这里也不是什么深山老林,怎么图像都出不来?
孟瑞被画面晃得头晕,说:“……别找了,我把镜头挡住了。”
王博文:“……”那我也可以挡住不给你看嘛?
想问“为什么”,纠结半天还是没问出口。现在孟瑞还是他的金主,金主做事没必要向他解释原因。
那头的孟瑞见小孩儿老老实实不乱动了,看着他红润的嘴唇撅着微微上翘,一副不高兴又不敢说的样子,不由的心情愉悦起来。
孟瑞摸了摸脸上刚拆了纱布的伤口,嘶,疼,三天都没完全消下去,还是有点肿。没想到最终还是被老爹打了脸,刚才照了镜子,特别傻特别丑,丑得他不想见人。
尤其是喜欢的人。
“晚饭吃了吗?”孟瑞用舌头顶了顶腮帮子,活动活动酸疼的脸,继续问道。
“吃了。”那边没有图像,王博文眼皮耷拉下来,想想又补充一句,“就吃了一点儿,没胖。”
还记着胖这茬呢?孟瑞叹了口气,道:“多吃点,别节食,你太瘦了。”
王博文点点头,心道,您可别骗人了,上次捏我腰还嫌我长肉了,说什么“一秃噜”,可扎心了。
孟瑞瞅他这小表情就知道他没当真话听,特想冲到屏幕那头逮着小孩儿一顿亲,亲得他喘不上来气,看他还敢不敢胡思乱想。
然而现在一个在北一个在南,中间隔着两千多公里,想做啥啥也做不了,孟瑞压下脑子里乱七八糟的想法,掩饰般的轻咳两声:“在那里还习惯吗?”
“挺好的,大家都对我很好。”王博文简单作答,眼皮还是倔强的没掀起来。
虽然自己这边单方面挡了镜头,还没有交代原因,怀揣着一丝心虚的孟瑞还是忍不住柔声道:“让我看看你的眼睛,行吗?”
王博文心里一动,以为自己听错了。
他居然从金主大大的语气中听到一丝恳求。
直接命令就好了呀,何必要询问我的意见?你的要求,我怎么会说不行呢?
王博文睁开眼睛,抬头看黑漆漆的屏幕。他觉得自己这样子有点傻,像在照镜子似的。
看着看着就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接着,那头的孟瑞也低声笑起来。他望着屏幕里那双清澈的眼睛,此时弯成两片亮晶晶的月牙,只希望时间多停留一瞬,让他的小孩儿一直这样无忧无虑的笑,再也不要用之前那样悲伤的眼神看着他了。
看得他心痛得都快要死了。

后面接连几晚,除了偶尔夜戏收工晚,孟瑞和王博文都会视频唠上五分钟。
两个人谁也没提之前的事,没提雨夜在公司发生的种种,没提上药那天各怀心事的拥抱,没提冷战多天的尴尬,也没提那日的不告而别。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距离变远的原因,他们都想在彼此的时间里多停留一瞬,所以更加如履薄冰般的珍惜这来之不易的温情时刻。
王博文私心想着,那些叫人难受的事情要是就这么过去了也挺好的。只要能和哥哥多待一会儿,他不介意假装什么都没发生过。
好歹他现在也是一名演员了。

拍摄进度过半,这天又没有夜戏,收工之后,王博文换衣服卸妆动作飞快,女主角姐姐瞧他着急收拾东西要走的模样,打趣道:“小白是不是在房间里藏了什么好东西?每天收工跑得比兔子还快!”
王博文一边讪笑敷衍说“哪有的事”,一边收拾好东西回到房间,快速洗了澡,坐在床上欢欢喜喜捧着手机等待。
随着孟瑞一句“在吗”作为开场白,『每日五分钟』如约而至。
好多天没有看到孟瑞的脸了,王博文今天还在片场翻看了好几次手机里偷拍的孟瑞的睡颜,照片是死的,哪儿解得了相思之苦,这会儿光听声音,显然已经满足不了王博文空荡荡的小心脏了。
花了一分钟讨论完“吃饭了吗”、“今天拍摄怎么样”、“那边冷吗”等常规问题,王博文啃着手指,欲言又止的小声说:“那个……”
孟瑞:“嗯?”
“可以不要挡镜头吗?”眼一闭心一横,总算说了出来。
说完就脸红了,还有点小后悔。王博文在心里暗骂自己不争气:你脸红个啥?是他耍流氓欺负人,只让听不让看,亏你还用流量跟他视频,到现在连个活人都见不着,该脸红的是他,你说你脸红个啥?
那头的孟瑞只沉默片刻,就回答:“好。”
王博文一阵欣喜,眼睛里还带着刚洗完澡的湿气,波光潋滟、充满期待,一眨不眨的盯着屏幕,等待与哥哥“相见”。
屏幕一亮,终于有了画面。
看到画面的一瞬间,王博文的笑就僵在了脸上。
屏幕上是一只肉粉色的派大星,憨憨傻傻的有点斗鸡眼,粗粗的脖子上是他亲手挂上去的那条戒指做成的项链。
王博文怂怂的垂下肩膀。他觉得自己不应该怂,他抠着被子、思来想去,觉得自己并没有做错什么。
可他还是怂了,让孟瑞不要挡镜头的是他,孟瑞把镜头打开,不敢看的也是他。
“怎么不看了?不是你要看的吗?”孟瑞的声音里听不出情绪。
气氛莫名的有点三堂会审的味道,王博文觉得自己就是那跪在堂上受审的犯人。他有点怵,该来的果然还是要来,掩耳盗铃果然要不得。
其实这些天来,孟瑞心里的气早就消了大半,见他这样紧张,又好气又好笑,不由的存了几分打趣的心思,忍不住追问:“怎么不说话?自己要过去的戒指,转脸就扔这儿不要了,现在看都不愿意看啦?”
王博文见躲不过,涨红了脸,眼神四处躲闪,磕磕巴巴半天,嘴唇都没能张开来。
孟瑞本就是想逗逗他,顺便吓唬吓唬他,让他下回不敢再这样。这会儿瞧他憋半天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也不打算继续为难,刚笑着准备说点别的岔开话题,就看见王博文上下唇嗫嚅着动了动。
还是没出声,像是故意没有发出声音。
然而小孩儿的脸正对着手机镜头,孟瑞又一直盯着他没挪眼,所以他唇形的每一个动作都纹丝不差的落入孟瑞眼中。
他说——“睹物思人。”

评论(29)

热度(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