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其浮夸

低调开个号,高调写瑞文。微博@极其浮夸_RW

【瑞文】不知所起(三十五)

刷卡进了公司大楼,小孙引着王博文来到电梯口。
“待会儿我在17楼下来,去设计部取个文件,您坐这部电梯直接去顶层,那里有独立的前台,您问下前台的同事就知道孟总办公室怎么走了。”
王博文点头应下,疑惑问道:“这么晚了所有人都在加班吗?”
小孙苦着脸:“大部分都在加班,照这势头,估计要忙到过年。”
王博文咋舌,那哥哥岂不是要累坏啦?回去得炖点鱼汤给他补补。
电梯在顶层停下,他走出去四处张望,一眼就看见小孙说的独立前台,可是并没有人在那里。
在前台等了一会儿也不见人来,王博文大着胆子往里面走,往前几步发现里面别有洞天,就像电视剧里的大公司那样,一排排的单人隔间、写字台、转椅,桌面上放着办公用的电脑、文件架、笔筒。
他十七岁高中刚毕业就到首都来谋生活了,一直很羡慕那些穿西装打领带出入高级信息楼的白领精英。今天一看,果然还是很羡慕啊。
然而这里也没有人,又走了一段才听到稀稀拉拉的人声。王博文心想,哥哥家的公司真大呀,听小孙说这里不过是孟家的其中一个子公司,孟氏集团总部在城东,他跟着去过几次,那才叫气派。
慢慢靠近声源,他看见一堆人聚在一间用玻璃隔开的办公室门口,里面的百叶窗关着,好几个女员工正交头接耳的趴在玻璃上偷听什么。
忽然,门从里面被打开,孟瑞迈着大步走出来,王博文看到他心里一喜,刚要上前,余光一瞥看见孟瑞身后跟着个漂亮女孩,追上来直接挽住了他的胳膊。
所有在门口偷听的人都作鸟兽状散,各自回到自己的座位,王博文笑容僵在脸上,下意识躲到拐角处,不想让人看见。
他偷偷探头往孟瑞那边瞧,看到孟瑞停下了脚步,没有甩开那女孩的手,说:“我送你回去。”
女孩娇俏可人,拖着孟瑞的胳膊摇晃:“那瑞哥哥得答应我,不然我不走。”
孟瑞皱眉:“答应什么?”
女孩抿唇一笑:“答应我的求婚啊。”
听到在场的人此起彼伏倒抽气的声音,王博文的心顿时提到了嗓子眼,他缩回去不敢再往那边看,耳朵却支楞着忍不住要听。
那边的孟瑞并没有答应,也没有拒绝,而是说:“这里是公司,别闹。”
没有直接拒绝,那就是有希望。
秦筱筱眼中掠过一丝狡黠,余光瞄了瞄在场的人,她就是故意选择在大庭广众之下说出来,以孟瑞的性格,断不会忍心让她下不来台。
“我没闹,”秦筱筱脸上的笑容明艳动人,完美得无懈可击,“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我秦筱筱问你,愿意娶我吗?”
王博文躲在墙背后,拳头攥紧了又松开,手心里冒出一层细汗。他刚刚还在纠结怎样跟哥哥告白,却已经有人向哥哥求婚了。
哥哥果然不是他一个人的哥哥。
座位上看热闹的员工纷纷站起来鼓掌吹口哨,整齐划一的喊着“答应她,答应她”,气氛温馨热烈,偌大的地方仿佛只有自己是个局外人。
“你看,我爸妈同意了,你爸妈也同意了,现在就差你了。”秦筱筱乘胜追击,抬高下颚,一副志在必得的样子。
女孩的话一字不漏的传进耳朵里,王博文浑身的血一下子凉了一半,双方父母都同意,岂不是等于已经板上钉钉了吗?
耳朵里嗡嗡嗡一阵轰鸣,他想起昨天晚上孟瑞的不告而别,想起前天他回家吃饭那么晚回来,还想起那天早上他偷偷问“你的宝贝是谁”,孟瑞断断续续的回答“小……小……”
现在他才恍然大悟,是“筱筱”。
根本不是他。

王博文踉踉跄跄的跑了出去,小孙给的伞也丢在那里没拿出来。
他在雨里慢慢走,冰冷的雨水打湿身上的衣服,一点一点渗透进皮肤里,钻进骨血里。
脸上扑簌簌往下淌的分不清是泪还是雨,他眼睛睁得大大的,看着前方陌生的道路,毫无目的的往前走,仿佛感觉不到冷,什么都感觉不到似的,一边走一边咧着嘴无声地笑,任由咸咸的液体混着雨水流进嘴里。
他想起小苏姐叮嘱他不要产生不该有的错觉,想起妹妹说他一定会后悔,而他掩耳盗铃、一叶障目,通通都没听进去。
越走越想笑,王博文这会儿才觉得自己是真的傻,傻傻的以为藏在心里的这份爱恋,在雨水的浇灌下,终于要破土而出,等待生根发芽、开花结果。
本来他还抱着一丝幻想,想凭着孟瑞对他的喜欢负隅顽抗,不争取怎么知道不行。
你看,现实不是童话故事,它总在最关键的时刻给你当头一棒,用嘲讽的语气告诉你——幻想终归是幻想,只能想想,不可能真的实现。
孟瑞身边那么多年轻漂亮家世又好的女孩,他算什么?他只是一个乏善可陈的小角色,居然妄想和他心意相通,妄想陪他一辈子。
他甚至不是一个女的,从一开始就只能做孟瑞藏在地底下见不得光的情人,根本没有资格站在他身边。

孟瑞回到公寓的时候,玄关还是贴心的为他留着灯。
他轻手轻脚换了鞋,推开卧室半掩着的门,王博文正面朝外侧卧在床上,孟瑞伸手给他盖好被子,俯身亲了亲他的脸颊,然后走出去带上门。
他脑子里很乱,在沙发上坐了不到五分钟,母亲的电话就打来了。
“明天回家一趟。”压抑着怒火的命令语气。
孟瑞闭了闭眼睛,叹气道:“明天有重要会议,走不开。”
孟母冷声道:“我让你爸重新安排人去接手,你不用过去了。”
“妈……”
孟母声调陡然拔高:“你还当我是你妈?我可没有你这么不听话的儿子!”
孟瑞深吸一口气,无奈道:“好,我明天下午早点回去,妈您早点睡吧,很晚了。”
电话那头沉默片刻,挂了电话。
洗完澡躺在床上,孟瑞身心疲惫,这几天不仅公司里忙翻天,家里也跟着添乱,都自以为为他好,一个接一个帮他“分忧解难”。
扭头看身边的王博文,他还保持之前的姿势,屁股对自己侧卧着,倒是难得的这么长时间都没有乱动,也没有踢被子。
孟瑞侧过去,从背后抱住了他瘦削的身躯,胸膛贴着他的脊背,闻不可闻的轻叹了一口气,很快便抵挡不住连日的困倦,闭上眼睛沉沉睡去。
黑暗中,王博文浓密的睫毛不住的颤抖,他缓缓睁开眼,瞳孔微缩,目光无神的看着窗帘后隐约的光。
耳边是孟瑞均匀的呼吸声,他慢慢抬手覆上了孟瑞抱着自己的手背,努力平稳呼吸和心跳,贪婪的汲取他的温度。
忽而又像想到了什么,触电似的慌忙放开了手。

雨下到后半夜就停了,晨光熹微,雨后的晴天格外清新明媚。
天刚蒙蒙亮,孟瑞就起来了,他没有吵醒身边还在睡的王博文,穿好衣服洗漱完毕,拿起便签本留了一张字条,就出门了。
听到关门的响动,王博文睁开眼睛坐起来,拿起手机看了看,才五点多。
走到客厅就看见茶几上那张显眼的字条——
我先去上班了,冰箱里有给你买的甜品。晚上要回家一趟,你自己回来,注意安全,有事打我电话。
打开冰箱,果然放着一个甜品店的纸袋子,里面整齐的码着几盒芒果班戟,还有切成小块的提拉米苏。
刷牙洗漱过后,王博文打开一盒提拉米苏,用小勺慢慢挖着吃。
蛋糕很甜很香,入口即化,可是他喉咙里却不断往上泛苦味,嘴里苦涩难当,吃了几口就再也咽不下去了。

孟瑞早早的去了公司,批阅完昨天耽搁下来的文件,把会议时间调整到上午,下午3点多就急匆匆的离开公司往家里去。
走进家门,客厅里一片欢声笑语,父亲母亲还有秦筱筱以及她的父母全都在场。
他心里一紧,顿觉事情不妙。
果然,刚落座没多久,孟母就笑盈盈的说:“两个年轻人都到了,那我们就把婚事好好商量一下。小瑞和筱筱都还年轻,可以先订婚,等过两年再结婚……”
孟瑞闻言差点笑出来,忍不住打断了母亲的话:“商量婚事?是我要结婚吗,我怎么不知道这事?”
他这次赶回来原本就是打算当面跟父母说清楚,万万没想到父母居然做到如此地步,把人都弄来了,拿刀架在脖子上逼他就范。
在场的其他人脸色唰的白了,孟母强撑笑容打圆场道:“小瑞你是不是忙糊涂啦?昨天不是跟筱筱求婚了嘛?都这个时候了就不要再害臊啦,你们俩从小一起长大,谁都离不开谁,我们都看在眼里呢。”
秦筱筱的母亲忙跟着附和:“是呀是呀,你们分开这四年,筱筱一直在想你,在国外大学毕业研究生也没有念就回来了,可不都是为了你嘛。”
孟瑞耐心听完,眉峰越蹙越紧,思索片刻,冷冷说道:“本来顾及到筱筱的面子我不想说出来,可是既然都逼到这个份上了,那我只能在这里向各位长辈说清楚。昨晚是她向我求婚,我没有同意。”
孟父一拍桌子,指着他怒道:“孟瑞,你在胡说八道什么!”
秦筱筱面色铁青,贝齿紧咬下唇,像要咬出血来。
孟瑞并没有被父亲的威严震慑,不紧不慢的继续说:“如果各位长辈不相信,可以去公司里询问昨天晚上在场的同事,他们不会说谎。”
说完直接站了起来向长辈们鞠了个躬:“我先走了,公司里还有事要忙。”
孟母腾的站了起来,刚要开口,被秦筱筱抢了先,她拽住孟瑞的衣袖,勉强挤出一丝笑容:“瑞哥哥你别生气,给我一个解释的机会,行吗?”
孟瑞终是没好意思甩开,默默站着听她说。
秦筱筱也从座位上站起来,眼中水汽氤氲,看起来楚楚动人:“我知道你气我四年前不告而别,那时候我太年轻太骄傲。前天晚上也是因为太着急,你对我这么冷淡,怕你不愿意出来见我,才、才把你骗到那里去。现在我知道错了,我可以为你改掉这些坏毛病,你等我四年,我还你一辈子,好吗瑞哥哥?”
柔软的声音里充满了说不尽的情意,道不尽的委屈,说到一半,眼泪就跟断了线的珠子似的往下掉,从巴掌大的脸蛋上滑落下来,娇俏的小鼻子一抽一抽的,十分可怜。
孟瑞还记得从前,只要见到秦筱筱流眼泪,心立刻软得一塌糊涂,她要什么都可以依她。如果那时候,她像现在这样伏低做小在他面前示弱,他一定恨不得把命都交给她。
然而时过境迁,过去的事就是过去了。
他的心太小了,只容得下一个人。
“不好。”孟瑞直视秦筱筱的眼睛,一字一句道:“从你出国那天起,我们俩就算过去了,我也并没有在等你,你不要有心理负担。”
秦筱筱满含热泪的眼睛瞪得滚圆,粉唇微启,呆立在那里,似乎不相信孟瑞居然会拒绝她这样的示弱和表白。
孟瑞低垂眼帘,把秦筱筱的手拉开,转身头也不回的往门外走,孟母一怒之下起身追上来刚拦住孟瑞,就听见秦筱筱在身后悠悠问道:“那个人是谁?”
孟瑞身形一顿。
几个长辈面面相觑,秦筱筱微微抬头,看着孟瑞的背影:“那个跟你住在一起的人是谁?”
长辈们大惊失色,没想到还有这一出,孟母慌了神,忙追问孟瑞:“你跟谁住在一起?为什么不告诉妈?”
秦筱筱眸中闪过一丝促狭,嘴角翘起:“没打听错的话,是个十八线小歌手吧?”
“混账!一回来就不学好,学人家玩小明星!”孟父拍案而起,“现在就回去,把人给我弄出去!”
孟母听说是个小明星,反而松了一口气,面色稍霁,拉着孟瑞的胳膊说:“妈知道你有分寸的,既然是个小明星,给点钱打发走就是了。年轻男人嘛,哪个不是这样的,难免会被倒贴的野花勾引,结了婚就能收心了,对吧小瑞?”
后半段明显是说给秦家人听的,孟母捏了捏孟瑞胳膊,催促他回应自己的话。
孟瑞眉毛一挑,眼中寒气更盛:“他不是什么野花。”
眼前浮现那张白嫩的小脸,时而笑得眉眼弯弯、灿烂甜美,时而羞得满脸通红,让人忍俊不禁,偶尔还会哭得梨花带雨,让人心疼不已。
每每从他口中听到带着小奶音的一声“哥哥”,孟瑞就只想把他揉进怀里,把他拴在身边,再也不分开。
这个人早就在他心里最深的地方安营扎寨,让他怎么舍得打发走呢?
门口的阳光透过玻璃窗户铺在身上,又照进心里,孟瑞眼中闪过一片温柔而细碎的光,冷硬的唇线慢慢软成一个温柔的弧度。
“他是我喜欢的人。”

评论(35)

热度(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