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其浮夸

低调开个号,高调写瑞文。微博@极其浮夸_RW

【瑞文】不知所起(三十四)

孟瑞掏出钥匙刚要插进锁眼,门猛的从里面打开了。
王博文还穿着今晚演出的衣服,瞪大双眼站在门口,一动不动盯了他许久,像是在反复确认自己没有看错,然后猛的扑上来。
他没有说“您回来啦”,孟瑞只听见略显急促的喘息声响在耳畔,温热的鼻息轻轻喷在脖颈的皮肤上,麻麻痒痒的。
刚想要回抱,王博文突然松开胳膊往后退了两步,咬了咬下唇,垂下脑袋,似乎对自己刚才失态的行为有些羞赧。
直到进屋有了灯光,孟瑞才发现王博文脸上的妆都没卸,因为流汗都浮粉了,脱妆脱得斑驳一片,即便这样也看得出他脸色苍白得吓人。
被孟瑞盯着瞧了一会儿,他才反应过来,忙捂着脸要去卫生间卸妆,刚抬脚就被孟瑞拽住胳膊。
“对不起。”声音低哑,满含疲惫。
王博文浑身一震,这是孟瑞第二次跟他说对不起,第一次是因为他哭,这一次又是因为怕他哭吗?
他不敢回头。
他也确实想哭。
从电视台出来,他一边疯狂的给孟瑞打电话,一边打车回到公寓,远远的看见楼上灯没亮,他不死心的上楼挨个房间找了一遍,发现孟瑞确实没有回来,又慌忙冲出来,等到跑到大马路上才想起来,他根本不知道孟瑞还可能去哪儿。
他跟孟瑞的联系方式只有一个手机号,一套公寓,还有一个堂弟。
哆嗦着冰凉的手拨通了商昀的电话,接电话的是他的助手,说他正在拍夜戏没法接听。
王博文握着手机茫然的在街上站了许久,脑袋里一片空白,最后感觉有点冷,搓搓手臂回到公寓,顺着墙壁蹲坐在门口,耳朵贴着门,仔细听外面的动静。
这场景有些熟悉,他想起来上次也是这样等孟瑞的,只不过上次在门外,这次在门内。
他原本以为这次也等不到孟瑞了。
“对不起。”孟瑞又重复了一遍,“临时有急事,就先走了。”
王博文背对着他摇头:“没关系,没关系。我……我先去卸个妆。”
说着就要挣脱孟瑞的手,却被他抓得更紧,使劲往他的方向一带,直直的落入他怀里。
王博文倏的瞪圆眼睛,不知道孟瑞怎么了,只觉得他好像有些憔悴,又有些难过,扑面而来的心疼让他瞬间抛去了心里头那股等到绝望的委屈。
哥哥怎么了?……好心疼哥哥啊。
王博文有点慌,他不太会安慰人,踌躇片刻,学着孟瑞之前安抚自己的方法,用手轻轻一下一下拍他后背心,生涩地哄着:“哥哥不难过,没事的,没事的……”
孟瑞嘴角一抽,你个小家伙,什么都不知道,就在这里学别人安慰人?
我难受还不是因为心疼你,知道你受了委屈又不肯对我说,倔得跟头牛似的。
真是个傻孩子。
明明是自己心疼小孩儿,却被小孩儿反过来心疼的孟瑞哭笑不得,由着王博文手忙脚乱的“安抚”了半晌。

隔天上午快到午饭时间,王博文坐在练功房的地板上,手机收到了孟瑞发来的一长串文字,上面有他公司的地址、家里的地址,还有座机电话以及小孙的手机号,甚至他律师的电话都写在上面。
王博文呆了片刻,回了一个“⊙▽⊙”的表情过去。
“这下不怕我跑丢了吧?”孟瑞回复道。
嗷,又被看穿了,我的妈呀太丢人了!
王博文把脑袋埋在臂弯里,一边脸红一边偷笑,显然这人丢得十分开心。
“嘿,小可爱!”
听见声音,王博文忙收起傻笑抬头,商昀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一屁股坐到他旁边,把手里拿着一本A4大小的本子递过来:“来,看看这个。”
王博文不明所以的接过本子,看了看封面,是一部偶像剧的剧本,导演挺出名的,偶像剧之母,捧红过很多小花和小鲜肉。
“昨天打电话找我什么事?我拿到手机的时候已经凌晨了,抱歉啊没接到。”商昀嘴上大声说着,眼睛咕噜咕噜直转,假装不经意瞟过角落里正在喝水的杨邱莫。
“哦,没什么要紧事,不好意思打扰您拍戏了。”王博文心虚回答,要让商昀知道他是以为孟瑞丢了,估计要笑得满地打滚。
商昀心不在焉的点点头,把目光收回来放到剧本上:“你看看这个男三的角色,觉得怎么样。”
王博文以为他是来找自己做参谋,心下觉得奇怪,找我一个门外汉参谋啥?不过疑惑归疑惑,还是认真的把剧本上划出来的男三戏份粗略扫了一遍。
“不错啊,女主角的初恋,看起来纯净美好,一定会受欢迎的。”
虽然他没拍过戏,电视剧还是看过的,小时候还经常被妈妈拉着一起看偶像剧,什么样的角色讨人喜欢,他还是有一定识别能力的。
“对,男三虽然只出镜几集,但是算是女主这辈子唯一纯粹爱过的人,而且他为了女主而死,所以这个角色特别讨喜,不吃力又讨好,我敢打赌谁演谁火,不至于大火但是小爆一下绝对没问题。”商昀肯定道。
王博文连连点头,嗯,在理,商前辈接到的果然都是好角色。
“所以你要不要演?”
王博文差点就要惯性点头,反应过来之后一脸震惊,手指冲着自己鼻尖:“我演?”
“对啊,”商昀指了指剧本,一派理所当然的样子,“不觉得这个角色就是给你量身定做的吗?少年,单纯,青涩,你都具备。而且这个角色的戏份也只有半个月,很快就能杀青,基本不影响你12月下半个月密集的行程。”
“可……可是我没演过戏。”
“谁都有第一次嘛。”商昀拍拍他的肩,“况且这种角色不需要什么演技的!”
王博文:“……”谢谢您的大实话啊,让我顿时信心倍增呢。
见王博文还有些犹豫,商昀说:“你可以考虑几天,导演已经答应我留下这个角色了,考虑好了随时联系我,电话微信都行。”
王博文认真应下了,并向商昀道了谢。
“不过,”商昀接着补充一句,“这个戏要去Z市拍,如果你去了的话我哥就要独守空房半个月,啧啧啧,你千万别跟他讲这部戏是我给你介绍的啊。”
独守空房?
王博文脑海中突然浮现黑暗中孟瑞独自在家抱着枕头,用被子蒙着脑袋,怕鬼怕得瑟瑟发抖的样子。
画面可以说是非常爆笑了。
看小可爱被他逗红了脸,商昀笑嘻嘻站起来拍拍屁股要走,被旁边走过来的杨邱莫眼疾手快的拉住了。
“干嘛?”商昀竖起了尾巴,一副眼高于顶的模样。
“吃饭了吗?”杨邱莫憋了半天问了一句。
商昀从鼻子里哼了一声:“没有,回剧组吃盒饭。”
杨邱莫不说话,也不撒手。
坐在旁边的王博文有点尴尬,咳嗽一声默默翻手中的剧本,假装没看见。
心里偷偷琢磨着,他们俩这是吵架了?头一次见队长对商前辈低声下气呢,真新奇,好想拍下来!
商昀等了半天见杨邱莫没出下文,没好气道:“爸爸还要拍戏呢,先走了啊!”
“我给你买鸡腿。”杨邱莫忙说。
商昀白眼一翻,脸上的笑却有点绷不住了:“你留着自己吃吧,我又不是黄鼠狼!”
杨邱莫舔舔唇,靠过去贴着他耳朵:“你是我的小狐狸呀。”
王博文:“!!!”我的耳朵为什么这么灵?听得好羞耻!
两位当事人倒是十分淡定,看来平时这种话也是没少说。
商昀被杨邱莫三言两语哄得喜笑颜开,冷不防伸手掰过杨邱莫的下巴拉低,凑上去在他唇角亲了一口,然后脚底抹油一溜烟跑出去了。
嘿嘿,亲了就跑真刺激!
独留杨邱莫魂不守舍的摸着嘴角站在原地半晌没动弹,脸上冷硬的面具咔嚓裂了一条缝,露出一个堪称痴汉的傻笑。
王博文:“……”我是谁,我在哪?为什么让我在这里看他们虐狗?
就因为我叫王金狗吗?

下午秋雷阵阵,原本晴空万里的天空被乌云席卷,很快便稀稀拉拉下起雨来。
昨晚光顾着安慰不知道为什么难过的金主大大,无暇留意天气预报,没带伞的王博文小朋友正望着越下越大的雨,发愁该怎么回去,就看见一辆眼熟的小红车停在公司门口。
小孙打着伞麻利的从车上下来,看见他忙走过来:“孟总今天实在走不开,派我来送您回去。”
王博文知道孟瑞今天忙,早就做好了一个人回去的心理准备,小孙的出现让他惊讶不已。
天呐,哥哥怎么可以这么好啊!
车平稳的行驶在路上,雨滴噼里啪啦敲打车窗,小孙的车隔音不太好,播放的音乐声都盖不住浓重的噪音。
王博文眼神飘忽,从口袋里拿出手机,把记事本上的“金主特征备忘录”里的那句“红色破车什么鬼不知道”偷摸删掉。
“孟总让我开他的车来着,我看着下雨天,不忍心把那么好的车碰脏,就还开了自己的车,好歹也算能挡风遮雨。”小孙挠挠头,不好意思的说。
王博文连连摆手:“有车就很好啦,麻烦您了孙先生。”
想到跟孟瑞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他把这车当成顾琤的车踹了好几脚,就羞愧得不敢抬头,生怕小孙看出什么端倪。
“不麻烦,我也是拿工资替孟总办事。”
王博文想了想,问:“孟总他……吃晚饭了吗?”
“应该没有,这些天但凡加班,孟总都是最后一个吃饭的,咖啡倒是喝了不少。”
王博文皱眉,陷入了沉思。
上午商昀和杨邱莫的虐狗举动狠狠刺激了他的神经,他断断续续想了一下午,觉得自己是不是应该也主动一点?毕竟感情是两个人的事,而他和孟瑞之间,好像一直是孟瑞在推动、在努力,自己只是被动的接受,从来没有主动做过什么,连往前跨一步都谨小慎微,瞻前顾后。
我喜欢你,不过四个字,有什么不好说出口的呢?
说不定孟瑞也在期待着自己说出这句话呢。
王博文握着胸前的戒指,看着车窗外笼罩在雨幕下的迷蒙夜色,咬咬牙,抬头对前面开车的小孙道:“孙先生,能麻烦您送我去孟总的公司吗?”
小孙愣了一会儿,露出了然的笑容,找了个路口打方向盘调头,又忍不住添油加醋的讲了几句:“孟总最近可辛苦了,饭也不好好吃,咖啡一杯接着一杯的喝,这样下去胃都要坏了。”
从后视镜里看王博文,果然整张脸都皱了起来,无比心疼的样子。
小孙心里欢快的哼起小曲儿,看来今天孟总一定会心情很好,说不定他们还能沾个光提前下班什么的。
又瞄了一眼后座的王博文。
我们的幸福生活就都靠您了,亲爱的老板娘!

评论(19)

热度(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