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其浮夸

低调开个号,高调写瑞文。微博@极其浮夸_RW

【瑞文】不知所起(三十三)

王博文心跳三秒飙升一百八,从来没有这么快过,快到他以为自己生病了。
他想马上回答,又怕是自己幻听,感觉手上传来的温度都有些不真实。
如果没有回答,哥哥一定会生气。
那如果回答“喜欢”,哥哥会高兴吗?
他是不是还可以接着问一句——“你也喜欢我吗?”
许许多多的念头从脑海里呼啸而过,颠倒交错,他既慌张又激动,不知道自己能不能抬脚越过这个界限。
待到他终于决定遵从内心跨出这一步,努力张开微微颤抖的唇,刚要说话,车里突然响起急促的手机铃声,他生生把到了嘴边的两个字憋了回去。
“您的电话。”王博文指指车前台上的手机,松了口气的同时隐隐有些懊丧。
孟瑞恍神好半天才悠悠的把手放开,转而去接电话。
等到挂了电话,车内旖旎的氛围已然散尽,王博文没再说话,拿起剩下的半杯奶茶埋头喝了起来。
孟瑞表情难掩失望,说:“我妈催我了,先送你回去吧。”
王博文点点头:“好。”
两人都没再继续刚才的话题。
孟瑞心想:小孩儿都不回答,是不是不喜欢我?
王博文心想:哥哥刚才果然是开玩笑的吧,你看,接个电话转眼就忘了。
两个人都把对方的沉默当成了默契,一路无话。
殊不知,有些话,过了那个特定的时间,就很难再提起了。

孟瑞已经有很长时间没有回家,车子开到门口,就看见工人正在清扫门前的落叶,遍地金黄,他想起搬家的时候还是满树绿意盎然。
时间过得真快。
走进屋子,偌大的客厅里已经有不少人在等着他,包括父亲母亲,几个叔伯姨婶,还有他亲爱的弟弟。
未等他站定,商昀就扑了上来:“哥我想死你了!”
孟瑞冷漠甩开他:“上个星期不是刚见过?”
“可是好久没在家里见到你了呀!”
“在外面见到的就不是我了?”
“对,总觉得跟家里的不太一样!”
孟瑞斜睨了他一眼,把外套脱下来交给管家,走到长辈跟前逐个打招呼,刚要坐下,突然身后有人拉了拉他的衣角。
“瑞哥哥。”
孟瑞转过去正对上了一双明媚的眼睛。
被他看着的长发女孩歪头一笑:“我回来啦!”
孟瑞愣了一会儿,嘴角牵起一个微笑:“欢迎回来。”
晚餐很快有序地摆上桌,众人边吃边聊,气氛和乐融洽。
“筱筱四年没有回国了吧?我记得你走的时候还是个小姑娘,一转眼都这么大了。小时候就水灵,现在更是不得了,要迷倒多少男孩子呀!”
孟瑞的母亲看着秦筱筱满脸笑意,跟打开话匣子似的嘴上停不下来。
秦筱筱抿嘴微笑,羞涩的说:“哪有,伯母您夸得我都不好意思啦!”
孟母笑得开心,饭也顾不上吃,转而对孟瑞道:“小瑞你说,筱筱是不是比小时候更漂亮啦?”
孟瑞放下筷子,也没看身边的女孩一眼,淡淡回答:“嗯。”
“小瑞这是不好意思啦,小时候他最爱黏着筱筱,哪个小男孩多看筱筱一眼,他就要上去揍人家,惹了多少事情哟!”二伯母笑道。
说到这个话题,孟母更是来劲:“还记得那会儿小瑞刚上大学,筱筱在上高中,被学校里的男生缠得没办法,不敢出门,小瑞就一个人去她们学校教训了那几个男孩子,把他们打得鼻青脸肿的,那时候把我气得哟,以为自己辛辛苦苦养大了一个地痞流氓!”
席间的亲友除了孟瑞本人都笑了起来。
“其实现在想想,哪个男孩子没有血气方刚的时候?何况是为了自己喜欢的女孩子呢,对吧?”二伯母和孟母一唱一和,两个人像说双簧,话题紧紧围绕这对年轻男女不放。
对于这番意有所指的话,孟瑞没有接,他默默站起来的给长辈们添茶倒水,又坐回自己的座位。
秦筱筱的座位安排在他旁边,她用余光瞄了孟瑞一眼,看他并未打算回应,于是斯斯文文掩嘴一笑:“两位伯母这是取笑瑞哥哥,还是取笑我呢?”
孟母看着坐在一起的两个人,越看越觉得般配,满意都写在脸上:“嘲笑你们两个呀,一个愿打一个愿挨!”
孟瑞用餐巾擦了擦手和嘴,长辈还在桌上他不好提前离席,就坐在那里慢条斯理的喝茶,还是一副事不关己的态度,只有父亲和伯父跟他提到公司里的事情,他才会回上几句。
气氛一度尴尬到冰点,商昀怕这样下去要出事,于是假装兴致勃勃跟秦筱筱聊了些国外的见闻,勉强暖场。
吃了饭没过多久,孟瑞起身跟长辈们道了别,穿上外套大步流星往外面走。
刚走到门口,秦筱筱就从后面追上来,又是轻轻拽住了他的衣角。
“瑞哥哥是不是讨厌我了?”
她倒是直接,孟瑞叹了一口气回头道:“没有,公司里忙,回去还有事情要处理。”
秦筱筱有些委屈,眼眶红红的,跟小时候一样,巴巴的看着孟瑞:“那,那我以后可以找你玩嘛?”
要放在四年前,孟瑞断然不可能拒绝。
可惜他已经不是从前那个对她的话言听计从的毛头小子了。
孟瑞拉开她的胳膊,难得没有绅士风度的说:“最好不要,不希望别人误会我们的关系。”

回去的路上,他就接到了母亲的电话。
“小瑞你怎么回事?也不把筱筱送回家就自己先走了?人家昨天晚上飞机刚落地,今天就来我们家,还不是为了见你?这些年你不是一直在等她嘛,现在人都回来了,你也不要再闹别扭了,过去的事就不要计较了,哪有小情侣不闹矛盾的……”
喋喋不休一大堆,孟瑞一声不吭的听完,最后说了句“妈妈早点休息”就挂了。
他心情有点复杂,说不上来是好还是坏。
只觉得原本平静生活,被一颗投入湖中的小石子打乱,掀起一层又一层波澜。
鬼使神差的,他开着车上了高架,在上面兜兜转转开了好几圈,直到油表显示汽油快要耗尽,才把车开回马路。
下了高架他已经不知道自己身处何地了,索性没走多远就碰到一个加油站,加满了油,又打开导航花了一个多小时才回到公寓。
打开门,玄关的灯亮着,一看就是故意给他留着的。
屋里静悄悄的,孟瑞放下衣服和包走卧室,看见偌大的床上,王博文蜷缩着睡在左侧,只占了床面积的三分之一。
他没有开灯,轻手轻脚慢慢躺在另一侧,借着房间外微弱的灯光,端详着小孩儿的脸。
小孩儿睡着的时候显得特别乖巧,只要看着他这张脸,心情就能平静下来。
孟瑞自嘲一笑,顿时觉得自己有点傻,在路上兜了几个小时都没能平复下来的烦闷情绪,回来看着王博文,只用了3分钟就压下去了。
怎么会有这样的一个人,浑身上下、桩桩件件,都如此和他的心意。
甚至在床上都那么契合。
孟瑞看着看着、想着想着就心猿意马起来,抬手往小孩儿领口探去,伸手往下,还没摸到皮肤,先是摸到了一根绳子,顺着绳子往下摸,又摸到一个圆环状的物体。
是那枚下午还戴在自己手上的戒指。
或许是因为确实不爱戴首饰,或许是因为偏大戴不了,可他没有选择收起来,而是找了根绳子挂在脖子上,贴身保管。
整个胸腔瞬间被一股暖意填满,孟瑞把熟睡中的小孩儿搂进怀里,下巴抵着他的头顶,轻轻磨蹭了几下。
王博文在半梦半醒间嘤咛一声,鼻间闻到了让他安心的味道,无意识的在孟瑞胸口蹭了蹭,蜷缩着的身体慢慢放松,嘴角弯起一个甜甜的笑。

『晚上来看你表演,乖乖等我哦。』
第二天下午,收到这条消息的王博文激动得从椅子上跳起来,惹得化妆师大呼小叫:“别乱动啊我的祖宗,还一条眉毛没画好呢!”
吐了吐舌头坐回去,脸上的笑意挡都挡不住,隔壁也在化妆的陈放见状伸手碰了碰他:“小白哥有什么开心的事儿,说出来一起乐呵乐呵啊?”
王博文捧着手机自顾自开心,嘿嘿一笑:“秘密!”
陈放撇撇嘴,心道,你还能有啥秘密,什么事儿都搁脸上写着呢!不就是孟总要来嘛?傻子都猜得到!
晚上孟瑞果然来了,坐在离舞台最近的第一排座位上,王博文在后台Stand by的时候,偷偷摸摸的把头伸出去,一眼就看到了他。
他忙缩回脑袋,紧张的捏了捏胸口的戒指,跑回去对着镜子左照照右照照,又把脸贴到镜子上仔细查看妆容有没有瑕疵。
一边的陈放都看不下去了:“别照啦,超级完美超级帅!再说了,他人在台下,又没有大屏幕,看不清你的脸的。”
被看穿的王博文有点羞恼:“谁,谁说是给他看的?我是怕上镜不好看,现在的镜头分辨率可高了!”
陈放无奈耸肩,好吧好吧,随你怎么说,你高兴就好。

然而,等到Free Loop上台,王博文一边拿着话筒唱歌,一边满怀期待的在第一排搜寻,之前孟瑞坐着的那个位置此时却是空着的,孟瑞本人已经不知去向。
今天唱的是一首慢歌,不需要载歌载舞,他以为孟瑞跟他躲猫猫逗他玩,于是完全控制不住自己的眼睛,肆无忌惮的在人群中一排一排往后找,一张脸一张脸排除,一直看到后面黑压压的没有灯牌亮起的地方,也没有找到他。
一首歌5分52秒很快结束,他一步三回头的走下台,最后一刻还在人群里寻找,期待着孟瑞会不会从哪个角落里突然走出来。
下了台就被小苏姐劈头盖脸一顿骂:“王博文你搞什么?在台上全程走神发愣,我在下面看的一清二楚,是有人在下面发钱还是怎么的,把你魂都勾走了?”
王博文悻悻的低头不说话,一句也不反驳,只盼着小苏姐快点训完,他好回去拿手机,看看孟瑞是不是发消息来了。
小苏姐看他一声不吭,火气来的快去的也快,见他认错态度诚恳,保证不会再犯,就挥挥手让他走了。
王博文一路小跑回到休息室,拿起包翻出手机,点亮屏幕,上面一条信息也没有。
犹豫了一会儿,他拨通了孟瑞的电话,微微喘着气,静静听着听筒里的“嘟嘟”声。
一连打了三个都是忙音,毫无感情的女声重复了三遍:“对不起,您拨打的电话暂时无法接通,请稍后再拨。”
王博文想起了那次在fanmeeting后台,也是这样的情况,孟瑞明明来了,又突然走了,电话也是怎么都打不通。
后来……后来怎么样了?
身体里像混进了冰渣子,一点点变凉。
后来,孟瑞就躲着他,再也不理他了。

此时的孟瑞正开着车风驰电骋地行驶在路上,单手握着手机不断拨打一个没有署名的号码。
不知道打了多少次,一直没有接通,他唇角紧紧抿着,表情冷硬,一边踩油门加速度,一边继续打。
中途间隙进来一个电话,孟瑞看也没看就直接按掉了。
电话被挂断,屏幕上跳回短信界面,上面只有短短一行字——“瑞哥哥xx商场地下一层救我”
短信号码正是孟瑞刚才不停拨打的那个。

评论(19)

热度(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