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其浮夸

低调开个号,高调写瑞文。微博@极其浮夸_RW

【瑞文】不知所起(二十八)

为了一碗面赶回来的金主大人心满意足的吃了面,把办公地点转移到了书房,打开笔记本电脑准备奋战一晚。
洗完澡的王博文小朋友,在客厅和房间之间趿拉着小狗拖鞋,或快或慢的来回走了七七四十九次,终于逼的孟瑞笑着朝他招手:“进来吧。”
王博文乐颠颠的搬了张凳子的坐在旁边翻开手上的书,孟瑞偏头一看,《说话之道》。
“你可以看电影,不是说有想看的片子吗?”孟瑞把桌上的ipad递过去。
王博文头摇的像拨浪鼓:“不看不看,晚上适合安静看书。”
电影是找来跟哥哥一起看的,一个人看可忒没意思啦!

忙碌的时间总是过的飞快,孟瑞回复完最后一个邮件,已是深夜。
身边凳子上的小朋友已经蜷缩着睡着了,孟瑞这才回想起来,好像后半夜开始就没听见他翻书的动静。
摸了摸他的手,尚且温热,孟瑞放下心来,一手穿过王博文腋下,一手插进膝弯,将人抱了起来。
夹在怀里的书啪嗒一声掉在地上,王博文睫毛抖了抖,睁开眼睛,迷迷糊糊叫了一声哥哥。
慵懒的小奶音像过电一样从耳蜗里酥麻到心尖上,孟瑞把人放在床上,直接俯身上去咬住了那两瓣红润的唇。
小孩儿嗯嗯呜呜一会儿,抬起白得跟藕节似的胳膊搂上孟瑞的脖子,顺从的由着他的舌头撬开牙齿,长驱直入。
唇齿交缠,对方甘甜的味道在口中四散蔓延,孟瑞喘着气放开身下软绵绵不知回应的小朋友,发现他紧闭双目,呼吸均匀,不知何时又睡过去了。
这样都能睡着,孟瑞无奈一笑,摸了摸那张莹白的小脸,轻手轻脚给他盖上被子。

第二天一大早,一直到走进公司大楼,王博文还在神游天外,摸着嘴唇思考究竟是真的还是自己做了个梦?
如果是梦的话,这触感和心跳未免也太真实了吧……
“早上好,今天吃包子了吗?”小苏姐踩着高跟鞋从后面追上来。
王博文:“……”这个砍是不是过不去了!
他甩甩头发气鼓鼓道:“当然,吃了8个呢!”
今天是第一次和孟瑞在家吃早餐,热了包子和牛奶,一顿饭吃的简单又温馨。
本来王博文只打算吃5个小包子的,结果中途孟瑞不断把自己盘子里的包子往他盘子里夹,说:“你在长身体,要多吃点。”弄的王博文拒绝不是不拒绝也不是,心里又囧又甜。
“笑这么甜,谈恋爱了?”小苏姐在一旁轻飘飘道。
王博文忙收住痴笑:“没有,没有。”
“今天送你来的是孟总吧?”小苏姐又问。
王博文轻轻“嗯”了一声,虽然对外宣称哥哥弟弟,实则圈子里哪个会看不出来他们俩真实的关系。
“他人看着挺不错的,年轻有为,作为金主来说相当优质了,”小苏姐目光灼灼盯着王博文的脸,似乎能一眼看到他心里藏着的小心思,“但你自己心里要明白,包养不是恋爱,他喜欢你的时候什么都可以给你,你不能因为他现在对你好,就产生不该有的错觉。”
一番话如一盆冷水兜头浇下,瞬间把满腔的浓情蜜意冲的一干二净,王博文费了好大力气才开口道:“我……我知道。”
小苏姐看他脸色发白,自觉话说的有点重,轻叹一口气,语调放软:“在这个圈子里,只有没心没肺的人才能吃得开,你还太年轻,姐姐担心你受伤。”想想又补充了一句,“孟总家底硬,趁着他对你还新鲜着,放聪明点,去跟他讨资源,多为自己将来考虑考虑。”
王博文愣了许久,咬咬嘴唇僵硬的点了点头。

Free Loop二单发布在即,明天开始就有一连串的打歌现场要上,今天四个人都重新做了造型,陈放染了红发,顾琤染了金发,杨邱莫则染了低调的栗色,王博文因为不戴美瞳且眼睛黑亮,所以保持原本的黑发,只稍微整理了一下刘海。
做完造型对着镜子一字排开,陈放拍腿大笑:“哈哈哈,洗剪吹四人组!”
正在收拾工具的造型师姐姐瞬间黑了脸。
下午王博雅带了芒果过来,看到他们四个人缤纷的发色也是笑得花枝乱颤。
“这么看着是有点儿奇怪,等配上打歌服就和谐多了。”王博文垂着眼,一边剥芒果皮一边说。
王博雅用指腹抹掉笑出来的眼泪:“整天在乐团看到的尽是些一丝不苟的黑发正装,看到小哥哥们感觉自己来到了另一个次元呢!”
旁边反身跨坐在椅子上的陈放啃了一口芒果说:“造型师姐姐原本要给小白哥整个奶奶灰呢,挑染了一簇又觉得不合适,其实我倒觉得挺好看的。”
“我哥哥皮肤白,什么样的颜色都驾驭的了。”王博雅笑眯眯的说。
王博文把剥好的芒果递给妹妹,没有搭理他们,闷不吭声的拿起手机拨弄。
孟瑞中午没打电话来,但是发了微信。
『听说做了新造型?』
自己的一丁点风吹草动都瞒不过他。
小苏姐早上的一番话犹如把他从美梦中叫醒,王博文摸不清自己心里是喜还是忧,干巴巴的回复了一个『嗯。』
然后孟瑞就没有再回复,一直到现在都没有新消息过来。
“哥你怎么了,看起来不太开心?”王博雅看见他垮着嘴角问道。
王博文摇摇头:“要发新歌了有点紧张。”
“安啦,新歌我刚才偷听过了,超赞的,一定会大受欢迎!”
平时只要听到学音乐的妹妹夸赞他们的歌好听,王博文都会眼睛发亮高兴的不得了,而这次他却兴致缺缺的点了点头,继续刷他的手机。
王博雅从箱子里拿了一个芒果:“哥你也吃呀。”
王博文摇摇头,眼皮都没抬:“现在不想吃,我晚上带回去吃。”
“公司离住的地方有点远吧?带回去方便吗?”
王博文愣了愣,心里想着不知道孟瑞今天会不会来接他,这阵子这么忙,应该没空吧。
“方便的,我坐地铁,几个芒果也不重。”看了一眼箱子里还有好几个,挑了两个最大的站起来,走到窗边正在打瞌睡的杨邱莫面前。
“队长,吃芒果吗?”
杨邱莫迷迷瞪瞪的睁开眼,看着他手中两个比手掌还大的芒果,面无表情的接了过去:“不吃。”
众人都往这边瞧:“……”不吃你还拿?
杨邱莫慢悠悠的把芒果塞进包里:“我老婆爱吃。”
众人:“……”猝不及防一嘴狗粮!
王博雅睁大眼睛一脸不可思议:“队长已经结婚了?天呐那我们班上小迷妹的心都要碎了!”
“他说笑呢,别当真。”王博文扭头解释道。
刚做出一个转身的姿势,就听见杨邱莫在后面用只有他能听见的声音小声说:“谢谢堂嫂。”
王博文霎时间红了脸,热度半天没降下来。

快到下班时间,孟瑞主动来了电话,说晚上要晚归,像往常一样嘱咐他好好吃饭。
经过一下午的调节,王博文这会儿心情舒畅了许多,望着窗外暮色四合的景色,对电话微笑着说:“您也要好好吃饭哦,如果没吃饱,晚上回来我再给您做。”
那头的孟瑞坐在办公桌前咔哒咔哒按了几下笔帽,微微挑眉:“心情又好了?终于不冷落我了?”
“什么……什么冷落呀!”王博文心虚道,没想到孟瑞连他中午情绪低落都发现了。
孟瑞从鼻子里轻哼一声表达不满:
“以后不高兴必须告诉我原因。”
又是不容反驳的陈述句,像个霸道的大孩子。
王博文却听的甘之如饴,唇角都快咧到耳朵根:“好的,哥哥。”

挂了电话本想直接回去,手机突然收到了闲鱼app的提示,有人要买他的电钢琴。
前几天王博文把还放在老出租屋里的电钢琴挂到网上,一直有人来来回回的问,现在联系的这个人已经咨询了有三天,终于决定要买了。
王博文回复留言说东西太大件,只能自己上门取,对方很快回复说没问题,并问他晚上在不在家,想开车来搬琴,王博文想着晚上也没事,就跟对方约了7点,出了公司就往老出租屋那边去了。
赶到出租屋打开房门,里头细尘飞扬,隔着口罩都把王博文呛咳嗽好半天。
不过才住了几天好房子,就适应不了破旧的老屋子了。
不过弹了几天好琴,就嫌弃跟了自己快一年的旧琴了。
人果然是贪图安逸享乐的动物。
王博文闷闷的胡思乱想,掏出抹布把电钢琴擦了一遍,跟它做最后的告别。

没到7点买家就带着朋友来了,是个二十来岁的年轻人,把琴插上电试了试就爽快的付了钱,和朋友两人合力把琴扛了出去。
屋子里又恢复了往常的冷清,一到晚上这间屋子总是格外阴冷,寒气从四面八方袭来,见缝插针的往人皮肤里钻。
王博文缩了缩脖子,把口罩拉回去,抱起半箱芒果刚要出去,突然一阵急促的脚步声由远及近,房间门砰的一声给拍开。
王博雅气喘吁吁的站在门口,白皙的脸上泛着一层粉红,不知道是被外面秋风吹的还是一口气爬了六楼缺氧导致的。
“小雅你怎么……”
“你搬哪儿去了?”
未待王博文说完,王博雅就不客气的打断。
从没见过妹妹这般生气的样子,王博文心里一慌,不敢去看她:“换了一个出租屋。”
“在哪里?为什么不告诉我?”王博雅急急追问。
王博文被突如其来的状况弄乱了阵脚,斟字酌句半天也没能组织出一个合理的解释。
空气中有什么东西正在迅速酝酿,昭然若揭。
“是不是搬去跟那个男的住了?”王博雅声线骤然压低,定定的看着他,像在期待他给出否定的答案。
王博文深呼吸几口气,闭了闭眼睛抬起头:“是。”
“真是疯了!”王博雅一下子跳起来,噔噔噔在屋里来回踱步,“我就知道,要是普通的搬家何必把电钢挂网上,又卖不了几个钱!”
王博文视线下垂,看着灰蒙蒙的地板,不知道该说什么安抚爆跳如雷的她。
王博雅又走了几圈,站定脚步,尽量平复激动的情绪,勉强咽了口唾沫:“现在,立刻,马上从他那里搬出来!”
“不。”王博文的回答就一个字,铿锵有力。
王博雅张了张嘴,似乎在怀疑自己是否听错了。
从小到大,王博文都是个宠爱妹妹的好哥哥,妹妹要什么就给什么,不管是好吃的好玩的,只要王博雅说要,他都会笑眯眯的双手奉上,周围人都说他是传说中的妹奴,妈妈也打趣说以后哥哥要是找对象,必须要让她先过目,她要是不同意哥哥一定不敢往家领。
这是她长这么大第一次正儿八经的被哥哥拒绝。
“为什么?”王博雅不可置信的看着他,“我们不需要那么多钱,我现在演出也有收入,债我们可以一起慢慢还。”
见王博文不说话,她忙接着道:“那些富二代没一个好东西,个顶个的混蛋,你知道他们身边每天围绕着多少莺莺燕燕吗?他不过……不过看你年轻单纯……”
太过直白羞耻的话让她语无伦次到自己都说不下去,王博雅顿了顿,勉强整理了一下语序:“我们学校门口每天都有一堆像他那种开着豪车的公子哥,每个星期上他们车的男孩女孩都不一样!哥你脑子清醒一点,你玩不起的,到时候,到时候……”
“我知道。”王博文淡淡吐出三个字,他心里比谁都清楚,完全不需要他们一个接着一个来告诉他:孟瑞对他只是一时兴起,等新鲜劲儿过去了就会把他一脚踢开。
“那我们走,搬出来,不要再跟他联系!”王博雅上来抓住王博文的手腕就要把他往外拉,他却直愣愣的站在那里不动。
“哥你这是怎么了?”王博雅沉下一口气,看着面目一片冷静的王博文,心头涌动的不安越发强烈,“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
沉默良久,王博文双手慢慢紧握,眼睫轻颤着掀起,没有了长长的刘海遮挡,他明亮的眸中流过一丝晦暗的光。
“我喜欢他。”
过了一会儿,像是怕王博雅没有听清楚,王博文又字正腔圆的重复了一遍。
“我喜欢他。”

短短四个字,简单而浓烈,谨慎而卑微。

评论(34)

热度(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