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其浮夸

低调开个号,高调写瑞文。微博@极其浮夸_RW

【瑞文】不知所起(二十五)

早上七点从房间走出来,和旁边也打开门出来的孟瑞撞了个正着。

王博文:“……!!!”金主大大不是9点上班8点半起床吗?

孟瑞看见他也愣了,抬手捋了捋凌乱的头发,面露一丝尴尬。

顶着一脑袋杂毛,没有一丝不苟的大背头助阵,稍稍有点缺乏气势啊……

“哥哥早。”

“嗯,早。”

王博文默默跟着孟瑞屁股后面刷牙、洗脸,洗漱完毕之后抱着洗漱用品就往外面走。

“你把这些东西带哪儿去?”孟瑞疑惑问道,“就放在这里吧。”

于是王博文点点头,强装淡定从容的把毛巾跟孟瑞的并排挂在一起,又把自己的小狗刷牙杯跟孟瑞的摆在一起,想了想,伸手把牙刷头冲同一个方向放好。

倚靠在门口默默看着他的孟瑞嘴角翘了起来,瞬间忘记了昨晚“被分居”的不愉快。

“早餐吃什么?”

“啊?出去吃。”王博文有点紧张,不过看眼下这个情形,哥哥是不是不生气啦?太好了!

孟瑞拿起外套穿上:“我跟你一起去。”


跟金主一起吃了豆浆包子,又被金主送到公司楼下,王博文小盆友整个人都有点晕乎乎的,感觉自己在做梦。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在孟瑞面前假装胃口小,少吃了一个包子,走进练习室的时候脚步还有点打飘,陈放从后面一巴掌拍他后背上:“嘿,小白哥早!”

已经习惯了陈放这种自以为能把人吓趴下的打招呼方式,王博文笑容灿烂:“早呀小放放!”

“有什么好事呀,笑这么开心?”陈放一屁股坐下来,开始从包里往外掏东西,“不会是知道我要给你带什么好吃的了吧?”

王博文眼睛眯成一条缝:“榴莲千层还是芒果班戟?我猜……两个都有!”

陈放很配合的捂住嘴瞪大眼睛:“我的天哪小白哥你是不是有透视眼!”然后忙捂胸口羞涩脸,“不准偷看人家的胸胸!”

两个男孩儿嘻嘻哈哈笑作一团,好不欢乐。

正吃的满嘴奶油的时候,顾琤阴着脸走了进来,走到王博文跟前还驻足多看了两眼,嘴角扬起一个讥讽的笑。

刚才王博文顺嘴问了陈放昨天那句“果然”意思,陈放舔着手指上的奶油说顾琤昨天说他一定会请假,不过好奇的追问了半天顾琤也没说原因。

想到这里,王博文头皮一阵发麻,他打心眼儿里不愿相信同一个组合的顾琤真会做出这种事,可又没法忽视这个可能性。思索片刻,决定一不做二不休当面问个清楚,不然两个人抬头不见低头见的,以后连表面上的和平都难以维持。

他把顾琤叫到走廊上。

顾琤一脸不耐烦,双手环抱:“有什么事儿快说。”

“前天你给我的水是不是有问题?”王博文也不拐弯抹角,直截了当问道。

顾琤挑眉一笑:“你猜?”

那就是了。

他跟顾琤从出道前的培训就在一块儿相处,算算也有大半年时间了,虽然两人一直不对盘,但是对互相的脾气性格还是有些了解的。

王博文努力压下心中的怒气:“为什么?”

“你再猜?”顾琤摇头晃脑的扔出三个字,压根没想好好回答。

王博文手指抠着掌心,指尖陷进肉里去:“你什么意思?”

顾琤瞄了王博文一眼,二话不说上前扯开他衣领子,看到胸口若隐若现的红痕,哈哈大笑起来:“让你再装清纯,不是照样撅着屁股给人上么?”

这不是第一次被他嘲笑了,圈子里惯有的规矩是笑贫不笑娼,顾琤对他则是两样都嘲笑,一个都不放过。

绷紧最后一丝理智,王博文声音发抖:“为什么一直针对我?”

顾琤后退两步,一脸嫌恶的轻哼一声。

为什么针对你?

对啊,为什么?

有一段时间他自己都百思不得其解,不知道为什么只看王博文不顺眼,出生好的陈放他不嫉妒,家世背景大有来头的杨邱莫他不羡慕,却独独讨厌跟他一样草根出生的王博文。

后来想明白了,正因为王博文跟他一样是社会底层的人,所以才下意识的想跟他比、跟他较劲,抢他的角色,抢他上镜的机会,只要看见他落魄自己就开心。

这种情绪随着时间的推移愈演愈烈,渐渐发展到嫉恨,厌恶他那张看起来那么单纯无害、讨人喜欢的脸,出了事有商前辈挺身而出,小苏姐也只介绍大老板给他认识,甚至晚宴也摒弃自己让他去。

从王博文手里抢来的那个角色,拍摄过程也极其不顺利,每每轮到自己拍就频繁NG,有一次听到导演看着回放小声对场记说:早知道不换人了,要是王博文的话就是本色出演,连妆都不用化!顾琤瞬间如坠冰窟。

出道不过短短几个月,自己已经堕落到爬床卖身,而王博文还是一脸清高、不谙世事,浑身透露出一股由内而发的单纯、丝毫没有被污染的气质。

在娱乐圈这种气质难能可贵,顾琤知道王博文的路只会越走越顺,反观自己,超出年龄的圆滑世故和沧桑经历让他面露疲态、双目污浊。

明明是差不多岁数、差不多背景的两个人,境遇差别怎么会如此之大?

顾琤越想越不甘心,每次看到王博文的脸,就想把他那身干净纯粹彻底捏碎,让他跟自己一样跌入无法自拔的深渊。

于是他出手了,想着起码能让王博文出个丑,把准备了很久的那瓶水递了出去。


此时看着王博文因羞愤而涨红的脸,顾琤大笑起来:“怎么样,给人上的爽不爽?那人有没有给你开苞费啊?哈哈哈哈哈!”

王博文终于忍无可忍,提起一口气,抬手一拳把顾琤打倒在地。

顾琤屁股着地,胸口被锤得生疼,“嘶”的抽气,站起来揉了揉被打的部位,扑上去和王博文扭打在一起。

两个人打的毫无章法,挥胳膊踹腿,满地乱滚,格外激烈,却心照不宣的都没往脸上打,除了脸之外哪儿都没放过。

王博文腰还疼着,本来就不太有力气,被顾琤打了两下腰侧,疼的眼冒金星,咬着牙没叫出声,顾琤趁他愣着的这会儿功夫钻了空子一个翻身把他压在下面。

“你不是运动员吗?这么废柴?”顾琤被王博文重重打了几下胸口,脸色也不好看,咳嗽了两声,“还是因为后面疼啊?”

“你大爷!”王博文被他说中痛处,咬牙切齿骂道,卯足了浑身的劲儿挣扎起来。

练习室里被惊动的陈放小朋友终于后知后觉的跑出来拉架,无奈小胳膊小腿的根本拉不动。

这个时候,老天爷可能是嫌场面还不够混乱,旁边的电梯门打开,杨邱莫和商昀一起走下来。

商昀看见王博文被按在地上,顾琤正坐在他身上朝他挥拳头,立马眼睛瞪的溜圆,撸起袖子冲上去:“操,打我嫂子!?”

于是变成了三个人扭打在一起,两个人拉架。

最终陈放拖着顾琤,杨邱莫一手拽着商昀一手拉着王博文,总算把跟连体婴似的卷在一起的三个人分开了。


晨会上毫无意外的挨了小苏姐一顿骂,问他们为什么大打出手,两个当事人保持缄默,谁都不愿作答,队长杨邱莫无奈,只得说闹了点小矛盾,商前辈路过顺便劝架。

整个公司几乎都知道王博文和顾琤不合,小苏姐见他们俩脸上都没挂彩,还算知道轻重,毕竟都是血气方刚的年轻人,训也训斥过了,这事儿三言两语也就算过去了。

风平浪静的上了一天声乐课,下午到了下班的点,王博文磨磨蹭蹭的留到最后一个走,扶着疼痛不已的腰,一瘸一拐的往外挪。

经过一楼的伞筐的时候,突然瞧见了那把熟悉的、消失多日的格子伞。

他忙欣喜的拿起来抖了抖,发现伞身晃荡的有点反常,按下按钮打开一看,伞布跟伞轱辘全都分离了,伞轱辘也折断了好几根。

能干出这种缺德的事儿的,用脚趾头想都知道是谁。

无力的把伞收起来,褶皱一点一点塞好放进背包里,王博文现在完全无暇愤怒,只觉得难过,心疼的想着不知道能不能修好。

毕竟这把伞曾给他带来过满心的温暖。

走到门口手机响了,屏幕上显示“孟瑞”的名字,王博文垂着脑袋清了清嗓子,尽量让声音听起来与平时无异。

-“喂,哥哥。”

-“嗯,下班了吗?”

-“刚下。”

-“晚上想吃什么?”

-“啊,我已经跟队友一起去吃啦!”

电话那头沉默片刻,说了谎话的王博文小朋友有点紧张,眼皮都在瑟瑟发抖。

-“抬头看看前面。”

什么?心下觉得奇怪,王博文还是很听话的抬起头。

只见孟瑞的车正停在大门口,而他本人正举着电话倚靠在车门上。

王博文:“!!!”完蛋了谎言当场被揭穿!

他站在原地迟迟没敢动弹,于是孟瑞朝他走过来,脸上一丝笑意也无。

“你的队友呢?还没出来?”

并不擅长撒谎的王博文小朋友一下子蔫了,耷拉着眼皮做最后的挣扎:“貌似……貌似先走了,我正要去找他们。”

他听见孟瑞闻不可闻的轻轻叹了一口气。

“那跟他们说一声不去了,晚餐跟我一起吃吧。”

王博文眨眨眼睛,似乎没想到孟瑞就这样轻易相信了他的鬼话。

不过可惜的是,原本想在外面躲一躲晚点再回去的想法彻底落了空。


一路无话,晚饭也吃的格外安静。

回到公寓,孟瑞先把屋里空调打开,王博文还心虚着,跟在后面把鞋收拾好,又殷勤的帮孟瑞拿好换洗衣服送进卫生间。

“哥哥,您可以洗澡了。”

孟瑞不搭话,径自去看了一眼室内温度计,回到卧室向王博文招手:“过来。”

王博文乖乖走过去。

“把衣服脱了。”

猛一抬眼看见孟瑞不苟言笑略显严肃的表情,王博文睫毛不住的颤抖,心脏砰砰直跳,纠结了一会儿吞了口口水,大着胆子说:“今天能不能……不要……”

“不要什么?”

不知道金主为何突然咄咄逼人起来,王博文背在身后的双手使劲交握搅扭在一起:“那……那我先去洗个澡,一身的汗……”

说着转身就要走,被孟瑞从背后一把抓住肩膀按坐在床上,伸手撩起了上衣。

“别!”再想去挡已经来不及了,腰间大片的青紫暴露在空气中,屋内温度上来了倒不觉得冷,皮肤反而像要出汗似的微微发热。

“今天不小心撞到了,哈哈,没关系的,过两天就好了!”既然刚才那么拙劣的谎言他都信了,王博文想,应该能再次瞒天过海吧。

“为什么不告诉我?”孟瑞嗓音低冷,这是他不高兴的时候特有的声线。

王博文硬着头皮继续打哈哈:“没什么必要啦,一点小伤!”忙把衣服下摆往下按,却被孟瑞抓住手,动弹不得。

“为什么不告诉我今天打架了?”

王博文:“!!!”谁这么大嘴巴?商前辈和队长明明都答应了他不会说的呀?

被今晚步步惊心的剧情发展震的一愣一愣的回不过神来的王博文,以为不会有什么更刺激的等着他了,结果孟瑞接下来的话惊的他差点眼珠子从眼眶里滚出来。


“为什么不告诉我下药的不是张永明,而是顾琤?”

评论(26)

热度(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