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其浮夸

低调开个号,高调写瑞文。微博@极其浮夸_RW

【瑞文】不知所起(二十二)

路上陈放叽叽喳喳,不停的向有相关经验的顾琤打听在晚宴上应该说些什么做些什么。
顾琤一边开车,一边有一搭没一搭的把自己知道的差不多都告诉了陈放。
王博文想,如果是自己请教他,他一定会冷嘲热讽一番,抛出一些“土包子没见过世面”之类的难听话。
打开手机前置摄像头当镜子看发型乱没乱,王博文一抬眼发现顾琤正从后视镜里看他,眼神除了不友好之外还带着一丝玩味。
“你们喝水吗?”等红灯的间隙,顾琤从座椅底下拿了两瓶水出来递给后排的两个人。
没想到顾琤也会给自己一瓶,平时被他挤兑惯了的王博文有些讶异于他今天突如其来的善良。
难道是团魂爆发,或者良心发现了?
刚才做了妆发匆匆忙忙的就出来了,这会儿正渴的嗓子冒烟,王博文并未多想,道了声谢谢就拧开瓶盖喝了几口。
到了宴会场地,门口已经有不少记者媒体候着,王博文和陈放下了车又客气跟顾琤道谢,然后一起往入口那边去了。

顾琤坐在车里目送着他们俩走远,目光定定的看着王博文的背影,眸中闪过一丝促狭,嘴角勾起一个似有若无的笑。

不管是什么名头的晚宴,无非一群人站着吃吃喝喝,聊天客套。
王博文和陈放是新人,资历尚浅,搁人群里辈分最小,只能捧着酒杯四处敬酒,鞠躬打招呼,不停的喊哥喊姐,笑的牙都酸了。
小苏姐说的没错,在场的大部分都是有些来头的,他们两个小角色压根没人放在眼里,兜了一圈,只有同公司的林菲菲前辈跟他们攀谈了两句。
“就你们俩?也没派个人带带你们?”穿着正红色礼服身材曼妙的林菲菲笑着问道。
“是的,我们也是临时接到的通知。”王博文回答。
“呐,我作为前辈敬你们一杯,之前你们的fanmeeting很遗憾没能参与,希望你们组合越来越红。”林菲菲举起酒杯,王博文和陈放恭敬与她碰杯,各自抿了一口红酒。
两个人单纯又有礼貌,很讨林菲菲欢喜,她有意帮助他们,指了指大厅另一头:“你们可以去敬一下那里的张永明张总,他手头有好几个真人秀和广告的资源,人也很客气,喜欢培养新人,在他跟前混个脸熟总比在这里广撒网的强。”
王博文顺着她指的方向看过去,脸一下子白了。
这不就是上次在fanmeeting后台的的那个张总吗?
张永明正好往这边看过来,四目相对,他赤裸裸的眼神让王博文头皮发麻,连忙移开了目光。
一无所知的陈放拉着王博文兴冲冲就要过去,王博文拽住他:“别过去。”
“为什么呀?”陈放疑惑道。
呼吸略微有些急促,王博文鼻间深深吸了两口气:“不饿吗?我们先吃点东西吧。”
“噢,好吧。”陈放不疑有他,跟王博文一起来到餐饮区找东西吃,两个人都是吃货,吃着吃着也就把这事情忘到脑后了。
只是王博文觉得自己身体貌似不太对劲。
越来越不对劲。
先是莫名的心悸,呼吸频率加快,现在整个人从头到脚开始一阵一阵的发热,脑袋晕乎乎的,额头上不断渗出星星点点的汗。
闭了闭眼,抬手按按太阳穴,王博文想,难不成是感冒没好彻底,喝了点酒所以更不舒服了?
症状随着时间的推移越发严重,王博文觉得头重脚轻,腿发软甚至没法站稳,身体一晃差点摔倒,把一旁的陈放吓了一跳,连忙把他扶到休息区的椅子上坐下。
“小白哥你是不是发烧了?”陈放看他脸色发红问道。
王博文点点头,努力平稳错乱的呼吸:“有可能。”
发烧哪能在短短几分钟内加剧到这个地步?可是现在除了发烧,找不到别的合理解释。
“你等一下,我去给你倒杯水。”陈放站起来快步离开休息区。
大厅里开着的中央空调源源不断输送暖气,王博文全身还在快速升温,呼出的气息都变得滚烫起来,更诡异的是下腹也蠢蠢欲动的发热。
他挣扎着站起来想走到窗边吹吹冷风清醒清醒,扶着墙走了两步,手脚使不上力气,猛的一个踉跄,眼看着就要倒下去,腰突然被揽住,身体落入一个陌生的怀中。
王博文摇摇晃晃支起脑袋看过去,张永明的笑眯眯的脸出现在眼前,嘴巴一张一合的说着什么,不知道是因为周围环境太吵,还是耳朵失灵,根本没法听清楚。
视线也渐渐模糊,整个世界天旋地转,除了自己一声比一声粗重、一阵比一阵急促的呼吸,还有全身翻滚的热浪,他什么都感受不到了。

再次接受到外界的声音,传入耳中的是闷闷的汽车发动机声响。
喉咙燥热干涩,艰难的动了动脖子,王博文努力睁开眼睛,透过车前挡风玻璃看到车正行驶在一条窄小的水泥路上,路两边隐匿在黑暗中的行道树正飞速掠过。
“醒了?”驾驶座传来的声音让他浑身一颤。
是张永明。
“你……你带我去哪儿?”说出这句话几乎用尽全力,王博文发现自己全身软的像一滩泥,连一根手指头都没办法抬起来。
只有下腹阵阵的骚动欢快又热烈。
这会儿他终于意识到自己应该是误食了什么不干净的东西,这东西含有很强的迷魂催情作用。
“你猜?”张永明笑得一脸猥琐,伸出一只手摸上王博文的脸,啧,手感真好,身上的皮肤还不知道多白嫩多滑腻呢。
突然,王博文心一横,使尽浑身力气梗起脖子狠狠咬住了张永明摸到他唇边的手。
张永明痛叫起来,另一只手方向盘没把稳,车头方向一歪扎进了路边的树丛中。
千钧一发之际,张永明把刹车一踩到底,车猛的在一颗树干前停住。
“臭小子,找死啊你!”他叫骂了一句,转过来喘着粗气用手狠狠捏住王博文的脸颊,看见他双目含水,气喘吁吁的诱人模样,又慢慢收起了怒气。
“你想在这里,我也没有意见啊,早说嘛!”张永明伸手把副驾椅背放下来,让王博文躺着,然后迫不及待的从驾驶座爬过去,压在他身上。
急切的撩开王博文的衣服,双手游动在他光滑的皮肤上,一脸享受的淫笑:“真特码细,真特码滑!早就想上你了,刚才用眼神勾我,还自己吃了催情药,反正迟早还是要乖乖往我床上爬的,之前何必装清高?”
王博文努力挣扎,可是无奈药性太强,他的扭动挣扎在施暴的人眼中仿佛是在邀请。
“你滚,你滚!”软绵绵的声音毫无威慑力,“我会……我会报警的!”
张永明借着车内灯看着王博文白皙的皮肤上浮上一层粉红,眼睛都红了,吞了口口水去解自己的皮带。
“有种你就报,说我强暴你吗?到时候我说你偷我东西,你看警察信你还是信我,这个社会靠的还是关系……”
裤子刚脱到一半,突然一片强光从外面打进来,接着车窗被重重敲了几下,立刻吓得张永明脸都脱了色。
“开门!”
外面传来一个低沉有力的声音,王博文听着觉得有些耳熟,忙哑着嗓子叫了几声救命,哆嗦着抬手想去开副驾车门,扒了半天也无力打开。
“快开门!”外面的人等了一会儿没见动静,声音越发愤怒,冷不防“砰”的一声,车身剧烈晃动,应该是踹了车门。
“给老子开门!”又是重重两脚上来,张永明哪里见过这阵仗,吓的三魂去了七魄,慌慌张张的提了一把裤子,鬼使神差的把车门给打开了。
等反应过来,再想关上已经来不及了,门被外面的人掰开用胳膊死死抵住。
外面的冷风呼呼的灌进车内,王博文浑身一缩,抬眼往左侧望去,看见一个黑色的身影伫立在那里,是他熟悉的轮廓。
王博文舒了一口气,提着的心慢慢放了下来。

孟瑞沉着脸,借着车灯光往里面看,看到王博文衣衫凌乱,面上泛着不自然的红晕,二话不说直接伸手抓住张永明的衣领把他往下拽。
张永明裤拉链还没拉好,就被野蛮的拖下车来,忙不迭去捂裤裆,被孟瑞毫无预兆的挥出一拳打在脸上,整个人偏过去摔倒在地。
“你谁啊?干嘛打人!”张永明懵了,大晚上的这么偏僻的地方哪儿来的强盗?
孟瑞不吭声,走上前把刚要爬起来的张永明又一脚踹翻在地,然后一脚接着一脚毫无章法的狠狠踹着躺在地上的男人,脚脚直奔头脸和心窝,一直踹到他哭爹喊娘,哀嚎着求大侠饶命。
眼看着张永明像濒死的鱼在地上抽搐挣扎,孟瑞慢慢走到路边捡了个石块回来,一脚踩住他的胳膊蹲下来,单手拎着他的头发强迫他抬起惨不忍睹的脸。
“哪只手碰了他?”声线厚重低沉,莫名的透出一股慑人的气势。
张永明浑身发抖,鼻涕眼泪糊了一脸,呲牙咧嘴的呜呜半天没说出一句完整的话来。
孟瑞这会儿显然没什么耐心:“那就两只手一起。”
话音刚落,抬起拿着石块的胳膊照着张永明被踩着的手狠狠砸了下去。
“啊!——”
一声凄厉的惨叫响彻天空。
此时的孟瑞完全没有平日里温文尔雅的样子,犹如一个冷面罗刹,视眼前窝囊男人的生命如草芥。
平静的站起来,无视张永明的哭喊求饶,孟瑞踩住他另一条胳膊,扬起的手刚要落下。
“哥哥,别,别打了……”
身后的声音迫使他停止了动作,孟瑞回头看见王博文半个身子挂在车门框上,眼看着身体就要掉出车外,他扔下手中的石块,一个箭步上前接住他,然后把怀里虚弱的人打横抱起,朝着不远处亮着车灯的自己的车走过去。
把王博文轻轻放在车后座躺好,孟瑞转身欲走,恢复了一点力气的王博文轻轻拽住他的衣角:“别打了,会死人的……”
他担心孟瑞为了他惹上祸事,如果孟瑞真的出了什么事,他会愧疚自责一辈子。
孟瑞安慰的拍了拍他的手,把车门关好,一回头正看见张永明手脚并用的往自己车驾驶座上爬。
看到孟瑞走过来,张永明见鬼似的盯着他,用尚且完好的那只手举着手机:“你别过来,我,我已经报警了,马上就有人来抓你!”
孟瑞轻哼了一声,似是在嘲笑,慢慢从上衣口袋里掏了一张名片出来甩在他脸上:“尽管来。”
蛰伏了这么些年,空有个“痞子”的名声在外,孟瑞差点以为自己不会再干这种脑子一热冲动打人的事情了。
不过他现在一点都不冲动,有的只是愤怒和后怕。
如果今天没有闲来无事去晚宴地点门口等王博文,如果没有眼尖看到王博文被这个男人扶着出来,如果没有赶紧发动车子追上来……
想到这里,孟瑞忍不住站起来又给了张永明几脚,踹得张永明白眼直翻下一秒就要撅过去。
“如果不幸被抓进去的人不是我,那你可要做好准备了。”
孟瑞站直身体,拍拍粘满灰尘的手,居高临下的看着蜷缩在地上的张永明。
“敢碰老子的人,猜猜你还能好好活几天?”

评论(22)

热度(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