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其浮夸

低调开个号,高调写瑞文。微博@极其浮夸_RW

【瑞文】不知所起(二十)

王博文等到夜里12点,等到秋夜的寒气浸满全身,孟瑞也没有来。
电话除了十点多那次打通被挂断,后面再打都是无法接通,应该是关机了。
这么晚了,哥哥还在忙吗?
王博文打了个喷嚏,打开打包袋翻了一条毯子出来披上,倚靠在床边,手里还是紧紧握着手机。
后来就这样迷迷糊糊的睡着了。
醒来的时候天已经蒙蒙亮,在硬邦邦的连褥子都没铺的木板床上靠了一夜,王博文感觉浑身都像被车轮碾过一般,每个关节都酸痛不已,手脚冰凉,鼻子都塞住了。
刚发过烧,这会儿又得了感冒。
不抱希望的看了一眼手机,果然一个未接电话、一条微信都没有,如一潭死水般平静。

-『商前辈,您知道孟先生最近在忙什么吗?@_@』
三天后,王博文终于忍不住私聊了商昀。
-『没有忙什么呀,昨天他还回家吃饭了^ω^』
这个“家”指的哪里不言而喻。
昨天、前天和大前天,王博文都去了孟瑞的公寓,他不知道自己是怀着什么样的心情经历了三次同样的状况——敲门、无人回应、然后坐在门口等到半夜再回去。
他只知道孟瑞是他第一个喜欢的人,这份感情就像夜空中盛开的璀璨烟花,照亮了他的整个世界,他拼了命的想去追逐他、抓紧他,不想他跟烟花一样稍纵即逝。
这三天他一直在回忆之前的事情,回忆相处的每一个细节,谨小慎微的一点一滴回想自己是不是哪里做错了,惹孟瑞不高兴了?
还是孟瑞看出了自己对他抱有的感情,所以吓到了?
他心里一直偷偷摸摸的抱着小期待,却从未奢望过两情相悦,他只想通过努力让孟瑞越来越喜欢他,能留住他久一点,再久一点。
可是这么快就要结束了吗?
手机震动,群聊【我的大哥大嫂】有新消息。
商昀:『有事这里说呀你们俩,害什么臊?→_→@王博文@孟瑞』
王博文一惊,忙打字回复:
-『没事没事,哥哥您忙您的』
太着急表情都没来得及带。
当然,孟瑞意料之中的没有回复。
才短短三天,王博文心里的希望的火苗慢慢熄灭,现在居然已经习惯了被一次次的冷待和无视了。
晚上商昀又私聊王博文:
-『你们俩闹别扭了?(-.-)』
-『呃,没有⊙_⊙』
-『那怎么搞的,他这几天貌似都在家里住-_-||』
王博文眸色暗淡下来,怪不得他等不到孟瑞,原来他压根没有回公寓。
是害怕自己去找他吗?
无法控制自己不这么想,王博文的心越沉越底,果然还是腻了,觉得乏味了吧,所以想尽办法逃避,好让自己乖乖放弃?
虽然一直捂着耳朵和眼睛不听不看不相信,但是现在确实已经找不到别的理由来蒙蔽自己了。
王博文垮下肩膀,垂手而立,呼吸都变得困难起来。

今天拍摄了Free Loop二单主打歌的MV,感冒迟迟没好,王博文浑身酸软无力,还要打起十二分精神把舞蹈跳好,个人solo部分一直达不到编舞老师的要求,反反复复录了好多遍才勉强过关。
从公司走出来的时候,王博文感觉胳膊腿都不属于自己了,满头满脸干涸的汗水,看起来狼狈不堪。
手机在口袋里震动,眼睛一亮,带着一丝期待拿出来一看,是一个陌生号码,王博文犹豫片刻,背靠着公司门口的墙壁接了起来。
-“小可爱,你下班了吗?”
-“是……商前辈吗?”
-“对,是我。你现在有空吗?”
-“有,怎么了?”
-“我堂哥现在在我们家会馆里,貌似喝多了,你要不要来看看?”
王博文舔了舔干裂的嘴唇,心脏不由的砰砰跳跃起来。
-“他……喊我过去的吗?”
-“就当他喊你过去的呗,你们还真打算闹一辈子别扭?差不多就行啦!瞅我哥那失魂落魄的样子,我都看不下去了!”
王博文想了一会儿,应了一声“好”,然后问商昀要了地址。
无论如何,死也要死个明白,哪怕是去给这段无疾而终的感情画上一个句号。
况且,就算是无谓的挣扎,不去争取的话,不就真的一点机会都没有了吗?

推开包厢门的时候,扑面而来的乌烟瘴气和让人作呕的烟酒味道,让王博文忍不住往后退了几步。
豪华包厢里人声鼎沸,里面稀稀拉拉的有二三十个人,像个小型party一样热闹。
他的出现并没有引起太多人的注意,一群男男女女有的唱歌乱舞,有的打牌玩飞行棋,有的喝酒亲亲抱抱,还有一波人在包厢的最里头打台球。
这是王博文第二次来到这种地方,却是第一次实实在在的感受到什么叫纸醉金迷、灯红酒绿,仿佛来到了另一个世界。
而他与这个世界格格不入。
小心翼翼的绕过人群,转了一圈也没见到孟瑞的身影,正当他准备再往里面去找找看时,胳膊突然给人从后面一把抓住了。
“哟,瞧瞧谁来了!”
江准看清了他的脸,大声嚷嚷着,包厢里几乎所有的视线都聚集了过来。
“这不是孟少的小情人嘛!”江准明显喝多了,嬉皮笑脸的没个正形,“这是得了谁的通知,捉奸来啦?”
满屋一阵哄笑,王博文既紧张又羞愤,挣开胳膊,转脸就要往门口走。
江准连忙拦住了他:“诶诶诶,来都来了,走,我带你去找孟少!”
不由分说又一把拉住王博文的胳膊往里面去,王博文累了一天身上没力气,而且又确实想见孟瑞,于是半推半就的任由他拉着走。
路上众人像给他行注目礼一般,自发的让出了一条道。
场面有些混乱,王博文甚至没法看清周围每个人的脸和表情,等到被甩到沙发上,他才晕乎乎的抬起脑袋,发现孟瑞正坐在他旁边,目光冷冷的看着他。
“孟少,你家小情人巴巴的找来了,快安抚一下啊,哈哈哈哈!”
人人都知道孟少天性疏离难以接近,而且洁身自好,从不屑跟他们这些人一起花天酒地的乱搞,这会儿看到被称作他“小情人”的王博文,都怀着十二分的好奇的围了过来,想看个究竟。
孟瑞平静的别过头,不说话,自顾自喝了一口酒。
他没想到王博文会找到这里来。
是来质问自己的吗?
看到他的一瞬间,孟瑞神志有些恍惚,下意识的就想把看起来越发单薄瘦弱的他搂进怀里。
然而这个念头转瞬即逝,孟瑞在心里冷笑一声,真是好手段,掐准了自己的软肋,知道自己受不了他乖顺服软,在这么多人面前逼着他就范。
王博文低着头,紧紧咬着唇,孟瑞的眼神那么冷,像针一样刺痛他的心脏,他不敢再抬头去看孟瑞的表情。
“哎呀,这可怎么办,孟少今天有两个情人在,晚上怎么分配好呢?”江准最喜欢凑这种热闹,带着众人起哄道。
王博文猛的抬头,看见孟瑞身旁另一侧坐着一个打扮性感的女人,正依偎在孟瑞胸口,凑近他的耳朵窃窃私语着什么,孟瑞勾起唇角,似乎被她逗的很开心。
“上半夜一个,下半夜另一个不就行了嘛!”
“要不干脆一起啊,男左女右?哈哈哈哈!”
“我们孟少也是玩得开,男女通吃,以后给大家伙儿分享分享心得啊!”
众人你一言我一语的笑闹起来,越说越离谱。
王博文浑身止不住的抖动,双手握拳放在大腿上,努力过滤这些玩笑话,努力维持正常的呼吸节奏。
孟瑞感觉到他的颤抖,抿了抿唇角,压下心里的躁郁,往身旁的女人那边靠过去,搂紧了她的腰肢,又亲了亲她的脸颊。
那个女人惊讶于孟瑞突然的主动,瞪大了眼睛。这个富二代太奇怪了,那天晚上把她从酒吧带到酒店,阴沉着脸把手上的腕表摘了给她,然后什么都没做就让她走了。
今天这个聚会她抱着试试的心态跟来想看看能不能再捡一块名表,之前孟瑞瞧都不瞧她一眼,只是自己坐在那里喝酒,怎么这会儿态度突然一百八十度大转变,对她又亲又抱的?
女人狐疑的看了一眼孟瑞又看了一眼他身边脸色苍白如纸的少年,突然明白过来,原来自己被利用了。
切,这孟少可真幼稚啊!

江准瞅着气氛不对,想打圆场:“孟少您也别偏心啊,亲了这个,另一个也要亲啊!”
周围人看热闹不嫌事儿大,纷纷起哄:
“对呀,亲啊亲啊,可别亏待了另一个。”
“亲嘴,亲脸多没劲,补偿下千里迢迢找过来的小朋友嘛!”
……
不堪入耳的言语围绕在耳边,王博文全身一截一截慢慢变凉。
他为什么要来这里?孟瑞的态度不是已经很明显了吗,就是不要他了呀,他还眼巴巴的跑来想要一个理由,不就是自取其辱吗?
他还可笑的怀着那点儿微不足道的希望,以为自己在孟瑞心里可能是不一样的。
深吸几口气,压下眼角的湿意,王博文起身欲走,被一个大手拽住手腕用力一拉又坐了回去,接着一个温热的唇覆上了他的唇,毫不温柔的啃咬般的吸吮舔弄他的唇瓣,浓烈的酒味扑鼻而来,弄的他头晕眼花、天旋地转,不知道自己置身于何地。
然而周围传来的鼓掌声和口哨声很快把他拉回现实。
孟瑞居然真的当众吻了他,为了炫耀他的魅力,为了让众人看到自己的不堪。
用尽浑身力气推开他,王博文满脸通红,呼哧呼哧的喘着粗气,直直的看着面前这个既熟悉又让他感到无比陌生的人,感觉萦绕在心里数日的温情一点点散开,站起来踉踉跄跄跑了出去。

会馆里面太大,王博文不熟悉路,七绕八绕的走错了好几次,好不容易跑到会馆门口,就被孟瑞截住了。
他仓惶的想跑,垂着脑袋像个没头的苍蝇在孟瑞怀里撞来撞去,孟瑞实在没办法,双手捏着他的肩,强迫他面对自己。
“你怎么会知道我在这……”
话音戛然而止,孟瑞张了张嘴,手上的劲儿不由的放松下来。
他看见王博文紧紧闭着眼睛,眼泪从细密的睫毛缝里往下淌,流了满脸。
王博文被孟瑞钳制着,避无可避,慌忙抬起一只手,用手背挡着眼睛:“别看,别看……”
他一点儿都不想哭的,不想示弱,更没想装可怜用眼泪来打动孟瑞。
孟瑞没来的那一晚他没哭,孟瑞关机不接他电话不回他微信他没哭,在孟瑞家门口等他又一直等不到的时候他也没哭。
原来都是因为没见到孟瑞本人。
一见到他,看见他那样冷漠对待自己,憋了这些天的难受和委屈一下子都涌上来,他拼命咬紧牙关想忍着到一个没人的地方再哭,谁知道还是给抓了个现形。
实在太……太丢人了。

评论(54)

热度(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