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其浮夸

低调开个号,高调写瑞文。微博@极其浮夸_RW

【瑞文】不知所起(十九)

天还没亮,打开窗帘,外面漫天薄雾。
孟瑞说今天来接他,并没有说具体时间,王博文起了个大早,准备把东西都收拾好,省的到时候手忙脚乱。
衣服不多,收拾了一整个行李箱,其他东西塞进打包袋,只有被子褥子比较大件,他用绳子捆了好半天,尽量压缩体积。
满头大汗的收拾完,才想起来床头还放着电钢琴这么个大家伙。
单手叉腰啃手指,王博文纠结的看着电钢琴思索片刻,决定先把它放在这儿,反正房租一直交到这个月底,待会儿打电话的时候问下孟瑞可不可以带过去,他的公寓三室两厅,应该有地方给他放的。
而且孟瑞也不太可能不答应。
王博文满心欢喜的想着,以后可以弹琴给哥哥听了。

干体力活消耗太大,王博文早上一口气吃了五个包子,看的陈放目瞪口呆。
“小白哥,今天拍摄宣传照,不费体力的……”
王博文嘿嘿一笑:“心情好,多吃两个。”
“话说昨天又涨了好多粉!”陈放开心的刷微博,“你和队长的CP粉也越来越多了!”
这时候杨邱莫刚好走进来,面无表情扫了众人一眼:“早。”
陈放浑身一个哆嗦,闭上嘴悄悄把手机收了起来。
王博文倒是没有多想,他相信杨邱莫也不会,CP不是他们俩自愿组的,况且有名无实,身正不怕影子斜。
昨天fanmeeting游戏环节,让杨邱莫把他扛起来也是台本上早就定好了的,公司也知道组CP这种事儿对增加人气有益,算是故意为之。
眼看着快要到8点半了,王博文现在心心念念的就是给孟瑞打电话,别的事情对他来说都无关紧要、无暇顾及。
“王博文,出来一下。”
小苏姐站在门口敲了两下门,示意王博文跟她过去。
还有7分钟就到8点半了,王博文不情不愿的站起来走出去:“有事吗,小苏姐?”
小苏姐看了一眼他浓重的黑眼圈,道:“昨天的事,考虑的怎么样了?”
王博文已经猜到她单独把自己叫出来为了说什么,低头看脚尖:“不需要考虑。”
“你再想想吧,张总人不错的,跟我提了好几次,说特别喜欢你,你跟着他能拿到不少好资源。”
人不错?在公共场合以“试戏”为借口上手就摸,这还叫人不错?要不是小苏姐一再提醒他要注意分寸,他们刚拍的广告播放权还有后面几个通告都捏在他手上,得罪了他以后FL组合就不好混了,为了整个组合的利益,他咬牙忍了又忍才没有当场跳起来打人。
“不用想,我不会答应的。”王博文梗着脖子,脸上爬满羞耻的红晕。
之前陈放告诉他,顾琤的金主就是小苏姐牵的线,他还不相信她是那样的人,现在亲眼见到她给自己找金主,终于相信了这个圈子里果然有经纪人给艺人拉皮条这种事。
像他这种没什么地位的小艺人,还不是只能乖乖的任由经纪公司揉圆搓扁?
可是现在,哪怕冒着被雪藏的风险,他也必须要拒绝。
“以后也不要……做这些事情了。”王博文实在说不出“拉皮条”三个字,但他觉得一定要趁这次跟小苏姐说清楚,免得以后再引来不必要的麻烦。
小苏姐看他这么坚决,一脸疑惑:“上次你不是去了那个会馆吗?我以为你是愿意的……”
王博文猛的抬头,然后露出一个苦笑。
苍蝇不叮无缝的蛋,要不是他自己自甘堕落,别人也不会把他当成为了钱可以出卖一切的人。
当时的孟瑞也是这样看他的吧?
说到底根本不怪小苏姐,她也算是出于好心,要怪只能怪自己那时头脑简单,猪油蒙了心,觍着脸去求包养。
幸好……遇到的是孟瑞。
“我已经有金主了。”王博文抬起头直直的看着小苏姐,单刀直入道。
小苏姐大惊:“谁?什么时候的事?”
王博文一脸坦然:“就那次在会馆里,是谁我不能说。”
小苏姐扶额:“这么大的事儿你不跟我说一声?这种情况应该先告诉我,让我做些准备。”想了想又问道,“圈内人还是圈外人?结婚了吗?有没有小孩?干什么的?身家有多少?”
王博文被这一连串的问题问懵了,怔了怔:“圈外人,应该没有结婚,不知道干什么的。”
“你心可真大,”小苏姐责怪道,“现在多少人装富二代骗你这种刚出道的小明星,你也不先打探清楚。”
“他不会骗我。”几乎是立刻,王博文就摇头坚决否定。
小苏姐沉默片刻,说:“既然已经这样了,你以后私下里注意一点,虽说现在没狗仔盯着,但是组合正在上升期,如果被拍到什么就不好了,公司暂时分不出太多资源来帮你们压事情。”
王博文点点头。
看他那副单纯的模样,小苏姐忍不住多说了两句:“你也别太傻,金主就是拿来用的,想要什么资源就跟他讲,不用白不用,正好看看他有多大能耐。”
听了这话,王博文愣了半天也没点头。
他从来没想过利用孟瑞发展自己的演艺事业。
从前不会这么做,今后也不会。

回到练习室,王博文急急忙忙拨通孟瑞的电话,响了好几声才接通。
-“喂,哥哥!”
-“您好,我是孟总的助理小孙,孟总正忙不能接听电话。”
-“……今天这么早就上班了吗?”
-“是的。”
-“那应该很忙吧……麻烦您在他不忙的时候,跟他说一声我来过电话了。”
-“好的。”
-“那不打扰了。”
王博文失落的挂了电话,哥哥可真忙啊,电话都没时间接了。
打开备忘录,又看了一遍自己给金主做的特征记录,觉得自己对孟瑞真的知之甚少,连他是做什么都不知道。
心里一阵愧疚,他什么都没说过,孟瑞就知道他喜欢派大星。
虽然他没有谈过恋爱,但是知道感情是相互的,王博文想,以后一定要好好了解哥哥。
反正,时间还多着呢。

那边的小孙挂了电话,战战兢兢把手机放回桌子上:“孟总,他说等您有空了告诉您一声,他来过电话了。”
孟瑞坐在那里不吭声,散发出来阴沉气息压的人喘不过气来。
小孙心想不知道这对小情侣又闹什么别扭了,可苦了他这个小助理。
蹑手蹑脚的靠着墙根走到门口,走出去轻轻带上了门。
偌大的办公室只剩孟瑞一个人。
他冷着脸,看不出情绪,却像时刻处在暴怒的边缘。
昨天回到公寓甩上门,他一路压在胸口的一股火气找不到出口,扬手把两件外套狠狠摔在地上。
深吸几口气之后,他只觉得莫名想笑自己,因为担心王博文闻到烟味会咳嗽,他在路上还特地换了一件干净的外套。
外套像被人遗弃的破布一样,揉成一团丢在干净得发亮的地板上,公寓里目光所及之处都十分整洁。
为了迎接王博文过来,他昨天找了钟点工来把整个屋子里里外外打扫了一遍。
记得他房里有电钢琴,孟瑞还定了一台立式钢琴,明天送过来。
为了腾出放钢琴的位置,他连夜自己动手费了好大劲移走了书房的一个书架。
他甚至能想象到王博文在这儿弹琴的样子,一定特别好看,到时候务必要画下来。
现在看着那面为了钢琴空出来的白墙,孟瑞只觉得这屋子里所有物件都在明晃晃的嘲笑他。
嘲笑他二十多岁了还像情窦初开的毛头小子一样,细心周到的给心上人准备惊喜,像个傻子一样把他放在心尖上,满脑子都是该怎么疼他宠他对他好。
而那个人呢,不知道已经用那副纯良无害的面孔勾引过多少人。
“婊子无情,戏子无义。”
“给摸两把又不会少块肉。”
“那个广告也是因为他陪睡才拿到的。”
这几句话不断的在脑海中循环,搅的他整个人天翻地覆,快要爆炸一般。
孟瑞双目赤红,咬紧牙关,扯开衬衫的扣子,把右手上的绷带粗暴的扯落,和外套扔在一处,绷带上原本就不清晰的字也被拆的七零八碎。
哪怕到了现在,他都无法否认,滔天的愤怒里居然大部分都是嫉恨。
嫉妒那些碰过他,吻过他,抱过他的人,恨不得把他们都杀了,然后挫骨扬灰。
他从来没有对一个人有这么强的独占欲,这份欲望越强烈,他的举动反而越小心翼翼,想慢慢温暖他,让他心甘情愿的、全身心的属于自己。
结果就是真心错付,打从一开始就选错了对象。
娱乐圈这个大染缸里,除了那些有家世背景的,哪儿还会有出淤泥而不染的清纯白莲?就算有,也是伪装出来的。
孟瑞无力的靠在椅背上,看着胳膊上略显狰狞的伤口,自嘲的笑出了声。
还能有人比他更傻吗,对一个18岁的小明星动了真感情,对方还是个男孩子。
这笑话说出去,估计够周围人茶余饭后笑上三年。

刚结束上午的拍摄,王博文连蹦带跳的回到休息室,从包里掏出手机。
还是一条消息都没有。
他想再打电话给孟瑞,犹豫了半晌还是放弃了。
哥哥那么忙,还是不要给他添麻烦的好,他忙完了自然会来找我的。

又忍了一下午没碰手机,好不容易结束了下午的拍摄,手机上有几条微信消息,王博文激动的点开,都是群聊【我的大哥大嫂】里的。
商昀:『什么时候请吃饭呀,人家饿了@孟瑞≥﹏≤』
杨邱莫:『想吃什么?我带你去』
商昀:『你走开,就要他请!(ˇˍˇ)』
商昀:『@孟瑞@孟瑞@孟瑞@孟瑞@孟瑞 别装死,说好的请我们吃饭!-_-||』
孟瑞:『没空』
商昀:『项目不是忙完了吗?(?o?)』
商昀:『那什么时候有空!(-.-)』
孟瑞:『下个月』
商昀:『这么久!!???◎▼◎』
商昀:『有本事这个月余下的15天你都别出现!→_→』
商昀:『也不准见小可爱!(。•ˇ‸ˇ•。)』
聊天就到这里戛然而止,孟瑞一直没有再回复。
单独聊天的微信消息,也停留在凌晨给他发的早安上。
心里隐隐有点不安,王博文握着手机一直到家里都没离手,就这么等到晚上9点,中途只接到一个问他要不要买保险的骚扰电话。
王博文坐在大号行李箱上,一边哼歌一边晃荡着两条腿来化解心头的焦躁。
他一向耐得住性子,可到了这个时候还是有点着急了。
哥哥是不是给忙忘了?
还是出了什么事?
他不由自主的把韩剧里那些狗血情节脑补了个遍,吓得心惊肉跳的,忙把派大星拿出来抱在怀里压压惊,告诉自己不可能的不可能的,不要胡思乱想。
抬头看钟,已经十点了。
他深吸一口气,拨通了孟瑞的电话。

此时孟瑞正坐在酒吧的角落里喝酒,音乐声轰鸣,吵得他大脑里嗡嗡的响,虽然这感觉很讨厌,但是起码能帮他暂时压住那份挥之不去的烦躁。
一整天,他不知道看了多少次微信,多少次点开拨号界面,差点就要忍不住给王博文打过去。
孟瑞不停的在心里问自己,难道当面质问他,他只要给出一个貌似合理的解释,自己就能相信他,就能当什么都没发生过?
可悲的是,孟瑞想了又想,答案居然是肯定的,只要王博文解释了,无论真假,他都会接受。
所以他不能跟他联系,不想听他解释,他的骄傲和自负容不得自己这样倒贴般的在王博文面前低头妥协。
“帅哥,一个人?”
一个穿着暴露的女人捧着酒杯坐到他身边,挺着雪白的胸脯貌似无意识的蹭过他的胳膊。
孟瑞闻到她身上浓烈的香水味,不悦的皱眉,这时口袋里的手机震动,他拿出手机,看到“王博文”的名字,盯了足足五秒,咬牙按了挂断,然后长按关机键,把手机扔在桌上。
“帅哥心情不好嘛?”那个女人大胆的把手伸到孟瑞胸口,从他打开的领口往里面摸。
孟瑞一把抓住了她的手。
“把人家手都捏疼了,”女人撅起红艳的唇,“人家就想安慰安慰你嘛……”
最终孟瑞放开了手,眸色深沉,露出一个晦暗不明的笑:“好啊,今晚都给你,你可要使出浑身解数好好安慰我。”

评论(45)

热度(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