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其浮夸

低调开个号,高调写瑞文。微博@极其浮夸_RW

【瑞文】不知所起(十七)

Fanmeeting当天下午,商昀和Free Loop四人一起坐保姆车前往演出场馆,趁着还没正式开场,准备进行最后一次实地彩排。

今天天气很好,秋高气爽,万里无云,王博文心情也不错,一路上都在一边拨弄手机一边哼歌。

很多粉丝发来私信鼓励他,说晚上会去看FM,让他不要紧张好好发挥。

手机一震,上方通知栏冒出一条微信消息,来自群聊【我的大哥大嫂】:

孟瑞:『遥祝群里的三位演出顺利,改天请你们吃饭。』

进群之后他们都各自改了自己的本名,不过每次看到这个群名,王博文还是会脸红不已。

商昀:『遥祝你个头,都不来看我们表演,没诚意╰_╯』

孟瑞:『今天有外国客户来公司,没有我在不行,晚上还要陪他们吃饭。』

商昀:『哼,我和小可爱还没有客户重要,再见啊( ̄(エ) ̄)ノ』

杨邱莫:『谢谢堂哥』

商昀:『你滚开!-_-||』

“小可爱”王博文同学围观着他们聊天,不由的的撅起了嘴。

那天孟瑞把他送到楼下就跟他说过,FM那天抽不出空过来了。

那会儿他们俩刚接完吻,王博文正晕乎乎的分不清东南西北,孟瑞说什么他就应什么,像个听话的红脸娃娃,惹的孟瑞没忍住,又按着他的后脑勺吻了上去。

回想起当时的画面,王博文心里又开始小鹿乱撞,他们扎扎实实吻了两次才分开,第一次接吻就这么激烈,王博文唇瓣通红,腿软的站不稳,靠在孟瑞怀里喘了好久好久才缓过来。

虽然在金主面前丢人已经成了他的日常,不过幸好当时没有别的人经过,真是……丢死人了。

一直到恍恍惚惚的被孟瑞送上楼,关上门,他坐在床上双手捂着滚烫的脸颊,好半天才想起来刚才孟瑞说了些什么。

他说FM那天因为公事实在抽不出时间,很抱歉不能来了,然后伸手揉了揉他的头发让他不要紧张,好好发挥。

还交代他不要为了减肥不吃饭,少吃垃圾食品,晚上睡觉记得关好门窗,盖好被子,不要着凉了。

最后还说了什么来着?

王博文维持捂脸的姿势不变,仰头看着天花板努力思考,然后脸上烧得越来越厉害了。

孟瑞最后附在他耳边说:“搬过来跟我住吧……这是第三次问你了,真不打算答应吗?”

可能因为距离太近,这句话他记得格外清楚,连孟瑞声音的频率,还有轻微的喘气声都能丝毫不差的回想起来。

自己是怎么回应他来着?

昨天大脑当机,只记得一些零碎的片段,坐在车上的王博文刚要陷入回忆,手机又一震。

【你的老公是少爷】加油,明天我去接你。

他当然知道“接你”意味着什么,瞬间,昨晚的一切清晰的回笼到脑海中。

彼时的他,整副心神被那两个吻搅的天翻地覆,孟瑞说什么他就只管点头说“嗯”,其实压根什么都没听进去。

所以那个问题,他也直接点头答应了。

之后怔了好几秒才反应过来自己应允了什么,呆呆的抬头看着孟瑞微笑的脸。

不去看他还好,一看到他笑得半开半阖的眼睛,心跳的如擂鼓一般越发剧烈。

王博文恨不能找个地洞钻下去,快速环顾四周也没找到能躲一躲的地方,于是拔腿就往楼洞里跑。

结果还是被眼疾手快的孟瑞一把抓住了胳膊。

“怎么,想抵赖?”

低沉的声音犹如蛊惑般敲击着他濒临崩溃的小心脏,实在太温柔了,温柔的让他那点儿小心思快要无处遁形。

他听见自己用细若蚊音的声音说:“没……没想抵赖。”

“不知道能不能相信你。”孟瑞叹了一口气说道。

略显落寞的语气让王博文心口微微一颤:“能,能的……”

“那立字为据吧。”

王博文惊讶的扭头:“怎么立?”


同样是下午,孟瑞正在办公室准备会议发言,今天的客户来头很大,整个公司上上下下为了拿下这个项目忙了大半个月,这也是他接手公司的第一个项目,在这么关键的时刻,任何一个环节都不能出错。

精神紧绷了一上午,孟瑞有些疲惫的闭着眼靠在椅背上捏了捏眉心,然后拿起桌上的咖啡抿了一口。

墙上的钟时间指向下午两点,客户还有半个小时就要来了。

孟瑞拿出手机,发微信鼓励了一下群里三位小朋友,又单独给王博文发了一条,等了一会儿,那边回复他一个“好”。

居然没有带表情,可能是又害臊了。

想到他脸涨的通红的样子,孟瑞崩了一上午的脸部肌肉慢慢松弛下来,舒展眉头露出一个淡淡的笑。

解开袖口掀起右边袖子,小臂上还绑着密实的绷带,这是上次换药最后一次包扎,医生说明天就可以拆掉不用再绑了。

目光落在手臂内侧,雪白的绷带上有一行歪歪扭扭的黑色小字:

『我答应搬去跟哥哥一起住♡』

下面是落款:

『王博文  10月13日』

孟瑞伸出左手摸了摸那行字,唇角勾起,满眼温柔。

当时自己随口一说逗他玩儿,他就当了真,放下背包掏出一支马克笔:“写……写哪儿呢?”

孟瑞于是一边忍笑假装严肃,一边配合着把袖子挽起来:“写这儿吧,别的地方不合适。”

王博文就真的一笔一划认认真真的写了起来,表情含羞带怯,还带着几分小学生写检讨般的虔诚。

最后他还应了孟瑞的要求,在后面画了一个爱心。

明天就要拆绷带了啊……真舍不得。

孟瑞轻抚着那行字,决定晚两天再去医院,多留一天是一天。


晚上7点,fanmeeting倒计时60分钟。

下午还嘻哈打闹的几个人,在后台突然都安静下来,陈放和顾琤坐在一起对歌词,王博文不在脑中不断的重温舞蹈动作,一向镇定的杨邱莫也难得的没有打瞌睡,翻着流程表进行最后的确认。

商昀知道他们是紧张了,毕竟都只是十来岁的孩子,这是他们第一次粉丝见面会,台下还坐着公司高层和社会各界的来宾,不紧张就怪了。

作为这里最年长的前辈,在这个时候应该给他们爱的鼓励,帮他们放松心情吧?

“来来来,我给你们讲个笑话!”商昀一拍手,四个人齐刷刷的抬起头都盯着他看。

“你们都知道我是随妈姓吧?其实我爸姓孟。”

四个人都点了点头,关于前辈的这点常识他们必须是了解的。

“哈哈哈哈,我有个朋友说,哈哈哈哈哈,他说,哈哈哈哈让我先笑一会儿……”笑话才说了一半,商昀自己先笑出了眼泪。

FL四人:“……”四脸懵逼。

过了有三分钟,商昀才慢慢收住笑声,擦了擦眼泪:“他说,如果我姓孟的话,应该取名叫孟浪!哈哈哈哈哈哈是不很好笑?”

FL四人:“……”

室内温度骤然下降,只有陈放配合着拍拍大腿哈哈哈干笑了几声。

调节气氛失败,商昀有点尴尬,这是他会讲的唯一一个不带色的笑话,他那些狐朋狗友听了这个笑话明明都笑得前仰后合,这几个小鬼怎么这么难取悦?

“哈哈……我去下洗手间。”商昀说罢挠挠头站起来。

刚走到门口,右手突然从背后被另一只温热的手握住了,随后十指紧扣。

“谢谢你,昀昀。”

商昀背脊一僵,他还是不习惯被杨邱莫这样亲昵的喊小名,扭动手想要挣脱:“放手,小心被人看到。”

杨邱莫反而攥的更紧,凑到他耳边说:“孟浪,是个好名字。”

商昀脸上发热,身体不住的往旁边躲:“关你什么事……”

“当然关我事,”杨邱莫磁性的声音响在耳边,明明是面无表情的一张脸,说出的话却让人怦然心动。

“你只能浪给我看。”

听到这句话,商昀感觉呼吸和心跳都要停滞了,等到他灵魂归位,张牙舞爪的跳起来,杨邱莫早就走远了。

屋里目睹了这一切的王博文、陈放和顾琤,同时在心里默念:非礼勿视非礼勿听非礼勿言……


晚上8点,奥体中心体育馆,Free Loop组合第一场fanmeeting在他们第一支单曲的旋律声中拉开序幕。


从酒店走出来,扑面而来的秋风让孟瑞从酒醉中清醒了不少。

没想到这年头老外也这么能喝,本来准备陪着喝点儿红酒,结果他们主动要求入乡随俗,一桌子人干掉了3瓶茅台。

幸好有小孙这个千杯不醉的助理在旁挡酒,不然孟瑞这回真要趴酒桌上下不来了。

抬手看看表,晚上8点45,饭局比预想中结束的要早,这会儿fanmeeting刚开始不到一小时。

“孟总,司机已经去开车了,接下来去哪里?”小孙上前问道。

孟瑞揉了揉发胀的额头,深吸几口气:“去奥体中心体育馆。”

小孙了然的点头,嗷,金主要去给小情人捧场了。

“我让你带着的画册带了吗?”

小孙点点头,嗯,爱的画册,哪儿敢忘。

“还有,路上看到花店就停一下。”

小孙继续点头,没错,既然是惊喜,怎么能没有浪漫的小fafa。

“诶,对了。”孟瑞突然想起什么似的抬头看他,“你会抓娃娃吗?”

小孙条件反射的点头,然后突然顿住:“……???”

等一下,抓?不直接买吗?


等孟瑞准备好一切,来到体育馆的时候已经十点多了,FM刚结束不久,他下了车就给商昀打电话,然后在门口等他来接。

门口还聚集着很多粉丝,叽叽喳喳的三五成群分享今天拍的照片。

“今天wuli队长实在太帅了!男友力max,就这样把奶白扛起来了!”

What?

孟瑞也是混了好一阵子微博的人,知道“奶白”是粉丝对王博文的爱称,听到这两个字不由的把耳朵竖了起来。

“啊,今天真是吃糖吃到撑,游戏环节队长对小白真是体贴到无微不至呀!”

“是呀是呀,以后我们莫文CP就是顶天立地的正教,不服来战!”

“其实队长对谁都很好呀,对商昀也超好的,给他递了好几次水,蜜汁想站莫昀这对年下呢……”

“莫昀?天呐你是疯了吗?”

“不准站邪教!站邪教的拖出去吊打!”

……

孟瑞模模糊糊听懂了个大概,满脸黑线。

正教?邪教?弄反了吧孩子们。

评论(17)

热度(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