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其浮夸

低调开个号,高调写瑞文。微博@极其浮夸_RW

【瑞文】不知所起(十八)

“嘿,孟少,真的是你!”
肩膀被人从背后拍了一下,孟瑞微微蹙眉回过头。
盯那人看了半天才想起来,江准,之前在商家的会馆里见过,特别风流浪荡的一个花花公子。
“你好。”孟瑞淡淡的打招呼,不着痕迹的把身体往后退了退,他不习惯跟不熟悉的人近距离接触。
“没想到在这儿也能碰见你,哈哈!”江准一副偶遇故人的惊喜状,“我女朋友是这个组合的粉丝,吵着嚷着要来看,正好今天有空就陪她过来了!”
他怀里搂着一个打扮性感的妹子,跟上次在会馆里抱着亲的那个显然不是同一个。
孟瑞客气应和着,有些不耐的往里面张望,商昀这小子怎么还没来。
“孟少你也是来看见面会的?”话题转到孟瑞身上,江准狐疑的上下打量着他,见他手里还捧着一束花,一拍脑门:“哎呀,我想起来了,上次你带走的那个小朋友,叫王……王什么来着?就是这个组合里的对吧?”
孟瑞抿着唇角,表情淡淡的,隐隐流露出一丝不悦。
偏偏江准这人没什么眼力见,还自顾自说个不停:“孟少可真是有心了啊,又是捧场又是送花的,一看就是脱离了低级趣味包养关系!”
“包养?”江准怀里的小女友瞪大眼睛,一脸不可置信的捂嘴道。
“是啊,包养!就你们这些单纯的小丫头还以为这些明星人前人后一样高高在上的,跟你讲,上过他们的人数都数不清,你说你是不是傻,还喜欢他们……”
江准刮着小女朋友的鼻子调起情来,并未注意到孟瑞的脸色,还转过来口无遮拦的叮嘱孟瑞道:“婊子无情,戏子无义啊孟少,对他们这些小明星,玩玩可以,可千万不要动真感情啊,小心被吃的渣都不剩!找对象还是找像我们小美一样的干干净净的女大学生嘛!”
说着和叫小美的女孩又亲又抱笑成一团。
实在听不下去这些污言秽语,孟瑞决定不在这儿等商昀了,沉着脸扔下一句:“不好意思,有事先走一步。”然后转身往体育馆里面去了。
可能是因为已经散场的关系,门口的两名保安看门也不甚严格,孟瑞说进去找商昀,他们瞄了瞄孟瑞的穿着打扮和袖口露出的腕表,互相对看一眼点点头,就把他放了进去。
后台很乱,到处都是来来往往的工作人员,刚才商昀在电话里说了,这会儿这里正在举办fanmeeting的小型庆功宴。
循着声音拐了几道弯,走到了临时搭起来的化妆间,里面一个人都没有,孟瑞一眼就看到王博文的背包正放在其中一把椅子上。
等了一会儿没见到人,孟瑞随手拦住了一个行色匆匆的工作人员:“请问王博文在这里吗?”
工作人员有些不耐烦的往西边指了指:“在那边。”
孟瑞微笑道谢,大步往她指的方向走过去。
远远的,他就看到一个高瘦的男孩子站在角落里,背对着他看不到脸,光看后脑勺的形状,孟瑞就知道一定是他。
这里貌似是庆功宴的中心位置,人比刚才那里更多,都围着中间的香槟塔把酒言欢,没有人注意到他这个圈外人。
孟瑞一边穿过人群往王博文那边走,一边目不转睛的看着他的背影,心里想着这小孩儿实在太瘦了,待会儿带他好好吃一顿夜宵。
突然,他顿住脚步,被定住似的不再往前走了。
他看见在不远的前方,一个同样看不清脸的中年男子,把手伸到王博文屁股上揉了两下,然后用手撩起他的衣服,从腰部往上摸。
而王博文始终纹丝不动的站在那里,双手垂在身体两侧,完全没有反抗。
“喂喂喂,快看那边!”
路过的两个工作人员停在孟瑞身边,捂着嘴自以为没人听到的大声咬耳朵。
“大庭广众下这么明目张胆,也不怕给人看到?”
“你新来的不懂,这种事情多了去了,这个圈子里多的是你没见过的龌龊事儿,睁只眼闭只眼吧。”
“那个男孩儿是Free Loop的吧?天啦噜,才十来岁啊!”
“十来岁怎么了?给摸两把又不会少块肉,我听说之前他们组合接的那个广告,也是因为他陪睡才拿到的……”
……
像是被迎头泼下一盆冷水,身体里原本欢快跳动着的细胞全都迅速沉淀下来。
脑海中有千万个念头闪过,孟瑞的手不受控制的攥成拳头,紧抿的双唇形成一个冷硬的弧度。
他猛的转身,大步流星的路过化妆间,视线扫了一圈没找到垃圾桶,于是把手上的东西胡乱往化妆台上一扔。
最后自嘲般的轻笑一声,头也不回的转身离去。

王博文表情呆滞的回到化妆间,努力消化刚才发生的事,站在那里半天没回过神来。
“小白哥,这是不是给你的?”
陈放经过他身边,指了指桌上的花问道。
王博文低头一看,一束白紫色的桔梗花躺在化妆台上,旁边还躺着一只很眼熟的派大星公仔。
把派大星拿起来捏了捏,他立刻记起来这是那天在商场一楼没抓到的那个。
巨大的惊喜让他一下子忘记了刚才的不快,一双眼睛瞬间亮了,连忙四下张望着找孟瑞,以为他就在附近。
这时候商昀也过来了:“我哥来了吗?我去门口接他没接到。”
“来了,他来了!”王博文连忙拿出手机拨孟瑞的电话,可是一连打了三遍都没接通。
“我出去找他。”王博文着急的要跑出去,商昀拦住了他:“现在外面全是粉丝和记者,你现在出去等于羊入虎口,我让助理去停车场找找看。”
说着拍拍他的肩,暧昧一笑:“急什么,夜还长着呢,不差这一会儿哈!”
王博文红着脸乖乖的坐下了,把派大星抱在怀里不撒手,笑的嘴巴都要咧到耳朵根。
转而又捧起那束花,虽然他不是女孩子,对花也没有特别喜爱,但是收到孟瑞送的花心里还是甜蜜极了,盯着白紫色的花看了又看,闻了又闻。
一边的顾琤看他这傻样子,忍不住出言嘲讽:“瞧你这没见过世面的样子,不就粉丝送了一束花么,跟几辈子没见过花似的。”
王博文心情好,左耳进右耳出,懒得跟他计较,伸手轻轻拂过花瓣,突然发现花中间夹了一张叠起来的纸。
轻手轻脚的把纸从花中抽出来,展开一看,是一副简笔画。
画上是一个穿着条纹T恤的身长玉立的少年,在舞台上站的笔挺,手握话筒正闭着眼唱歌,周身飘荡着一串音符,柔顺的头发贴在额前,一束光正好笼罩在他身上,四周一片黑暗,似乎只有他在闪闪发光。
画的右侧竖着写了一行字——
『满天星辰都不及你一个』
王博文着了魔似的看了好久,一直看到鼻头发酸、视线模糊,都没舍得移开目光。

晚上回到住处,王博文把派大星从怀里掏出来放在床头那堆娃娃的正中央,然后找了个玻璃瓶,小心翼翼的把桔梗花插进去,摆在书桌上,仔细的调整了半天位置找了个最好看的角度。
然后又把那幅画从背包里拿出来,摊开来在墙上比划半天,寻思着哪天有空了找人装裱起来,挂在墙上天天看着。
过了好半天他才想起来,明天就要搬去跟孟瑞一起住了,这些都要一起带走的,他做了半天无用功。
可是这三样东西,真是怎么也看不够呀!
王博文干脆坐下,两手托腮,看看花,看看派大星,再看看画,心里的甜蜜像要满溢出来似的。
想到明天开始就要跟孟瑞住在一起了,他的心情好像比第一次出道登台还要紧张几分。
不过与其说是紧张……不如说是期待。
自从爸爸妈妈不在了,妹妹也长大了,他再也没有跟谁那样亲近过。
没有谁天生喜欢孤独,他虽然还不到20岁,却特别想要一份安稳的生活,希望每天回到家里,都有一个人在等着他,或者他等着那个人也行。
他无比渴望人间烟火,更渴望相依相伴。

尤其是,那个人还是他喜欢的人。

要承认这一点其实并不难,王博文表面上看起来傻傻的,心里其实明镜似的,从不屑隐藏自己的感情。
他明明是被包养,为什么不愿意跟金主要包包、要车子、要房子?
为什么看到金主就脸红心跳,手脚都不知道该往哪儿放?
为什么弄丢了金主的东西,想尽办法也要赔给他?
为什么听到别人说包养,会觉得刺耳难听?
他只是潜意识里不想承认他们俩之间仅仅是包养关系,他在试图努力追逐孟瑞的脚步,希望跟他的关系尽量平等,尽量……像一对普通的恋人。
哪怕做的都是些微不足道的挣扎,哪怕知道这个人遥不可及,他也想继续这样做,起码心里能得到一些安慰,起码会觉得自己不是那么渺小卑微。

睡前,王博文不死心的又看了一眼手机,还是没有孟瑞发来的任何消息。
电话没有回,微信也没有回。
可能是太忙了吧,他说了今天要接待国外大客户,忙成这样还能记得抽空把礼物送来,已经很用心啦。
王博文躲在被窝里,抱着派大星,眼睛笑得眯成了一条缝。
完了完了,不能再笑了,这样下去脸都要笑僵了。
时钟嘀嗒嘀嗒走过0点,新的一天到来,他离孟瑞又近了一步。
把左手按在胸口上,感受着心脏充满期待的欢快跳动,另一只胳膊搂着派大星,手指飞快的打字。
『哥哥,早安!(・ω< )★』

希望以后的每一天,都可以亲口对你说早安哦!
---------------

看在双更的份上,吃下这口玻璃渣┐( ̄ー ̄)┌
相信我,很快就过去了!

评论(37)

热度(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