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其浮夸

低调开个号,高调写瑞文。微博@极其浮夸_RW

【瑞文】不知所起(十六)

距离fanmeeting只有两天时间了,小苏姐突然宣布要临时加入一个新节目。
“公司原本就在协商安排找一位前辈作为嘉宾和你们一起表演一个节目,给你们第一次fanmeeting撑撑场面,本来联系的是林菲菲,可惜她档期太满,协调了几天也没办法抽出时间。”
“那现在给我们安排的是哪位前辈?”陈放迫不及待问道。
嘉宾的咖位大小直接影响到他们这场fm的影响力和曝光率,林菲菲是璀璨娱乐的当家花旦,演员出生,难得的是还很会唱歌,如果能请到她出席是再好不过的了,毕竟现在璀璨娱乐咖位大的艺人一个手就数的过来。
小苏姐合上文件,笑着说:“你们猜?”
“这种时候您就不要卖关子了嘛!”顾琤上前拉着小苏姐的胳膊撒娇道。
杨邱莫依旧漠不关心面瘫脸,双手环臂靠在墙上,低头打瞌睡。
王博文则心不在焉的看窗外,一副“我有心事”的样子。
他现在满脑子只有一件事——金主好像真的生气了,今天早上的叫早电话都没有接。
本来想电话里再好好道个歉的,虽然他不知道自己究竟哪里惹金主生气了,他翻来覆去想了一晚上,想到脑袋都要炸了也没找到原因。
总不能真因为伞和衣服吧?孟瑞看着不像那么小气的人呀。
唉,金主大大的心思可真难猜啊!
“嘿嘿,这次你们四个有福气了,公司给你们安排到的是商昀。”
听到这个名字,王博文一个激灵扭过头来:“商前辈?”
杨邱莫也一下子清醒过来,睁开眼睛站直身体。
小苏姐点头:“没想到吧?他从来不愿意做这种提携后辈的事儿,之前那个室内综艺请他上已经费了老大功夫了,这次公司高层跟他提了一下,他只犹豫了一会儿就答应了。”
FL四名成员都兴奋起来,商昀可以说是他们公司的招牌了,能请到他坐镇fm,简直是天大的好事。
“下午他就会过来参加排练,我们先讨论一下把节目敲定。”小苏姐顿了顿:“商昀说他要唱歌。”
“不行,他唱歌太难听。”一直默不作声的杨邱莫张嘴就直接反对。
众人一脸黑线,好大的胆子,居然敢这样说好不容易请来的嘉宾大神。
虽然……他说的是实话。
小苏姐挥挥手:“没事,到时候把伴奏声调大一点,你们跟他一起唱就好了。”
“要不……让商前辈弹钢琴,跟队长合作双人节目吧?听说商前辈钢琴弹得很好。”王博文提议道,本来想说伴奏谱子就是商昀写的,想到商昀让他不要告诉队长,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
杨邱莫微微勾了勾嘴角,似乎对王博文这个提议很满意。
“可是他想唱歌诶。”小苏姐犯了难,“这样吧,下午他人来了你们再跟他商量,问问他本人的意见吧。”

下午,FL四人一字排开恭迎商前辈,满脸期待的请他展露卓越的琴技,却遭到他一口拒绝。
“我只唱歌,打死不碰钢琴。”商昀抬抬眼皮,挑衅的看着众人……哦不,看着杨邱莫。
“不行,你唱歌会吓跑观众。”杨邱莫冷冷的说。
商昀攥紧拳头刚要发作,突然眼珠滴溜一转,笑道:“要不我跳舞吧!”
众人一惊,哇,商前辈居然还隐藏了舞蹈技能,真是十项全能的多栖艺人啊!
“脱衣舞怎么样?或者钢管舞?这我看的最多了,依葫芦画瓢,应该很快能学会。”
众人又是一惊,哇,商前辈为艺术献身的精神实在太令人倾佩了!
陈放还激动的鼓起掌来:“太棒了,商前辈身材这么好,跳舞一定超好看了,我要看我要看!”
王博文忙偷偷用胳膊肘撞陈放,提醒他不要瞎起哄,别惹祸上身还不自知。
杨邱莫面色铁青,本就面无表情的脸此时散发着阵阵寒气,让周遭的人不由的后退三步撤离气场中心。
气氛一度陷入剑拔弩张的寂静,空气都凝固住一般。
“你想唱什么歌?”
最终还是队长做出了妥协,大家都松了一口气。
几个人一番商量,决定一起合唱一首经典老歌。
歌是一首比较简单的口水歌,下午分配了下歌词,练习了几遍就没什么问题了。
半下午的时候又把给fanmeeting伴奏的乐队叫来现场磨合了几遍,杨邱莫特地交代乐队在商昀唱的时候音量大一些,吉他手贝斯手再挨个炫炫技,好让观众不要把太多注意力放在他的歌声上。
等全部配合练习完毕,已经到了晚上七点多,顾琤自己开车走了,陈放被他母亲接走,剩下王博文、杨邱莫、商昀三个人。
商昀正在打电话,笑嘻嘻的在电话里扯荤段子,杨邱莫在一旁静静的看着他,王博文忙收拾东西准备先走一步,把空间留给他们两个人。
背上包一脚刚跨出去,就给商昀跳上来搂住了肩:“嘿,小可爱上哪儿去?”
小可爱?
王博文浑身一抖,瞟了一眼队长,见他脸色没什么异样,勉强回答:“呃……回家呀。”
“都这么晚了,走,一起吃饭去。”商昀笑眯眯的邀请道。
王博文刚要推脱,商昀又说:“刚好堂哥在附近谈生意,我叫他一起来。”

于是王博文坐在了商昀的车上,跟队长一起。
商昀从后视镜里斜眼瞪后座的杨邱莫:“你自己有车不开,坐我的车干什么?”
“送去保养了。”
“没别的车?”
“没有。”
“嗤,这么穷,要不要爸爸借你一辆开开?”
“你闭嘴。”
每次见到他们俩在一起都火药味十足,感觉队长分分钟就要冲到前面去揍商前辈,王博文紧张的缩在角落里,害怕城门失火殃及他这条池鱼。
商昀过了把嘴瘾,自然懂得见好就收,余光瞥到旁边一脸“我什么都没听到”的王博文,忍不住噗嗤一笑:“小可爱,你现在住在哪里呀?”
“啊?”突然被点名的王博文一愣,“还住在那里呀。”
“我哥没给你房子住?这么不上道……他们家房子可多了,遍布首都每个角落,公寓、复式、独栋都有,大部分都空着,让他随便给你一套好了。”
“不是不是,我在那里住习惯了,不需要……”
“哈哈哈,你怎么这么可爱?被他包养,跟他要东西很正常呀,别不好意思。”
王博文心下一沉,虽然很清楚自己的身份仅仅是“被包养”而已,但是从别人口中被证实他和孟瑞的关系只是一场赤裸裸的交易,心里还是莫名堵得慌,闷闷的不想说话了。

幸好路程比较短,没尴尬多久,很快就到了商场楼下。
杨邱莫跟商昀一起去停车,王博文独自下了车,戴上口罩走进商场一楼。
正值饭点不好停车,站在门口等了一会儿也没见他们俩进来,旁边有一排娃娃机,王博文瞅了好几眼,实在没忍住,摸摸口袋正好有几个硬币,于是双手合十默念几声锦鲤大王保佑我,投币开始抓娃娃。
他一眼就盯上了那只躺着的派大星,以他多年的经验来判断,这个位置配着这个仰躺的姿势,最容易抓上来了。
可惜今天貌似时运不佳,锦鲤大王可能睡着了没听到他的呼唤,每次抓起来都一晃又掉下去了,最后一次派大星还给出口的隔板弹开老远。
摸遍全身只剩一个硬币,不够再抓一次了,王博文看着手掌心的那枚硬币,摇摇头叹了口气。
本来想抓个娃娃开心一下的,结果钱花出去了,什么都没捞着,心口隐隐作疼。
突然身边传来一个低沉的声音:“给你。”
王博文偏头一看,一个捏着一元硬币的大手举在他面前。
他正沉浸在没抓到娃娃的小郁闷中,看到这枚硬币眼睛瞬间亮了:“啊,谢谢你!”
抬头去看好心人的脸,准备接硬币的手一下子僵住了。
孟瑞不禁皱眉,我有这么吓人吗?
其实王博文只是没想到会在这里见到金主大大,又让他看到自己这么幼稚的一面,好丢人啊……
不过他在孟瑞面前丢人的次数还少吗?
伸手把口罩摘了,王博文略显不自在的笑着打招呼:“您……您来啦。”
孟瑞微微扭头轻咳一声:“嗯。”
他还没忘了自己正在生气,稍微端着点儿还是有必要的。
早上他并不是故意不接王博文的电话,每次来电话他都是秒接,显得自己太怂了,不符合正在生气的设定,于是他准备在心里数到七再接。
没想到才数到五,电话就不响了。
之后他又抓着手机等了半天,王博文都没再打来,微信都没来一个,气的他一天都没给人好脸。
刚才接到商昀电话说王博文跟他在一起的时候,孟瑞还想着见面了要冷酷些,让小朋友长长记性,可是现在一看见这张带着笑容的白嫩小脸,他就一点脾气都没有了。
真是败给他了。

最终孟瑞那枚硬币也没有唤醒锦鲤大王,王博文还是没有抓到那只派大星。
然后商昀和杨邱莫就停好车进来了。
商昀带路领着他们来到一家麻辣烫店,没错,就是一家普普通通的麻辣烫店。
“这家麻辣烫是我吃遍全城觉得最好吃的一家,不信你们尝尝看!”
四个人高个子男人围坐在一张小桌子边,腿都不太伸得开,孟瑞皱眉道:“跑这里来吃这东西,你也不怕给人认出来。”
“谁能想到大明星我会坐在这里吃麻辣烫?哈哈哈,他们就算看到了也不会相信的,肯定以为自己看错了。”商昀说罢毫无形象的把整个牛丸塞进嘴里。
孟瑞不置可否的拿起筷子挑起一根面条,思索这东西到底干不干净,能不能吃。
对面跟商昀并排坐的杨邱莫,一脸坦然的把碗里的鸡蛋捞起来放到商昀碗里,商昀则看都没看直接夹起来往嘴里送。
正当孟瑞终于做通自己的思想工作,准备吃一口的时候,突然一个荷包蛋落进碗里。
孟瑞惊讶的扭头看王博文,王博文红着耳尖,羞赧的说:“我看您没拿鸡蛋,就多拿了一个。”
见孟瑞愣着出神,忙又说:“我还没开始吃,筷子勺子都是是干净的。”
“哦,谢谢。”孟瑞看着那个荷包蛋半晌没动弹。
对面的商昀见他们俩这副样子拍桌子大笑起来:“哈哈哈你们俩太逗了,刚谈恋爱的小学生吗一脸纯情,哈哈哈哈!”
杨邱莫抬手给了他一个爆栗:“闭嘴,吃你的吧。”

在孟瑞和杨邱莫的双重高压下,商昀没再乱说话,一顿饭风平浪静的吃完,走到门口正要兵分两路,商昀拿出手机问王博文要微信。
“你加他干什么?”孟、杨二人齐声问道。
“不干什么啊,拉个群。”商昀嘿嘿一笑。
王博文通过了他的好友验证,返回微信主界面一看,商昀的群已经飞快的拉好了,里面是他自己还有孟瑞和商昀三个人。
瞟了一眼群名字,王博文立刻红了脸。
群聊名称——『我的大哥大嫂』
孟瑞也掏出手机看了一眼:“……”这什么鬼名字。
“以后你们俩有事儿就在群里说,不要拐弯抹角的找爸爸打听啊,爸爸很忙的!”
“什么群?把我也拉进去。”一旁杨邱莫沉着脸说。
商昀瞪他一眼:“家族群,你进来干嘛?他们又不是你哥你嫂。”
杨邱莫抿抿唇,然后对着孟瑞和王博文郑重道:“大哥好,大嫂好,我是你们堂弟夫。”
孟瑞、王博文、商昀:“……”

从孟瑞车上下来,两人并排走在小区的小道上。
周围静悄悄的,只能听见风吹树叶的沙沙声。
王博文低头盯着地上两个差不多高的影子,踩着地上凋零的片片落叶,心里忐忑的直打鼓。
眼看着快要走到楼下,王博文停住脚步,终于鼓起勇气,伸手轻轻拉住了孟瑞的衣角。
“我错了……您别再生气啦。”
孟瑞也停了下来,脸上的表情由惊讶转为忍着笑:“那你说说,错在哪儿了?”
王博文支支吾吾半天没说出话来,直觉告诉他,如果再提伞和衣服,孟瑞一定会不高兴,但是他确实不知道还错在哪儿了呀!
“上次我的提议,你想好了吗?”孟瑞低声问。
“啊,什么?”王博文一时没反应过来,抬起头望孟瑞,嘴唇微启,脸颊半红,头顶上的路灯让他的刘海在额前留下细碎的阴影,却不妨碍光落进他漂亮的眼睛。
这是一双充满魔力的眼睛,此刻正盛满星光,里面隐约倒映着孟瑞的轮廓。
接着,那个轮廓渐渐放大,一片阴影笼罩上来,微张着的嘴唇被覆上一层湿热,王博文倏的瞪大眼睛,浑身瞬间僵硬。
腰被孟瑞一把揽住,牙齿被慢慢撬开,不属于自己的味道充盈了整个口腔,随着吻缱绻加深,剧烈的酥麻感从嘴唇一直蔓延到心尖上。
从未感受过心脏这般横冲直撞,像要蹦出来似的,王博文紧张又慌乱,闭上眼在心里默念着——

我的小心脏,你慢点跳啊慢点跳,小点声啊小点声。
千万不要把我藏起来的那点小秘密,就这样暴露给他知道……

评论(31)

热度(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