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其浮夸

低调开个号,高调写瑞文。微博@极其浮夸_RW

【瑞文】不知所起(十三)

王博文茫然的看着孟瑞,在他的眼睛里除了笑意,还捕捉到了一丝转瞬即逝的狡黠。

两个人第一次离这么近,他一下子乱了方寸,下意识的把头往后缩:“要……要在这里吗?”

听见王博文略显急促的呼吸声,孟瑞低笑一声:“你想在哪里都行。”

王博文局促的左右看看:“那,那……去沙发上吧。”

孟瑞松开握着他胳膊的手,转身自顾自走回客厅坐到沙发上,王博文梗着脖子跟着坐到他旁边,眼睛不受控制的四处乱飘。

怎么办,这下要怎么办,怎么吹吹?没人教过我呀!

王博文紧张的直吞口水,想掏手机百度一下,可是孟瑞就坐在旁边,他实在没这个胆子。

屋子里的氛围慢慢起了变化。

想到下飞机的时候收到孟瑞那样的回复,那样反常的语气,来到公寓孟瑞也一直没提,他还以为孟瑞只是随便开个玩笑,转脸就忘了呢。

身旁孟瑞还是一声不吭,完全没有要提示一下的意思,就这么静静坐着像在等他行动。

王博文动了动手指,在心里默默数到三,然后下定决心般的两只手往孟瑞袖口移动,抓住袖口的纽扣解开,笨拙的把袖子往上卷。

慢慢的,包满了整个小臂的纱布露了出来,孟瑞也不抬手配合,袖口被压着不好继续往上推,王博文急得额头冒汗,盯了半天实在没办法,只能分出一只手去握住孟瑞的手腕,把他的手稍微抬起来一点。

他握得很小心,生怕碰到伤口,微凉的手指触碰到孟瑞的手腕,孟瑞的手轻轻一动。

“疼吗?”王博文以为碰到了伤口,连忙把手又往下移了一点,食指和中指一下子落到了孟瑞的手心里。

手指很温柔几乎没有使力,不像是在托着他的手,更像是在挠痒痒。

孟瑞福至心灵的握起拳,捏住了王博文在他手心里两根手指,原本就紧张的绷直身体的王博文小朋友直接惊的倒抽了一口气。

“手怎么这么凉?”孟瑞皱眉,想到他刚才跪在地板上叠衣服,说不定是受了寒气。

“啊……没事,一会儿就暖和了。”王博文抽动手指试图挣开,孟瑞却越抓越紧,他又不敢动作太大,挣扎半天纹丝未动,反而整个手都被孟瑞的大手握住了。

那啥……反抗金主是不对的吧?

突然给自己找到合理理由的王博文慢慢放松下来,就由着孟瑞干燥温暖的手这么握着,不打算继续挣扎了。

可是,屋里的氛围更加……旖旎了。

王博文搜肠刮肚想出来这么个词,觉得用来形容当下的状态,简直不能更合适了。

不是说好的吹吹吗,谁来告诉我,为什么变成了眼下的情况?

孟瑞看见王博文脑袋都要低到胸口的害羞模样,不由玩心大起,手指轻抚他的手背,揉来捏去。

于是毫不意外的看到王博文从脖子到耳朵都迅速红成了一片,白皙的皮肤染上红晕,煞是好看。

脸皮这么薄,拉一下手就要火山喷发的模样,孟瑞想,自己要真做点什么,他是不是会当场羞晕过去?

不过凡事都讲究适可而止,孟瑞看够了终于松开手:“好了,不逗你了。”

王博文一下子抬起头,微张着嘴,眼睛里满是惊讶。

孟瑞笑了笑:“你不会真想给我吹吹吧?”

王博文忙不迭摇头:“不不不……这,这也吹不起来,纱布这么厚呢……”他得使多大劲才能吹到伤口啊,纱布又不能拆开。

没想到他真思考过“吹吹”的可行性,还硬着头皮给他卷袖子,孟瑞脸上的笑意更浓了。

“很晚了,快回去吧,我的车不在这儿没法送你了,到楼下给你叫个出租车。”孟瑞起身,把右胳膊卷起的袖子放下来。

“不用不用,”王博文还没从刚才的气氛中脱离,整个身体都有点发软,晃晃悠悠站起来,“我自己回去就行,您记得把粥喝了,如果冷了的话用微波炉热一下。”

孟瑞不置可否,回到卧室拿了一件外套出来递给他:“穿上,外面凉。”


王博文脑袋还懵懵的,等到他回过神来,已经披着孟瑞的外套,打着伞站在楼下了。

在孟瑞的注视下上了出租车,他的心跳才慢慢平复下来,脸上的红晕也渐渐褪去。

车窗外的家灯火透过雨幕闪烁摇晃,照亮他微笑着的侧脸,他拿出手机点开备忘录,记下了五、六两个新项。

5,超级不喜欢吃鱼(不过能喝鱼汤ヽ(・ω・。)ノ)

6,可能抽烟(应该抽的不多^_^)

按灭屏幕,怔怔的动了动左手,干燥温暖的触感似乎还残留在手背和指尖。

王博文把手贴在脸上,萦绕在鼻尖的是孟瑞外套上传来的淡淡烟草味。

他从来没见过孟瑞抽烟,平时应该是很少抽,所以这股味道很淡,一点都不让人讨厌,反而闻着很舒服。


他的备忘录一直是当笔记本用的,只记录看得到摸得着的东西。

至于看不见摸不着的那些,他不会用文字记录,而是会逐一印刻进心里。


一晃一个多星期过去,衣服和伞都没能有机会还给孟瑞。

原本以为很快就能见面,结果Free Loop除了要参与大量的排练准备fanmeeting,还临时被安排参加下一支单曲的选曲、录制和编舞,中间再加上几个不大不小的通告,组合全体成员连同经纪人、助手几乎忙到脚不沾地。

孟瑞一连几天接到的morning call,王博文的声音听起来都十分疲惫,匆匆忙忙的说不上几句就挂了。

不过就算这样,他也没忘了每天提醒孟瑞去挂水、换药、不要乱动。

所以他们每天能通话的时间更加短暂了。

-“伞还在我这里呢,您还有伞用吗?”

-“嗯,我这里还有一把。”

-“那就好,今天又要下雨了哦,您出门记得带上。”

-“好,你这两天……”

-“先不说啦,保姆车在外面等我,挂啦,拜拜!”

孟瑞:“……”我话还没说完呢小朋友。

无奈的放下手机,抬头看看外面阴沉的天色,心情莫名不爽。 

这连天的阴雨什么时候能结束?

动手划拉一下屏幕,点开手机里刚下的微博app,登上新注册的账号。

孟瑞之前从来没玩过微博,账号还是前两天在小孙的指导下注册的。

点开关注列表里唯一一个名字——王博文小白,看到早上有一条新的微博更新。

『开工啦!天气预报说下午有雨,首都的宝宝们出门记得带伞哦(^3^)』

孟瑞:“……”我的待遇居然和广大粉丝朋友是一样一样的。

有时间发微博没时间跟我多说两句,说不定我还不如粉丝呢。

孟瑞轻哼一声,以示不满。

这条微博配图是一张自拍,点击查看大图,照片上的王博文戴了一顶棒球帽,正对着镜头闭着眼睛撅嘴,手上握着那天从公寓带走的伞。

长按图片保存照片,心情瞬间愉悦不少。

孟瑞摸摸下巴,下次要让他在我面前做这个表情。

嗯,不让广大网友看到。


天气预报难得准确了一回,下午果然下起瓢泼大雨,温度骤降。

Free Loop四人跟着编舞老师学了一下午新单曲的舞蹈,筋疲力竭的坐在地板上休息。

王博文趁着休息时间登上微博,看粉丝的评论和私信,时不时的回复几条。

粉丝们太暖心了,都排着队夸他可爱,让他多穿点,多喝热水什么的,还有说想亲亲他抱抱他的。

王博文笑的眉眼弯弯,一边看评论一边看每个人的头像和ID,努力把他们每个人都记在脑中。

慢慢往下划着,突然看到一条与众不同的评论:

『不准撅嘴。』

王博文愣了愣,目光移到写这条评论的ID——“用户名xxxxxx”,水军小号既视感,也没有设置头像,他对这个号并没有什么印象,看样子应该是个新号。

在这条评论下面已经有几十条回评,大多是“我们就爱看小白撅嘴关你屁事啊”,“你是黑粉吧赶紧滚蛋”,“有种上大号”之类的。

王博文疑惑的啃啃手指,他不喜欢看到粉丝在他微博下面吵架,而且不知怎么的,他感觉这个人并不是什么黑粉。

刚准备点开这个人的资料看看,一边顾琤突然走过来,居高临下的斜睨他:“有时间玩手机,还不如好好练舞,别每次都拖我们后腿!”

语气一如既往的不友好。

王博文心倏的一沉,讷讷的放下手机,没有搭理顾琤,独自走到舞蹈室另一头,开始复习刚学的舞蹈动作。

顾琤平时怼他,他都会呲牙怼回去,只有说到舞蹈这件事,他永远无法说出反驳的话来。


一个人默默练到晚上十点多,好不容易把新单曲主打歌的舞蹈基本上练顺了,王博文背上包,把练习室的灯关上、门锁好,独自走进黑暗安静的走廊。

无论白天在人前笑得多么开心,多么充满正能量,每当这个时候,他都会觉得无比孤独,仿佛整个世界只剩他一个人,寂寞得快要被黑暗吞噬一般。

走到一楼存放雨伞的地方,不大的筐子里空空如也,找了几圈也没找到自己白天放进去的那把雨伞。

耷拉着脑袋颓然的走出公司大门,王博文抬头望着黑洞洞的天,雨还在下。

他突然想起一个多星期前在孟瑞公寓楼下,也是这样的天气,却没有这样刺骨的凉意。

而现在他两手空空,连孟瑞给他的伞都丢了。

心里也一下子变得空荡荡的。


回到住处的时候浑身都湿透了,皮肤冰凉,连呼出的气都是冷的。

王博文烧了一壶水,把湿衣服脱掉,用毛巾沾着热水把身上擦了一遍,然后爬上床裹紧被子。

真的太冷了,为了减肥晚饭都没吃,身体得不到能量,无法由内而外传输温度到体表,蜷缩了很久被窝里还是凉的。

翻来覆去都睡不着,王博文哆哆嗦嗦伸出手摸到床头的背包,从里面掏出手机,想看看粉丝的回复找点温暖。

刚点亮屏幕就看到孟瑞发来的微信:

『晚上记得吃饭』

后面还接着一条:

『你一点都不胖』

王博文撇撇嘴,我知道不胖啊,可是有什么办法呢,上镜的时候脸还是有点肉肉的,不够显瘦啊。

抽抽鼻子,心头升起一股难受和委屈,他打开通讯录找到孟瑞的电话,看着那串每天早上都会拨通的熟悉号码,犹豫半天还是没有按下去。

都这么晚了,可不能这么任性呀。

他只是你的金主,别以为人家让你叫一声“哥哥”,你就真的能把人家当兄长,对人家肆无忌惮的撒娇了。

咬咬牙把眼角的泪憋回去,王博文把手机放到枕头底下,换了个姿势平躺在床上,深吸一口气,闭上眼睛。


哥哥,晚安。

评论(19)

热度(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