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其浮夸

低调开个号,高调写瑞文。微博@极其浮夸_RW

【瑞文】不知所起(十二)

打开门,拎着大包小包、风尘仆仆的王博文站在门口,面色微红,气喘吁吁。

孟瑞一愣:“怎么喘的这么厉害?”

王博文歪头冲他咧嘴一笑:“有人占着电梯搬家具,实在等不下去,我走楼梯上来的。”

孟瑞忙要去接他手中的东西,将他迎进门来,却被王博文侧身躲开了:“我拎着就行,也没多少东西。”

走进客厅看到一地狼藉,王博文“哇”惊呼了一声,然后踮着脚绕过那些衣服杂物,把手上的东西放到茶几上,一件一件往外拿。

“这是您的衣服,刚从干洗店取回来的。”

“这是蜂蜜柚子茶,我妹妹做的,用料新鲜味道也很赞,您可以泡着喝喝看,喜欢的话下次再给您带。”

“这是鲈鱼……路上买的,本来想做好了带来的,刚下飞机回去放下东西就来了,没来得及。”

孟瑞看到鱼直接皱起眉,王博文立刻察觉到他的反感,忙解释道:“我知道您不吃鱼,但是鲈鱼真是好东西,最利于伤口恢复了,您如果实在不想吃鱼,喝点鱼汤行吗?葱姜我都买了,做的时候都放进去,再滴点儿醋,不会太腥的。”

见孟瑞还在犹豫,王博文献宝似的从口袋里掏出一个盒子:“一整盒咖啡糖,喝了鱼汤就可以吃一颗哦!”

孟瑞:“……”这是在哄害怕吃药的小孩儿?

“可是……我这里没有油盐酱醋。”孟瑞实在不忍心打击王博文的积极性,然而他这里除了家具和家居用品之外,确实什么都没有。

“有锅碗瓢盆吗?”王博文说着四处张望着找厨房。

“有。”

王博文嘿嘿一笑,放下背后的书包:“那就行,我就猜到您刚搬家肯定没有调味品,所以都买来了。”

大大小小的瓶子一个个从书包里拿出来摆在桌上,王博文张开双臂一把捧在怀里,手指头勾着放鱼的塑料袋,往厨房去了。

彻底被他的细致周到折服,孟瑞叹了一口气,看来今天这傻鱼是非吃不可了。


“你下午没有工作安排?”孟瑞看着王博文把瓶瓶罐罐往空空的调味品架上放,开口问道。

“下午是自由训练时间,他们都回家休息去了。”王博文按照常用顺序调整了一下调味品的位置,“您呢,也没上班?”

“嗯,下午没什么事,去医院换了药就回来搬家了。”

听到孟瑞说换过药了,王博文放下心来,随口问道:“怎么突然要搬家呀?”

刚问出口就后悔了,人家为什么搬家关他什么事?他哪有资格打听金主的私生活?

尴尬的吐了吐舌头,王博文慢慢打开装鱼的塑料袋。

“公司离家太远,来回不方便,这套公寓离公司近些。”孟瑞一边回答,一边盯着他手上的动作,看着他用白皙的手指去碰还带着血的处理好的鱼,头皮一阵发麻。

王博文点点头,停下手中的动作:“那个……您先出去吧,厨房油烟重,我这儿很快就能做好。”

孟瑞看了一眼王博文郑重其事的模样。

好吧,可能是担心自己在这儿影响他发挥,反正他也不喜欢鱼味,出去就出去。


等到鱼汤摆上桌,孟瑞才知道自己完全想多了,王博文并不是怕被影响,而是根本不会做。

鱼汤颜色不是正常鱼汤的奶白色,也不是透明的清汤,汤色黄黄黑黑的看不见底,要不是上面飘着几片葱叶,孟瑞还以为这是刚熬出来的中药。

王博文紧张的啃着手指看着孟瑞黑如锅底的脸色,他也没想到第一次做鱼就这么失败……百度出来的流程明明很简单啊,不就是把食材都往锅里一扔,加水煮熟了就行嘛。

前面几个步骤都好好的,只是最后为了去腥,他打算滴点儿醋来着,结果手忙脚乱拿错了瓶子,把老抽当成醋倒了下去,所以颜色才变得奇怪了点。

味道应该还是……可以的吧?

王博文惴惴不安的盛了一碗汤推到孟瑞面前:“尝尝嘛,看起来是有点……不过做法应该是没问题的。”

孟瑞表情一僵,慢慢伸手接过来,就着勺子抿了一口。

“怎么样怎么样?”王博文闪烁着期待的小眼神看着他。

喉咙一哽,孟瑞艰难的把嘴里这口味道诡异的汤咽了下去,昧着良心说:“……挺好的,你也尝尝?”

“真的嘛?那就太好了!”王博文喜笑颜开,没想到他真有做菜的天赋,第一次做就得到金主的肯定,“我就不喝了,您赶紧把这一大碗都喝掉,这样伤口很快就会好了!”

孟瑞心里咯噔一下,看着满满一大碗鱼汤,内心犹如有千万头草泥马飞奔而过。

这就是传说中的自己挖坑自己跳吗?


勉强喝了一半,感觉汤已经漫到嗓子眼,孟瑞再也无法勉强自己往下咽了,于是称不舒服想休息会儿,王博文以为他伤口疼,吓得忙站起来扶着他去房间躺下。

床上被子枕头一应俱全,是孟妈妈安排人提前准备好的。

孟瑞被王博文按着躺在床上:“您眯一会儿吧,我把厨房收拾了就走啦。”

“去哪儿?”孟瑞抬眼问道。

“约了我妹妹晚上一起吃饭,她过两天要去国外演出啦!”说到妹妹,王博文又是一脸掩饰不住的骄傲自豪。

刚来一会儿就要走。

嘴里还残留着挥之不去的怪味,孟瑞心里一阵不悦,轻轻嗯了一声,闭上了眼睛。


这一觉就睡到了天黑,睁开眼睛的时候发现屋内一片黑暗,孟瑞心下一惊。

他从来没有午睡的习惯,白天也很少打瞌睡。可能是因为医生嘱咐不要喝咖啡,会影响伤口愈合,他这两天就都没有喝,所以比平时容易疲劳,闭上眼睛就睡了过去。

坐起来打开台灯,拿起手机一看,已经晚上7点多了。

主屏上有商昀发来的一条微信:『良宵苦短,且办且珍惜哦~(~o~)』

孟瑞嘴角一抽,且办?什么鬼,办什么?

房间里很安静,听不到一点声音,都这么晚了,王博文应该是走了。

放下手机下床,看见床边整齐的摆放着一双拖鞋,孟瑞记得自己进房间的时候没有带进来,他捏了捏眉心,并未细想,穿上拖鞋走了出去。

打开房间门,出乎意料的,迎接他的不是一室黑暗。

客厅灯亮着,桌子上、茶几上、地面上还有沙发上都干干净净,玻璃台面反射着晃眼的亮光,刚搬来的乱七八糟的衣服杂物都不见了。

耳边听见一点细微的声响,孟瑞寻声走到卧室对面的书房门口,房门虚掩着,门缝里透出昏黄的灯光,里面有人在哼歌,轻松愉悦的调调。

伸手慢慢推开门,落入眼中的是一个削瘦的背影,正跪坐在地上,手上不停的动作着,身边的地板上摆着几摞叠的整整齐齐的衣服。

是之前堆在客厅里的、今天刚搬过来的衣服。

“夜了为什么还不想睡,除了你我还在思念谁,我并不是害怕黑,寂寞却喜欢把整个我包围……”

王博文一边叠衣服,一边唱的摇头晃脑,细细软软的头发上笼着一层淡黄的光晕,看起来格外温暖柔和。

歌声清亮纯净,在宁静的夜里仿佛一下子抓住了孟瑞的心,他定住脚步,就这样站在门口静静的听他唱。

一曲终了,王博文呼出一口气,双手合十,弯腰鞠躬:“谢谢,谢谢大家来到我的演唱会,宝宝们回去路上要注意安全哦……”

声音很小,却让门口的孟瑞听了个真切,他终于忍不住噗嗤笑出声。

这孩子一个人私底下原来是这个样子的,这就叫走到哪里,哪里就是舞台吗?

王博文闻声一下子蹦起来三尺高,转头看到孟瑞正倚着门框笑着看他,窘迫的一会儿挠头一会儿摸脸,手都不知道该往哪儿放。

“您……您醒啦?对不起我太吵了……”

丢死人了丢死人了,让金主看到自己这么愚蠢幼稚的样子,以后还怎么有脸面对他!

“我自己醒的,”孟瑞努力控制表情忍住笑:“你不是说要跟妹妹吃饭?怎么还在这里?”

“啊……外面下雨了,”王博文指指窗外:“跟妹妹的晚饭取消了,我反正没什么事,就把这里打扫收拾了一下,您一只手也不方便……”

为了不影响孟瑞睡觉,王博文擦桌子、扫地、拖地都轻手轻脚的,所以做的格外的慢,还特地把衣服都搬到书房来叠。

这会儿竖起耳朵仔细听,的确能听到窗外淅淅沥沥的雨声。

孟瑞看见王博文低着头搓衣角,脚无意识的在地板上画圈圈,心情不由的愉悦起来。

“饿了吗?带你出去吃饭。”

王博文连忙摆手:“不用啦不用啦,我给您点了份外卖放在厨房,是香菇鸡粥,现在应该还是热的。”

“那……一起吃?”孟瑞心里一动,主动邀请道。

“不啦,我减肥呢,拍广告的时候上镜显胖,挨经纪人说了。”王博文撇撇嘴,把地板上的衣服摞在一起,抱起来往外走。

孟瑞看着他露在外面的纤细手腕和脚踝,深深的无语,再减都没几两肉了吧。


走到卧室打开衣柜,王博文认真的把衣服往里面放,跟在他后面的孟瑞这才发现,他的所有外套已经整整齐齐挂在柜子里了。

看样子王博文进来过好几次,拖鞋也是他放的,自己居然睡得这么沉,中途都没有醒过。

“我也不知道您的穿衣习惯,衣服都是按照颜色摆放的,从左到右由深到浅。有几件外套已经压皱了,我用挂烫机熨了一下,正挂在阳台上晾干。您箱子里的书都给您放在书房的书架上了,那些英文书我也看不太懂,如果放的不对您自己调整一下位置……”

絮絮叨叨交代完毕,王博文走回客厅拿起背包:“那……我就回去啦,您不要乱跑乱动哦,在家好好休息。”

背上包转身往门口走去,手刚放到门把上,胳膊突然从后面被抓住了。

王博文下午刚从上海回来,身上只穿了一件套头衫,孟瑞的大手一把攥住了他的胳膊,手掌心的暖流很快透过薄薄的布料传到微凉的皮肤上,惹的他浑身一阵震颤。

“你是不是忘了什么事?”玄关处没有开灯,环境昏暗,孟瑞低沉的声音响在耳边,王博文心脏猛的一跳。

“什……什么事?”慢慢转过来,孟瑞的脸在黑暗中只能看见一个英俊好看的轮廓,唇角微微上扬,似乎正在对他笑。

屋里一时安静的只听见时钟嘀嗒嘀嗒的声响,和两人清浅的呼吸声。

孟瑞的脸慢慢凑过来,越来越近,近到王博文可以看到他眼中的笑意,近到他的心砰砰砰的越跳越快。

温热的气息拂过耳畔,低沉动听的声音在他耳边说——


“要吹吹。”


评论(18)

热度(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