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其浮夸

低调开个号,高调写瑞文。微博@极其浮夸_RW

【瑞文】不知所起(十一)

商昀很快就来了,瞪大眼睛看着满身是血的两个人:“割到动脉了?断了几根?”
孟瑞的消炎针刚挂完,让护士给拔了针:“闭嘴,让你带的衣服呢?”
接过商昀递过来的衣服,王博文连忙上前小心翼翼帮孟瑞把全是血的外套脱下来,然后给他换上干净的。
“哟,熟练工嘛。”商昀揶揄道。
王博文一下子红了脸说不出话,讷讷的把商昀带来的另一件衣服披在身上,遮住卫衣上的血迹。
“你别逗他。”孟瑞不满道:“你去拿衣服我爸妈问了吗?”
商昀很潇洒的给捧着小本子过来的两个小护士签了名,又附赠一个迷人微笑,等她们走了,转过来对孟瑞说:“今天也是巧,他俩都不在家,管家说他们一起出去应酬了。”
孟瑞松了一口气:“这事儿帮我对他们保密,我妈最近血压不太稳定,怕她知道了瞎担心。”
商昀比了一个OK的手势,看了一眼两个眼圈还通红的王博文,忍不住要笑:“诶采访下你们俩,大晚上的玩警察抓小偷,是不是特带感?要不要给你们配把枪,再配条警犬啊?”
听他这么一说,王博文更内疚自责,眼眶不由的又发酸。
“这叫见义勇为,弘扬正能量,”孟瑞动了动胳膊,疼的倒抽一口气,坚持正色说道:“你这种社会公害不会懂的。”
他这是安慰王博文,怕他有心理负担,王博文自然是知道的,于是心里越发难过了,鼻尖又开始泛红,眼角闪着还没褪去的泪光。
“别在这儿杵着了,我还没吃饭呢,一起去吃点儿呗?”
孟瑞点点头,王博文连忙吸吸鼻子,上前来扶住他没受伤的那个胳膊:“哥哥小心,慢点走。”
正牌弟弟商昀浑身一哆嗦,眼睛往孟瑞下身看过去:“你腿也被捅了?”
刚听到“哥哥”心情舒畅的孟瑞强装淡定:“没有,不过腿软没力气。”
王博文心疼的抿抿唇,垮下嘴角,扶着孟瑞的手握的更紧了。
商昀:“……”臭不要脸!

一行三人出去先吃了个饭。
王博文不好意思跟他们一起去,一直推脱着要走,一旁的孟瑞咳嗽了几声,王博文看他还苍白着脸,脚步虚浮打飘,实在放心不下,纠结半天还是跟去了。
饭桌上。
“呐,你要的谱子。”商昀从口袋里掏出两张胡乱叠着的A4纸:“下午在片场身边没有琴,随便写的,你看看行不行。”
王博文受宠若惊的接过来,打开谱子看了两行,一脸崇拜:“行,太行了,商前辈您真是太厉害了!谢谢您!”
“举手之劳,自己人不用客气。”商昀用勺子搅和几下碗里的粥:“不过你弹伴奏的话,谁唱歌?”
“我们队长呀,这是我和他的双人节目。”说完才想起商昀和队长的特殊关系,他记得商昀貌似挺反感队长的,于是有些紧张的补充一句:“他唱歌很好听的。”
商昀刚送进嘴里一口粥,闻言直接呛到咳嗽:“咳咳……杨邱莫?”
王博文点点头:“嗯。”
操,要知道是他唱,才不给你写什么谱子!
商昀咬牙切齿的想,用勺子把碗捣的叮当响。
王博文吓得脖子一缩,商前辈这样子好凶。
“怎么的,有意见?”孟瑞冷冷的发话了。
“没没没,不敢对嫂子有意见,我在想别的事儿呢。”商昀忙堆起一脸笑解释道。
餐桌对面跟孟瑞坐一排的王博文傻头傻脑的四下张望。
孟瑞这么年轻,居然已经结婚了吗?
心里突然酸酸的。
然而周围并没有什么女人,离他们最近的唯一一名女性是柜台后的收银员大妈。
等到反应过来“嫂子”是在称呼自己,王博文的脸腾的一下烧了起来。
孟瑞也没有要反驳的意思,左手拿着勺子一口一口慢条斯理的吃着他的病人专属养生粥。
热度久久退不下去,王博文小朋友燥的伸出双手扇了扇给脸颊降温,然后捏住自己滚烫的耳垂,顺便挡住脸不让身旁的孟瑞看见。
商昀嘿嘿哈哈一通笑,又被孟瑞斜了一眼,只能苦着脸埋头噤了声。
从小他就特别怕孟瑞这个堂哥,没有理由的天然怕,小时候他不想练琴在家撒泼耍赖满地打滚,爸妈都拿他没办法,但只要一把孟瑞叫来,孟瑞只需冷冷瞟他一眼,他就屁滚尿流的自己爬去琴凳上坐好了。
唉,小时候有个可怕的堂哥管着他,现在好不容易成年了、自由了,又来了个比他小四岁的小屁孩管他。
杨邱莫年纪不大,气场却强到让他根本不敢直视,靠他稍微近点都要先抖上三抖。
商昀觉得自己的命真苦,那天酒后乱性怎么乱到跟杨邱莫滚到一起去了,哪怕跟“鬼压床”那个嫩模妹子滚,也比跟他那个小屁孩滚强啊。
虽然都是甩不掉的狗皮膏药,起码自己不是被压的那个啊……

一顿饭吃的各怀心事。
商昀在孟瑞的指示下叫了个代驾把他的车开回去,王博文坚持要自己坐地铁回家,他觉得自己已经给孟瑞添太多麻烦了,这会儿也不早了,如果再绕路送他回去,孟瑞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到家休息。
走到饭店门口,还不忘一再拜托商昀开车慢一点,不要颠着孟瑞哥哥。
“这么担心我车技,要不你开车送他回家,我去坐地铁?”商昀白眼一翻,扬扬手中的车钥匙。
王博文连连摆手:“不不不,我没有驾照。”
孟瑞受伤的胳膊藏在宽大的袖筒里几乎看不出来,上前一步对王博文说:“回去路上注意安全。”顿了顿,表情略微严肃:“下次要再遇到这种事儿不要脑子一热就冲上去,无论如何,自己的人身安全要摆在第一位。”
王博文乖乖点头。
商昀从鼻子里哼了一声,心想不顾人身安全的是你吧。掂了掂车钥匙往车子那边走,想想又回头嘱咐王博文:“那啥……别告诉你们队长晚上见过我,也别让他知道谱子是我写的。”
王博文刚要问为什么,视线越过商昀肩头往后面一看,随后惊讶的眨眨眼睛:“队长?”
商昀浑身一个激灵,慢慢转头,冷不防看到杨邱莫背靠着路边一辆车,正定定的看着他。

结果孟瑞最终没能享受到商昀的专车护送,王博文也没能搭上地铁。
商昀看到杨邱莫拔腿就要跑,被腿更长的杨邱莫一把抓住拖上他的车,然后发动车子扬长而去。
事情发生的太快,王博文举着手都没来得及跟队长说声“晚上好”。
出租车停在了孟瑞家所在的别墅区门口,王博文首先跳下车,绕到另一边打开车门把孟瑞扶下来。
“不用这么紧张,就一点皮肉伤,没事的。”孟瑞实在很不习惯被人这么鞍前马后的照顾着。
王博文倔强的摇摇头,接过孟瑞手中带血的衣服:“衣服我给您洗好了送来,您记得明天要去医院挂水,后天还要去给伤口换药,千万不能忘。”
孟瑞眉头轻蹙,这是让我自己去?
“明天我们组合要去上海拍一支广告,后天下午才能回来……”王博文撅着嘴也不开心,天知道他有多不放心孟瑞,生怕没人照顾他。
听他这么说,又想到商昀说他最近很忙,孟瑞脸色缓和下来:“嗯,我会记得去的。”
看着王博文穿着偏大的外套,挥着袖子一步三回头,一副依依不舍的样子,虽然知道他应该只是出于担心和愧疚,孟瑞心里还是一片柔软。
当时看见小偷冲着王博文举起匕首,他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身体先于意识做出选择,直接扑到了他身前。
现在回想起来,孟瑞自己都觉得不可思议。

王博文从上海回来的那天下午,孟瑞正在搬家。
孟家在城南,而他现在管着的两家公司都在城西,每天都要起大早开车跨越半个城市。母亲心疼他两头跑着累,他就趁机提出搬到城西的公寓去,正好胳膊上有伤怕给父母发现。
“你搬家不找搬家公司,找我干什么?”商昀把三只箱子从车上搬下来,气喘吁吁的问。
孟瑞放下左手的行李箱,打开公寓门:“东西不多,没必要劳师动众的,你不是正好没事儿么?”
商昀气的咬牙,拍戏好不容易盼来了半天休息时间,本来准备趁着杨邱莫不在好好出去嗨皮一下,结果却给亲爱的堂哥一个电话叫来做苦力。
偏偏他还心里有鬼,没胆子说不。
那天他被杨邱莫当众抓走,孟瑞晚上就打电话问他们俩什么情况,他只能扯谎说好哥们,有点急事。
“你除了花天酒地,还有什么急事儿?我可听说他们队长人正经的很。”
孟瑞这话问的商昀心惊肉跳的,现在又有个同组合的“堂嫂”夹在中间,两头都瞒不住事儿,他只能先收起浪荡的狐狸尾巴,安静如鸡了。
好不容易把三大箱东西扛到客厅,商昀揉揉快要散架的腰,刚打算功成身退,孟瑞又把他叫住了:“左手边第一个房间,帮我把衣服都叠好挂好,我去一趟物业。”
气到七窍生烟又不敢拒绝的商昀,只能委委屈屈的鞠躬恭送堂哥:“诺。”
等孟瑞走了,商昀发泄似的把两个装着衣服的箱子倒扣在地板上,狠狠踩了几下:“这么大人了衣服都不会收拾,也不嫌丢人!”
“叮——”一声响,商昀又踹了箱子一脚,掏出自己的手机,咦,没来信息呀。
抬眼一瞟,看见孟瑞的手机放在沙发扶手上,应该是出门忘了拿。
怀着十二分的好奇,商昀吞吞口水拿起了孟瑞的手机,点亮屏幕。
【W小白】:我刚下飞机,您上午有没有去换药?@_@
向右一划直接跳到微信界面,嘿嘿嘿,就知道孟瑞那么懒一定不会设置锁屏密码。
商昀眼珠滴溜一转,笑得一脸鸡贼,快速动起拇指愉快的回复起来。

待到孟瑞回到公寓,商昀早就不知去向,留着一地衣服乱七八糟的堆着。
孟瑞不悦的皱眉,心想这小子是反了天了,拿起沙发上的手机正要给他打电话,手机一响进来一条微信。
【W小白】:好……我马上到⊙_⊙
什么情况?
孟瑞疑惑的打开微信,一段诡异的对话出现在眼前——
-『我刚下飞机,您上午有没有去换药?@_@』
-『人家今天搬家,好累累哦≥﹏≤』
-『您的胳膊能搬家吗?快别乱动!!!』
-『没办法,你又不来帮人家的说〒_〒』
-『……有什么我能帮上忙的?Q_Q』
-『人家伤口痛痛,要吹吹(>_<)』
-『怎么吹吹……⊙▽⊙』
-『振海路98号湖滨小区10号楼1903~^ω^』
-『好……我马上到⊙_⊙』

孟瑞:“……”
轰——斯文正经略带高冷的人设彻底崩塌。

评论(19)

热度(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