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其浮夸

低调开个号,高调写瑞文。微博@极其浮夸_RW

【瑞文】不知所起(十)

龙虾馆离音乐厅很近,他们是走着过去的。
可能觉得刚才脱口而出的那声“哥哥”实在燥得慌,王博文一路都没说话。
坐到龙虾馆里,点了龙虾和毛豆,王博文就拿出手机装模作样的玩儿,玩着玩着嘴里就闲不住哼起歌来。
“手牵手一步两步三步四步望着天,看星星一颗两颗三颗四颗连成线……”
“星晴?”孟瑞随口一问。
王博文抬起头:“是的,您也听周杰伦?”
“嗯,初中的时候听过。”
初中?王博文眨眨眼睛开始用这个信息推算孟瑞的年龄。
刚推到周杰伦出第一张专辑的时间,龙虾就上来了,王博文立马把年龄什么的抛到脑后,带上一次性手套,动动手指一副要大干一场的样子。
“你们这辈人现在还听周杰伦?”孟瑞并没打算吃龙虾,喝了口水问道。
“我们组合马上有fanmeeting,我和队长有一个合作节目,他唱星晴,我给他伴奏。”王博文拿起一个龙虾扯开头尾。
“钢琴伴奏吗?”
“是呀,您怎么知道?”问题一出口王博文就想起来,上次孟瑞去自己住处看到过他的电钢琴。
孟瑞也不回答:“你学过钢琴?”
“嗯,学过两年。”王博文一边说一边剥龙虾壳,“后来就没学了,小时候体弱多病,我爸就让我改学乒乓球了。”
说到音乐,王博文就像打开了话匣子,一口吃了整个龙虾肉接着说:“所以我的钢琴就是个战五渣,只能拿出来糊弄糊弄人,这不,星晴这首歌网上找不到钢琴伴奏的乐谱,我也不会自己编,估计要花钱找人写了。”
“不用找人,”孟瑞拿出手机点开微信:“我跟商昀说一声,让他今天就写好谱子发给你。”
王博文抓起第二只龙虾的手一顿,惊愕脸:“商前辈?”
“嗯哼。”孟瑞嘴角上扬,“你别看他唱歌五音不全,钢琴弹得倒是不错,听到一首歌就能即兴伴奏。”
“哇……”真看不出来。
王博文想,早知道演奏会邀请商前辈去了,他应该会喜欢。
孟瑞一眼就看出他心里在想什么:“不过他不喜欢古典,学了十年钢琴完全是被家长逼的。”
“噢。”王博文耷拉下脑袋,继续剥龙虾壳,现在的人好像都不怎么喜欢古典乐,“那……您觉得今天的演奏会怎么样?”
“嗯?”孟瑞掩饰般的清了清嗓子,“挺好的。”
水平怎么样他是听不出来,也没认真听,咳咳,他光顾着看人了。
“其实……”又一口吃掉一个龙虾肉,王博文突然停下了手里的动作,“我妹妹从小就那样,对陌生人不太热情,您别往心里去。”
这话锋转得孟瑞有些意外。
原来这小孩儿也不是完全的神经大条,他是注意到了的。
“嗯?有不热情吗?我觉得她挺好的,很端庄大方的女孩子。”孟瑞自然也不会跟一个小姑娘计较,况且王博雅是出于对王博文真心实意的担心。
听到孟瑞夸他妹妹,王博文比自己得了夸奖还开心,笑眯眯的伸手继续拿龙虾。
“您不吃吗?”又吃了好几个才发现孟瑞一个龙虾都没碰。
“最近胃不太好,我吃点这个就行。”孟瑞拿了一个毛豆,认真剥开外皮,然后用筷子把豆粒夹起来送进嘴里。
王博文噗嗤一声哈哈大笑起来:“毛豆不是这么吃的!”
说着拿起一个毛豆送到孟瑞嘴边:“直接用嘴咬出来,特别有味儿。”
孟瑞看着他的手愣了愣,然后张开嘴去咬王博文送过来的毛豆,一点一点把壳里的豆粒咬进嘴里。
豆壳上密密的毛戳得他嘴唇一阵诡异的麻痒,想都不用想就知道这东西有多脏,可能没洗过就直接扔锅里煮了就端上来了。
可是他还是吃了。
不仅吃了,还觉得味道不错,确实有滋有味。
“哎呀,糟糕!”王博文突然喊了一声。
“怎么了?”
“忘了给小龙虾拍照!都吃一半了,小苏姐让我们平时多搜集发微博用的照片,这么好的生活素材我怎么忘了拍!”
孟瑞:“……”你其实是想再叫一斤吧?

从龙虾馆出来不过六点多,天已经黑了,秋天的白昼总是比较短暂。
华灯初上,两个人走在马路边的小道上,这个时间路上尽是小情侣,一对对手拉着手或者搂着肩从他们身边经过。
两个穿衣打扮风格迥异的年轻男人并排走着,肩与肩的距离不超过半米,时不时的互相碰一下,在路人看来应该确实有那么点奇怪。
王博文记得他曾经在微博看过一条科普,说人与人之间的亲密距离在0~44厘米,在这个范围内的一般是亲子,夫妻,或者……恋人。
走到接近音乐厅停车场的路边,王博文慢慢停下了脚步:“我准备回公司再练会儿舞,您呢?”
孟瑞也跟着停了下来:“那我送你去,晚上我没什么事。”
“不用不用,我自己去,乘地铁很方便……”
只有8站路对吧?还不用换乘,不会堵车。
孟瑞在心里叹了一口气,这孩子太实诚了,连给个看他现场跳舞的机会都不行。
这一片路灯稀疏,孟瑞看着王博文被连帽衫的帽子包着的小脸,光线昏暗看不清表情,只看得见他尖尖的下巴,还有在黑夜里闪闪发亮的一双眼睛。
“冷吗?”突然想起那天他下车的时候冻得打喷嚏的样子,问题没过脑子就从嘴里出来了。
“啊?”王博文一愣,摇摇头,“不冷不冷,我这衣裳厚实着呢!”说着翻翻衣服下摆给孟瑞看。
孟瑞低头一看,嗯,加绒的是挺厚,里面还穿了T恤,啥都没看见。
“那我……先走啦,您开车注意安全!”王博文挥挥缩在袖子里的手,转身就往地铁站走过去。
孟瑞张了张嘴,正遗憾着他怎么没说“哥哥再见”,老天像是听到了他的心声,立刻给他丢下一个机会。
只见身边一道黑影带着一阵风窜过,后面传来一个女人的尖叫声:“我的包!抓小偷啊——!”
扒手跑的方向正是地铁站那边,刚走出去几步的王博文同学被扒手从背后撞了个正着,一个趔趄差点摔倒。
孟瑞一惊,连忙过去想扶他一把。
听见丢包的女人吱哇乱叫的王博文同学很快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还没站稳就冲着前面大喊一声:“别跑!”
孟瑞伸出的手落了个空,就看见王博文从自己眼前撒开丫子追了出去。

晚上,坐在医院输液室里打点滴的孟瑞才明白,老天爷的机会不仅不会白给,有时候还会收取高额利息。
就比如自己,为了听一声“哥哥”,付出了血的代价。
王博文见义勇为去追扒手,他下意识的反应当然也是立马追上去。
三个人一个跟一个的跑,向来喜静连公交车都没追过的孟瑞,除了大学校运动会,这些年来是第一次正儿八经奔跑起来。
他都没想到自己居然能跑这么快,过了两条街就追上了前面两个人。
扒手给他们俩堵在小巷子里动不了,气急败坏的掏出怀里的匕首挥来挥去,试图把他们吓跑。
王博文同学作为国家一级运动员可不是被吓大的,带着少年的热血心性,冲上去就要夺他手里的包。
这个扒手也不是吃干饭的,身手敏捷的一闪,躲是躲开了,却还是被王博文一胳膊肘子捅到胸口,痛叫了一声。
扒手真的生气了,尼玛这年头居然还有傻逼见义勇为?图的啥?
瞬间一个转身就朝着王博文扑过去,王博文是运动员也没学过散打和擒拿,哪里是这种阴损的惯扒的对手。
眼看着扒手手里的匕首迎光一闪,已经跑到虚脱的孟瑞不知道哪里来的一股力气,两步跨上前撞开扒手,把王博文护在身后。
很不巧,不擅运动的孟少显然身手更糟糕,撞过去的角度完美避开了所有安全位置。
皮肉被刀划开的时候发出一声脆响,在黑夜里格外刺耳。
扒手没想到真的伤了人,手一抖包和匕首一同落地,爬起来落荒而逃。

然后孟瑞就来到了医院。
好不容易打发走了做笔录的警察,以及找回包包千恩万谢就差给他俩跪下的女失主,包扎好伤口的孟瑞有些疲惫的坐在输液室闭了闭眼睛。
失血过多,脑袋发晕。
这一刀划得不深却很长,从胳膊弯快到手腕子那里,流了不少血,从里面的衬衫到外面的风衣都被染红了。
当时他只觉得胳膊上的疼痛一路传到了天灵盖,抬手一看,鲜红的血就顺着胳膊淌下来铺满了手心手背,从指尖噼里啪啦不要钱似的往地上砸。
王博文当场吓得面无人色,呆呆的只会握着他的手发抖。
这会儿总算淡定多了,一声不吭的坐在他旁边,垂着脑袋,碎发挡住了眼睛,不知道在想什么。
“你先走吧,不是说要练舞吗?”
王博文猛的抬起头看孟瑞失血苍白的脸,目光又转移到扎着绷带的右胳膊上,就这么定定的看着,然后伸出手轻轻抚上去。
孟瑞看到他眼眶一点点泛红,手脚一阵无措,还没想到说什么,就看见豆大的眼泪一颗接一颗,啪嗒啪嗒掉落在纱布上。
“对不起,我不该逞能的,都怪我……”
孟瑞叹了一口气,唉,带着哭腔的声音都这么好听。
听到他叹气,王博文心里更难受了,低着头又看到身上满是孟瑞的血,哭的上气不接下气。
幸好这一刀扎的是胳膊,要是扎中心脏可怎么办啊,这么好的金主上哪儿去再找第二个啊!
孟瑞看他无声的哭到打嗝,心里跟着一抽一抽的。
“没事,就划个小口子,也没毁容,别哭了……”
想来他们总共也没见过几面,这是王博文第三次在他面前哭了,这是造的什么孽啊。
抬起挂着点滴的手去给他擦眼泪,王博文连忙抓住他的手放回扶手上:“别……嗝……乱动。”
对面的老大爷看着他俩直乐呵:“哟,哥哥给弟弟上哪儿出头去了,弄一胳膊伤回来?”
这大爷眼神也是不好,现在不是一胳膊伤了,是一胳膊泪好么。
孟瑞被王博文哭的心里发闷,也懒得解释:“自己在家瞎玩儿弄的。”
这时候王博文手机响了,他胡乱擦了一把眼泪背过去接电话。
“喂,小…嗝…雅,我在医院。”
“我没…嗝…事,是跟我一起的朋友受伤了。”
“他不是…嗝…坏人,你别乱说他,今天要不是他,躺这儿…嗝…的就是我了。”
……
对面的大爷冲着孟瑞:“你们哥俩这玩儿得还挺大,弄一身血,还不是他躺就是你躺的,什么事儿啊非要你死我活?”
孟瑞尴尬一笑,无言以对。

评论(17)

热度(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