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其浮夸

低调开个号,高调写瑞文。微博@极其浮夸_RW

【瑞文】不知所起(九)

王博文第三次叫孟瑞起床的时候,还是紧张得手心冒汗。
每次电话里“嘟”不超过两声,孟瑞就接起来了,然后两个人就开始默契的一个两个字往外蹦。
-“喂?”
-“嗯。”
-“喂……”
-“嗯?”
-“那个……”
-“嗯。”
-“早啊……”
-“……嗯,早。”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没睡醒,孟瑞每次电话明明都接得很快,可是说起话来欲言又止的,仿佛只会说“嗯”一个字,弄的王博文尴尬得直搓衣角,不知道该接着说些什么。
电话那头的孟瑞也是无比纠结,我都表现的这么明显了,这小孩儿是真不知道还是假装不懂?
我不就想听你亲口叫一声“哥哥”吗?怎么就这么难?
挂了电话,孟瑞叹了一口气,默默打开微信收藏,点开那条听了不知道多少遍的15秒语音,又从头到尾听了三遍。
听完正好小孙进来送咖啡,孟瑞问了他一句:“你知道怎么把微信语音导出来吗?”
小孙愣了下:“不知道,要不给您百度一下?”
“呃,那还是算了。”孟瑞突然觉得这事儿做起来有点猥琐,不符合他的气质,想想还是作罢。
大不了再多听几次13秒的空白呗,就当是给那声“哥哥”做铺垫了。
一直反复的听说不定很快就会腻了呢?

收到妹妹王博雅用顺丰寄来的两张演奏会门票,王博文犯了难。
演奏会时间在明天下午3点,正好是星期天,他可以这两天训练到晚一点,然后空出周日下午的时间过去。
可是两张……他要找谁一起去呢?
王博文脑子里第一个蹦出来的人居然是孟瑞。
他被自己这个想法吓到了。
孟瑞是他的金主,并不是他的朋友,他居然想跟孟瑞一起去听演奏会?
可能是上次在孟瑞车上,听他放的都是些钢琴曲、古典乐,感觉他应该会喜欢。
摇摇头努力挥散脑中不切实际的想法,王博文决定从身边的人当中找个伴,毕竟演奏会前排的票也好几百一张,舍不得浪费。
而且,他恨不得全世界都知道,他有个这么优秀的妹妹。

“古典乐?不听。”陈放头摇得跟拨浪鼓一样。
王博文不解道:“你父母不都是演奏家嘛,怎么会不喜欢古典乐?”
“正因为我爹妈都是搞古典乐的,”陈放像是回忆起什么痛苦的事,五官都揪在一起,“我从小到大走到哪儿都是古典乐,现在好不容易逃出生天可以接触流行乐,小白哥你就饶了我吧。”
好吧,可能从小被逼着学什么的孩子都有这样的抵触情绪,就像他小时候很长一段时间都很讨厌打乒乓球一样。
中午休息,王博文愣愣的坐在练习室看着手里的两张票。
陈放不去,顾琤不用考虑,杨邱莫不敢考虑,小苏姐他都去问过了,她周末难得休息,说要跟家人去短途旅行。
实在想不到还能找谁了。
王博文搓了搓双手,拿出手机。
你看你看,真的不是我想约金主的哦,确实是约不到人嘛!
-『那个……>_<』
有点忐忑的先来了个开场白。
【你的老公是少爷】:『转账给你 ¥50000』
王博文:“!!!”
连忙翻了下日历,今天是月初第一天。
王博文小朋友窘迫万分,欲哭无泪。
金主你听我说,我真的不是来讨要工资的啊!
-『我不是……π_π』
孟瑞很快回复过来:『不是什么?』
-『不是故意的π_π』
屏幕那头的孟瑞快笑出声来。
接着他收到了一张图片,点开一看是两张某青年交响乐团的演奏会门票。
【W小白】:后天的演奏会,我妹妹是乐团首席::>_<::
哦,原来是邀请我一起去听演奏会。
孟瑞是有点艺术细胞的,但基本上都扔在绘画上了,几乎没有分给音乐这个东西。
他车里放古典乐只是因为觉得听起来舒服、放松而已。
演奏会什么的一听就是一两个小时,孟瑞真怕自己在音乐厅里睡过去,而且周末……已经安排了跟父亲去打高尔夫。
手机又一震。
【W小白】:哥哥有空嘛?⊙▽⊙
孟瑞:“……”看到哥哥两个字就跟被定住似的完全动不了了。
好吧,有空。
怎么能没空呢。

星期天下午,天气晴。
孟瑞远远的就看见王博文,穿着一件蓝色连帽衫,口罩、棒球帽把脸捂得严严实实,高高瘦瘦的一个男孩子往那儿一站,无端的有种跟周围路人都区别开来的气质。
本来孟瑞是提出去接王博文一起过来的,王博文非说不顺路,自己搭地铁过来就行,就8站路都不用换乘,特方便。
既然他都这么说了,孟瑞也没再客气,他并没有中国人传统的推来让去的习性。
王博文很快也看见了孟瑞,一边挥手一边跑过来,眉眼弯弯:“您来啦!”
孟瑞应了一声:“路上有点堵车,等很久了吧?”
王博文连忙摆手:“没有没有,我也刚到。”
两人并肩走进音乐厅,王博文摘了帽子和口罩,捋了捋被压塌的头发。
“不怕被认出来?”孟瑞看着他的侧脸,发现他今天没化妆,皮肤略显苍白,眼睛没贴双眼皮贴有点内双,没有舞台上看起来那么精神。
“没事,今天没化妆,我是一只素颜鬼。”说着对孟瑞拎耳朵伸舌头做了个鬼脸。
孟瑞很配合的笑了几声。
其实他觉得王博文不化妆更好看,特别干净纯粹。

进入厅内落座,王博文压抑不住兴奋的心情,伸长了脖子盯着台上猛看,眼睛闪闪发亮。
“我妹妹可厉害啦,进这个乐团半年就做了首席!”
“她从小就是音乐神童,所有教过她的老师都说她前途无量!”
“我妹妹十二岁的时候,家里的奖杯证书就堆不下了,我爸就去订做了一个大橱子……”
孟瑞微笑着听他絮絮叨叨炫耀自己妹妹,一直到音乐会开场,丝毫没有不耐烦。
待到乐团成员和指挥就位,一个穿着黑色无袖连衣裙的女孩单手持着小提琴和琴弓,不紧不慢的走上舞台。
“快看快看,是我妹妹!”王博文凑过来对着孟瑞耳朵激动的说。
其实不用他说,女孩一走上来孟瑞就看出来了,一样雪白的皮肤,一样明亮的眼睛,一样高挑的身材,一样略显稚嫩却很有担当的镇定模样。
说他们不是兄妹都没人信。
首席妹妹带着大家校了音,演奏会正式开始。
意料之中的是,几支曲子中孟瑞只听出了柴可夫斯基的天鹅湖,别的都是云里雾里的不知道在哪里听过,名字都说不上来。
意料之外的是,孟瑞居然全程都没有打瞌睡。
王博文并没有像开场前那样聒噪的一直跟他说话,腰杆挺直端坐在那里非常投入的听演奏,只在每首曲子结束的时候跟着群众一起卖力鼓掌。
眼睛一直盯着首席妹妹,骄傲又自豪。
孟瑞自然没有王博文与有荣焉的感觉,交响乐对他来说带着耳朵听就够了。
于是闲着的眼睛干点什么呢?
就看看右手边的小朋友吧。
整场演奏会孟瑞时不时微微扭头,看王博文跟着音乐的情绪一会儿仰着脸微笑,一会儿垮着嘴角难过,看着看着自己也跟着精神起来,一点也不觉得无聊了。
而王博文小朋友实在太过投入,直到演奏会结束,都不知道他身边的金主两个小时内正大光明的看了他多少眼。

散场之后,王博文拉着孟瑞去到后台找妹妹。
“这是王博雅,我妹妹。”
“这是孟瑞,我……朋友。”
孟瑞微笑着伸出手,王博雅客气回握。
然后王博文就对妹妹开启了唠叨模式,像老妈子似的从生活琐事到衣食住行一样一样事无巨细关心过去,反观比他还小两岁的王博雅倒是一派平静,只是笑着点头答应着。
不知怎么的,孟瑞隐隐感觉到王博雅对他不太友好,偶尔飘过来的眼神都带着敌意,王博文怕把他晾在一边尴尬,故意找话题想带上他一起聊,王博雅也不接话。
孟瑞不相信看这位起来很懂事的妹妹会故意给哥哥的朋友难堪。
唯一的可能就是,她看出他们俩关系特殊,并非普通朋友。
并且她认为自己不是什么好人。
结束了短暂的交流,王博雅表示自己还要留下收拾乐团的谱子,让他们俩先走。
最后还不忘拉着王博文,意有所指的说了一句:“哥,不要太轻信别人,社会上的人都很善于伪装的。”
孟瑞嘴角一抽,我看着是有多像社会上的坏人?
王博文显然没明白妹妹的意思,一脸迷茫的跟孟瑞一起走出去,抬眼看看天,到饭点了。
“那个……您饿了吗?”
最近总是用“那个”做开场白的王小白同学见孟瑞脸色不愉,有点紧张的开口道。
“不饿。”孟瑞回应道。
王博文瘪瘪嘴:“噢。”那就只能在这儿分道扬镳咯……
“但是想吃东西了。”孟瑞又接上一句。
“真的嘛?”王博文扑闪着大眼睛,脸上满是欣喜和期待。
孟瑞瞬间没了脾气,点点头:“那还能有假?”
“那我们去吃小龙虾行吗?附近有一家的十三香的味道特别好!”
小龙虾?
十分注重健康,连油炸食品都不吃的孟瑞嘴角又是一抽,头仿佛瞬间僵硬了点不下去。
“那东西不干净,又吃不饱……”试图说服不知道保养身体的小朋友。
“就吃一斤!”
头一回见小孩在他面前撒娇,孟瑞迟疑片刻,还想再劝劝他,哪怕吃肯德基也行啊,起码没这么脏。
王博文见他有点动摇,忙趁热打铁:“就一斤好吗,哥哥?”
砰!一枪正中靶心。
“……好。”

后来商昀总是嘲笑他没出息,平时那么坚定有原则的一个人,王博文一喊“哥哥”立马怂,底线都扔地上不要了。
孟瑞抿一口咖啡,斜他一眼:“你懂个屁,他这么一喊,换谁都受不了。”

评论(16)

热度(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