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其浮夸

低调开个号,高调写瑞文。微博@极其浮夸_RW

【瑞文】不知所起(七)

王博文觉得自己将来老了可以写本回忆录,名字就叫《这个世界上最不缺的就是巧合》,副标题——我和我的金主不得不说的故事。
车后座上的王博文恢复了正常坐姿,两手放在身体两侧挡住蜜汁夸张的镂空,旁边放着叠得整整齐齐的暗红色西装。
刚才他们俩短暂的对视以他猛然跳起来脑袋撞到车顶告终。
经过漫长的沟通,王博文弄清楚了衣服跟孟瑞的关系,慈善晚会跟孟瑞的关系,还有商昀和孟瑞的关系。
最后总结,全世界都和他的金主有关系。
今天的慈善晚会孟瑞也来参加了,而他居然完全不知道。
瞟了一眼握着方向盘认真开车的男人,王博文心想,不知道他有没有看到我表演。
孟瑞说要送他回家的时候,他原本是想拒绝的,可是知乎上不是说了吗,“什么都要听他的”,不然金主会不高兴。
他已经为拒绝金主的五万块惴惴不安两天了,再借他十个胆子也不敢再说NO。
于是孟瑞看到王博文一边摆着手一边点头说:“嗯嗯,那就麻烦您了!”
孟瑞:“……”两个完全矛盾的动作不知道他是怎么同时做出来的。

“队长,我是王博文。”
“跟你说一声,我先回家了,你们不用等我。”
“衣服的事情明天我会跟小苏姐交代的。”
“好的,拜拜。”
总共不到半分钟的电话,王博文举着手机的胳膊一直紧张的夹着,生怕走光了似的,挂了电话连忙拉拉下摆,又端正坐好。
通过后视镜看了他一眼的孟瑞心里不由觉得好笑,既然都穿着这身在全国观众面前溜达过了,在我面前怎么反倒遮遮掩掩害羞起来?
今天的晚会他看到中途就觉得无聊,直接回到车上等商昀了,所以硬生生错过了王博文的演出,商昀来找他要衣服的时候他也不知道是给王博文穿的。
现在想想,啧,还真有点后悔,等回头把高清回放找来看看。
距离王博文说的地址还有一段距离,孟瑞把车里音乐声调小:“吃饭了吗?”
“啊,上台前吃过了。”不然也不会把衣服碰脏了。
王博文想了想又回问一句:“您吃了吗?”
“没有。”
“……”这就有点尴尬了,难道要我带你去吃吗?王博文脑门上落下一滴汗,“那……要吃吗?”
吃什么,吃你吗?
孟瑞心里这么想着,面上一点都没显露出来:“不用,我先把你送回去。”
“谢谢。”王博文说完就不出声了,怕再引出什么接不上的话茬。
“谢什么。”孟瑞又看了一眼后视镜里正襟危坐的小朋友,“你是不是很怕我?”
“没有没有!”王博文连忙摇头摆手,还不忘拘谨的夹着胳膊。
这回两个动作总算是一致的了。
孟瑞的话步步惊心,王博文眼皮直跳,就怕他下一个就要问“为什么不收款?”,或者“为什么不回我微信?”
他一路都如坐针毡,结果一直到小区门口孟瑞都没再说别的。

一下车,夜晚的寒气就把王博文包围了个严实,尤其是镂空那里的皮肤,毫无遮挡的被秋风钻进来攻城掠地,一个响亮的喷嚏立马应景的蹦了出来。
王博文揉揉发红的鼻子,突然一件带着车里暖气的衣服从后面罩上来,浑身一暖,偏头一看又是那件暗红色的西装。
“先穿着吧,晚上凉。”
孟瑞自己也就穿着一件单薄的衬衫,王博文连忙要把衣服脱下来给他穿,被孟瑞的大手按住肩不能动弹。
“走吧,把你送到楼下,再把衣服还给我。”看着王博文进退两难脸都泛红了,孟瑞只能找个台阶给他下。
“噢,好。”
今天的小朋友比之前乖很多。
孟瑞感觉到每见他一次他就比之前更乖一点,现在的样子跟第一次见面时那个握着拳头、给个火星子就炸的小孩儿完全不一样了,不反驳他的每一句话,也不主动说话。
虽然孟瑞对外宣称的择偶标准一直是听话、懂事,但是要他摸着良心讲的话,还是活泼炸毛的样子更适合王博文。
从门口到楼下的路并不长,走到楼梯口,王博文转过身微微鞠了个躬:“我到了,今天谢谢您了。”
又说谢谢,孟瑞皱眉。
他连没关系都懒得说了,抬头看看眼前这栋老旧的六层小楼,楼道从上到下的一排窗户一点亮光都没有,这种老式小区显然也不可能有声控灯。
孟瑞伸手按住王博文就要脱外套的胳膊,眉毛一挑:“不请我上去坐坐吗?”

已经不知拒绝为何物的王博文小朋友在前面带路,心中七上八下、五味杂陈。
看来今天……就要……那啥了?
可是金主为什么非要来我家,不带我去他家或者酒店呢?
难道在破房子里比较有情趣?
就像他放着好好的车不开,非要开那辆破车一样?
刚才下车的时候他偷瞄了一眼,孟瑞那辆车的标志是P开头的,他认得的车不多,之前在停车场等保姆车的时候听顾琤指着一辆同样标志的车说过,这是保时捷。
孟瑞自然不知道前面的小朋友在心里如何揣测他的“怪癖”,一边在后头跟着爬楼梯,一边举着手机打开电筒照着王博文脚下,楼道里黑洞洞的,楼梯拐角到处堆着纸箱杂物旧家具,他记得王博文脚底不太稳,生怕他又给什么绊到。
王博文小朋友也同样担心着,话骤然多起来,一刻不停的提醒:“小心脚下哦……这里有个煤炉是三楼李奶奶熬鸡汤用的,别踢到了……小心点这里有个篮子,五楼张大爷每天买菜都要用……”
孟瑞扶额,他是不是还找了份小区居委会的兼职?
当歌手收入应该还不错,起码租个带电梯的单身公寓不是问题,孟瑞不太理解他为什么要住在条件这么简陋的地方。
还死倔的拒收自己打过去的五万块。

总共六层楼,他们俩直接爬到了顶,王博文摸摸口袋掏出钥匙打开门,引着孟瑞进到自己的小房间。
养尊处优的孟瑞是第一次来到群租房,四下打量一番,也还好,没有他想象中那么脏乱压抑。
屋里面积不大,一张小桌子,一个木制衣柜,一张单人床,床头放着一架盖着罩布的电钢琴,这几样就占去了房间几乎百分之80的地方。
东西挺多,却不像他这个年纪的男生那样内裤扔床上袜子扔桌上什么的,起码目光能触及到的地方,每样东西都分门别类摆放得很整齐。
床头还一字排开摆了大大小小七八个毛绒玩具,其中孟瑞只认得史迪仔。
要不是床单是蓝色格子的,那堆娃娃中间也没有HelloKitty,乍一看还以为这是哪个爱干净的女孩的房间。
“您坐。”王博文从厨房搬了凳子进来,还用面巾纸认真擦了擦。
孟瑞顿时感觉自己像来视察工作的领导。
看着孟瑞坐下了,王博文从柜子里翻了个玻璃杯子出来又噔噔噔跑厨房去,端了一杯开水放在孟瑞面前的桌子上。
“平时没客人来,我这儿没准备茶叶,白开水将就一下哈。”
孟瑞:“……”我看着像喝茶叶水的老年人?
给开水烫得伸伸舌头、摸摸耳垂,王博文转身打开柜子拿出一件外套,迅速的把身上的西装脱下来,又迅速的把自己的外套穿上。
整个动作一气呵成,快到孟瑞都没来得及再看一眼他那不可描述的腰部。
一回头看到孟瑞正直愣愣的看着自己,王博文脸上又飘起一片红,局促的扯了扯衣服拉链。
“那个……有糖,要吃吗?”他突然想起来孟瑞还没吃晚饭,说着就打开抽屉拿了个小盒子出来,里面放了约莫十来颗花花绿绿的糖。
孟瑞:“……”刚才把我当老年人,现在又把我当小朋友?
王博文挠挠头:“家里只有这个了,泡面也吃完了……”这糖还是上个月小苏姐结婚的时候发的喜糖,见他爱吃就多给了他两盒。
抓了一把放在手心上,送到孟瑞面前:“你挑吧,有水果糖,棉花糖,咖啡糖,话梅糖……嗯,还有奶糖。”
孟瑞并不喜欢吃糖,小时候也不爱吃,所以从来没有长过蛀牙。
不过看着王博文白嫩的手举着糖一脸热切期待的模样,他迟疑了一会儿,伸出手拿了一颗咖啡糖。
王博文的手心特别怕痒,被孟瑞拿糖的指尖轻轻一碰,一股酥麻感让他手微微一抖。
把糖又放回盒子,王博文也拿了一颗糖剥开放嘴里。
不甚习惯的舔着口中的糖,孟瑞觉得也不算太差,还是有点儿咖啡味的。
一时间屋里只有两个人默默唆糖的声音。
过了一会儿,孟瑞觉得有点傻,于是几下把糖咬碎咽下去。
“腿好点儿了吗?”
王博文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他在问上次录综艺的伤,把嘴里的糖转移到腮帮子里面,鼓着半边脸口齿不清的说:“没事儿,一点小伤,早就结疤啦。”
然后低头又拿了一颗糖要递给孟瑞,突然兜里的手机响了,王博文掏出来一看,有点不好意思的对着孟瑞:“我接个电话。”
孟瑞点了点头,看着他把手中的糖又放回盒子,松了一口气。
“喂,小雅。”王博文一边接起电话一边往门外走。
“挺顺利的,你看直播了吗?”
“嘿嘿,你哥我帅不帅?”
门虚掩着,这房子隔音不好,孟瑞并不是故意要听,可还是一字不落的进了他的耳朵。
“今天降温了,你记得多添衣服,不要光顾着臭美。”
“钱还够花吗?”
“该买的就买,不要省着,我知道你们女孩子又要买衣服又要买化妆品的。”
“我这儿好着呢,你小孩子不用瞎操心。”
“好好练琴,下个月演出哥一定会去看的。”
又交代了几句吃饱穿暖,注意安全之类的,王博文终于挂了电话回到房间。
孟瑞已经站起来了,把那件暗红色的西装搭在胳膊上,准备要走的样子。
“不好意思,我……我电话打太久了。”王博文以为他是不耐烦了,一脸慌张。
孟瑞笑笑:“没事,我突然想起来晚上还有约。”
“哦,哦,好。”王博文忙点头,抓起盒子里的糖就要孟瑞西装口袋里塞:“带着路上吃,别饿的低血糖了。”
他这副样子特别像个慷慨的小朋友,正把珍藏许久的糖果分给自己的小伙伴。
也不先问问小伙伴究竟想不想要。
内心无语的孟瑞觉得自己可能被王博文传染了,说不出拒绝的话来,于是接过糖,随手挑了几颗放进口袋,剩下的摆在桌上。
“这些就够了。”

把人送到门口,孟瑞长臂一拦没让他送到楼下,转过身很快消失在楼梯口。
一直到听不见脚步声,王博文才回屋锁上门。
唆着嘴里只剩一丁点的奶糖,王博文纳闷着他的金主居然真的只是上来坐坐就走了,难道又是他想多了?
走进房间关上门,一眼就看到干净的桌面上零散的放着刚才孟瑞分出来的五颗糖。
都是一模一样的包装。
全都是他最喜欢的奶糖。
像被人发现了心里的小秘密,王博文喉咙一动,咕咚一声把嘴里快化掉的糖咽了下去。

他好像遇到了一个好金主。
特别特别的好。

孟瑞开车行驶在拥堵的路上,这一片他不怎么爱来,就算非要经过,他也会选择绕路,因为路况不好,经常堵车。
前面又停住了,孟瑞修长的手指在方向盘上轻轻敲打,突然想起了什么,手伸进放在副驾的西装口袋里,掏了一颗糖出来剥了扔嘴里。
这颗应该是水果糖,味道更不怎么样了。
他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或许是太久没有尝到甜味,或许是太久没有尝试着去关心别人。
又或许是那个小孩儿的善良可爱,让他觉得他值得被照顾、被疼爱。

“叮——”进来一条微信。
孟瑞拿起手机解锁,是【W小白】发来发来的一条语音,长度15秒。
点一下放到耳边,先是一声“谢谢”,孟瑞噗嗤一笑,又来。
然后是长达13秒的空白,只听见滋滋的电流音。
就在孟瑞以为他是按住了忘了松手的时候,一个软绵绵的小奶音从听筒里传过来,孟瑞整颗心脏猛的一缩。

他说——“哥哥。”

评论(24)

热度(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