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其浮夸

低调开个号,高调写瑞文。微博@极其浮夸_RW

【瑞文】不知所起(六)

孟瑞这天就上午忙了会儿,下午坐在办公室闲来无事,拿起了手边的钢笔和白纸。
他小的时候学过几年画画,后来不学了偶尔兴致来了也会随手涂几下。
放眼望去也没什么值得临摹的,于是开始画最基本花草植物,看看自己能画出多少种不一样的。
花草密密麻麻的画了两排,接着画笔一转刷刷几下在白纸正中间勾了一个窗户,再把梳着大背头的自己画在窗户口,最后加上一盏灯照亮自己的脸。
嘿,老帅了。
得意的摸摸下巴欣赏半天,横看竖看觉得有点儿空,正好助理小孙敲门送文件进来。
“来,帮我看看这副画是不是少点儿什么。”
小孙毕恭毕敬的走过来,认真瞅了半天,指了指窗户口右边的空白:“这儿,还少一个人。”
What?
孟瑞把画纸转过来看看,琢磨来琢磨去,好像是这么回事儿。
自己一个人孤零零的往窗口一站,大写的“空窗期,求勾搭。”
啧,这怎么行。
于是孟瑞大笔一挥,在应该有另一个人的位置添了一句话——『一个人,一处风景。』
老子一个人在这儿不是因为没人陪,而是欣赏风景不需要别人打扰,懂吗?
越看越满意,孟瑞拿起手机把画拍下来发了个朋友圈。

转回微信主界面的时候,瞟到和【W小白】的聊天框,对话结束的在自己说的那句“叫哥哥”上。
小屁孩儿一直没回复,可能是害羞了。
孟瑞记得他害羞的样子,脸颊和耳朵尖红红的,漂亮的眼睛飘忽躲闪,像喝醉了一样。
他知道自己现在是王博文的金主,可以命令他做任何事,让他喊一百句“哥哥”他也不能拒绝,可是孟瑞并不想强迫他,他的教养也不允许他对不完全属于自己的人发号施令。
孟少爷从小到大自负惯了,从来不稀罕强要来的、或者别人非自愿给他的东西。
不管是身体还是心灵。
然而这个金主当也当了,孟瑞在某些方面十分完美主义,既然做了就要做到最好,不留一点话柄。
于是他勾勾唇角,按照昨天的承诺将剩下的五万转账过去。

孟瑞当然没想到他信守承诺的一个举动,会搞得王博文小朋友坐立难安。
『我只是随手点个赞,真不是故意催他打钱的啊啊啊!』
『他那车都不值十万吧,一下子打给我这么多,他的日子可怎么过?』
『昨晚让我叫哥哥我也没回他,现在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回复!?』
虽然金钱对他诱惑力很大,但是他既然说了不收就一定不会收,言而有信、尊老爱幼是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
啊呸,什么尊老!
王博文在不大房间里来回走了无数圈,一边揪头发一边嘴里碎碎叨叨,他觉得现在无论回复什么都是错的。
想来想去实在没招,抬起左手狠狠拍打右手:“让你贱,让你点赞,就没见过你这么蠢的手!”
如果孟瑞看到这副画面一定会笑到不能自理。
最终王博文决定以静制动,以不变应万变,假装没看见、坚决不收款。
他连对策都想好了,如果孟瑞打电话来询问,他就回答:“啊,月底没有流量了,最近都没有上微信呢!”
反正微信转账24小时内不收取,就会退回转账人账户。
好,就这么办,简直完美!
为了这件事折腾了一整晚,花光了所有脑细胞的王博文终于咂咂嘴,满意的沉沉睡去。

然而,自认为找到了解决办法的王博文,并没有完美避开这件事对他的影响。
也有可能因为这几天正值金牛座水逆,精神不在状态。
昨天晚上,他梦到了孟瑞开着他那辆红色的小破车,愤怒的朝他冲过来,一边狂踩油门一边喊:“为什么不回我微信!”
魔音绕梁,不绝于耳,一直到下午坐在慈善晚会的后台,他耳朵里隐隐约约还能听到这句话的回声,吓得他频繁看手机,不停的确认孟瑞有没有发微信来。
实际上孟瑞除了打钱,真的从来不主动联系他,昨天晚上那五万块已经超过24小时自动退回了,孟瑞那边也没再有任何动静。
有这样一个只管给钱的金主,应该是一件很幸福的事情,可是死心眼的王博文小朋友总是觉得一分耕耘一分收货,怎么耕耘暂且不表,他只知道不劳而获的感觉实在太糟糕了。
思绪纷乱,王博文向来是不能一心二用的,当他一边纠结一边双目放空伸手去拿桌上的奶茶喝的时候,手一歪直接把杯子从桌上碰倒了,大半杯奶茶哗啦啦洒了一身。
“……”这该死的水逆。
被弄脏的是今晚的演出服,公司给准备的,FL组合四个人四套衣服,是颜色不同款式类似的同一系列,因为还要上台发言所以外套是偏正装的风格。
王博文正好被安排穿的是白色西装黑色裤子的那套,黑裤子倒是不打紧,可是白西装衣摆上的奶茶痕迹十分明显。
眼看着还有半个小时就轮到他们登台,小苏姐早在一个小时前安顿好他们四个就火急火燎的走了,一个助理都没给他们留下,今天她手头上有三个艺人要出场表演,忙到飞起。
杨邱莫打了好几遍电话她都没接,二话不说冲进混乱的后台到处找她去了。
王博文和陈放两个人手忙脚乱的去洗手间又擦又冲,用掉半瓶洗手液,顽强的奶茶痕迹只淡化了一点点。
只有顾琤在一边冷笑着袖手旁观,坐等看好戏的样子。
不过好戏没看成,好人倒是来了一个。
作为今天晚会嘉宾的商昀晃荡晃荡的经过洗手间,就看到两个小朋友表情狰狞,正在玩命搓洗一件白色的衣服,搓得眼泪鼻涕都要下来了。
商昀先左右看看确定他们队长没在,然后凑上去了解了事情经过,眼珠一转、邪魅一笑拍了拍王博文的肩:“等哥十分钟。”
眼角都要飙出泪来的王博文已经急疯了,并没有把他的话放心上,扭头继续搓搓搓,死马当活马医,连卸妆油都用上了。
结果情况越来越糟糕,纯白的衣服上的奶茶渍晕开了好大一片,被水浸透的整件衣服已经惨不忍睹。
“实在不行……你就穿着T恤上吧。”陈放放弃了挣扎,无奈劝道。
王博文低头看看,今天里面穿的T恤是为表演准备的,腰侧两排网纱镂空近乎全透明,稍微抬抬手,整个腰部基本上都暴露在外面。
直接穿这个上台做慈善发言,实在过于轻佻了。
可杨邱莫还没回来,显然是没找到小苏姐,眼下确实没别的办法了。
就在他准备含泪妥协的时候,商昀大步流星的走进来,把一件暗红色的西装扔过来,丢下一句:“凑合穿吧!”就帅气的转身走了。
王博文讷讷的把西装抖开一看,才发现这衣服岂止是凑合,简直是太赞了好吗!
面料裁剪都是一流,比公司派发的那件明显强很多,穿在身上只稍微大了一丢丢,刚好有点休闲的感觉。
衣服不知道是从谁的身上扒下来的,还带着一丝温度,穿上之后王博文感觉刚才凉透了的心瞬间就暖了起来。
人间自有真情在,世上还是好人多啊!
顾琤在一旁看得眼睛都红了,王博文和陈放不识货,只有他看出来这衣服是某国际大牌的秋款高定。

演出顺利结束,四名少年坐在后台平复呼吸,喝水休息。
FL老三员都被上台前的突发状况扰乱了情绪,原本背好的腹稿说的颠三倒四,还没说上几句就冷场了,然后话筒被杨邱莫接过去,之后长达3分钟的慈善发言全都靠他一个人临场发挥顶住的。
王博文瞅了一眼依旧泰然自若的杨同学,好像有点明白了公司为什么会安排他做队长了。
遇事临危不乱,关键时刻不掉链子,光这两点他们仨就没法做到。
后台没找到衣架,王博文把暗红色的西装稍微折叠了一下,抱在手上去还衣服。
跑了几间休息室问了几个工作人员,终于在偏僻的西侧门附近抓住了正要出去的商昀。
商昀看着他手上的衣服愣了一下,似乎没想到他会这么快送回来,然后嘿嘿一笑指外面:“这衣服不是我的,是车上那位先生的,你过去还给他吧。”
顺着他手指的方向看过去,王博文看见一辆黑色的SUV停在门口。
“我……直接过去?”
“对,没事的他人很好,车门应该没锁你直接上去就行。”
王博文傻傻的点头往门外走,商昀眉开眼笑的在后面追了一句:“记得好好谢谢他哟,热情点儿!”
这话怎么听着这么……暧昧?
出门迎面吹过来一阵冷风,王博文抖了抖浑身的鸡皮疙瘩,走到车前轻敲了三下驾驶座的车窗。
没反应。
又敲了三下,还是没反应。
试探着去开后座的车门,咔哒一声真的打开了。
小心翼翼的把头伸进去,车里的照明灯开着,驾驶座上坐着一个穿白衬衫的男人,背朝着他一动不动。
应该是睡着了。
下意识抿紧了嘴,王博文打算放下衣服神不知鬼不觉的退出去。
结果西装太过板正叠不成型,后座门口光线又太暗,担心弄出折痕的王博文同学顿时强迫症发作,不由自主的抬起腿爬上车,跪在后座借着车内微弱的灯光专心致志的叠起衣服来。

“怎么这么慢,我都睡着了……”
眯了一会儿醒过来的孟瑞听到悉悉索索的声音,以为是商昀上车了,伸了个懒腰扭头往后排看过去。
四目交接,对脸懵逼。
王博文还维持着刚才的跪姿,叠衣服的动作停了下来,手撑着座椅,艰难的吞了一口口水。
“大哥……哥……”
从“大哥”晋升为“大哥哥”的孟瑞目光不受控制的往下移,正好把王博文T恤镂空部分的腰部肌肤尽收眼底。
白皙、柔软、没有一丝赘肉。

所以……这个打扮,这个姿势,是在勾引我吗?

评论(25)

热度(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