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其浮夸

低调开个号,高调写瑞文。微博@极其浮夸_RW

【瑞文】不知所起(四)

在奶茶店待了不到半个小时,两个人就一前一后的出来了。

“我约了人,时间差不多了。”孟瑞说着回头看了一眼身后的小孩儿,这才注意到他今天穿了一条到处开口的破洞牛仔裤,两个膝盖就这么露在外面,红通通的好像破了皮。

孟瑞皱了皱眉,刚才王博文走在他后面,他一直都没看到。

“腿摔伤了?”

“啊?”王博文思维还停留在孟瑞前面一句话,心里想着“他居然不是来找我的?”

顺着孟瑞的视线往下看,然后弯了弯膝盖瞄了一眼:“哦没事,一点皮外伤,回去贴个创可贴就行了。”他可是运动员,没那么娇气。

这么大俩伤口,创可贴贴得住?要是感染了怎么办?

“这附近有诊所或者药店吗?带你去处理一下。”孟瑞莫名的把自己放在了家长的位置上。

王博文一脸惊讶,现在的金主都这么温柔体贴吗?

他来首都打拼大半年了,第一次得到除了妹妹之外的人关心,心里头一暖。

这大哥人还挺不错的,虽然……穷了点。

“不用啦,大哥您去忙,我自己去就行了。”他还是有自觉的,知道不应该打扰金主的正常生活。

孟瑞看看表,微微点了下头。

他也是个成年人了,应该不需要自己瞎操心。

刚准备往璀璨娱乐大楼那边去,王博文突然想起什么似的,又叫住了他:“那个那个……大哥!”

“嗯?还有事?”孟瑞停住脚步。

王博文貌似有点紧张,双手握了握背包双肩带,然后把背包拿下来,一手拿着包一手在里面翻,很快掏出一张卡来。

孟瑞以为是房卡,心里砰的一跳。

卡被慢吞吞的推到他面前,定睛一看,才发现是一张银行卡。

“我没有其他银行的卡,不知道您方不方便……”

孟瑞懵逼脸:“???”什么方便不方便?

看他一副茫然的样子,王博文不禁懊恼起来。刚还夸他人不错,谈到钱就暴露人品了吧,我都说这么明白了你还装傻充愣?

然而孟瑞是什么人,纵使这两年洁身自好没有这方面经验,也算是被商昀带着耳濡目染过一些,很快明白过来小朋友是在索要包养费。

王博文正尴尬纠结着要不要把卡收回去,抓着银行卡的手紧紧捏着,快要把卡一掰两半的架势。

孟瑞心里一乐,这孩子明显也没什么经验,从脸到脖子羞得通红通红的。

“你有微信吗?我加你。”孟瑞掏出手机。

“啊,有。”王博文先是一愣,然后报出了微信号。

孟瑞噼噼啪啪按了几下,王博文的手机很快收到了来自【你的老公叫少爷】的好友申请。

“……”表面上挺斯文的,私下里果然不是什么正经人。

假装没看到这个放荡不羁的名字,王博文动动拇指点了“接受”。

“我先走了,晚一点打给你。”孟瑞把手机放回口袋,顺势两手插兜转身就走。

打给我?打钱给我还是打电话给我?

王博文深深的担心孟瑞没领会他的意思,正想着要不要补充一句说明一下,走了两步的孟瑞突然回头。

“以后不要叫我大哥。”

王博文眨眨眼睛,刚要出口的话拐了个弯给憋了回去:“那……那叫什么呀?”

“不是大哥就行。”

“我叫孟瑞。”


晚上家庭聚会还是老样子,吃吃喝喝聊聊,聊聊百分之七十的重点都在给他介绍女朋友上,另外的百分之三十在劝商昀退圈上。

一直到下半场,两个被折磨到耳朵起茧子的年轻人才脱开身溜到阳台的角落里,捧着红酒杯互相对饮诉苦。

“谁下次再来参加这种家庭聚会,谁就是孙子!”商昀狠狠的说。

孟瑞嗤笑一声:“那这孙子你是当定了,你就不怕二姨夫又冻你的卡逼你退圈?”

商昀装模作样抹一把眼泪:“……怕!”

“不过,你们这些小鲜肉收入应该蛮高的吧?”

“还行,对我来说也就够零花。”商昀狐疑的看了孟瑞一眼,“你问这干嘛?”

孟瑞喝了一口红酒:“就是好奇。”

“哼我入行四五年怎么都没见你好奇过。”商昀嘟囔着,突然开始忆苦思甜,“新人时期还挺不好混的,挣的也不多还容易受排挤。就今天我上的那个综艺,我们公司下面一个新人组合内讧都闹到台面上来了,两个人差点打起来。”

孟瑞这才知道,原来今天商昀和王博文上的居然是同一个节目。

“然后呢,怎么处理的?”

“能怎么处理?有点后台的那个留下了,没后台那个给经纪人拉旁边好一通骂,前面录好的有他的片段全部切掉,对外就说他因病没来参加录制。”

商昀颇为感概的叹了一口气:“唉,新人时期这种机会其实挺难得的,又有本大神在场助阵,本来他能凭这个综艺圈好大一波粉。”

忽略了商昀不要脸的自夸,孟瑞心口一揪,想起了那张被眼泪糊得乱七八糟的脸。

怪不得那小孩儿哭的那么惨。

“那你怎么不帮他说说话?”

“我跟他又不熟,管这个闲事干嘛?”商昀呵呵干笑两声。

“我跟你熟吧,拜托你以后帮他说说话,”孟瑞语气平淡,一点都不像拜托人的样子,反而像是命令:“能顺便带带他就更好了。”

“嘿,你这人……”商昀给他的态度气着了,刚要抬两句杠,脑子里电光火石间突然抓住了重点,“……你跟他什么关系?”

孟瑞轻轻摇晃酒杯,并没打算正面回答他:“你们圈里包养费一般一个月给多少?”

商昀愣了半天,手上的酒杯差点打翻:“!!!……我就知道,你个痞子怎么可能出国几年就转了性!”


王博文从地铁下来之后又走了两公里,迈进小区大门经过社区小诊所,本来已经走过去了,想了想还是鬼使神差的调头走进诊所的小门。

给膝盖擦了点紫药水,回到租的小房间关上门,王博文把自己扔在床上,盯着斑驳破旧的天花板出神。

难得这么早收工,隔壁的室友都没回来,被隔成无数个小房间的房子里只有自己一个人,实在太安静了。

发了十分钟呆,感觉孤单寂寞冷都要钻进胃里,王博文一个鲤鱼打挺站起来,从桌上拿了一盒泡面去厨房烧水泡上,然后嘴里咬着叉子,拿起手机百无聊赖的刷朋友圈。

一刷就看到顾琤发的照片,是跟同公司前辈商昀的合影,配字『终于近距离接触到我的偶像,作为小迷弟一本满足!』

王博文仰天翻了个白眼。

迷你大爷的弟,凑不要脸的照片只P了自己!

狠狠的咬着塑料叉子发出咯吱咯吱的声音,嘴里都咬出了苦味。

商昀前辈明明是他的偶像,演技那么好人又那么帅,还整天笑眯眯的特别亲切,每次在公司跟前辈们打招呼,只有他会回应自己,有时候还会对他说“加油哦!”

今天跟商昀同台,把王博文激动得不行,就想在偶像面前好好表现,可是越紧张越是手脚都不知道该往哪里放,要不然也不会那么大意被顾琤推倒在地上。

结果最后连跟偶像握个手说句话的机会都没捞着。

低头去看看擦了药水的膝盖,紫红紫红的还挺瘆人。

蓝瘦,香菇。

王博文撅着嘴,坐在凳子上把腿架在厨房料理台上,打开相机拍了一张膝盖的照片,发了个朋友圈。


泡面好了,裸面,连根肠都没有。

王博文把手机支在桌上,吃着面看着他们组合出道的时候去音乐现场的视频,一边看一边总结自己哪里唱的不好哪里跳的不好,准备回头好好一个个纠正。

他租的房间太小施展不开,不过公司的练舞室一天开12个小时,他有空的时候就一个人去练习。

王博文知道自己傻头傻脑的不圆滑也不太会说话,既然是歌手,努力做好自己的本分总是没错的。

“叮”一声响,手机震动没站稳,啪嗒一声瘫倒在桌上。

王博文放下叉子拿起手机——『你收到了一条消息』

下拉菜单点开微信,消息来自【你的老公叫少爷】

再点进去一看——『转账给你 ¥50000』

王博文手一抖差点把手机扔进方便面碗里,连忙放下另一只手上的叉子,哆嗦着伸出食指把“5”后面的“0”来来回回数了好几遍,半天都没敢点确认收款,害怕是对方打错了。

手机又一响,还是【你的老公叫少爷】的消息,这回是一行文字——

『上限了,还有一半明天打给你。』

还!有!一!半!

王博文被这几个字震的张大了嘴说不出话来,第一次有一种被满天的钞票砸晕了的感觉。


孟瑞好半天都没收到回复,对话框上方一直是“对方正在输入……”却一条消息都没收到。

不知道这孩子是怎么了,孟瑞微笑着把手机收起来。

一直到聚会结束洗完澡回到房间,他才再次拿出手机,不出意外看到的对方已经收款,并收到了来自【W小白】发自内心的感谢。

『谢谢大哥!已经很多了,还有一半不用啦!~\(≧▽≦)/~』

『哎哟忘了不能叫大哥,谢谢少爷!%>_<%』

『有什么事随时找我,微信号就是手机号!\(^o^)/~』

这孩子怎么跟商昀一样喜欢发这些蠢表情,还有最后一句“随时找我”……也是意味深长。

不过孟瑞还是有点高兴,没想到小朋友还会帮他省钱。

唇角微微勾起,孟瑞手指一动点开了【W小白】小朋友的头像,相册第一张就是擦了紫药水的一双膝盖,拍得还颇有美感,能隐约看到白白的小细腿,配的文字是『疼π_π』

还以为他有多坚强,原来也知道疼的。

又返回对话框,看着小孩儿发过来的“少爷”两个字无端的有点不爽。他不管走到哪里,不是被人叫“孟少”就是被人叫“少爷”,这个称呼实在平凡到还不如直呼他的大名让他觉得带感。

于是,为了照顾这个脑筋完全不会拐弯的孩子,孟瑞决定不绕弯子、有一说一。


快要睡下的王博文听到声音,连忙把手机从枕头底下掏出来。

果然是孟瑞的消息——『别叫少爷。』

什么呀,是你自己取名叫【你的老公叫少爷】的好吗?

王博文心里腹诽着,脸颊却燥热起来,他觉得应该是因为今天收到第一笔包养费太兴奋了,一直兴奋到现在。

『那叫什么?求明示!(⊙_⊙?)』

微信发过去,王博文双手握着手机放在胸口上,怕自己睡着了听不到声音。

大概三分钟那头就回了过来,王博文连忙点开一看,舔了舔嘴唇,小脸登时更红了。

新消息只有三个字——『叫哥哥』

评论(33)

热度(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