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其浮夸

低调开个号,高调写瑞文。微博@极其浮夸_RW

【瑞文】不知所起(三)

“三百块?我没听错吧?”
一大早,陈放就在公司舞蹈室里大呼小叫。
“你小点儿声。”王博文上去捂住他嘴巴,“别弄得人尽皆知的。”
陈放睁大眼睛点点头,王博文松开他,转脸小心翼翼的把水杯从包里拿出来。杯子里泡了柚子茶,是妹妹亲手用柚子皮给他做的,说喝了对嗓子和胃好。
陈放悄悄凑过来挤眉弄眼:“真的只有三百块呀?”
王博文瞟了他一眼:“不然应该是多少?”他毕竟什么都没干,还白洗了一个澡。
偷偷指了指边上正在拉筋的顾琤,陈放压低了嗓子:“你知道他除了整天收那些包啊表啊的,一个月包养费是多少吗?”
王博文并不感兴趣:“不知道。”
“在你昨天晚上的过夜费后面再添两个零!”
对钱十分敏感的王博文拧杯盖的手一顿。
“我说,你是不是碰上了一个假土豪,三百块打发谁呢?”
“不知道,”王博文有点不开心,突然想到了那个孟少的破车,果真不像个有钱人。
讷讷的喝了一口水:“你昨天晚上也没去,这里面的门道我又不懂。”
陈放摆摆手:“嗨,我就是个传话的,谁想包养我我废了他先!”
也是,陈放家里虽谈不上富可敌国,起码是个正儿八经的音乐世家,哪能跟自己一个样。
王博文闷闷的想着,不说在组合里他最惨,纵观整个公司,还有人比他更落魄吗?穷困潦倒的还碰上个假金主,包养费都舍不得给就把他打发走了。
联系方式都没给留一个,分明是不想负责任!
亏我还担心他着凉给他盖被子!
昨晚上白拿了三百块乐呵了一晚上的王博文瞬间一点儿都不开心了,挥着小拳头把背包锤得叮铃哐啷乱响。

此时正在4S店里看车的孟瑞突然鼻子发痒打了一个喷嚏。
奇怪了,昨晚上睡的挺好的没有感冒啊。
“着凉了?”溜达了一圈的商昀慢悠悠晃过来。
孟瑞摇摇头:“没有。”
不知怎么的就想起昨天晚上那个帮他盖被子的小朋友,那一句轻轻的“别着凉咯”,还有似有若无的奶香味。
顿时有点心不在焉。
“昨晚上怎么样?江准找来的质量还不错吧?”商昀一脸贱笑凑上来把胳膊架在孟瑞身上。
孟瑞回过神来,耸一耸肩甩开他的手,正色道:“以后那种场合别叫我去,闹得头疼。”
商昀啧了一声:“切,假正经。”然后目光扫视大厅一圈:“怎么样,有没有看上的?”
“没有。”孟瑞想也没想就回答。
商昀一愣:“我说车,你想哪儿去了!”
孟瑞有点尴尬,昨晚上那个小朋友哭唧唧的模样还在脑海里挥之不去,抬手轻轻捏了捏眉心:“都差不多,车这个东西我也不太懂。”
“那你就说说看有哪些要求吧?”商昀跟站不稳的软体动物似的,又在旁边找了个桌子靠着。
孟瑞思索片刻:“黑色,空间大,座椅舒适。”
想了想又添上一个:“底盘稳。”
“那别看了,我知道你需要哪一款,走吧直接去提车。”
孟瑞还是相信商昀看车的眼光的,毕竟这货就是个败家子,开过的车比他坐过的飞机还多。
“还走不走?”已经走了两步的孟瑞,回头才发现商昀还在原地没动。
“唉先让我靠会儿,累死了。”商昀揉着腰哼哼唧唧。
“……”
用脚趾头想都知道这个浪货昨天晚上干什么去了。

之后孟瑞连轴转的忙了好几天,工作交接、熟悉公司业务、各种酒会应酬,还要抽空对付家里那些热情似火给他介绍对象的亲戚。
把新买的车停在璀璨娱乐楼下,孟瑞走下车先深吸了一口气,早知道再多在国外混两年了,着急回来干嘛。
今晚又有一个家庭聚会,孟瑞被妈妈派来接商昀,说他车坏了没法过来。
要放在平时,孟瑞肯定是不乐意来的,商昀车那么多、狐朋狗友一抓一大把,鬼才信他没有车过来。
可是最近他实在被闹得脑仁疼,就路上这会儿的清净都算很难得了,所以当妈妈交给他这个任务的时候,他一口就答应了。
商昀刚才发微信来说自己在录一个室内综艺,孟瑞看了看表,距离他说录完的时间大概还有一个小时。作为临时外来人员他也没法上楼,于是发了条微信给商昀,告诉他自己在一楼大厅里等着。
天色已晚,大厅里偶尔有人走动,大多都戴着口罩,行色匆匆的也没有人互相打招呼,气氛很冷清,只有墙面上的大屏幕叽叽喳喳的一直循环播放公司艺人的宣传片。
于是孟瑞看到了王博文小朋友的脸出现在大屏幕上。
小朋友原来是一个男子组合里的,组合名字叫Free Loop。
屏幕上的王博文正在展示个人才艺,弹了一小段钢琴,然后拿起了球拍像模像样的打起了乒乓球。
“我是Free Loop的王博文,今年18岁,特长是乒乓球和钢琴。”
视频里的小朋友一脸正经,打球时候特别认真,孟瑞并不懂乒乓球,只觉得他的发球姿势看起来还是挺专业的。
视频简短,很快就跳到了下一个成员,孟瑞不甚感兴趣的移开目光,一抬眼就看见电梯门打开,一个高高瘦瘦的男孩子从上面慢慢走下来,低垂着脑袋,背部微微弓着。
身形很熟悉,特别像刚才视频上那个小朋友。
那男孩儿看起来傻傻的,出电梯也没看着路,刚走两步就迎面撞上路人,鞠躬道完歉,脚步晃了晃,突然走到墙角边蹲了下来。
孟瑞看到他肩膀一点一点的抖动。
这是……哭了?
周围来来往往的人一脸冷漠,没有人停下来问问这位同公司的小新人怎么了。
孟瑞仰头望天想假装没看见,他这人最不喜欢管人闲事,容易吃力不讨好还惹上一身腥。
可是眼睛总是不受控制的往那边飘。
他还在哭,肩膀抖动越来越剧烈,一点声音也没有,就在那儿背对着所有人默默的哭,大概有五分钟了,没有停下来的意思。
削瘦的背影看着又孤单又可怜。
好吧,真是败给他了。
孟瑞松了一口一直提在嗓子眼的气,认命般的走过去,伸手拍了拍王博文的肩膀。
王博文浑身剧烈一颤,紧张的迅速胡乱抹了几下脸,扭过头来泪眼朦胧的:“你……你是谁?”
“……”孟瑞脸一黑,“我姓孟。”
“梦,什么梦?”王博文还抽抽噎噎的没止住哭泣,努力的揉了几下眼睛,看清楚孟瑞的脸,突然被吓到似的打了个嗝。
“啊,嗝……大哥!”

两人面对面坐在公司旁边的奶茶店里。
王博文小心翼翼的捧着热奶茶,双腿并拢像小学生那样端正的坐着,眼睛一刻也不敢往对面的人身上瞧。
刚才实在太丢人了,哭成那副狗样子,脸上的妆都糊掉了,这里一团黑那里一团黄的,出门的时候要不是孟瑞指指脸提醒他,他都忘了这茬。
幸好包里带了卸妆油,赶紧去洗手间给卸干净了,才扭扭捏捏的跟着孟瑞出来。
自己最丢人的样子总是被他看到,还总是莫名其妙的被他“出手相救”,王博文觉得自己现在对这位大哥的感情很复杂,不知道应该谢谢他还是应该把他灭口。
当然,灭口是肯定做不到的了,王博文喝了一大口奶茶,整咽下去好几颗珍珠。
“谢谢你,大哥。”
孟瑞正在翻桌上的杂志,闻言略显惊讶的抬头:“哦,没关系。”
他也不知道小朋友谢他什么。
他们俩关系有点特殊,不是亲戚也不是朋友,更不是情人,见多识广的孟瑞也不知道应该跟他聊点啥。
“发生什么事了吗?”随口关心一句,总是不会错的。
不提这事还好,一提这事,王博文小朋友瞬间想起了刚才的遭遇,又垂下肩膀委屈起来。
幸好这孩子还挺要面子的,克制着自己不当着别人的的面哭,咬着牙絮絮叨叨跟孟瑞倒起了苦水。
可能是给气坏了,王博文说话前言不搭后语,孟瑞最后组织了一下前因后果,整理出一个事情经过来——
大概是他们组合一起上一个室内综艺,有个环节是玩游戏,难得遇到他擅长的体育项目,组合里那个“蛇精脸”却一个劲儿给他使绊子,躲着摄像机在背后一会儿偷摸推他一下,一会儿不声不响的伸腿给他设置障碍,搞得他没发挥好不说,最后还给蛇精脸整的摔了个四脚朝天,丑态都给摄像机拍进去了。
王博文也不是没有脾气白白吃亏的人,忍无可忍站起来就要怼回去。
“你怎么怼他的?”孟瑞皱皱眉,没想到国内演艺圈居然是这么个情形,不仅捧高踩低,一个个小小年纪的还都这么会耍手段。
回头还是帮二姨一起劝商昀退圈吧,他那个二愣子仗着有点家底,别到时候给人算计了都不知道,毕竟娱乐圈多的是大有来头的人。
王博文不开心的撅撅嘴:“没怼成,给队友拦下来了。”
“那怎么就你一个人被赶出来了?”孟瑞疑惑的问。
“因为我骂他了,”王博文低垂着眼,用吸管搅和杯子里只剩一半的奶茶:“超大声,所有人都听见了。”
“骂他什么了?”
王博文抬眼看了看孟瑞,似乎没想到他会对这个感兴趣。
“你大爷。”
“……”

评论(12)

热度(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