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其浮夸

低调开个号,高调写瑞文。微博@极其浮夸_RW

【瑞文】不知所起(二)

又是万万没想到,最后居然只剩了自己一个人站在这里。

一起来的几个少男少女都被公子哥们牵走了,有的被搂在怀里亲昵的咬耳朵,有的被直接带出去开房了。

王博文羞得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

他一直认为自己长的还不赖,不然也不会在这个看脸的世界出道做了艺人。

听说这些富二代都是男女不忌的,来之前他还想着,自己总不至于没人要吧。

然而事实摆在眼前,连跟自己一起来的同一公司的小胖丫都有人带走了,王博文不可置信的摸摸自己的脸,难道下午给气残了?

其实倒不是他不好看,主要是他个子有点高,一米八的个头,比在场好几个公子哥们都要高出一截,他们或多或少有些大男子主义,都偏爱小鸟依人那种类型的, 哪个愿意带着他在旁边来衬托自己不那么高大?

此时的孟瑞坐在角落里看新闻正出入神,也没有察觉到周围气氛有什么不对。

窝在沙发里的事件发起人江准,搂着怀里的姑娘亲亲摸摸闹够了,才想到还有高个子搁那儿杵着:“呃这位,没事儿的话先回去吧,路上注意安全。”

被人出言驱赶,王博文更加羞得抬不起头,两只手垂在裤缝上捏来搓去,琢磨着自己应该用什么姿势出去比较不引人注目。

“要不,你去勾搭勾搭我们孟少,就那儿,”江准别有深意的笑着朝孟瑞那边努努嘴:“ 就他还落单了。”

王博文抬眼往江准指的方向看过去,一个穿着深卡其色风衣的男人正在不起眼的角落端坐着,对周围的人和事一副充耳不闻的样子,低着头看不清脸,只看见线条好看的唇紧紧抿着,貌似表情有点严肃。

再一脸正经也是来这里寻欢作乐的,王博文心里想。

想到顾琤抢了他的角色,想到他踹了顾琤的车,又想到上音乐学院的妹妹要换琴了, 而他挣得钱顶多能供得起她吃喝,连给她买件好点儿的衣服都不够……王博文深吸了好几口气,感觉胸腔被填的满满的,这才有了点底气。

孟瑞并不知道此时他已经被当成猎物盯上了,“叮”一声进来一条微信,点开一看是 商昀发来的。

『我先走了啊哥,你好~好~玩儿~^o^~』

“……”隔着屏幕孟瑞都可以想象出商昀贱贱的表情。

刚准备放下手机休息一会儿,突然一个黑影压过来,孟瑞心里一惊,还没来得及看是什么东西,下意识伸出胳膊一接。

扑面而来的淡淡奶香味飘进鼻子,一个大活人……从天而降掉进他怀里来了。

王博文尴尬极了,刚走过来的时候由于太紧张,左脚绊右脚磕巴了一下没稳住重心, 直直摔到坐着的这个男人身上。

他觉得以后再也没脸在跟别人说自己之前是运动员了。

“哈哈哈,小朋友看着挺羞涩的没想到这么主动,瞧把我们孟少吓得!”江准拍着桌子笑得前仰后合,周围人也跟着哄笑起来。

孟瑞手还放在王博文腰上,王博文手还放在孟瑞胸前,两个人闻言看了一眼江准,又回头互相看对方,接着心里都暗暗喊了一声——

卧槽,怎么是他!

王博文慌忙推着孟瑞的胸口要站起来,结果左脚一伸勾到了茶几腿又被绊到,两腿没使上劲儿就这么一岔,直接骑坐在了孟瑞大腿上。

“……”从孟瑞这个角度看过去,坐在他腿上的小朋友脸红的像熟透了的虾子,面对着他却不敢直视他,两只手紧紧揪着他胸前衬衫的布料不撒手。

当众投怀送抱的他见识多了,手段如此生涩低劣的倒是第一次见。

嗯,不过腰还挺细的,手感不错。

孟瑞慢慢松开了扶着他腰的手,刚出声想让他站起来。

“小朋友不声不响的原来是看上了我们孟少,哈哈哈好眼力!”江准看热闹不嫌事大 ,说着走过来拿起一杯酒递给王博文。

王博文从刚才到现在脑子都是懵的,也没有多想就抬手接了过来。

“快,趁着天时地利人和,敬我们孟少一杯,伺候好他以后有你的好日子过。”

王博文稀里糊涂的并没怎么听进去,只依稀听到了“好日子”三个字。

好日子不就是有钱吗?

牙一咬心一横,摆出一个视死如归的表情,仰头把一大杯酒喝了个干净。

周围响起一阵鼓掌和口哨声。

“漂亮!”江准高兴道:“孟少,喝了卖身酒,这位可就是你的人了,”接着笑眯眯的凑到皱着眉的孟瑞耳边:“放心,来前都调查过,干净着呢从来没给人碰过。”

孟瑞无语,谁说我在担心这个了?

“还是算了吧,你们玩,我该回去了。”孟瑞黑着脸勉强笑着推开身上的王博文站起来。

王博文呆呆的站到一边,刚才喝下去的酒后劲儿颇大,他感觉从口腔到胃一整条线像点起了一把大火,烧的他眼泪都要出来了。

江准一个“诶”字暧昧的拐了好几个弯,不知从哪儿掏出一张卡片就往孟瑞口袋里塞 :“辉煌酒店2603,房间都给你准备好了。”

孟瑞颇为无奈的刚要拦住他的手,江准抬眼瞅了瞅王博文那个方向:“您看看,小朋友都要哭了,就别再拒绝啦……”

孟瑞一愣神往小朋友那边看过去,果然两行眼泪从那双漂亮的眼睛里唰的夺眶而出,挂在那张白嫩的小脸上格外楚楚可怜。

其实是被酒辣哭的王博文刚想解释一二,结果一张嘴吸进了一口屋里的热气,瞬间感觉嘴里快要喷出火来,又呛出了一波眼泪,最后啥也没说出来。

然而就在孟瑞呆住的这一秒,江准把房卡顺利的塞进了他的大衣,一脸淫笑的拍了拍他的口袋:“祝孟少度过一个愉快的夜晚。”

“……”孟瑞想,不知道这种场合可不可以骂人。


酒店里的两个人一个坐在床上,一个站在旁边,大眼瞪小眼。

现在王博文才后知后觉的有了几分清醒,反应过来自己刚才就这么把自己给卖了,要说对接下来要发生的事不紧张,那肯定是假的。

不过他虽然年纪小经验少,进圈子前也对这个圈子的混乱早有所耳闻,他不是两眼一抹黑的傻白甜,一个愿打一个愿挨,既然这条路是自己选的,那就没什么可抱怨的。

更何况他是个男孩子,能亏了啥去?不就是给……给那啥么,眼一闭一睁,不就过去了么?

想到自己下午还在骂顾琤“烂菊花”,这会儿自己就要爬上有钱人的床,这脸真是打得啪啪响。

就是不知道这人到底是不是顾琤的金主。

王博文偷偷抬眼瞄孟瑞的脸,其实这大哥还挺帅的,他这模样要是能看上顾琤,也是品味奇特、瞎得挺彻底了。

可是既然是有钱人,不至少得开个宝马路虎什么的吗,怎么开那种破车……话又说回来,那车到底是谁的呀?

孟瑞显然不知道面前这小家伙心里在捣鼓什么,他只想着怎样不伤人的把他劝走,毕竟人家刚才都委屈哭了,一路上孟瑞看他眼泪汪汪,都没忍心开口说要把他送回家。

他最怕看见人流眼泪了,不管是谁只要在他跟前一哭他心就软的不行,跟他要什么他恨不得都会点头答应。

“你先回去吧,我想一个人休息会儿。”孟瑞轻咳了一声开口道,从钱包里掏出三张红票子递过去:“打车够吗?”

王博文先是惊讶的眼神微动,然后轻轻咬了咬下嘴唇。

既然人家都说了不想被打扰,不管是出于看不上他还是别的原因,他还是愿意顺着台阶下的。

“好的,大哥。”双手接过钱,微微鞠了个躬就往门口走。

一边走着心里还偷着乐,嘿嘿,其实打车几十就够了,我坐地铁回去净赚两百九十六!

经过亮堂的洗手间走到门口,刚把手放到门把上,王博文又想起什么似的调转头走回床边。

“怎么了,还有事?”孟瑞刚要躺下,见他回来又立起身体。

“那个……大哥可以让我在这里洗个澡吗?租的房子没有热水器,反正一晚上房费都是这么多钱,不洗白不洗……”王博文声音越说越小,右脚不自觉的在地上画圈圈 。

“……你洗吧。”看着他还红通通的眼睛,孟瑞说不出拒绝的话。

“谢谢大哥!”


王博文这一个澡洗了半个小时还不止,孟瑞躺在床上明明很困倦却睡不着,翻来覆去的换了好几个姿势。

他想起还在英国的时候,商昀跟他电话说过的一件事儿。

说有个十八线小嫩模不知从哪儿知道了他的家底,死乞白赖的追着他不撒手,有次聚会那姑娘也跟来了,晚上商昀喝多了直接睡在包厢里的沙发上,半夜那姑娘直接脱光了往他怀里钻,吓得他以为鬼压床了,抄起桌上的话筒直接给她脑门上砸了一个包。

当时听到这个故事的孟瑞笑得直不起腰。

没想到这么快就轮到他自己被小明星抱大腿了。

耳朵不由自主的竖起来听着洗手间里面哗哗的水声,孟瑞想,里面那个小朋友洗完澡如果穿着松垮的浴袍或者……直接裸着扑到床上来,他该怎么办?

想象着一个刚认识不久的小男孩儿伸着舌头魅惑的舔着唇往自己床上爬的情景,孟瑞不禁后背心发凉,还是挺毛骨悚然的。

水流声停止,不一会儿洗手间门打开了,孟瑞听见脚步声渐渐靠近,连忙闭上眼装睡。

“大哥,你睡了吗?”王博文穿着来时自己的那身衣服,微微俯身看着孟瑞的脸,并没有注意孟瑞的眼皮正在颤抖。

“看来是睡了呀……”小声自言自语着,王博文轻手轻脚的拿起放在桌上的背包背上。

准备走的时候歪着脑袋看了一眼床上的人,又走回床边把孟瑞身上的被子往上拽了拽盖到脖子,照顾小孩似的轻轻说了句:“别着凉咯……”

王博文心里想的是——毕竟啥也没干,白拿了人家三百块钱,对他好点儿吧!

孟瑞心里想的是——咦这小朋友居然没有扑上来?

小朋友凑得太近,一股热气喷在脖子上,孟瑞动了动鼻子。

刚在包厢里还是奶味,洗了个澡就被沐浴乳的玫瑰花香盖住了。

还是奶香味好闻。

评论(11)

热度(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