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其浮夸

低调开个号,高调写瑞文。微博@极其浮夸_RW

【瑞文】变数(完结篇下)

王博文不知道自己意识是否清醒着,浑身忽冷忽热,一会儿像置身于烈日当空的沙漠 ,一会儿又像来到了冰天雪地的南极。

他看到自己一个人行走在广袤的天地间,漫无目的的走啊,走啊,像个徘徊在人世间的孤魂野鬼。

他想,我是不是已经死了?

死了也好,反正活着也没有什么意思,一切都可以放下了。

可是为什么还能听见另一个人的说话声?

声音不似在耳边围绕,反而是响在心里的,他站在看不到边际的巨大的空间里,走到哪里都能听得真真切切。

那个声音低沉温柔,一听就让人无比安心,絮絮叨叨的说着一些没头没脑的事情。

比如“我知道哪里有冻酸奶卖了”,“快起来带你去吃小龙虾”,“我给你在家里买了台抓娃娃机”,“你教我游泳好不好”,“我们领证还是去美国吧”……如此等等。

每一句听起来都傻得很,王博文却越听越入神。

那个好听的声音有时候还会给他讲故事,一个老套却又伤感故事,讲了一个傻头傻脑的小男孩为了给母亲报仇,不仅放弃了自己的幸福,还深深伤害了另一个人的故事。

听完这个故事,王博文只想给故事中的小男孩擦擦眼泪,告诉他不要怕,被伤害的那个人一定不会恨他的。

因为故事里的他们那样爱着对方,怎么会舍得恨呢。


就这样不知道听了多久,在某个白天收走了最后一丝光线的晚上,听够了碎碎念的王博文终于舍得睁开了眼睛。

空气暖暖的,身下的褥子软软的,屋里只点亮了一盏昏黄的台灯,映衬着四面白色的墙壁也显得不那么冷清了,环境有点陌生却让他觉得很舒服。

稍稍动了动头,讲故事的那个人立刻闯入眼帘,他眉目温和,比想象中还要憔悴,也比想象中还要温柔。

王博文看见他缓缓抬起一直握着自己右手的那只手,把他紧握在手掌心的那个小一点的手展开,放在嘴边细细亲吻着,一个手指一个手指的用嘴唇抚摸,细腻又虔诚。

他们就这样平静的对视,一遍遍的看着对方的眼睛、鼻子、嘴巴、耳朵,甚至头发,像是怎么都看不够似的,越看越不可自拔。

仿佛时间在这一刻停止了流逝,天地外物除了他们两个人,都成了一片虚无。

“我还活着吗?”

王博文听见自己这样问,被抓住的那只手一下子被捏紧了。

“当然。”讲故事的人轻轻喘着气,温热的气息呼在手背上,王博文看到他在强忍眼泪:“没有我的准许,你哪儿都不许去。”

“如果我非要走呢?”

“那我就跟着你,跟一辈子。”


远处地平线上有光透出来,给周围的山和云都瞄上了一层淡淡的金边。

这会儿天还早,医院的小道上几乎没有人,树叶和小草上都挂满了露水,动动耳朵隐约能听到天空中清脆的鸟鸣声。

王博文又被裹成一只熊,整个身体靠在身边男人的怀里,半眯着眼睛还没睡醒的样子 。

孟瑞环抱着他的小孩儿听着他轻轻的平稳的呼吸,在这宁静的清晨,像羽毛一样轻轻来回在他心上扫来扫去。

扭头看到小孩儿正在慵懒的咂嘴,又要睡着的样子,忍不住伸手摸摸他的脸颊。

是温的,真好。

“我抱你回去睡吧,瞧你困的。”

怀里的小孩儿脑袋蹭了蹭,扭动了几下身体找了个更舒服的姿势:“不,要看日出。 ”

孟瑞立刻妥协,伸手掖了掖被他扭得有些滑落到地上的毯子。

除了让他走这件事不能答应,别的小孩的任何要求他都可以答应,自己努力做得更周到一些就行了。

太阳出现的一刹那,两个紧靠在一起的身体落入晨光中,火一般夺目的光芒扫去了一切阴霾。

王博文有些苍白的脸被阳光照得红红的,口中轻轻吐出一声叹息。

孟瑞正酝酿着说点动人的情话,却被小孩儿一句话泼了一头冷水。

“诶,你多久没洗澡啦?”

“……不记得了。”貌似真的好几天了,孟瑞抬起胳膊闻闻:“有味儿吗?”

王博文点点头,孟瑞有些窘迫的低下头:“那……那待会儿你跟我一起去。”

“你自己去就好了,我昨天刚洗过。”

“那我把你送回病房,你睡了我再去。”

王博文闻言抿抿唇不出声,淡淡的目光看的孟瑞心里头发麻。

“你别不高兴……看不到你我会害怕。”

又一声闻不可闻的叹息声传入孟瑞耳朵,只见王博文裹在毯子里的胳膊动了动,伸出左手拳头送到孟瑞面前。

孟瑞一愣,看看他的手又看看他的脸,不明所以。

手慢慢摊开,一枚朴素的银白色男式戒指躺在他的手心,上面刻着一个太阳。

这是一个再熟悉不过的戒指,他还知道,这个戒指内圈还着“MengRui”的全名。

孟瑞愣怔着拿起戒指,瞪大眼睛一脸惊讶,似乎在思考来龙去脉,第一次感觉自己脑子不够用似的,半天才理出一点头绪。

然后呆呆的盯着戒指不知道该作何反应。

王博文把埋在毛毯里的半张脸伸出来,勾起唇角露出一个明媚的笑,接着把还伸着的左手翻过来,手背朝上摆在孟瑞面前。

“有了这个,你不就一直在我身边了吗?”


给小孩儿戴上戒指的时候,孟瑞心里涌上一阵不可言喻的奇妙情绪,有种曾经被愚蠢的他错失过的幸福,终于又慢慢回到他手心里的感觉。

温暖、实在、坚定。

他一直不知道,那天他被王爸爸赶出家门,在楼下傻傻的向楼上的窗户挥手的时候,放下窗帘回到书桌前的王博文,从第二个抽屉里拿出了那张背面印着太阳的卡片,细细摩挲着上面的那行字,摸到手指都晕开了墨迹,摸到脸上都带了笑。

爱情大抵就是这样,会有欺骗,会让人痛苦,最终还是会使人微笑啊。

夜深人静的时候,他拿出笔在下面添了一个字。


『你的记忆,从我对你的守护开始,好吗?』

『好。』


                                        -全文完-

评论(46)

热度(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