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其浮夸

低调开个号,高调写瑞文。微博@极其浮夸_RW

【瑞文】变数(完结篇上)

公园四周本就寂静,到了晚上更是沉万籁俱静,只听见他双手在水中划动的声音。

孟瑞不知道现在几点,只知道很晚很晚了,路上几乎都没有行人,公园里小道旁的路灯也全都熄灭了,湖水越来越凉,冻得他整个身体都麻木了。

可他却像感觉不到似的,依旧弓着身子在湖底摸索着,手指在淤泥中一点一点的翻动。

湖底七零八碎的什么都有,不小心碰的到的锋利玻璃碎片划破了他的手指,都说十指连心,割破手指是最疼的了,可孟瑞还是浑然不觉的样子,渗出的零星鲜血很快消散在漆黑的湖水中。

一寸一寸慢慢移动,一步一步往湖中间走,水已经到了胸口位置,弯腰摸索的时候上半身和脸都会埋入水中,孟瑞并不会水,只能用力深吸一口气,然后闭着眼埋下去,努力在水下多找一会儿。

天黑的时候,孟雪开着手机电筒,默默的帮孟瑞照着湖面,光其实照不了很远,但起码能给人一点尚有希望的错觉。

孟雪一直在湖边守着他,她三番五次下水要把孟瑞拉上岸,孟瑞死倔着岿然不动,不管说什么他都听不进去,死死的盯着什么都看不清的湖面,跟魔怔了一样。

她虽然没有经历过这样强烈、决绝的感情,也不知道她的哥哥到底欠了王博文多少,但是看着此刻痴傻了的哥哥,她只觉得欠再多也还清了。

手机终于没电了,手电筒的光突然熄灭,周围立刻陷入无边的黑暗,孟雪连孟瑞的身影都不太看得清楚。

“哥,先上岸吧,我们明天再来找好吗?现在什么都看不见。”

孟雪凭感觉往孟瑞的方向喊着,并不算大的声音在黑暗中盘旋了很久,却始终没有收到回应。

站在湖中间的孟瑞完全充耳不闻,他现在脑中只有三样东西——戒指,机会,王博文 。

只有找到戒指才有获得后面两样的资格,他已经没有别的路可以走了。

指尖已经麻痹到摸什么都分辨不出质地,长时间泡在水中的双腿也开始不听使唤的发软,湖水的凉意浸入骨髓,孟瑞身体不住的摇摇晃晃,仿佛灵魂已经脱离,这具身体再也不听使唤。

用最后一丝力气抬眼看见了东方隐约泛白的天空,孟瑞一个踉跄栽倒在湖水中,连憋气都忘了,任由着大量的水冲进肺部。


眼睛还没能睁开,意识尚且模糊,一股呛人的消毒水味先传入了鼻腔。

孟瑞猛的咳嗽起来,缓缓睁开眼睛。

“哥你醒啦!”孟雪见他醒了一脸关切的凑上来,孟瑞看到她原本漂亮的卷发如今乱七八糟的蓬在头上,浑身上下都是泥泞的痕迹。

这丫头最爱美了,这次真是苦了她。

孟瑞“嗯”了一声,挣扎着要坐起来,奈何浑身酸软无力,刚撑起来一会儿又摔了回去。

“先别着急起来,”孟雪连忙按住他,检查了一下他手上扎着的针头有没有被碰歪:“你都昏迷了两天一夜了,也不差这一会儿,先喝口水吃点东西吧。”

孟瑞心里突的一跳,两天一夜?

外面突然一阵轰隆隆的闷响,他透过窗帘没拉严实的缝隙看到了外面昏暗的天色,心跳速度骤然攀升,擂鼓一样砰砰砰重重捶打着心脏。

“现在几点?”

孟雪正坐回去削苹果,闻言头也没抬:“大概下午三四点吧。”

“我的手机呢?”

“啊,当时走的太急我给忘了,还在车里。”

孟瑞立刻就要掀开被子起来,孟雪连忙扔下苹果再次按住他:“哥你就别折腾了,乖乖躺好,我去帮你拿!”

接过孟雪递过来的手机的时候,孟瑞手都在发抖,不知道是因为没力气还是太过紧张 。

孟雪有些担心的瞟了一眼他的脸色:“我拔充电线的时候看见貌似有好几个未接电话 。”

点亮屏幕,孟瑞一眼就看到了夹杂在一串工作电话中的那个名字——『宝宝』,来电时间是三个小时前。

眼前一阵发白,太阳穴突突的跳起来,孟瑞越是着急越是无措,哆哆嗦嗦按了半天也没解开屏幕锁,最后还是孟雪帮的忙。

刚要按下拨通键,手机突然震动起来,看见来电署名,孟瑞瞬间连呼吸都忘记了。

“喂。”

孟雪只看见接起电话的孟瑞一言不发的听着电话那头说着什么,浮肿着的手上凸出的青筋因为太用力一根根颤动着,原本就灰暗的眸色越来越深。

挂了电话的孟瑞突然有了力气似的,一个挺身站了起来,也不顾还挂着吊瓶,伸手扶着墙就往门口走,针头被斜着拽出手背,掉在地上的针头还在往外汩汩的冒水,几滴血顺着手背淌下来,在雪白墙壁的衬托下格外刺目。

“哥你去哪儿?”孟雪吓的跳起来,上前拦住他的去路:“你还病着,不能乱跑!”

孟瑞呼哧呼哧喘着粗气:“他病了,他需要我……”

孟雪懵了片刻,反应过来的时候一下子就怒了:“他病了?病了就想到你了?”

“你溺水快要死了的时候他在哪儿呢?他就算死了你也别去管他!”

“他不能死……不能死……”孟瑞瞬间红了眼睛:“他死了我也活不成了。”

孟雪讷讷的看着他,挡着门的手不知不觉就放了下来。

她看见她一向坚强的哥哥眼角滑下两行泪,无助的像个孩子。


坐上了前往S市最近的一班飞机,孟瑞才稍微平静了一些。

刚才电话里王妈妈沙哑哽咽的声音一直在脑海中循环。

“小瑞,是你吗?”

“小白……小白他病了,状态很不好。”

“昨天S市开始下雨,他就一声不吭的在窗边站了一天,不吃饭也不睡觉,谁叫他都没反应。”

“到了半夜就开始发烧,眼睛都睁不开,还死活不肯躺下,嘴里一直喊着……少爷, 你别走。”

“翻了他的行李,我们才知道他病得这么重,这么些年他一个字都没有跟我们提。”

“是我们太自私了,以为这样是为他好为你好……我们错了,错得离谱……”

“你能不能不要生他的气,来看看他?”

“他虽然不说,但是心里只有你,一直在等你啊。”

评论(4)

热度(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