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其浮夸

低调开个号,高调写瑞文。微博@极其浮夸_RW

【瑞文】变数(三十一)

孟雪把红色跑车开到孟瑞身边停下,“嘟嘟”按了两下喇叭,孟瑞才如梦初醒般回过神来。

“还愣着干嘛?快上车!”

孟瑞还沉浸在巨大的绝望中,灰败着脸摇摇头:“他不要我了,追到哪里结果都是一样的。”

看着孟瑞那副样子,孟雪狠狠砸了一下方向盘:“他不要你了你就不追啦?三年都等过来了还怕这几天呐?你到底还是不是我哥了?”

孟瑞一怔,这是孟雪第二次问这个听起来有点傻的问题了。

“我就问你,还要不要他吧!”

“要。”不假思索的脱口而出,孟瑞抓着盒子的修长手指渐渐收紧,指节泛白。

是啊,不管小孩儿还要不要他,他知道自己离不开他,只要他一个人,不就够了吗?

孟雪又狠狠拍了一下喇叭:“那还等什么呀我的哥,上车走起啊!”

孟瑞沉下心拼命压住在体内肆虐的绝望情绪,脚一跨坐上车,车子骤然起步,嗖的一下像出膛的子弹飞了出去。


敞篷跑车的顶棚开着,车速很快,风呼呼的吹过发丝和脸颊,仿佛所有毛孔都被迫张开了,生疼生疼的。

开到大路上的时候,正值中午车流高峰,孟雪这个女司机的开车技术着实不怎么样,为了追前面的面包车不计后果的疯狂超车,引来路上一众司机不满的鸣笛。

“停车,换我来开。”孟瑞咬紧牙关,死死盯着隔着的几辆车前面隐约能看见的那辆银灰色面包车。

“来不及停了,前面车少了他们开的更快。”孟雪一边控制着方向盘一边把油门又往下踩了踩:“哥,我这次可是拼上性命了,要是成了,我不要包包也不要新车。”

孟瑞微微侧头讶异的看了她一眼。

“我只要你幸福,像妈妈说的那样,放下一切负担,只管你自己开开心心的过一辈子。 ”

孟瑞喉间一哽,他几乎忘了妈妈临终前说过的这句话,没想到那时候才6岁的孟雪却一直记着。

那时候的他以为自己足够成熟,骄傲的觉得自己无所不能,把所有的担子一个劲儿往身上压。

其实他只是太过幼稚,不懂“珍惜”为何物,自以为是的走了这么远的路,做了这么多傻事,将原本唾手可得的幸福亲手推了出去。 


车子终于开到了人烟稀少的路段,顶着大太阳风依旧呼啦啦吹得急促,像孟瑞此刻的心情一样,不知是冷还是热。

行至公园的人工湖旁,前面除了那辆面包车已经没有其他车辆了,孟雪握着方向盘的手心满是冷汗,她下定决心般的大喊一声:“坐稳了!”

然后用力踩下油门猛的一个提速,车速表上的指针瞬间往右打,仅在分秒之间,红色跑车就赶上了前面的面包车,近到孟瑞透过车窗能看到里面目视前方呆呆坐着的小孩儿的侧脸。

超过面包车的一刹那,孟雪快速往右打方向盘,最后一个急刹车,轮胎摩擦地面发出一阵刺耳的巨响,车上两个人由于惯性猛的前后一个俯仰,孟瑞感觉自己整个人差点被甩出去了。

被逼停的面包车也是一个急刹停在路边,耳边传来面包车司机的谩骂声,孟雪满脸是汗,惨白着脸哆嗦着说了一句:“我的任务完成了,哥,接下来只能靠你自己了。”

孟瑞稳定了一下心神,打开车门支着尚在发软的双腿走了下去。

面包车上除了司机骂骂咧咧的吵嚷着,没人说一句话。

王博文低着头咬唇,听见爸爸的呼吸声越发粗重,放在膝盖上的双手不由的揪紧了裤子。

从家门出来的那一刻起,他的心就像被两只手各扯住了一边,两头互相撕扯着,谁都不肯退让一步,愈演愈烈、快要撕裂的痛感让他意识都模糊了起来。

他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麻木了许久的心似乎这几天一点一点在被唤醒,挣扎跳动着要摆脱禁锢。

“我下去跟他好好说吧。”王妈妈哑着嗓子,伸手就要去开车门。

“我去吧。”王博文终于抬起头,眼眼底一片晦暗:“我来跟他说比较好,让他以后再也不要来打扰我们。”


孟瑞看见王博文从车上下来,心头一阵激动,似乎看见了一点小小的希望。

他慌忙走过去一把拉住小孩儿的胳膊:“宝宝,你别走,别走好吗?”

王博文低垂着眼,额前的碎发挡住了他的双眼,掩盖了一切可以窥探的痕迹:“你放过我吧。”

不过五个字,一下子浇灭了孟瑞心里刚点燃的希望火焰。

“不,我不放,”孟瑞用力吞咽了一下,竭力忍住恐慌的情绪:“我发过誓,抓住了就不会再放手。”

另一只手大拇指一推,单手打开手上的盒子,里面安静的立着两枚戒指。

孟瑞把盒子举到王博文面前:“你看,这是我亲自设计的,只属于我们两个人的戒指,它会跟我一样永远陪在你身边。“

盒子被推上前,正好落入王博文低着头的视线中,他的双目倏的一睁。

这是两枚朴素的铂金戒指,简单的圆环并没有多余的装饰,左边那枚刻着一朵向日葵,右边那枚则是一轮太阳。

孟瑞捧着盒子的手微微颤抖,戒指明明是没有其它颜色的,却在日光下浮上一层淡淡的流光溢彩,简洁的线条和图案莫名的让人移不开眼睛。

看着小孩儿恍惚出神的样子,孟瑞不禁高兴起来:“拿起来看看喜不喜欢,内圈还刻了我们俩的名字。刻着你名字的我戴,刻着我名字的你戴,好不好?”

王博文抬起左手,先是犹豫的顿了顿,然后缓缓拿起了刻着太阳的那枚戒指,微微侧身让它迎着阳光。

明明阳光那么灿烂,却都比不过手上的这枚戒指温暖。

别过脸不敢再用正眼去看,他收回手,把戒指在手心里握了一瞬,又松开了摊在手掌心上。

“孟瑞,算了吧,我们回不去了。”

王博文苍白的掌纹映衬着银白色的圆环,让孟瑞的心瞬间跌入谷底。

“为什么?我们还有将来,还有很长的路可以走,我保证会永远爱你,永远对你好 ,我发誓!”

浑身血液喧嚣着沸腾着,孟瑞快急疯了,本来他以为有的时间、有的机会,可是小孩如此急迫的要跟他断绝关系,他不知道还能说什么做什么来挽留。

“丢了就没有了,再也找不回来了。”王博文声音低低的,带着一丝颤抖,像在拼命压抑着,害怕自己太大声就要暴露出真实的情绪。

“可以找回来的,一定可以,相信我,就相信我这一次,一次就好了!”孟瑞感觉自己快要失控了 ,脑中一片凌乱,带着最后一丝期待屏住呼吸看着小孩儿。

王博文张了张嘴,瞳孔慢慢紧缩,抓着戒指的手突然紧握,接着迅速抬手往人工湖的方向扔过去。

孟瑞大脑停顿了一瞬,耳朵里嗡嗡的响,他愣愣的看着小孩儿面无表情的脸,甚至都没有来得及扭头往湖那边看一眼,也没有听到戒指掉落水中的声音。

“如果能找回来,我就相信你。”王博文抬眼看着孟瑞,弯弯嘴角露出了一个意义不明的微笑。

孟瑞茫然的把头慢吞吞的转向湖面,波光粼粼的青绿色水面平静得没有一丝波澜,连戒指掉下去的波纹都看不到了。

他张了张嘴,一个字在嘴里含着滚了好几遍,最后终于沙哑的吐了出来。

“好。”


王博文看着孟瑞的背影,看着他一步一步往湖边走,看着他鞋子也没有脱就踩进了湖水里,看着他弯下腰仔细摸索。

他不知道此时孟瑞的表情,只能望着阳光下他的背影越来越模糊,像要融入闪动着刺眼波光的湖水中。

从紧紧抠着手心的指尖传递到心里的痛和恐惧快要把他整个淹没,一秒也无法再忍受,他僵硬的转过身,往面包车的方向走。

“你这人到底没有心?还想要我哥怎么样?他把能给的都给你了,你还想怎么样!” 孟雪跑过来声嘶力竭的对着他哭喊,她知道自己没有资格也没有立场责怪王博文,可是看到孟瑞居然真的下到湖里去找戒指,她整颗心脏都抽搐起来,一刻的理智也无法维持。

那么大的湖,找小小的一枚戒指,无异于大海捞针,怎么可能找得到?

“求求你,让他回来吧,湖这么大,不可能找得到的……”她知道,如果真的找不到,孟瑞一定不会上岸,他一定会铁了心的找下去,除非王博文让他不要再找了。

她的哥哥现在脑子里什么都没有,只有眼前这个面无表情的狠心的人。

王博文没有理会孟雪,迈着沉重的步子继续走,前面面包车的车门还开着,满头银丝的爸妈还在那里等着他。

风吹来了天边无数的云朵,瞬间遮挡了太阳,刚才还阳光普照的天色很快阴沉下来,回到车上的时候,拉上车门,在灰黑的车窗玻璃遮挡下,已经看不见一丝阳光了。

短短的几步路,有无数个片段在他脑海中堆砌,像一本翻开的书被风吹动了书页。

书中主角只有他和他,讲述了一个近20年长长的故事,有平淡温馨,有跌宕起伏,有甜蜜幸福,也有痛彻心扉。

一张张纸飞快的略过,快到他几乎看不清故事中人物的样子。

不过没关系,王博文双眼放空,露出一个毫无生气的笑。

虽然这个故事不会再有后续,但是刚才的背影会刻在他心里,陪他一辈子。


评论(43)

热度(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