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其浮夸

低调开个号,高调写瑞文。微博@极其浮夸_RW

【瑞文】变数(三十)

从酒吧回去的路上,四周静得出奇,只听见两个人一前一后的脚步声。

前面走着的王博文走到一个路灯下,突然停下了脚步,后面的孟瑞见状一喜,连忙走上前去:“宝宝你等我呐?”

王博文不承认也不否认:“让我看看你的伤。”

“诶,好!”孟瑞忙转过身,感觉到王博文凉凉的手指碰到自己的后脑勺,心里美滋滋的。

“疼吗?”王博文轻轻摸了一下肿着的地方。

“嘶……疼的疼的。”小孩儿下手很轻,其实并不很疼,孟瑞为了装可怜昧着良心说了句违心话 。

王博文放下手,孟瑞忙接上一句:“背后的要看吗?”然后顺势就要脱衣服。

“不用了。”

“好吧……”失望的把敞开了一半的外套又穿回去。

“23加38等于几?”

孟瑞被小孩儿这突如其来算术题弄的一愣,想了半天才反应过来他是在测试自己脑子坏没坏。

“……我没傻。”

“等于几?”王博文固执的问。

孟瑞叹了一口气,郑重其事道:“一辈子。”

“……”

王博文无语,孟瑞现在不仅脸皮厚比城墙,说情话的功夫也越发炉火纯青了。

“你回去吧,以后不要来了。”

孟瑞又是一愣,刚才喜悦的情绪一下子烟消云散。

他以为小孩儿刚才的举动是心疼他,是软化了,还想着再加把劲说不定就能成功了。

原来只是自己想太多,他只是出于责任心,看看他伤得到底严不严重而已。

“为什么?”孟瑞收起了油嘴滑舌,迫切想知道原因:“我哪里做的不好?你告诉我,我可以改。”

王博文摇摇头,这人还是傻的,完全领会错了他的意思。

“不管你要干什么,想得到什么,”王博文话语顿了顿,将视线调转到孟瑞脸上:“我已经没法回应你的感情了,再也没有什么可以给你了。”

孟瑞回望着他,微微挑眉一笑,眼底尽是刻骨温柔。

“没关系,我给你就行了。”

“我干杯,你随意。”


关上院门,王博文背靠着门,伸出手放在心上左摸摸右摸摸。

最近太反常了,心脏总是会莫名其妙的加速跳动,再也不复往昔的平静。

归根究底,还是现在的孟瑞跟以前大不相同了。

以前的孟瑞无论对他多么好,多么温柔,总是有所保留的样子,谨慎的像在走钢丝,虽然隐藏的很深,但是还是能让人察觉到 ,他永远跟自己保持着微妙的距离,有时候甚至刻意冷淡回应自己。

现在的孟瑞完全换了一副样子,掏心掏肺的表露心意,用那样炙热滚烫的眼神围绕着自己,细心照料、寸步不离,情话、誓言张口就来,生怕自己不知道他的认真。

心虽然已经空了,但是还是不由自主的往一个方向倾斜,耳边一直有个声音在唤着“ 相信他吧,相信他吧”,王博文揉了揉胸口,努力控制住摇摇欲坠的心,企图把它掰正过来。

“小白回来啦?”王妈妈从屋里走出来,王博文连忙放下手:“嗯,爸妈还没睡吗?”

想到孟瑞应该还在门口,下意识的用身体往门缝挡了挡。

“进去吧,爸妈有事想跟你商量。”

王博文心里一紧,爸妈要是直接责备他、大骂他还好,好言好语的同他商量, 反而唤醒了他心底的愧疚。

一家三口坐在沙发上,屋子里一时静得只能听见时钟滴答滴答的声音。

“我们搬走吧。”这次开口的是王爸爸,“在这儿也待腻了,你妈风湿病一直反反复复,这里空气湿度太大,不利于她养病。”

王博文看着爸爸平静的神色,熬红的双眼,心中的愧疚由星星点点变成排山倒海般的涌上来,快要将他灭顶。

都这个时候了,爸爸妈妈还顾及着他的尊严,费尽心思找理由,让他不至于那么自责。

王妈妈接着道:“你不用着急答应,既然是商量,爸妈也会尊重你的意见。如果你愿意待在这里……”

“搬走吧,我也不想住在这儿了,”王博文沉下一口气,尽量微笑着让自己看起来格外轻松:“ 中国这么大,我们还有很多地方没去过呢。”

他装出一副兴致勃勃的样子:“这次我们去江南好不好,听说山清水秀的地方特别养人。”

爸妈一切都是为了他,为了他放下安定的生活东躲西藏、忍气吞声。

这些年已经辜负了他们那么多,他在心里发过誓,今后绝不会再让他们伤心失望了。


第二天日头正暖,对屋里面情形浑然不知的孟瑞正捧着画板沙沙沙的画着什么,一边的孟雪是时不时凑过来瞅两眼。

“昨天你就这么回来了?没干点别的?”

孟瑞专心画画,头都没抬:“干什么?”

孟雪呵呵一笑:“我想也是,要是干了什么,也不至于还蹲在门口进不去。”

此时画板上已经隐约有两个圆环状物体的雏形了,孟瑞一边画一边笑得温柔,孟雪看见他的表情不由的鸡皮疙瘩起了一身。

“画这个有什么用?我就弄不明白了,哥你平时那霸道劲儿呢?现在怎么变得这么磨磨唧唧,温温吞吞的了?”

“我怎么磨叽了?”

“嗨呀,我都替你着急!”孟雪两手叉腰,一脸嫌弃,“你还是不是我哥了?昨天大好的机会,二人世界,黑灯瞎火的,直接壁咚了强吻啊,摸脸啊搂腰啊,再说两句好听的,嫂子还不浑身发软任你摆布?”

孟瑞给她逗笑了:“你是不是言情小说看多了,特想有个霸道总裁这么对你?”

“我给你出主意你还埋汰我!”孟雪气得直跺脚。

“好了好了,待会儿画好了,你抓紧帮我拿过去定制,务必告诉他们速度要快,当然做工也不能差,要又快又好。”

孟雪不满意的撇撇嘴:“好好好知道了,钱给够就行。”顺便瞟了一眼孟瑞在画板下面的备注:“尺寸没问题吧?要不我把嫂子叫出来……”

“你可别,”这孩子就是看热闹不嫌事儿大,孟瑞无奈道:“别去打扰他,尺寸一定没问题的,我摸了好多遍了。”

“啧啧啧,有心机,”孟雪终于露出了赞许的笑:“那我收回刚才嘲笑你的话,祝哥这次一击即中,抱得美人归!”

虽然孟雪满口的胡言乱语,孟瑞心里倒是很受用,脸上的笑容更加灿烂了。


一晃两天过去,孟瑞依旧坚守在门口做“望夫石”,姿势变了又变,仰望二楼的角度倒是丝毫没变。

王妈妈出门买菜他就紧随其后,王爸爸背着手出去下棋他也不远不近的跟在后面,居然都没有遭到拒绝,他们好像看不见他一样自顾自做自己的事情。

孟瑞心里不是不纳闷的,觉得爸妈的态度有点微妙,完全没有把他放在眼里的样子。

而他的小孩儿整整两天没有出门了,连酒吧都没有去。给他发的短信都跟石沉大海似的,得不到哪怕一个标点符号的回应。

孟瑞一边闷闷不乐的按着快要没电的手机,一边摸摸后脑,肿块都消下去很多了,背后的伤也基本不影响动作了,他整个人都晒黑了几个色度,却连王博文一面都见不上。

这场温水煮青蛙般的持久战,不知道还要打多久。

『宝宝,我头好疼,在窗户口看看我好不好?就一眼!』

删删改改半天,孟瑞把这条略微不要脸的短信发了出去,然后默默的盯着二楼窗户,布满血丝的眼睛眨都不眨一下。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那副隔着他们两个人的窗帘没有打开,孟雪倒是先来了。

亮眼的红色跑车停在路边,孟雪拎着食物走到孟瑞跟前放下。

“说老实话,我每次过来都有一种探监的感觉,哥你可能是古往今来第一个给人看大门的霸道总裁。”

小孩儿没出现在窗口,孟瑞心情不甚愉悦,继续目不转睛的盯楼上,手一抬把手机递过去:“帮我充个电。”

“是,少爷!”孟雪接过手机,另一只手从包里掏出一个小盒子:“喏,定制完成,还新鲜热乎着,要看看吗?”

孟瑞终于舍得调转目光,伸手接过盒子刚要打开,只听见一阵汽车发动机声由远而近,一辆面包车缓缓从道路北边驶过来,稳稳的停在了王家门口。

心下正疑惑着,铁门从里面打开了,王爸爸王妈妈两个人两手各提着一大包行李走了出来,面包车上的人下车麻利迅速的接过来往车上搬。

眼前的情景让孟瑞心脏扑通扑通的跳起来,瞬间有种不祥的预感。

王博文紧跟着王爸爸王妈妈身后出来,也拎着一包行李,戴着帽子低着头脸都看不清。

他明知道孟瑞一直在这里,却一眼都没往孟瑞这边瞧。

孟瑞慌了,三步并作两步走过去:“你们去哪儿?”

王爸爸直接转身上了车,王妈妈看了他一眼,欲言又止的似乎想说什么又没有说。

“搬家。”最后还是小孩儿回答了他。

“搬哪儿去?”孟瑞急的呼吸都不均匀了。

“搬到你找不到的地方。”王博文语气平淡,像在说一件再平常不过的事情。

孟瑞一下子僵住了,受到打击瞬间失去了语言能力,嘴巴张张合合半天也没能说出一句话来,脑中白茫茫的一片,什么都想不起来了。

怪不得爸妈不理会他,怪不得小孩儿不出来见他。

从他出现的时候开始,他们就想着要搬走了吧,压根没想过给自己一丁点机会。

呆呆的看着王博文上了车,看着面包车缓缓开走,孟瑞最后连一句“别走”都没说出口。

评论(27)

热度(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