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其浮夸

低调开个号,高调写瑞文。微博@极其浮夸_RW

【瑞文】变数(二十九)

行李箱倒在地上,发出一声闷响。

“你……你来干什么?谁让你来的?”王爸爸抬起手指着孟瑞,话都说不利索了。

“爸,妈,我对不起你们,现在才来。”孟瑞声音低低的,在黑夜里格外沉重。

王博文低头看地上的青石砖,呆呆的不知道在想什么。一边的王妈妈突然扭头用手掩住脸, 肩膀止不住的颤动。

孟瑞记得妈妈是最感性最爱哭的了,但是她从来不在他们面前哭,她说坚强的妈妈不会让孩子看到自己的眼泪。

上一次见她哭,还是在自己第一次拿奖,不大不小的一个新人奖,他把奖杯递给妈妈的时候,她笑着笑着突然一滴眼泪吧嗒掉在了奖杯上,接着又爱惜不已、小心翼翼的来回擦拭。

他一直都知道王爸爸王妈妈是真心疼爱自己的。

“你哭什么!”王爸爸恨铁不成钢的 吼了一声,转脸对着孟瑞捏紧了拳头咬牙切齿道:“滚出去,你马上给我滚出去! ”

孟瑞心口一窒,努力抬起头鼓起勇气:“爸,小瑞知道错了,再给小瑞一次机会好吗 ?”

听到“小瑞”两个字,王爸爸太阳穴突突的跳:“小瑞?你不是小瑞,你不是我们家小瑞!”

他们家小瑞不仅善良稳重,还孝顺懂事,才不会做出那种伤天害理的事情。

“哪来的混蛋,冒充我们家小瑞,竟敢冒充我们家小瑞……”王爸爸气得语无伦次,上下牙直打颤 ,发红的双目四处搜寻,然后大步流星的走到院墙边上抄起一把扫帚就朝着孟瑞走过去。

孟瑞一动不动的站着,做好了迎接暴风骤雨的准备。

“爸!”王博文看见爸爸的动作,心跳猛的加快,他离得比较近,大脑还没做出反应 ,胳膊已经抬起来要去阻拦。

耳边一阵呼呼的风声,王博文只看见一个人影突然挡到他面前,接着是一声闷响,还有木头碎裂的声音。

懵懵的回过神,他看见面前的孟瑞脸上瞬间没有了血色,脸部肌肉剧烈颤抖,像是在拼命压抑着未出口的呻吟。

这一棍从上到下直击孟瑞的后脑勺和后背,力气大到实心的木棍直接咔嚓一声拦腰折断。

王妈妈尖叫一声扑上来拽住王爸爸又要落下去的手,瞪大泪眼模糊的双眼,声音带着哭腔:“你疯了吗?要把他打死吗?”

孟瑞深吸了两口气,一边对着小孩儿扯出一个笑,一边摸摸他软软的头发,然后转过身 “扑通”一声直挺挺的双膝跪下,咬牙忍着背部疼痛和剧烈的眩晕,把地上的半截棍子捡了起来,双手举到王爸爸面前。

“爸,您打吧,如果能让您消气,怎么打都行。”

这点皮肉之苦又算的了什么,就算打断他的骨头都是他该的。

王爸爸被气得说不出话,捏着另外半截棍子的手咯咯响,抖得不成样子。听着耳边妻子的抽泣声,又看见王博文失魂落魄般傻傻站在那里,手上紧了又紧,最终狠狠把棍子扔到地上。

“滚出去,马上滚!别让我再看见你!”


最终孟瑞还是被赶了出去。

倒不是他坚持不住,只是现在这个时候他待在爸妈面前不过是火上浇油,加剧矛盾冲突,让情况更加恶劣而已。

爸妈需要冷静,他也需要调整一下混乱的心情。

事情来的太突然了,他完全没想到爸妈会这个时候回来。

孟瑞伸手摸了一下后脑勺,果然已经肿起来了,不过没有流血,再摸摸后背,幸好都是皮肉上的疼痛,骨头倒是一根没断。

王爸爸的真是老当益壮,一身力气不减当年。

孟瑞一边感叹着,一边想着早知道应该提前准备一根粗点的棍子放那儿,那扫帚棍子还是太细了,要是粗一点直接把他打吐血,说不定爸妈当场就能原谅自己一半,他的小孩儿说不定也会心疼他呢。

刚才大门关上的时候,他最后看了一眼王博文,那双眼睛还是幽深的看不出任何情绪 。

不过想到小孩儿刚才伸手帮他拦棍子,孟瑞就忍不住傻笑起来。

孟瑞半个身体靠着栅栏,仰头看到二楼窗户的灯被打开,他目不转睛、近乎贪婪的看着偶尔从窗前晃过的那个身影。

他好想摸摸小孩的后颈,告诉他不要害怕,无论如何我会一直陪着你,再也不会离开。

慢慢伸手掏出口袋里的手机,就这么一个简单的动作牵扯到背后的伤口,疼得他全身冷汗都冒了出来,打字的时候头晕目眩,屏幕画面都模糊成了重影,哆哆嗦嗦半天才把短信编辑好发出去。

二楼正在床边坐着的王博文听见短促的铃声,愣了一会儿才反应过来是他的手机响了。

『所有责任都推到我身上,别让爸生你的气。』

短信统共也没几个字,在黑白手机屏幕上显示出来却有好几行。

王博文最后将目光停留在短信发送人『老公』两个字上半晌,一直到屏幕光自动熄灭。

他把手机放在桌上,走到窗边拂开窗帘,一眼就看见了栅栏边上那个高挑的身影。

孟瑞似乎一直盯着这个方向,看见窗帘被掀开,正朝着自己挥舞双手。

真像个傻子。

跟挨打的时候一样傻。


“我的天!哥你站在这儿干嘛?”

孟雪赶过来的时候已经是中午了,电话里孟瑞的状态不太好,她下了飞机也没顾得上休息,连忙打车过来了。

孟瑞正靠在门边闭目养神,被孟雪一惊一乍闹得睁开眼,眉头紧蹙:“你怎么来了? ”

“哥你都多久没出现了?公司里现在一团乱,都在等你回去处理呢!”

“你怎么知道我在这儿?”

“我去问了跟这个项目的人呀,他说你这几天都在这里没离开过。”

孟雪说着往围栏里面瞧:“这是哪儿?看着不像办公的地方啊!”

“你小点声。”孟瑞轻咳一声,勉强撑起酸痛的身体站立起来:“这里是他家。”

孟雪眼珠一转立刻明白了“他”指的是谁,瞪大眼睛掩住嘴:“终于找到啦!”

孟瑞这些年是怎么过的,她作为他的妹妹看得最清楚不过。

她看着失去了王博文的孟瑞先是自虐般的不吃不喝,接着没了魂一样的到处跑到处找,好几个晚上她是被隔壁孟瑞撕心裂肺的哭喊惊醒的,白天的时候他跟从前一样坚强镇定,只有在梦里才会放纵自己的崩溃和痛苦。看着如同神一样一直为她挡风遮雨的哥哥变成这副模样,她的心也跟着揪了起来。

王博文对孟瑞有多重要,她从那时候起就彻底明白了。

她的哥哥从小已经受了那么多的苦,她不想他以后的日子还是那么苦。

只有重新找回王博文,才能让他开心起来。所以这些年她也在私下里帮着找,只不过孟瑞这么大本事都找不到,她自然也是一无所获。

现在终于找到了,孟雪瞬间激动澎湃起来,这是她三年来最想听到的好消息了。

转念一想,他们俩分开也有自己的“功劳”,孟雪立马蔫了下来,心虚的慢慢放低了声音:“ 他……他还好吗?”

孟瑞沉默不语,他的小孩儿还有王爸爸王妈妈从昨天晚上到今天都没有出来,也不知道里面现在是什么情况。

看见孟瑞的脸色,孟雪心里咯噔一下,看来是不太好。

“要不……我去跟他解释当年视频那件事吧,这件事错不在你,别让他继续误会了。”

孟瑞惊讶的抬眼看孟雪,见她咬着牙一脸视死如归,不由的露出一个苦笑。

三年了,当年任人唆使的傻白甜妹妹也变懂事了。

“傻瓜,错就在我啊。”

“从头到尾,错的只有我一个人而已。”

孟雪眨眨眼睛,对他的话似懂非懂。

孟瑞拍拍她的肩:“这里就不用你操心了,哥还有别的事要你帮忙。”


孟雪是个行动派,办事效率极高,没过多久就提着大包小包回到了王博文家门口。

此时的孟瑞已经快要支持不住了,头昏昏沉沉的眼睛也睁不开,后脑的伤加上整宿没睡的疲劳一齐袭上来,他几乎用上了全部的力气在硬撑。

接过孟雪递过来的药,孟瑞打开药瓶子倒了几粒药直接扔进嘴里,喉结一滚生生干咽了下去。

孟雪看到他后脑的伤青紫一大片,十分骇人,顿时心疼不已:“哥我们去医院,这哪是吃药就能好的,我叫救护车……”

“吃点东西就好了。我就在这儿,哪儿也不去。”

孟雪急得眼泪都要掉下来了:“在这里站着有什么用呀?他都不见你,你死在门口他都不知道!”

“我答应过他,再也不会走了。”孟瑞朝二楼窗户看过去。

“这次决不食言。”


王博文在玄关换好鞋子,又回头往客厅看了一眼。

“爸,妈,我去上班了。”

王爸爸坐在沙发上一声不吭,王妈妈红着眼坐在餐桌旁边,用闻不可闻的声音应了一下。

昨天他以为爸妈会责怪他就这样把孟瑞放进家里来,会骂他不争气,他都做好思想准备了,可是爸妈却什么都没有说。

嗅着屋里清冷的空气,他突然有些怀念有电视的日子了,起码开着电视机吵吵闹闹的,家里气氛不至于像这样冷得让人遍体生寒。

推开铁门的一刹那,孟瑞立刻迎上来:“宝宝你去哪儿?”

久违的称呼让他心里头一跳。

看见孟瑞憔悴不堪的样子,王博文想了想开口回了一句:“上班。”

“多休息两天吧,酒吧那边我已经打过招呼了……”孟瑞舔舔干裂的唇,往他身后看了看确认没有其他人,凑过去就要牵他的手,被王博文侧了下身体躲开了。

孟瑞的手尴尬的悬在半空中。

旁边的孟雪有些看不下去,笑呵呵的凑上来:“嫂子好,我叫孟雪,你可以叫我小雪。”

王博文眉头一皱,疑惑的目光从他们俩身上扫过,然后也没打算应答,直接转身走了。

身后两个人忙跟上来,孟瑞拉了一把兴致勃勃要冲上去的孟雪:“你就别跟着了,去找个酒店好好睡一觉吧。”

孟雪眼珠一转,很快一脸『我懂你』的表情,爽快的应下了:“好,有事打我电话。”

最后还不忘冲着王博文的背影喊一句:“嫂子你慢点走,等等我哥呀!”

孟瑞扶额,他这个妹妹就是来帮倒忙的,他的小孩儿那么害羞,肯定要不高兴了。

果然,听到孟雪这句话,王博文背影一顿,然后脚步越发快了。

评论(28)

热度(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