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其浮夸

低调开个号,高调写瑞文。微博@极其浮夸_RW

【瑞文】变数(二十八)

有多久没有流过眼泪了。
曾有片刻清醒着的王博文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眼泪止不住的往外涌,他甚至弄不清自己在哪里,为什么哭。
太多的片段在脑海中回闪,最终他只抓住了最沉重的那一个。
他看见自己在孟家大宅等他的少爷。
下雨了,很大的雨,天空黑得像要把人吞进去似的,他一个人缩在巨大的黑色空间里,渺小得像一粒尘埃。
他一直等啊,等啊,从一数到一万,又返回来从头开始数。
雨水不断的落入嘴里、吸入鼻腔里,又苦又涩,呛得他话都说不出来,可他还是强迫自己睁开眼睛,生怕错过了回家的少爷。
你看,这不是让他给等到了吗。
所以再苦再痛都是值得的。
王博文脸上的笑容又扩大了几分,眼泪却越发汹涌。
“少爷……七夕快乐。”
在心里藏了三年的甜蜜祝福终于说了出来。
看见小孩儿惨白凄凉的笑,孟瑞的心瞬间被捏得粉碎,浑身的力气像被抽空了一样。
伸出颤抖的手捧着王博文的脸,不停的用大拇指摩挲他的脸颊为他抹去眼泪,却怎么也抹不完。
“别哭……别哭,我在这儿呢,在这儿呢。”
他没有一刻比此时更恨自己,心头横冲直撞的痛苦和懊悔找不到出口,于是一把抓起王博文的冰凉手往自己脸上狠狠的抽。
“你打我,打我好不好?都是我的错,你打我,不要哭……”
这样的小孩儿让他的埋藏在心底的恐慌无所遁形。
三年来再苦再难他也从未想过放弃,再多的打击都没有毁灭他的信心,而这个时候他却被一种叫绝望的阴霾深深笼罩着。
王博文先是愣怔着由他抓着手,呆呆地看着他的动作,反应过来后立刻把手握紧疯狂的挣扎,拼命把手挣脱,茫然的呢喃着:“不打,不打……”
这是他最爱的人的脸,他怎么舍得打呢?
眼中的液体终于压抑不住夺眶而出,孟瑞感觉五脏六腑都被撕裂般疼痛,疼得快要死了。
小孩儿把满腔的爱都给了自己,当年的自己居然该死的觉得并不欠他什么。
那时候他该有多痛啊,如今自己这点痛,哪能抵得上他的万分之一。
“好,不打,不打……”
急促的喘气压住快要出声的呜咽,孟瑞用尽剩余的力气把小孩儿紧紧的拥入怀里,试图用自己身体的温度温暖这具冰冷的身躯,接着一点一点亲吻他的脸,从额头到眼角再到鼻尖,每一寸都没有遗漏。
在孟瑞怀里的王博文渐渐平静下来,满足的微笑着:“少爷……别走啦,再也别走啦……”
耳边的是他一直魂牵梦绕的小奶音,只言片语满载着小孩儿对他单纯又浓重的感情。
“不走,再也不走了。”忙不迭的保证,声音颤抖微弱,却无比清晰坚定。
孟瑞慢慢吻到小孩儿的唇,唇齿相撞的刺激让两个人浑身止不住的战栗。
一点点的温暖通过口腔传输过来,王博文轻叹一口气,慢慢闭上眼睛。

悠悠转醒的时候天已经大亮了。
虽然眼睛肿胀得快要睁不开,但是好久没有这么安稳的一觉睡到天明了。
大脑紧跟着苏醒过来,王博文立刻就记起了昨晚的一切。
酒吧里那个醉酒的客人,一路瓢泼的大雨,歇斯底里的哭泣,温暖的怀抱,还有最后酸酸甜甜的吻。
背后有个人紧紧抱着他,一只胳膊圈着他的腰身,两个人几乎无缝贴合,近到能听到对方的心跳。
“醒啦?”温柔磁性的嗓音,略带一点沙哑,熟悉的气息喷洒在后颈处,热热的痒痒的。
孟瑞用手臂撑起身体俯视着下方的小孩儿,微微闪烁的眼神暴露了他内心的紧张不安。
王博文动了动身体,转过身平躺着,就这样直勾勾的看着上方人的脸,面目一片平静,眼底也毫无波动。
看见他的小孩儿又变回了原来冷漠的样子,孟瑞松一口气的同时心里不免有些小小的遗憾。
他又要拒人于千里之外了吧。
在孟瑞身下的王博文,发现自己就是换了个姿势继续被他圈着,不知是尴尬还是羞赧的咬了咬下唇。
“饿吗?”
王博文摇摇头。
“那再睡一会儿,时间还早。”
王博文想了想,慢慢闭上了肿成核桃的眼睛。
孟瑞保持原来的姿势不动,默默看着这张被他深深刻在心里的脸。
小孩儿长长的睫毛都被泪水黏在一起,满脸都是为他留下的干涸泪痕。
他一夜都没睡。
整个胸腔里还回荡着强烈的悲恸,从昨晚到现在一直在折磨他,将他的精神撕扯的鲜血淋漓。
从前他觉得自己对小孩儿足够好,所以小孩儿才会对自己由依赖变成喜欢。所以他以为现在只要对他比以前还要好,他的小孩儿一定会重新回到他身边。
可他忘了情之一字的分量,它能给人多少欢乐,就能给人多少伤害,它可以把一个人毁灭得不成样子,让他从里到外都支离破碎。
现在小孩儿的灵魂像被一分为二,一半在这里,另一半留在那个雨夜里,一直没有走出来。
伤口可以慢慢被舔舐愈合,丢失的灵魂却很难再拼凑回来。
辜负了这样一份炽热感情的孟瑞,发现自己的确罪无可恕。

不过没关系,欠了他的,他可以用一辈子来还。

王博文这回笼觉一睡就睡到了中午,醒来的时候一睁眼直接对上了孟瑞的眼睛。
这些日子不管睁眼闭眼都是这个人,明明是三年来梦里都只留给他一个背影的人,现在却每天鲜活的出现在你面前,这感觉还真是很微妙。
见他醒过来,床边的孟瑞连忙站起身靠过来:“今天没有做午饭,我们出去吃好不好?或者你有没有什么想吃的?我叫人送过来。”
王博文动动僵硬的手指,左手被孟瑞抓着不知道多久了,滚热滚热的都是汗。
昨天把他吓坏了吧,所以他一步都没敢离开。
他一定已经知道自己现在不太正常,说不定都已经查过资料、做过功课了。
想到这里,王博文垂下眼帘:“都行。”
明明只有两个字的回答,孟瑞却似乎高兴得不得了,连忙用另一只手拿手机拨电话让属下送些饭菜过来,事无巨细的交代王博文的禁忌,不吃海鲜不吃青菜不吃内脏,比王博文自己都了解他的胃口。
牵着他的手也一直没有放下。
饭菜很快就送来了,准备下楼的时候,孟瑞先让他喝点水,结果小孩儿伸手接水杯的时候很不争气的一抖,直接把杯子打翻在床上。
孟瑞看到他脱力哆嗦的样子脸都吓白了,手一伸打横就把他抱了起来。
王博文一惊,下意识的伸手搂住他的脖子,连忙把头扭开:“放我下来,我能走。”
“你不能。”果断的拒绝,孟瑞就这样毫不费力的抱着跟他差不多高的小孩儿往楼下走。
“先吃东西还是先去看医生?”
又是只能选择不能拒绝的问题。
“吃东西。”王博文无奈回答,想了想又补充一句:“不看医生。”
孟瑞不置可否,轻轻的把他放在了椅子上。
一顿饭吃的格外安静,只听见碗碟碰撞的声音。
中途王博文摇头拒绝了好几次孟瑞用筷子送到嘴边的菜,摇头摇到脖子都酸了,孟瑞就转而不动声色的把菜往他碗里夹。
经过昨天的事,孟瑞对他更殷勤更体贴了,像是迫不及待的补偿什么。
他越是这样,王博文心里越不是滋味。
吃完饭,孟瑞又把手伸过来要牵他的手,王博文想躲闪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手被抓的死紧,根本挣脱不开。
“你这是干什么?”
孟瑞不说话。
“怕我站不起来?”
还是不说话。
“还是怕我再发病?”
听到“发病”两个字,孟瑞的抓着他的手微微一动,终于有了点反应。
本来两个人都心照不宣的没有提昨晚的事情,这两个字瞬间又把他拉回了现实。
“怕你跑了。”
“怕再也找不到你了。”
王博文看见他垂下肩,后背微微弓着,悲伤又疲惫的模样,喉咙里不禁泛起一阵苦涩。
当年跑掉的明明是他啊。

晚上七八点钟,月朗星稀的时候,王博文推开门走到院子里仰望夜空。
雨后的夜空总是格外干净,能把天上的星星看得分明。
孟瑞终于舍得松了会儿手,噔噔噔跑回屋里搬了张椅子来,安顿王博文坐下,又往他身上盖了一条厚毛毯,最后还把边上仔细掖好了,把他裹得严严实实,跟只熊一样。
王博文连拒绝都懒得了。
被当宝贝一样照顾了这么多天,他居然可耻的有点适应了这样的生活。
以往因为害怕爸妈担心,他一旦发现自己的精神快要不受控制,就关紧房门一个人硬捱着,严重的时候连续几天几夜无法入眠,恍恍惚惚神志不清的时候,他就不停掐自己的胳膊来勉强保持清醒。
王博文转头去看孟瑞,他正蹲坐在旁边望着天空,侧脸在月光的笼罩下又添了几分温柔,伸在毯子下面的那只手正绕着自己的无名指轻轻的来回抚摸。
月色正好,指间的温度也刚刚好。
人果然都是贪图温暖安逸的,没有谁真的喜欢孤身一人。
可是孟瑞终归要走的,跟以前一样。
他不可能这样照顾自己一辈子。
王博文想想,自己也不过25岁,正是冲动热烈的年纪,他也并不是刻意对周围的一切都无动于衷、冷淡麻木,他只是不敢再对任何事任何人抱有期待。
满心期待一朝落空这种事,如今的他已经没有力气再承受第二次了。

孟瑞很快注意到小孩儿在看自己,这是这些天来小孩儿第一次这么主动,他不由的受宠若惊,回望过去的时候眼睛都亮了起来。
王博文收回视线抿抿唇:“今天几号?”
破坏浪漫的气氛只需要一句话而已。
“呃……3号。”
“我的手机呢?”
“早上没电自动关机了,我给你放那儿充电了,现在要用吗?”孟瑞说着就要站起来。
“不用,你走吧。”
剧情跳转太快,孟瑞眼皮一跳,有点接受不了:“走?走哪儿去?”
“随便你,爸妈应该要回来了。”
孟瑞一惊,随后很快又冷静下来,语气平淡而郑重:“没关系,我就留在这里。”
空气凝滞了片刻。
王博文还想劝两句:“你还是走吧,我爸……”
话还没说完,门口传来悉悉索索的动静,“小白在家呀,灯亮着呢!”
是王爸爸的声音。
接着铁门咣当一声响从外面被打开了,王博文忙掀开毯子站起来迎上去。
“你这死孩子,一整天都不接电话,我和你爸还以为出了什么事,忙着把机票给改签了……”
提着行李箱的王妈妈一边往里面走一边唠叨起来,脚刚迈进来两步,看见院子里另一个人,立刻收了声呆立在那里。
“爸,妈。”

评论(36)

热度(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