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其浮夸

低调开个号,高调写瑞文。微博@极其浮夸_RW

【瑞文】变数(二十六)

孟瑞就这样跟了王博文一天,一刻都没有分开。包括王博文去卫生间的时候,他都守在门口寸步不离,怕他出不来了似的。
要不是已经戒了随时随地翻白眼这个坏习惯,王博文真想抛给他无数个大白眼。
方皓宇也疑神疑鬼的围着王博文转悠了一天,把孟瑞当头号嫌疑犯一样防着,不让他靠近王博文。
当然孟瑞也是同样对待他的,就差弄个手铐把他拴那儿了。
晚上去酒吧上班,老板竟然破天荒的让王博文唱自己想唱的歌,不用从固定曲目里选了。
“小白你唱歌那么棒,唱什么都行,客人都会爱听的!”
细心的王博文察觉到老板神色中居然带着讨好,心下立刻了然。
回头瞟了一眼孟瑞,他正端正坐在舞台下面看着他,唇线弧度柔和,眼眸深邃微带笑意,还是那副温柔宠溺的表情。
三年的时光并没有在他脸上留下太多痕迹,只是削去了他多余的锋利棱角,让他更加成熟稳重、富有魅力。
老天真是不公平,同样是三年,自己只变得越来畏缩,像一只傻傻的乌龟,受了伤害就躲在壳里再也不肯出来。

踏着月色回去的时候,依旧是王博文在前面走,孟瑞在后面跟着,两个人之间的距离比昨天稍稍近了一些。
方皓宇中途接了个电话,慌慌张张的道个别先走了,剩下他们两个一路无言。
到了家门口的时候,王博文并没有打算让孟瑞进来,进了门随手用力一甩再一推,想用最快的速度把门关上,门却给什么东西卡住了动不了。
耳边传来“嘶”的倒抽着气的声音,抬头看见门缝里的孟瑞脸色都白了,王博文惊得瞪大了眼睛。
这个疯子居然直接伸出胳膊来挡着不让门关上。
王博文连忙松开手:“你干嘛呀!”
刚才自己使那么大劲儿,要是胳膊给夹折了可怎么办?
孟瑞却完全不关注自己被夹的胳膊,看见门开了立马一个敏捷闪身钻了进去,笑着说:“没事没事,不疼的,别担心。”
“……”王博文感觉自己貌似着了他的道。
像是害怕又给推出去,孟瑞连忙又接上一句:“我今天换下来的衣服还在这儿呢。”
这个理由倒是合情合理,王博文无力反驳:“那你拿了衣服就走吧。”
“可是你衣服还在我身上呢,我洗个澡换下来洗干净了还给你。”
“……”

王博文从前真没发现孟瑞是这么厚脸皮的一个人。
在他家磨磨蹭蹭待了一整晚,他以为早上孟瑞应该自己走了,为了避免跟他碰面,王博文还特地在房间里待到中午才出房门。
结果刚下楼就看见一桌子热腾腾的菜,还有系着围裙拿着锅铲的孟瑞。
“你起来啦?还有一个菜马上好,你坐下先吃吧。”
懵头懵脑的王博文被孟瑞推着肩膀坐到餐桌前,听他报起了菜名。
“这是猪肉炖粉条。”
“……”
“这是小鸡炖蘑菇。”
“……”
“本来想做口蘑烧鸡块的,可惜没买到口蘑。”
“……”
“不喜欢吗?要不明天给你做糖醋排骨?你以前最爱吃了,我做的可能没有咱妈做的好,但是也……”
“孟瑞!”
终于忍无可忍,王博文今天开口说的第一句话就分贝颇高。
而且一张嘴就是孟瑞最害怕从他口中听到的两个字,震得他浑身一哆嗦。
“在的在的。”可他还是只能乖乖答应。
“你这样有意思吗?”
小孩儿终于生气了,总算在他脸上看到了除了冷漠以外的表情,孟瑞也不知道自己应该是紧张多一点还是开心多一点。
“你先尝尝好不好?看看合不合胃口。”孟瑞细声细语好言相劝:“我苦练了三年厨艺,就等这一天呢……”
“我不……”
刚说了两个字,王博文眼皮一抬,看到孟瑞撩起的袖子下面右胳膊一片青紫,还隐隐渗着血,心里顿时就软了下来。
到了嘴边的话拐了个弯还是咽了回去。
看来昨天给门夹的那一下还挺严重的,他就这样一声不吭的忍着。
这伤有一半算是自己造成的,终归跟自己脱不了干系,王博文于情于理都不忍心再出言拒绝,默默的拿起筷子捣了几下碗里的饭。
见小孩儿收起了怒气,孟瑞摸摸伤口,嘶,真疼。
可他还是觉得这皮肉之苦挨得超值了。

回到楼上房间的时候,王博文发现自己原来那个破手机不见了,一只新的老式直板手机躺在书桌上。
不用想就知道一定是神通广大的孟瑞弄来的。拿起来拨弄两下,居然真的跟新的一样反应灵敏,连手机卡都给他换好了。
孟瑞果然一直秉承着霸道不讲理的优良传统,自以为是的把东西往人手里塞,也不管人家要的是什么。
比如那套房子。
王博文嘴角扯出一个苦笑,拿着手机下楼。
“你今天晚上有班吗?”
孟瑞正在楼梯扶手边探头问他。
王博文没说话,走到门边的柜子里翻出背包拿出钱包:“手机多少钱?我给你,还有今天这顿饭一起算。”
孟瑞不禁头疼,谈钱一向是他的小孩儿刺激他的方法之一,每次都直击要害,让他心里头猛的一缩。
“就当你让我留宿一晚的住宿费了,好吗?”
王博文手头的动作停了停,思索片刻:“好。”
孟瑞刚要松口气。
“你的衣服已经叠好放在沙发上了,走的时候记得带上。”
刚放松心瞬间又绷紧了。
王博文就那样半垂着眼帘,孟瑞看不清他在想什么。
从前明亮纯粹的眸子变成现在这样模糊混沌,让人再也没办法一眼看到他的内心。

然而,王博文还是太天真,低估了孟瑞的战斗力。
晚上从酒吧回来,远远的就看到家里的灯亮着,他还以为遭贼了。紧张的咽了一口唾沫走近一看,才发现是孟瑞在门口站着,看见自己立马笑盈盈的迎上来。
“你回来啦,上班辛苦了,给你做了夜宵在锅里,快进去吧!”
说着伸手揽住他的肩,活像个迎接丈夫回家的妻子。
王博文扭肩甩开他的胳膊,诧异的眨眨眼睛指着门:“你怎么进去的?”
下午出门的时候孟瑞明明跟他一起走的,说要去处理些公事,他也记得很清楚自己锁了门。
孟瑞嘿嘿一笑:“打小你就爱把备用钥匙放在花盆底下,没想到这么些年一点都没变。”
王博文气的舌头打结:“你……你再这样我就报警了!”
“报吧,过两天放出来了我还来。”
“……”
“我想去哪儿就去哪儿,这是我的自由。”
“……”
王博文发现自打重新遇到孟瑞以来,自己大多数时候都是无言以对的状态,完全不复当年的伶俐毒舌。

洗完澡准备睡觉的时候,想到孟瑞就在隔壁,有气无处撒的王博文“咔哒”一下狠狠把房门反锁了。
做完这个动作又莫名的有点脸红,觉得自己分明是多此一举。
以前孟瑞跟自己在一起,抱自己,不过是图个新鲜好玩罢了,而他现在的这些举动多半是在补偿自己吧。
他不是一向这样么,从不亏欠谁的,别人为他付出的他总会数倍的还回去。
走到床边拧开床头灯,王博文发现桌上又多出了什么东西,定睛一看,是一本皮质封面的带密码的日记本。
他当然认得这本日记本,是他当年亲手放到行李箱里带到公寓去的。
他甚至还记得那时候自己对未来生活的满心期待和甜蜜憧憬。
伸手拿起日记本,真皮封面一摸上去立刻就暖暖的,从指尖传递到心里,轻轻撩拨着那些沉睡在心底许久的温暖回忆。
本子下面压着一张卡片,白纸黑字寥寥两行:
『你的记忆,从我对你的守护开始,好吗?』
字形方圆兼备,笔锋苍劲有力,是他从小一直偷偷临摹的那个笔迹。
最下面还有一行小字:
『ps:今天唱的《他不懂》很好听。』
『可是我都懂的。』
王博文一愣,晚上明明没在酒吧见到孟瑞,也不知道他躲在哪里偷看。
轻轻把卡片翻过来,卡片背面是一个刚跃出地平线的初升太阳,灿烂透亮,热烈夺目。
睫毛颤动了两下,王博文拿着卡片的手移到垃圾桶上方,停留了很长时间,手指像给卡片粘住了,怎么也松不开。
想了想,还是打开书桌第二个抽屉,将卡片放了进去。
无论心里多么天寒地冻、冰封三尺,也会贪恋那么一点点似有若无的温暖吧。

评论(22)

热度(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