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其浮夸

低调开个号,高调写瑞文。微博@极其浮夸_RW

【瑞文】变数(二十五)

孟瑞知道他脸上在笑,心里却没有笑。

哪怕哭,都好过这样惨淡灰败的笑容。

为什么不生气?为什么不打我骂我?

为什么这么冷漠?

心像被无数根针扎着,又疼又急,孟瑞上前一步抓住王博文一只手腕,凸出的腕骨硌的他手掌心也疼了起来。

他的小孩儿还是那么瘦,皮肤像是很久没有见到阳光,苍白到透明,整个人轻飘飘的,被他没怎么使劲儿一拉,身体居然摇晃了一下。

“怎么了?头晕吗?要不要先吃点东西?”孟瑞顿时紧张起来。

“没……没关系。”王博文试着挣脱孟瑞的手,手腕却被捏的更紧了。

孟瑞拉着他到床边坐下,看他脸色不像是虚弱的样子,总算放下了心。

“你为什么会在这里?”

“你为什么会在这里?”

两个人异口同声,似乎从前的默契还在。

王博文尴尬的抿抿嘴:“你先说吧。”

孟瑞目不转睛的看着他,努力使自己平静下来:“我来这里出差,没想到会遇到你。 ”

王博文一边点头,一边轻轻的说:“哦……”

心里突然就有了些底气,孟瑞想,起码他的小孩儿并没有抗拒自己。

“我这三年一直在找你,找了很多地方都没有找到,没想到你会在这里,我记得你说过不喜欢潮湿的海边的。早知道你在这里,我……”

“我现在挺喜欢海的,”王博文突然接上了话,望向窗外:“人都是会变的。”

孟瑞被他的话噎住,又酝酿了片刻:“我知道你还在生我的气……我知道错了,再给我一次机会好不好?”

标准的脑残偶像剧里的台词,可每字每句都是出自真心。

王博文还是目不转睛的看窗外,语气略带疑惑,似笑非笑的:“我说了没关系呀。”

孟瑞如鲠在喉,这是小孩儿今天对他说的第三次“没关系”了。

他们两个似乎根本没在同一个空间里,接下来想说的那句“跟我回去吧”怎么都说不出口了。

急切的把王博文的身体掰转过来:“你看着我。”孟瑞态度强硬起来:“我说的都是真心的。”

他恨不得把自己的心掏出来给王博文看。当看到这样近乎冷漠的应付自己的小孩儿,他感觉到一阵前所未有的恐慌。

王博文慢慢眨了两下眼睛,一点都不意外的模样:“我也没有说假话呀。”

“那你跟我回去。”终于说了出来,孟瑞心里如释重负般的松了一口气:“我们还回到公寓里一起住,或者换个大房子,买个独门独栋好不好?把爸妈都接来一起住,然后养一条狗,你不是一直想养吗?你可以继续唱歌、出唱片、开演唱会,我们可以去国外结……”

从来不会做承诺、谈未来的他,无比认真的把他余下的一辈子都交代了出去。

“婚”字还没出口,又被王博文突如其来的打断了:“你也看到了,我在这里挺好的,如果没什么意外的话,我会在这里住到老住到死。”

孟瑞一怔。

曾经的小孩儿最喜欢趁着他在客厅忙工作的时候,在他身边自己幻想未来捂着嘴偷着乐,一会儿问他:“我们养条金毛好不好?不知道这里给不给养宠物诶。”,一会儿又苦恼着:“你说我们去哪国领证呢?”,有时候还把毛茸茸的脑袋凑到他耳边吹气儿,撒娇说着“哥哥,哥哥,你还不睡觉啊……”

他以为这些都是王博文一直最想要的未来,没想到现在的他却一副完全不在乎的样子。

脑袋混混沌沌的分不清过去和现在、现实和梦境,孟瑞扶着王博文肩膀的手慢慢松了下来:“可是……我不能没有你。”

语气中自信全无,竟还掺杂着乞求的味道。

“如果没记错的话,你曾经说过受不了没有我的生活。”王博文慢慢站起来。

孟瑞抬起头,逆光站着的小孩儿浑身透着一股泰然沉静。

“可是你看,现在你明明过得挺好的。”

“这世上就没有谁离不开谁。”


孟瑞这几天不打算工作了。

穿着王博文的长袖T恤和运动裤,孟瑞站在院子里打电话给项目负责人交代了下今天的任务,挂了电话,他准备去买点早饭回来。

刚才王博文那番话确实让他凉到了骨头里,差点一口气压在胸口提不上来。

可是他怎么会就此放弃。

王博文气他,不原谅他都是应该的,他从前做的那些混账事,就算让他在小孩儿房门口跪上三天三夜他也绝无二话。

现在小孩儿就在他眼皮底下跑不了,他要做的就是把小孩儿的心一点点捂暖。

不用多暖,不冰手就行,以后的路还长着呢,他一定会让小孩儿变回天真傲娇的模样。

刚推开铁门,孟瑞就跟刚要敲门的高个儿男子对上了。

两人皆是一惊,互相上下打量了一番,都露出了然的冷笑。

“方皓宇?”孟瑞对别的只见过一次的人可能印象不深,但是这个人他是忘不了的。

怪不得昨天台上那个歌手让他觉得似曾相识,横竖看着都不太顺眼,原来是有些颇为不友好的渊源。

想到面前这家伙对他的小孩儿抱着的那些龌龊心思,孟瑞脸色更加难看了。

“你来干什么?”

方皓宇完全没被他吓住,冷哼一声:“这话应该我问你吧?”

看见孟瑞穿着王博文的衣服,方皓宇收起笑容沉下脸:“为了你自己的大好前程,毁了小白的梦想,把他逼得到处躲藏,现在他好不容易过上了安定的生活,你为什么又出现?”

“躲藏?”孟瑞疑惑蹙眉。那个视频明明当天就被他派人压下去了,从此没有人再敢提起,王博文也不属于一线明星,在娱乐圈这种新闻热度下的很快,群众忘性又大,很快就都去关注别的新闻了,没几天就没有人记得这件事了。

“你呗,不然还有谁。”方皓宇不客气的瞪了孟瑞一眼:“小白根本不想让你找到他,你还偏要不死心的找,存心不让他好过?”

孟瑞心里一沉,自己知道是一回事,从别人口中听到又是另一回事。

他找了这么久都没有找到王博文,早就猜到他故意在躲着自己。

他的小孩儿真的恨透了他吧。

趁着孟瑞愣怔,方皓宇从他身旁擦肩而过进了院子:“小白,我把保温壶给你送来了,还给你带了早饭!”

等听到声音回过神来,方皓宇已经进了溜进了屋子。


餐桌上的三人气氛诡异,只有王博文淡定自若的吃早饭,无暇顾及旁边两个人的暗潮汹涌。

孟瑞懊恼自己刚才太大意了,居然把这家伙放了进来。

目前他还不敢轻举妄动,毕竟小孩儿现在跟他关系疏远,只能红着眼看着方皓宇用筷子夹了一个包子放到王博文碗里:“吃这个馅儿的,好吃。”

看着他的小孩儿心安理得的接受,孟瑞心里立马打翻了一只醋坛子。

想当年自己咬过一口的东西,小孩儿都毫不嫌弃的接过来吃,时过境迁,现在他却连靠他近一点都没有底气。

“他不爱吃包子。”不咸不淡的抛出这么一句,孟瑞看到方皓宇脸上一黑,不由的有点痛快。

方皓宇不想搭理他,转过去跟王博文闲聊,王博文心思都放在吃上,有一搭没一搭的回复着。

“诶你今天这衣服很好看啊,以前怎么没见你穿过。”

“……”

“白天有事吗,一起去海边?”

“……不去。”

“你爸妈什么时候回来?”

“下个月。”

“晚上准备唱什么歌?”

“没想好,看客人乐意听什么吧。”

客人?这个词让孟瑞很反感,可能因为王博文在酒吧里曾遇到过不好的事情。

原来他的小孩儿也在酒吧里唱歌。

他是见过王博文在大舞台上发光发亮的,也知道他一直向往唱歌给更多人听。

现在却只能憋屈的呆在一个小酒吧做夜场歌手,唱着他并不一定喜欢的歌。

看着他云淡风轻的模样,孟瑞心里越发不是滋味,暗暗想着等回去了立刻找最好的、最有实力的唱片公司,用最快的速度把小孩儿捧到最高的舞台上,让他受到万人瞩目。

他的小孩儿本来就该发光发亮的,而不是在昏暗的小酒吧里被埋没。

“叮铃铃——”刺耳的铃声犹如平地一声惊雷,昨天晚上离得远倒没觉得什么,孟瑞今天才体会到什么叫震耳欲聋。

王博文从口袋里掏出电话,“喂喂”了几声,似乎没听到声音,把手机放桌上继续吃饭。

方皓宇揉着耳朵:“你这个手机还是换了吧,声音太吓人了。”

孟瑞这才注意到王博文放在桌上的是一台老式直板手机,带按键的那种,屏幕还是黑白的。

“嗯,已经不太好用了,接电话经常听不到声音。”

“我那儿还有个诺基亚直板,以前的备用机,待会儿给你拿过来吧。”

“不用……”王博文咬着筷子摇摇头拒绝,眼睛一瞥看见一边孟瑞把自己的手机掏出来放在了他面前。

“你先用我的吧,万一接不到爸妈电话就不好了。”

听到“爸妈”这个称呼,王博文呆了片刻,看了一眼孟瑞的手机,然后放下筷子不吱声。

“他不用智能手机,”这回轮到方皓宇面露得意了,抬抬眼皮轻蔑的看着孟瑞:“您还是自己收好吧。”

“为什么?”孟瑞疑惑不解。

王博文并没有打算回答的样子,站起来开始收拾桌子:“都吃完了吗?那我收拾了啊。”

说着把几只碗摞在一起转身往厨房去了。

“因为他有阴影,”看见王博文的背影拐弯进了厨房,方皓宇突然正经起来,也不跟孟瑞打哈哈,单刀直入的说:“他现在用不了智能手机,连电视都不敢看,反正就是不能看屏幕。我刚遇到他那会儿,他连见到别人用手机用平板都会脸色发白,浑身冒冷汗。”

是了,当时全世界的头条铺天盖地都是那个不怎么光彩的视频,到处都是王博文的名字,还有自己订婚的消息。

方皓宇伸展了一下身体靠在椅背上,看着孟瑞越发难看的脸色,冷笑一声:“这个回答你满意吗?”

孟瑞僵直着身体说不出话来。

他现在才知道,小孩儿受到的伤害远比他想象中要重得多。

评论(27)

热度(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