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其浮夸

低调开个号,高调写瑞文。微博@极其浮夸_RW

【瑞文】变数(二十二)

回到孟家大宅的时候,遍地的积水都蒸发干了,树上的叶子轻快的摇曳着,仿佛昨天没有经历过狂风暴雨的侵袭。
孟瑞在门口停下车,沿着大宅外围跑了两圈也没看到一个人影。
“看到一个男孩子了吗,在这里等我的?”
老管家被孟瑞冲上来抓着肩膀摇晃,吞了吞口水愣愣的说:“走了呀,三少爷您一直没回来,他在这儿等了您一晚上……”
话还没说完,孟瑞就放开了他,又一阵风似的开车走了。
公寓里也没有人,桌上堆着一些拆了包装的食物,客厅、厨房、卧室,到处都乱七八糟的,完全没有了平时井井有条的样子。
他的小孩儿有洁癖,从来不允许家里这么脏乱,每次看到他乱扔东西都会像老妈子一样在他屁股后面一边碎碎叨叨,一边撅着嘴收拾。
孟瑞心里的不安越发浓重。
最后,赶到王家的时候已经是中午了,站在楼下就能闻到各家厨房里飘出来的饭菜香味。
孟瑞曾经非常依恋的这个味道,因为那时候的他知道,每次推开门,都会有爱他的还有他爱的人在等着他。
钥匙轻轻转动,门“咔哒”一声打开了,怀着一丝期待,他反而胆怯着不敢去推开门。
孟瑞多希望推开门看到的还是满桌子家常菜,听到的还是电视机传出来的声音,还有他的小孩儿跟妈妈撒娇时的欢声笑语。
可是这些都没有了。
只剩下一室冷清。
窗户是开着的,吹得单薄的窗帘孤单的摇晃,老旧的立式钟“当当当”的整点报时,并不算洪亮的声音充斥了整个不大的房子,空旷得都能听见回声。
家里的所有摆设都还是老样子,包括一直放在电视机旁边的那张全家福。
这张照片是在他读大学、王博文在念高中的时候拍的。
照片里前排爸爸妈妈端正坐着,他和他的小孩儿搂着肩膀站在后排,小孩儿难得一脸正经的只是微笑着看镜头。
明明是白天,他亮晶晶的眼睛里却落满了星星,让人移不开眼睛。
“把舌头缩回去。”孟瑞记得当时王博文儿是准备吐着舌头入镜的,被他当即制止了。
小孩儿眨着湿漉漉的眼睛看着他,委屈道:“为什么呀?”
“丑。”
“噢……”小孩儿不疑有他,乖乖的收回了舌头。
孟瑞心虚的别过头。
他从来没有告诉任何人,那次看到王博文伸出红润的小舌头,自己的心脏跳的多欢快多响亮。
他只是出于本能的想把小孩儿藏起来,不让别的任何人看到。

接下来的三天,孟瑞继续不停的找。
他动用了能用到的所有人和势力,把本市掀了个底朝天。
然而还是一点消息都没有,汽车站、火车站、飞机场也没有任何记录,他们就像从人间蒸发了一样,找不到一点痕迹。
孟瑞真的慌了。
他一直以为,只要是他想要的,不管是用什么手段,他都能轻易获得,并牢牢抓在手里。
可是现实却给了他响亮一巴掌,让他终于明白,不是所有事都能由着他的心思随意掌控调遣的。

辗转找到陈其的时候,陈其二话不说直接冲上前,挥起拳头照着他脸就是狠狠的一下。
“你还好意思来!”陈其本来就是个火爆脾气,看到孟瑞的那一刻,根本按捺不住心中的愤怒,呼哧呼哧喘着粗气。
“早去哪儿了?他人不人鬼不鬼的到处找你的时候,你特码在哪儿?”
孟瑞这三天几乎没有吃东西,猝不及防挨了这么一下,直接跌坐在地上,胸膛一上一下起伏着,两只眼睛充血一样的赤红。
双手支撑着站起来,抬起手背轻轻擦了一下嘴角的鲜血,孟瑞没有生气,没有暴怒,整个人冷静得可怕,只是木然的动动嘴问了一句:“你知道他去哪儿了吗?”
“呵,”陈其冷笑一声:“你问我?我还想问你!
“他家也不要了,歌也不唱了,就为了你这么个人,他什么都不要了!”
“你不是可能耐了吗,有钱有势的,继续躲着他啊!继续左拥右抱,做你的风流少爷啊!还找他干什么?”
陈其说着说着就口不择言起来。
孟瑞就这么站着,一句也不反驳,脸上毫无血色,目光空洞深不见底,一如既往的让人看不出他心里究竟在想什么。
“七夕前一天,他为了去找你,比赛都没有去参加,你还跑来问我他在哪儿?”
孟瑞眼皮一抬,身体猛的一晃,承受不住似的靠了一下墙。
陈其看了他一眼,还准备说点儿什么,最终狠狠的哼了一声,还是收了声没有再说下去。
因为他从的孟瑞的眼中,居然隐隐看到了害怕和无助。

再次一无所获的回到家里,孟瑞翻遍全身也没找到一根烟。
没有烟酒暂时的麻痹,纷乱的思绪铺天盖地的袭来,争先恐后的都想挤垮他已经薄如蝉翼的理智。
不过三天,他的世界已然天翻地覆,濒临崩溃。
突然想起了朋友说的话:
“没有人知道自己的极限在哪里,做人做事还是适可而止的好。非要等到超过心里能承受的极限再后悔,那时候就真的来不及了。”
孟瑞摸到椅子扶手缓缓坐下,手肘放在大腿上,将两手十指交握,修长的手指紧紧抠着手背。
不会的,我不会后悔,我从不做让自己后悔的事情。
闭上眼睛像是在自我催眠,一遍一遍在心里面念着。
他承认自己早就对王博文动了心,也承认自己对他早就不是单纯的哥哥对弟弟的感情。
可是他从来没有把王博文放在他未来的人生计划中,理智的他不可能为了“感情”这个可笑的东西放弃好不容易得来的一切。
现在他走了,自己应该松一口气不是吗?再也没有人来扰乱他的心神,没有人让他牵肠挂肚,做事也不会再有后顾之忧。
他已经做了他能做的一切,给钱、送房子、帮他铺路,甚至无微不至的迁就他、照顾他这么多年。
可是为什么他会觉得这么痛苦,整个人像深陷沼泽一样无法挣脱?
“咚咚咚”敲门声传来,孟瑞抬起头。
“少爷,是我。”门外是老管家的声音。
回过神来捏了捏眉心,孟瑞声音疲惫:“进来吧。”
老管家手中托着一个黑色的盒子走到孟瑞面前:“少爷,这是那天来找您的那个男孩走的时候丢在门口的,我看见了就给收起来了。本来林小姐吩咐我把它扔了,可现在您跟林小姐的婚约也解除了,所以……”
将盒子交到他手里,老管家走出房间,轻轻带上门。
孟瑞捧着不大的盒子,目光定定的看了半晌。
盒子有一个巴掌那么大,显然已经浸过水,盒身沾满了水渍,有两个角都瘪进去了。
打开盒盖,他完全没想到里面是一个精灵球形状的充电宝。
把这个红白色的球一样的东西握在手中的时候,孟瑞嘴角一动,居然扯出了一个笑。
这个东西确实像小孩儿会送的礼物,幼稚的很,却格外招人喜欢。
充电宝被拿出来之后,盒子底部躺着的一张卡片露了出来。
卡片已经被水浸湿了,背面粘在盒子底部,手伸进去费了些功夫才取出来。
幸好小孩儿写字大而有力,笔迹依然十分清晰。
“哥哥:
这是充电宝,以后手机不可以没电,不允许失联!
这也是一个精灵球,你可以把我收进去,一直带在身边哦!
ps:我也有一个一模一样的,你要被我收进来嘛?”
孟瑞心里陡然一窒,像被一只无形的大手狠狠揪着,呼吸都变得困难起来。
卡片右下角还有一行小字,模模糊糊看不真切,幸好他十分熟悉王博文的字体,稍加分辨还是很快认了出来。
“七夕快乐,我的太阳。”
孟瑞强迫自己深深吸了一口气,颤抖的手将卡片反过来,一朵向日葵顿时落入眼中。
向日葵的花瓣已经有些被雨水污染破损了,可是依旧生机勃勃。
高高昂着头颅的向日葵,就像他从前认识的那个王博文一样,迎着阳光笑得灿烂恣意,一颗心炽热坦诚,无所畏惧。
太阳就是向日葵的整个世界。
可是太阳却抛弃了向日葵,让他独自在黑暗中跌倒,一直没有等到黎明。
卡片被死死的攥在手里,孟瑞双手抱住头,像一只受伤的野兽,发出了一声呜咽般嘶吼。

--------------------------------------

半个月后,孟瑞的银行卡上突然收到了一笔巨款,金额与他当时打到王爸爸卡上的一模一样。
追着汇款线索查下去,辗转好几个城市,依然一无所获。
又过了几天,孟瑞得知了王家的房子已经卖给别人的消息。
从头到尾都是委托代办,王家没有任何人露面。

孟瑞记得王博文小时候特别喜欢玩捉迷藏,尤其喜欢做躲的那个,让别人找他。
每次他都会故意躲在一些他们俩去过的地方,别的小朋友都找不到,只有自己能。
他的小孩儿一向聪明,想躲着谁就一定不会让谁找到。
天道好轮回。
如今,王博文终于把这份聪明用在了自己身上。

评论(30)

热度(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