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其浮夸

低调开个号,高调写瑞文。微博@极其浮夸_RW

【瑞文】变数(二十一)

『二十给吞了,上个链接

http://m.weibo.cn/6120441107/4078396067827449

孟瑞问朋友要了一根烟,找了个没人的角落独自抽了起来。
订婚仪式即将开始,外面坐了满满的亲朋好友,还有媒体记者。
一阵莫名的压迫感笼罩着他,想挣脱,却找不到出口在哪里。
孟瑞并不是紧张,更大的场面他都见过,只是不知道怎么排遣心中挥之不去的躁郁不安。
“哥你怎么躲在这里?马上就要出场了!”
孟雪和林晓曼勾着胳膊走了过来,林晓曼见到孟瑞抽烟,脸黑了黑,转瞬又恢复笑容:“我爸妈刚才到了,现在在后台,你不过去跟他们打个招呼吗?”
孟瑞别过去又抽了两口,缓缓吐出最后一个烟圈,转过脸微笑着说:“好,我们过去吧。”
三人刚要走,孟玮两手插兜晃荡晃荡的朝他们走了过来,边走边说大声说道:“恭喜三弟订婚啊!”
歪着嘴皮笑肉不笑的,完全不像真心祝福的样子:“刚去后台找你们没找到,躲在这儿说什么悄悄话呢?让我也听听呗!”
孟雪嫌恶的瞪了他一眼。
林晓曼客气应付:“这就要回去了呢。”
今天的林晓曼格外美丽,一身华丽又不失典雅的礼服将她的凹凸有致的身材衬托得更加动人。
孟玮欣赏够了,将目光从她身上移到孟瑞身上,别有意味的上下打量:“三弟今天真是……那个词怎么说来着?哦对,器宇轩昂啊!”
“谢谢二哥。”并不想跟他废话太多,孟瑞直接迈开步子打算从他旁边绕过去,被孟玮伸出一只胳膊拦住。
“诶三弟,今天轰动娱乐圈那事儿,有没有什么内幕讲给我听听呀?说起来你也算是圈内人。”
孟瑞被人拦住去路心情不佳,没耐心的皱皱眉:“我退圈了,没有听说。”
“就这个视频。”孟玮说着拿出手机,就要递到孟瑞面前,一边的孟雪眼疾手快冲上去一把夺过他的手机。
“诶你个死丫头干什么?”孟玮伸手就要去抢,孟雪忙把手机往身后藏:“先,先让我看看不行吗?”
孟瑞看见孟雪眼神飘忽躲闪,心下觉得怪异。
“什么视频?让我看看。”
孟雪扭扭捏捏的不愿意把手机拿出来,慌忙给林晓曼递了一个求助的眼色,嘴上轻声嘟囔着:“没,没什么……”
林晓曼上前一步打圆场:“小雪别闹了,快把手机还给你二哥。你三哥已经退圈了,不会过问这些事情的。”
转过来又对着孟瑞甜甜一笑:“咱们快走吧亲爱的,我爸妈还在那儿等着呢。”
孟瑞看着他们三个人的异常举动,想到自己昨晚遗失的手机,顿时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长腿一迈走到孟雪面前,孟雪还犹犹豫豫的把手机放在身后,看见孟瑞过来立马埋下了脑袋,不想让他看自己的表情似的。
“拿出来。”低沉的声音。
“亲爱的咱们快走吧,时间快到……”林晓曼上前一步搭上孟瑞的胳膊。
“让你拿出来,听不见吗?”
孟瑞直接打断了林晓曼的话,不动声色的甩开她的手,就这么看着孟雪,声线拔高,语气格外严肃。
孟雪吓得一哆嗦,握着手机的手不由自主的就从背后伸了出来。
林晓曼原本想去阻拦,不知怎么的,也许是被孟瑞此时的气场震慑住了,抬起的手微微顿了一下。
手机已经落到了孟瑞手里。

王博文脚步虚浮的走进小区,远远的就看见楼道口堵了一堆人,好几个扛着摄像机,都在四处张望。
他整个人昏昏沉沉的,一路上听见不少路人都在讨论那个视频,他的名字不断的在陌生人口中出现。
“王博文是谁?没听过呀!”
“最近那个选秀歌手呀,你没看那个节目吗!”
“啧啧啧,看起来挺纯的呀,真是看不出来……”
“娱乐圈不就这样的吗,个个都想走捷径。”
“他是不是得罪什么人了?”
……
幸好他已经麻木到刀枪不入,谁说的话都进不到心里去了。
说起来还要庆幸自己不那么红,一路低着头走路,也没有被人认出来。
王博文没有听陈其的躲起来,这个时候他已经想象到家里会闹成什么样子,所以他必须回家,不能把爸妈丢在风口浪尖上不管。
看见那些明显在等他出现的记者,他停了停脚步,思索着要不要从别的路绕过去。
突然,王博文的肩膀被人从背后猛的一拍,他一个踉跄差点没站稳。
回头一看,是对门的李大妈推着小车刚买菜回来。
“小白!哎呀好久没看见你了!”
洪亮大嗓门响彻天空。
几乎是立刻,耳尖的记者就听到了这边的动静,纷纷扛着摄像机往这边跑过来。
“请问您是王博文吗?”
“可以接受一下我们的采访吗?”
“今天早上爆出的视频上面的人是您本人吗?”
“您对被潜规则上位这个说法有什么要说的吗?”
“听说视频中的另一个主角是节目赞助商?”
……
无数个话筒伸过来,咔嚓咔嚓的快门声不断,黑压压的镜头都对准了他的脸,像一个个深不见底的黝黑眼睛。
王博文在人群中被推推搡搡,越来越多的冷汗钻出皮肤黏在身上,喉咙里火辣辣的像冒烟了一样,根本说不出话来。
仰头看了看天空,刺目的阳光晃得人眼睛都睁不开。
还不如死了算了。
死了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他生平第一次有了厌世的念头。

看着孟瑞额头上的青筋一根根清晰的凸出来,孟雪忍不住浑身发抖。
此时的孟瑞像一只要冲出牢笼的野兽,可怕至极。
“谁干的?”
一片鸦雀无声,两个女人脸色煞白,只有孟玮似笑非笑的看热闹。
“我问,是谁干的!”
低吼出来的声音响彻整个大厅,孟瑞周身散发出的阴冷气息似乎把整个空间都冰冻了起来,让人不禁汗毛倒竖。
没有人说话。
没有人敢说话。
一向镇定的林晓曼也懵了,她没想到孟瑞会如此暴怒,动了动嘴嗫嚅半天,也没组织出一句完整的话来。
孟瑞利刃般的目光在三个人身上转了一圈,最终锁定在孟雪身上。
“我的手机是不是你拿走的?”
低沉的嗓音毫无平日里的温情,孟雪抖如筛糠,顶不住强大的压力,哆嗦着开了口:“不……不是……是晓曼姐……让我……”
毕竟还是太年轻,一受到惊吓就都招了。
林晓曼浑身一僵,脸色越发惨白。
“我……”刚出口一个字,林晓曼只感觉到一阵巨大的压迫感骤然袭来,她的脖子瞬间被一只大手扼住了,身体被推的往后退了好几步,差点崴到脚,接着后背重重撞在墙上。
“呃……”她吃痛的哼了一声,别的声音都被扼在喉间发不出来。
“是你……我早该想到的……”
林晓曼听见孟瑞咬牙切齿的声音,离自己格外的近。
她张着嘴惊恐的喘气,一句话也说不出来,瞪着大眼睛看着眼前仿佛魔鬼一般的孟瑞,满眼的不可置信。
心底升起一股让人头皮发麻的恐惧,她这才明白,她高估了自己在孟瑞心中的地位,也低估了孟瑞对王博文的感情。
“诶诶诶,三弟,别这样!”看够了戏的孟玮这时候上来劝解,怜香惜玉般的帮林晓曼拉开孟瑞。
孟瑞死死的盯着还在喘气的林晓曼,脸部不受控制的剧烈扭曲抽搐着。用来伪装自己面具一片一片粉碎在地上,一直引以为傲理智早就溃不成军。
“我早上出门的时候,还看到那小子蹲在大门口像在等你呢。”
听到孟玮这句话,孟瑞猛的抬起头,然后扭头大步径直往外走,一边走一边拽掉脖子上的领带,像解开了束缚着他的绳索,狠狠甩在地上。
用力太大扯得太粗暴,衬衫最上面两颗扣子都被扯掉了,透白的扣子在光滑的瓷砖地面上蹦了几下,不知道滚到了哪里。
缓过神来的林晓曼眼里噙着泪,踩着高跟鞋拎着裙摆慌忙追出去。
追到门口,看着孟瑞大步流星的走到车前就要打开车门,她不死心的在他背后喊了一句:“孟瑞,你走了就别回来!”
尖锐的女声带着哭腔,满脸的眼泪几乎糊掉了精致的妆容。
“你不要后悔!”
大厅里其他宾客也闻声跟了出来,周围一片惊讶声和窃窃私语。
孟瑞的背影顿了顿,不过一秒,就头也不回的打开车门坐了进去。
黑色的轿车迅速发动起来,以最快的速度消失在身后人的视线中。

“砰”的一声关上门,终于隔开了门外的喧闹。
王博文是被王爸爸从人群中解救出来,然后一路拖着回到家里的。
讷讷的动了动胳膊,王博文觉得身体从里到外都隐隐作痛。
“说,是不是小瑞!”
爸爸有多少年没有拿出一家之主的姿态,对自己这么凶了。
王博文居然有些怀念这样的父亲,霸道的、强大的,仿佛自己可以不用去直面外面的风雨,只要在家做个乖小孩儿就行了。
可是他一点儿都不乖,一点儿都不听爸妈的话,害的他们一再的伤心、失望。
见他不说话,王爸爸气的直哆嗦,抬手就要落在他脸上,被一旁的王妈妈冲上来拦住了。
“小白,”妈妈的声音一如往昔的和蔼温柔:“没关系,不要怕。”
王博文艰难的抬起头看过去,妈妈脸上带着笑,一双布满风霜的眼里倒映着自己的影子。
接着,他冰凉的双手被妈妈紧紧的握住。
“有妈妈在呢。”微微打颤的声音,出卖了她内心真实的紧张和害怕。
王博文突然发现他的父母苍老了很多,记忆中年轻的他们,原本乌黑的头发里夹杂着无数银丝,眼角眉梢爬满了岁月的痕迹。
他已经丧失了哭的能力,可是眼底还是泛起了酸涩,却淌不出哪怕一滴眼泪来。
“我们离开这里好不好?马上就走。”妈妈抬起一只手抚摸着他消瘦的脸:“找个没人认识我们的地方,就我们一家三口。”
她一直强撑着微笑,脸上终于还是落下两行泪。
“好不好?”
王博文使劲吸了吸鼻子,贪婪呼吸了几口家里熟悉温馨的空气,狠狠咬了咬自己干裂的嘴唇,铁锈般的腥味在口中四散蔓延。
最后,面对着无声哭泣的妈妈和沉默不语的爸爸,他硬是弯了弯唇角挤出一个笑容。
“好。”

评论(41)

热度(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