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其浮夸

低调开个号,高调写瑞文。微博@极其浮夸_RW

【瑞文】变数(十九)

陈其一直在紧张的观察王博文。

王博文放下手里的红本子的时候,除了手微微的颤抖,并没有其它异样。

面目一片平和,又变回昨天呆呆的模样,眼神飘忽的看窗外。

仿佛刚才疯狂奔跑、会动会跳的那个根本不是他。

气氛陷入冷清,陈其坐立不安,想说点什么打破平静。

“啊哈哈,这套房子挺贵的吧,他对你其实挺好的,出手这么大方!”

话一脱口而出,他就想扇自己一个大嘴巴子。

这没头没脑的说的都是些啥!

好在王博文似乎根本没听进去,还是纹丝不动在那儿呆立着。

陈其挠挠头,尴尬的扯开话题:“那个……先吃点东西吧。”

不知道该说些什么的时候,就用吃来堵嘴好了。

“诶,我先给你倒杯水。”

陈其起身去厨房,找了半天扒拉出一个杯子,翻箱倒柜也没找到热水壶,只能接了半杯净水器的水。

端着水回到客厅的时候,王博文已经自己在沙发上坐下了,正双手捧着昨天放桌上的面包在吃。

与其说是吃,不如说是塞。一点一点往嘴里推,吃的速度赶不上往嘴里送的速度,两边脸颊都鼓了起来。

“别吃这个,放了一晚上都硬了。”

陈其看着他艰难的吞咽,喉咙也跟着干涩起来:“你先喝口水。”

王博文接过水就喝了一大口,毫不意外的被呛到了,一阵撕心裂肺的猛咳。

“你别着急,慢慢喝慢慢吃。”

不知怎么的,看到王博文狼吞虎咽吃东西,陈其心里反而松了一口气。

虽然状态还是不太好,但起码肯吃东西了,这是一个好征兆。

陈其心里想着,失恋的人大多是这样的,等过一阵子,从阴影里走出来应该就好了吧。


吃过东西,王博文觉得身体渐渐有了些力气。

陈其说还有事先走了,屋子里一下子又恢复了安静。

他慢吞吞的站起来走到门口,看到门口镜子中的自己的时候微微张嘴愣了愣。

抬手拨弄拨弄头发,又颓然放下胳膊,往卫生间走过去。

洗了个澡,换了一身衣服,镜子里终于看起来干净利索了些,他将手放到门把上,像是终于鼓起勇气,推开门走了出去。

早上冲出去的时候什么都没顾得上看,才几天没出门,周围的街道居然都变得有些陌生了。

王博文一直挨着右手边的路走。

一个人的时候他总是爱在心里默默数数,一直数到2765步,终于看到了一家礼品店。

“请问有卡片卖吗?”

店铺老板是个年轻姑娘,听见声音抬起头,看见眼前眉目清俊的男孩,心脏立刻漏跳了一拍。

“写祝福的卡片吗?有呀!”女老板转身去货架上拿卡片,忍不住偷偷侧目多看了他两眼。

“您看看要哪种?”

看着柜台上铺开的各种图案的卡片,王博文低头挑选起来。

下午的阳光透过玻璃射进来,落在他的发顶、眉梢,许久未见日光的苍白皮肤也变得透明温暖起来。

似乎真的在认真思考,王博文不自觉将右手伸到嘴边用手指轻轻磨蹭嘴唇,眼睛里闪动着星星点点的光芒。

仿佛挑选卡片是一件无比神圣的事情。

柜台前的女老板不由的看呆了。

“这个图案的还有吗?”

“……老板?”

王博文举着一张卡片在她眼前晃了晃,女老板半天才回过神来,脸红于自己的失态:“不好意思不好意思……”

“没关系。”王博文微笑道,眉眼弯弯,露出几颗白而整齐的牙齿。

心脏又扑通一跳,她觉得自己可能需要再抢救一下。

不舍的移开目光,看了看他手中的卡片:“向日葵图案的呀,应该还有的。”

最后王博文要了十张一模一样的卡片,付了钱,跟老板客气道谢,从店铺里走了出去。

不知道哪个姑娘这么有福气,能收到他的卡片呀!

看着他的背影,女老板忍不住带着一丝嫉妒,在心里默默感叹着。


把写好的卡片塞进盒子里,刚拿起手机又确认了一下孟玮发来的地址,陈其的电话又打了进来。

王博文其实很不喜欢被人这样时刻盯着,感觉自己像犯人一样。可是想着陈其是作为朋友担心他出事,犹豫片刻还是接了电话。

“下午的直播你还去吗?去的话我跟你一道。”

一只手拿着手机,另一只手把桌上折叠起来的一堆写废了的卡片往纸篓里收拾,王博文低垂着眼回答:“不去了,要去别的地方。”

电话那头沉默了很久。

“值得吗?”

他从陈其尽量克制的语气中,还是听出了浓浓的失望。

他又何尝对自己不失望呢。

“我可以明年再参……”

“你多不容易才走到这一步。”陈其直接打断了他的话:“你一个人在那儿难过,知道他现在在干什么吗?”


点开孟瑞发布会的网络直播的时候,流程已经进行到最后了。

话筒前的孟瑞端正挺拔的站着,逐一回答着记者们的提问。

关于退圈,关于订婚,一个个都是群众最关心最好奇的问题,孟瑞面带微笑、从容不迫的给出回答,像是早就打好了官方的腹稿,只需要逐条背诵出来。

只有王博文知道,他的少爷面从来不提前准备,一直都是现场发挥,从来没有失误过。

不管面对什么样的事情,他永远能够游刃有余的应对。

并没有注意去听提问和回答的内容,王博文的一双眼睛一直盯着孟瑞的脸没离开。

不过几天,却像一个世纪没有见过一样。

他把手伸到屏幕前,隔着空气描绘那张熟悉的面孔。

从来没觉得孟瑞这样好看。

王博文不禁怀疑自己到底是被什么蒙住了双眼,朝夕相对了这么多个日日夜夜,居然现在才发现他的少爷是这么的好看。


林晓曼快要到孟家大宅的时候,上下牙还是不由自主的紧紧咬着。

下午的新闻发布会开始之前,孟瑞在后台整理妆容,她走过去伸手想帮他抹平胸口西装的褶皱,孟瑞直接往后一退,不着痕迹的避开了。

林晓曼脸上的笑容顿时僵住。

他们明天就要订婚了,可是唯一一次像情侣那样有肌肤接触的亲密举动,还是那天早上在孟瑞的公寓里,孟瑞状似深情的吻了她。

巧合的是,那次王博文正在门口。

其他时间,不管人前人后,孟瑞从不主动触碰她,甚至连她的手都不曾牵过。

孟瑞一向敏感,立刻察觉到她的不快,原本冷峻的脸换上了一副温柔的笑:“你怎么走路跟猫一样没有声音?我还以为是别人。”

虽然心里很想相信,但是这个“解释”确实让林晓曼无法接受。

发布会结束后,孟瑞告诉她晚上有个圈内朋友的聚会,林晓曼提出与他同去,直接被孟瑞轻描淡写的一句“会到很晚,你早点回去睡”给拒绝了。

周围还有几个孟瑞的朋友在,她脸上的笑都快挂不住了。

走的时候孟瑞还是体贴如斯,不顾粉丝和记者围追堵截,一直把她送到门口,亲手给她打开车门,看着她坐上车。

一路上心里始终憋着一股说不上来的烦闷,林晓曼叫了几个闺密出来小喝了几杯。

两个小时后从酒吧出来,这股躁郁的情绪却完全没有被酒精压下去。

车子拐了个弯,前面就是孟家大宅,林晓曼漫不经心的暼了一眼车窗外,隐约看见离大门前一颗树下有个人影。

“停车。”

车子缓缓停稳,林晓曼按下车窗,借着车前灯的亮光再看过去。

是一个高瘦的男孩子,虽然她从未跟他在现实里打过照面,但还是一眼就认出了他。

看到对面车灯的亮光,王博文挺直了脊背,梗着脖子努力看了一眼。

白色的,不是少爷的车。

又收回目光,把身体靠回树上,轻轻握了握手里的盒子,继续盯着地上摇晃的树影发呆。

“开进去吧,在门口停一下。”林晓曼眸色发黑,面色渐渐带了怒气。

大门打开,前来开门的管家恭敬的在门口鞠躬迎接。

“门口这个人是谁?”

老管家往王博文那边看了一眼,苦着脸说:“说是三少爷的朋友,已经跟他说了三少爷不在家,他非要在这儿等,我们也不好撵他走。”

林晓曼看着王博文的方向,从鼻子里冷哼一声。

“需要把他赶走吗?”管家看着林晓曼脸色试探着问。

“不用。”林晓曼将目光收回来:“让他呆着吧。”


夜深了。

倒上一杯红酒,林晓曼单手拖着酒杯,走到二楼房间的阳台往下望。

他还在原地没有走。

摇曳着的茂密树叶,重重叠叠的,几乎遮盖住了树下的人影。

“您好,林小姐。请问有什么吩咐?”

林晓曼把手机贴在耳边,居高临下的睥睨着那个身影:“那个视频可以放出去了。”

电话那头的小董半沉默了半晌。

“林小姐您不再考虑下吗?如果让少爷知道了……”

“他不会知道。”林晓曼嘴角勾起一个冷笑,酒杯在手中摇了摇,猩红的颜色在透明的杯壁上浮浮沉沉。

“就算他知道了也没关系,我一定会保住你,你只管放手去做。”


外面风呼呼的吹,天边一个闷雷砸下来,像是一个引子,点燃了接下来一波比一波更加急切的轰隆声。

紧接着,原本漆黑一片的夜空,被一个划破长空的闪电照得恍如白昼。

评论(17)

热度(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