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其浮夸

低调开个号,高调写瑞文。微博@极其浮夸_RW

【瑞文】变数(十七)

王博文不知道自己昨晚到底有没有睡着。
可能一直半梦半醒着,眼前一幕幕的浮现了很多过去的事情。
他看到小时候的自己因为怕黑,夜里不敢一个人起来上厕所,总要推醒身边的孟瑞,而孟瑞从来都没有生气不耐烦,困得眼睛都睁不开也硬撑着抱他起来。
他看到有一次放学的时候下起了大雪,孟瑞把自己的棉袄脱下来给他披着挡雪,还让自己躲在只穿着一件薄毛衣的他身后,到家的时候孟瑞浑身都冻的发紫,一连发了好几天的烧。
他看到孟瑞为了送他一直想要的CD机,每天凌晨3点就起来打工,挨家挨户送牛奶,一直做了三个月才攒够了钱,而那个CD机他没用几次就给弄丢了。
从小到大,都是孟瑞迁就、照顾他,而他一直觉得理所应当,有时候甚至不领情。
醒来后王博文一直在想,孟瑞是不是因为自己太作了,从来不知道体谅他心疼他,所以不想要他了?
心里顿时慌张害怕起来,强烈的愧疚和自责涌上心头。
可是孟瑞明明是爱他的呀,一定不会舍得丢下他的。
王博文心里打定主意,等见到孟瑞,一定给他一个拥抱,然后主动亲亲他。
他一定会很高兴的。

忐忑不安的来到公寓,时间才8点多,王博文其实7点就到了,在楼下盘旋了很久,最后买了两份早饭才上楼。
电梯一层层往上,王博文一直在想着等下开门要说些什么。
孟瑞会像平时一样宠溺的对着他笑,还是会对他板脸呢?
虽然他的少爷冷着脸的时候看起来很酷,但是他还是觉得少爷笑出褶子的时候最好看。
才一夜没见,就好想好想他。
下了电梯,慢慢走近那扇熟悉的门,王博文心里有一丝小小的紧张。
越来越近,近到可以听到屋里面的人声。
门居然没有关,是虚掩着的。
疑惑的走过去,伸手把门推开一条缝,忽然看见屋里有陌生的人影晃过,王博文立即悄悄往后退了退。
怎么会有其他人在?
“你这里蛮不错的嘛,位置好,附近治安也不错。”
一个女人的声音,难道是少爷的朋友?
王博文皱了皱眉,有些不满孟瑞带别的人到他们家里来。
探头瞄了一眼屋里,他看到说话的女人坐了下来,背对着他,看不清长什么样子。
“还行吧。”孟瑞的声音。
“要不结婚了我们就在这里住吧,我挺喜欢这里的。”那个女人说。
门外的王博文背脊倏的一僵。
“这里太小了,不能委屈你。我们还是住孟家大宅。”孟瑞的声音温柔低沉,跟平时一样好听。
王博文觉得身体越发僵硬了,一股凉意从心口蔓延开来,血液里都跟进了冰渣子似的,一点一点变得透凉。
这个女人应该就是孟玮说的林晓曼吧?
他觉得自己应该转身离开,这样躲在门边偷听有违道德,可是双腿像被灌了铅一样,完全挪动不了。
屋子里安静了一会儿,林晓曼的声音又传了出来:“怎么,他能住在这里,我不行?”
王博文猜,这个“他”应该指的是自己。
屋里的孟瑞脸上的微笑僵了半秒,很快又露出一个更灿烂的笑容:“我的宝贝这是吃醋了?”
林晓曼轻轻一笑:“哪有。我们都是成年人,结婚前你怎么玩儿我都不会干涉的。”
每从他们嘴里听到一次“结婚”,王博文的心脏就像被针狠狠扎了一下,胸膛按捺不住的开始剧烈的起伏。
王博文,快走,不要听下去了,快走!
心里有个声音一直在呐喊,可是这时他只觉得浑身的血液都凝固了,身体仿佛已经不归自己控制。
连抬手捂住耳朵都做不到。
“你也知道我是在玩儿。”孟瑞的声音还是那么低沉动听,而此刻却像从地狱里传来的一样:“他从小跟我一起长大,我早就想尝尝他的味道了。”
林晓曼挑挑眉:“味道怎么样?”
孟瑞轻笑一声:“不过如此。”
他们是半背对着门口的,王博文只看见孟瑞亲昵的搂着那个女人,跟平时搂着自己一样的姿势。
不用回想他都记得孟瑞的怀抱有多温暖。
屋里的孟瑞俯身搂住林晓曼的腰身,凑过去亲了一下林晓曼的嘴唇。
“你才是我的唯一。”
王博文没想到这个时候自己居然出奇冷静,没有血气上涌的感觉,也没有想歇斯底里大哭一场的冲动。
只是五脏六腑疼得厉害,浑身的力气都被抽空似的,手脚却不自觉的往里蜷缩着。
“不知道该不该相信你的话。”林晓曼依旧微笑着,目光定定的看着孟瑞,似乎想从他眼睛里看出他的真心。
“我对别人都是逢场作戏,”孟瑞眼眸深邃,显得庄重又深情:“只想和你共度一生。”
“呵……”隔着一扇门,王博文嘴角抽搐,喉咙里不自觉的的呜咽了一声,不知道是叹了一口气,还是笑了出来。
怪不得他从来不回应自己的表白。
怪不得他从来不给自己任何承诺。
怪不得问他会不会永远在一起的时候,他沉默不语。
原来他早就把份量最重的一辈子给了别人。
自己从来就不是他的唯一。
紧紧闭上眼睛,王博文整张脸包括嘴唇都苍白如纸,面无人色。
咬着牙不让自己发出一点声音,手指紧紧扒着墙面,终于支撑自己直立起来,踉踉跄跄的走开了。

林晓曼瞥了门口一眼:“不知道他听到了多少。”
转而笑靥如花的对着孟瑞:“你不去追吗?”
孟瑞别开眼睛,没有往门口看,反而定定的看着窗台上摆着的仙人球。
那是小孩儿买来放那儿的,他说家里要有绿色植物,让他工作一段时间就盯着仙人球看看,缓解眼部疲劳。
其实这仙人球跟小孩儿很像,浑身是刺,表面上无坚不摧的样子,内心却特别柔软脆弱。
“不用了,早就该让他知道。”
刚才短短的几分钟,孟瑞仿佛已经用尽了毕生的演技,他不知道自己还能撑多久,演多久。
对着林晓曼露出一个看起来无比轻松的笑容:“现在你放心了吧宝贝?”
老天总算帮他做了一个正确的选择。
本来一直纠结踌躇怎么处理他和王博文以后的关系,该怎么对他说,他害怕自己狠不下心离开他的小孩儿。
现在可好,误打误撞的一场戏,让林晓曼定了心,也让小孩儿死了心。
“我对他从来没有真心。”孟瑞眼也不知道这句话是说给谁听的,眼神空洞,似乎一眼能看到底。
断得干脆彻底、鲜血淋漓,总比割舍不下、纠缠不清的好。
林晓曼从孟瑞的表情中看不到一丝难过的情绪,又从他嘴里得到了满意的答复,心情格外舒畅。
“对了,差点忘了,我今天过来是要把这个带给你。”
看着林晓曼递过来的股份转让证明,孟瑞很意外自己居然毫无喜悦的感觉。
这明明是他一直想要的。
此时的他,只觉得心像被凿开了一个大窟窿,刺骨的寒风呼呼的往里面灌。

下午排练的时候,王博文被舞台导演敲打了好几次。
今天排练的内容是这周六直播的一首二十强大合唱,里面有些舞蹈动作。
他没有舞蹈基础,运动员身体又都比较硬,所以对他来说颇有难度。
不过最主要的是,他现在根本无法集中精神。早上到现在都没有吃东西,整个人像踩在棉花上一样,咬着牙勉强站直身体已经很不容易。
其中一个集体转身的动作排了好几次,每次问题都出在他身上,他不是忘记了要转身就是转错地方,这一次直接差点撞上了旁边的人。
幸好他反应快,倒下去的时候迅速变了方向,没有撞到人,自己直挺挺摔在地上。
“王博文,你是不是觉得自己有几个粉丝了,红了,就可以敷衍工作了?”
导演终于爆发了,当着所有人的面毫不留情的训斥,王博文只是低垂着眼,慢慢爬起来,嘴唇动了动,什么都没说。
旁边一个参赛者阴阳怪气的来了一句:“导演您别凶小白,人家背后可是有人的,您小心点哟!”
这个人跟王博文并不熟,只隐约记得上次直播的时候,导演临时把他和自己的上场顺序调换了一下,把自己换到了前面,后半场评委都很疲惫了,这个人得了几个低分,差点被淘汰。
不知道他是不是公报私仇,王博文此刻也没心情去想。
周围一片哗然,所有人都窃窃私语起来。
“怪不得,他唱得也就一般嘛,居然能撑到现在。”
“那上次方皓宇的事儿也是他搞的咯?”
“整天装作一副人畜无害的样子……”
“这你就不知道了吧,现在的有钱人就好他这一口。”
排练厅不大,这些或质疑或嘲讽的声音尽数落入他耳中。
奇怪,明明都是刺耳戳心的话,王博文却并没有觉得很难过。
犹如一潭死水,平静得激不起一丝波澜。

浑浑噩噩的结束了下午的排练,人都散尽了,王博文一个人倚靠着墙瘫坐在地板上,从背包里拿出手机。
一条信息都没有,也没有未接电话。
都这个时候了,他也不知道自己在期待什么。
期待孟瑞像平时一样问他晚上想吃什么?
还是期待孟瑞笑着轻轻抚摸他的后颈,告诉他一切都是假的,只是一场噩梦?
“摸摸毛,吓不着。”耳边回响起一个低低的声音。
小时候只要他一做噩梦,闹醒孟瑞,孟瑞就会搂着他,一下一下抚摸他后脑的头发,在他耳边一遍一遍的说这六个字。
王博文咧了咧干裂的嘴,笑得比哭还难看。
摸索半天从包里掏出一瓶水,拧开盖子喝了一大口,突然喉头一哽,连忙转过身吐掉了嘴里的水,剧烈的呕吐起来。
明明胃里什么都没有,可还是一阵接着一阵的痉挛,胸口也被牵扯着疼了起来。
一只手无力的锤着胸口位置,眼前渐渐蒙上了一层雾气,什么都看不清了。
大部分人只要一呕吐就会不自觉的流眼泪,王博文记得自己曾经在哪儿看到过,说这是正常现象,因为用力太大导致的。
大颗大颗的眼泪吧嗒吧嗒的掉了下来,争先恐后的往外涌,像是终于找到了出口。

评论(38)

热度(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