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其浮夸

低调开个号,高调写瑞文。微博@极其浮夸_RW

【瑞文】变数(十四)

夏天的深夜微微有些凉意。
王博文一个人坐在公寓楼梯口,看着路灯投在地上的光晕出神。
微风声,虫鸣声,自己的呼吸声,交织在一起,营造出一个静谧的空间。
孟瑞说今天会比较晚回来。
现在已经够晚了吧。
王博文双手环抱着自己,其实他什么都没想,只是突然觉得一个人真的很孤独。
一股凉意蔓延四肢百骸。
孟瑞远远走过来的时候,就看到一个人影蹲坐在楼下,不知怎么的心跳就加快了。
走近了发现果然是他的小孩儿,瞬间整颗心都揪了起来。
“怎么不进屋去?没带钥匙吗?”急急走上前一把拉起王博文。
王博文却讷讷的,没什么肢体反应,也不说话,只是慢慢抬起头对上孟瑞的眼睛。
孟瑞心里一颤。
这双他看过无数遍的漂亮眼睛,此时像一潭死水一样,黝黑深沉,一动不动,平静得让人害怕。
“怎么了?”孟瑞慌了,伸手去摸王博文的手,摸到了又是一惊:“怎么这么凉?”
小孩儿在冬天经常手脚冰凉,大夏天还凉成这样,这是第一次。
“走,赶紧进去。”孟瑞搂着王博文的肩就往楼道里去,王博文也不反对,就任由孟瑞推着走。
进了屋子关上门,孟瑞把小孩儿安坐在沙发上,看着他还是不动也不说话,心里越发慌张了。
“宝宝,你怎么了?为什么不说话?”
在小孩儿跟前蹲下,孟瑞握住他两只手放在手心里,慢慢搓动着,试图让他暖和起来。
王博文缓缓抬起头,额前细碎的头发挡住了眼睛,让人看不清他的表情。
“少爷……”过了很久,才吐出这么两个字,像费尽了全身的力气。
“我在,我在。”孟瑞不由的更加捏紧了他的手。
“我们会永远在一起吗?”声音很小,却足以传进孟瑞心里。
孟瑞张了张嘴,嗫嚅了一下,不知道怎么回应。
他是个演员,演技很不错的演员,随便什么承诺、情话,应该都是张口就来的,不会让人看出破绽,没有人能从他的表情看出他的真心。
可是这个时候,他居然不敢讲话了。
他知道小孩儿想听什么,可是他居然说不出口。
连应付都做不到。
王博文久久没有听到孟瑞的回答,觉得身体越发的冷了,四面八方的凉气都在往身体里钻,把心也弄的冰凉冰凉的。
再开口说话的时候,声音都变哑了:“我想睡了。”
孟瑞感觉到他的手越来越凉,紧紧攥着他的手,试图把自己的温度传给他。
可是他的零星暖流像是汇入了冰川中,没有一点作用,没有一丝回响。
“你知道的,”孟瑞想了想,终于还是开了口:“我这个人只看眼前,不会说什么永远。”
他会给未来做计划、做打算,却从不会抱美好的希望于未来。
因为希望越大失望越大。
现在他能做的,只有珍惜当下的每分每秒。
王博文还是低着头没有动,孟瑞不知道他是否听进去,能否听明白。
两人不知道维持着一个坐着一个蹲着的姿势多久,安静得可怕的气氛突然给一阵敲门声打破了。
孟瑞皱皱眉头。
这里没什么人来过,这么晚会是谁?
看了一眼无动于衷的小孩儿,孟瑞无奈起身,蹲久了腿都麻了,缓了一会儿才走到门前。
“是谁啊?”
门外传来欢快的声音:“是我呀,小雪!”
听到女孩子的声音,王博文突然动了一下,缓缓抬起头。
孟瑞打开门,就看见一脸灿烂笑容的孟雪站在门口。
“你来干什么?”对于这么晚出现在这里的妹妹,孟瑞很惊讶。
“你忘东西啦哥,晓曼姐做的寿司,这是你的那份!我怕明天就不新鲜了,你当夜宵吃了吧!”说着递过来一个保温袋。
孟瑞伸手接过:“干嘛特地跑一趟?打个电话给我回去拿不就好了?”
孟雪嘿嘿一笑:“看你今天挺累的,再说家里有车,我就送过来了。”说着往门里看了看:“你睡了吗?”
孟瑞下意识挡了挡:“没有,准备洗个澡就睡了。”
“不请我进去坐坐呀?”孟雪眼珠滴溜一转,就想往屋里挤。
孟瑞一把拦住她:“这么晚了坐什么坐?我这里又没什么好玩儿的。走,我送你回去。”说着就拉着孟雪往外走。
孟雪不甘心的哼了一声:“好吧好吧。我自己回去就行了,车就停在楼下呢。”
“那我送你下楼。”孟瑞不由分说的从屋外面关上了门,和孟雪下楼去了。

屋里的王博文只知道有个女孩儿来找孟瑞,他们的对话却没有听清楚。
踌躇了一会儿,最终还是没有忍住,起身走到房间,梗着脖子从窗户往下看。
他看到孟瑞和那个女孩儿一起走出楼道,那个女孩儿亲昵的靠着孟瑞,拉着孟瑞的胳膊晃了半天,然后恋恋不舍的上了车。
孟瑞站在那儿目送着女孩的车开走很远,才转身上楼。
她就是少爷的女朋友吧。
王博文原本觉得自己是个挺冷静的人,不会随便冲昏头脑。
可是今天,听到陈其说孟瑞有女朋友的时候,他只听见耳朵里一阵轰鸣声,接着很长一段时间什么声音都听不见,只能呆呆坐在那里,吓得陈其差点打120。
现在看到这个场景,他才真正体会到,亲耳听到跟亲眼看见完全不是一回事。
王博文紧紧咬着牙,一直咬到腮帮子都僵硬了,两只紧紧握拳的手,指甲像要抠进肉里。
不行,我不能这样。
不能像女孩子一样撒泼哭闹。
我是男孩子,我没有这么脆弱无能。
王博文不停的在心里重复,像是在给自己洗脑,然后僵硬着身体走到床边躺下,掀起毯子盖住自己的脸。
此刻他一点都不想看见孟瑞。
也不想孟瑞看见自己这副鬼样子。

孟瑞回来之后把保温袋放在桌上,看见小孩儿不在沙发上,忙在屋里到处找了一圈。
最后在床上发现了把自己裹成蚕蛹的小孩儿,不由的松了一口气。
每次闹别扭,小孩儿不想看见自己就这样,想尽各种办法避免跟自己面对面。
“宝宝,你睡了吗?”俯身轻轻在他耳边唤了一声。
蚕蛹微微动了一下,没吱声。
“洗了澡再睡好不好?我看你淌了一身冷汗,别着凉了。”
还是不理他。
孟瑞轻轻叹了一口气。
“刚才那个是我妹妹。”
毯子慢慢的掀开了一条缝。
“妹妹?哪个妹妹?”小奶音里带着一点哭腔。

第二天,跟孟瑞去他剧组杀青晚宴的路上,坐在副驾上的王博文大脑还是懵懵的。
昨天晚上孟瑞向他坦白了自己的生世,告诉他那个女孩是他的亲妹妹,还说很快会退出娱乐圈回到家里打理生意。
他的少爷居然是个真少爷。
怪不得他要从家里搬走。
虽然女朋友的事是个乌龙,但是孟瑞的身份还是让王博文很纠结。他一方面为孟瑞重拾身份感到高兴,一方面又莫名的难过,觉得他和自己的距离越来越远了。
想到昨天以为自己要被抛弃了,还丢脸的流了眼泪,王博文还是害臊得不行。
“要不我还是不去了吧,你让我在这里下车。”
孟瑞疑惑的看了他一眼:“怎么了?不是说好了吗,带你见几个导演和制作人。”
王博文低头玩手指:“我也不需要你帮我走后门……”
“这不叫走后门。这个圈子最讲究人脉,以后你就知道了。”
孟瑞想给小孩儿尽可能多铺铺路,让他以后的路更好走一些。
他并不想去深究自己这样做的原因,却不得不承认自己这个举动像是在安排以后的事情。
一旦以后无法陪在小孩儿身边,他还是希望他好好的,能顺利实现自己的梦想。
至于他自己,暂时没敢想过没有王博文的日子会怎么样。他只知道,让感情凌驾于理智之上有多危险。
孟瑞的理智与生俱来,他明白孰轻孰重,设定好的路线不可能为了任何人偏离轨道。
对于这份感情,孟瑞觉得,哪怕只拥有回忆,也应该足够了吧。
此时王博文并不知道孟瑞在想什么,心里想着那我到了那里只管吃就好了,反正应酬什么的我也不会。
所有事情都交给孟瑞就好了。

本来一切都在孟瑞计划之中。
因为这部戏的导演很有名,剧组又有钱,这场杀青晚宴的地点设在一个高档会所里,排场很大。除了剧组的人还有很多导演圈内的友人参加,杀青宴变成了一个圈内聚会,是一个不可多得的推荐小孩儿的机会。
孟瑞这样的身份地位,又是第一次在众人面前如此正式的推荐一个人,在场所有人自然都对王博文另眼相看,甚至有唱片公司负责人当场就说要跟王博文签约,给他发唱片。
王博文全程受宠若惊,虽然知道是沾了孟瑞的光,但是小心脏还是激动得扑通乱跳。
这就是传说中傍大款的感觉吗?
孟瑞帮王博文挡了所有人的敬酒,正宠溺的看着小孩儿跟仓鼠一样的到处乱窜找东西吃。
“哥,可算找到你了!”
孟瑞一愣。
孟雪也来了,这是他没有预料到的。
“你怎么会来这里?”
“朋友邀请我来的呀。”孟雪说着伸长脖子往后面看,看到王博文的时候,狐疑的挑了挑眉。
“以后少跟娱乐圈的人来往,这圈子里乱。”孟瑞看着孟雪一脸天真无邪,忍不住要操心。
“哦——?”孟雪的声音长长的拐了个弯:“难道不是怕我发现什么不该知道的?”
孟雪原本还不太相信朋友说的那些话,但结合现在眼下自己看到的,再加上晓曼姐最近似有若无的表现出来的难受不安,她似乎立刻就明白了什么。
“昨天在你公寓的是不是也是他?”孟雪瞪圆双眼,语气不善:“哥你不会来真的吧?你和晓曼姐都要订婚了!”
孟瑞回头看见他的小孩儿还是只顾着吃,完全没有往这里看。
“小孩子不要管这么多。”他转过来对着孟雪直接冷了脸:“我自然有分寸。”
孟雪一直是很倾佩哥哥的,他做人做事从来都是滴水不漏,让人找不出一点不妥。
一时被孟瑞的气势压住,也找不到话来反驳,孟雪跺了跺脚,扭头生气的走开了。

当王博文终于吃饱喝足的时候,宴会已经过半了。
所有剧组人员包括孟瑞正在宴会中心的舞台上亮相发言,还有切蛋糕倒香槟什么的,一堆人里三层外三层的围着,咔嚓咔嚓的拍照声和欢笑声不绝于耳。
王博文不想凑这个热闹,他在陌生人面前一向比较拘谨,于是就一个人安安静静的站在会所的泳池旁,等孟瑞回来。
身长玉立的少年目不转睛的看着波光粼粼的水面,清爽干净的侧脸,亮晶晶却无比纯粹的眼睛,在夜色中美得像一幅画。
孟雪走过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样的画面。
心里冷冷嗤笑一声。
就是这副纯良无害的样子,不知道欺骗了多少人。
到处勾搭男人、攀高枝,真是不知羞耻!
小女孩儿的幼稚心蠢蠢欲动,忍不住就想整整他。
“请问是王博文吗?”孟雪满脸堆笑上前搭话。
王博文把视线从水面上移开,疑惑的看着孟雪:“嗯,是的。”
“我是你的迷妹呀!好喜欢听你唱歌!没想到能在这里碰到你!”
王博文惊讶得眼睛都圆了:“真的吗?谢谢你!”
孟雪给他眼睛里的星星闪得有些恍神,不由的心虚了几秒。
等反应过来,心里头更加生气了。
差点又给他骗了,真是装的好一手好清纯!
“那……能跟我个合影吗?”孟雪扑闪着大眼睛装作一脸期待的问。
“当然可以呀。”王博文傻傻的点头。
孟雪迫不及待的掏出手机,往王博文那边凑过去。
举起手机的时候,只见她嘴角一勾,眼里闪过一丝阴狠,抬起另一只胳膊肘狠狠撞了一下王博文的胸口。
王博文在毫无防备的情况下,只来得及倒抽了一口气,就这样给推到了泳池里。
这会儿泳池周围并没有其他人,落水的动静很快淹没在远处喧嚣的人声中。
孟雪得意的昂了昂头。
帮晓曼姐出了一口气,真是大快人心!

评论(23)

热度(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