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其浮夸

低调开个号,高调写瑞文。微博@极其浮夸_RW

【瑞文】变数(十三)

孟瑞发现他的小孩儿也是有粉丝的人了。
全国30进20直播的当天下午,电视台门口,粉丝虽然人数不多,但是个个举着手幅,整齐划一的喊着口号“风雨同文,紧蜜相随”,还挺像那么回事儿。
孟瑞庆幸自己在下车的时候戴上了口罩,门口的粉丝们都冲着王博文去了,没有谁发现跟在后面的他。
“以后你出门也要戴口罩,大小也是个明星了,小心给她们堵的走不了。”电梯上,孟瑞一边给小孩儿整理衣服头发一边笑着说。
“我现在也没那么多粉丝……不像你,”说着白了孟瑞一眼:“那么多姑娘,哭着喊着嫁给你。”
孟瑞噗嗤一笑,伸手抚上小孩儿的脸:“吃醋了?”
王博文立马触电似的躲开他的手:“你干嘛!别在这里,”抬头看看上面:“有监控……”
“反正也没人认出我,”孟瑞还戴着口罩,眼中闪着狡黠的光,右手一把搂住了王博文的腰,看着小孩儿一脸惊慌失措,迅速把脸凑上去,隔着口罩亲了亲他的嘴唇。
“你!”王博文的脸迅速涨红了:“流氓!”
同居以来,孟瑞像是彻底暴露了本性,不分地点不分场合的动手动脚上来就调戏,让他很是不能适应。
“更流氓的事儿我都干过,这算什么?”看到害羞的小孩儿,孟瑞就忍不住想继续逗他,想看他手都不知道该放哪里的傻样子。
“叮——”
电梯停了,王博文忙不迭的推开孟瑞,调整下呼吸,一脸正经的走了出去。
跟在后面的孟瑞看到他连脖子后都红成了一片。
他真是爱死了这样可爱的小孩儿。

今天王博文要唱的歌是《不再见》。
这几天他走到哪儿都在唱这首歌,做梦都在哼这个调,但孟瑞还是觉得怎么都听不够。
舞台上的男孩像在发光一样,亮得孟瑞微微眯起了眼睛。
他的小孩儿只要一拿起话筒,就像换了一个人似的。
脱去了满身的稚气,变得无比认真,虔诚,深情。
不变的只有眼睛里的清澈单纯。
简单的一身衬衫长裤,衬得他眉目隽秀温和,他唱歌从不像其他参赛者那样有各种肢体动作,只是端端正正的站在那儿,就让人移不开目光。
“原谅捧花的我 盛装出席 只为错过你
祈祷天灾人祸分给我 只给你这香气”
小孩儿清澈动人的声音演绎这首歌,在昏暗的舞台灯光下,像一条温柔的小溪缓缓淌进心里。
不再见,到底是不说再见,还是不再见面?
孟瑞目不转睛的看着他,喉咙竟慢慢泛起一股苦味,心也跟着酸涩起来。
“但我卑微奢求 让我存留些许的气息”
当唱到这一句,孟瑞看见台上的小孩儿抬头往自己这边望过来,眼睛里的星辰大海仿佛只容纳了自己一个人。
“好让你在梦里能想起 我曾紧抱你的力气”
伤感的歌却在此刻唱出了一丝温馨甜腻的味道。
孟瑞扯出一个笑容回应小孩儿。
何止是梦里,我时时刻刻都想紧紧抱着你。

晚上回到公寓的时候,王博文撅着嘴,表示不高兴。
破超市,连冻酸奶都没有。
而且孟瑞还没准他买雪碧。
本来今天顺利晋级还挺高兴的,结果因为没能吃到想吃的东西,喜悦的心情大打折扣。
孟瑞正把买回来的东西一样一样往冰箱里放,回头看见打开电视百无聊赖的调台的小孩,背对着他一声不吭,一看就还在不开心。
“不是给你买了蘑菇精吗?别不高兴了。”孟瑞收拾完东西,笑着走到王博文身边坐下。
“是蘑古力!蘑菇精是什么东西?”王博文给逗笑了,瞬间就不生气了。
脖子一歪,把头放在了孟瑞肩膀上,顺势整个人靠在他身上。
“我今天唱得好吗?”小奶音嘟囔着问。
孟瑞很享受小孩儿这样温顺的依赖他的样子。
“当然好,我的宝宝唱歌最好听了。”
听到“宝宝”这个称呼,王博文又羞涩了起来。
这几天的生活简直美好得像在做梦。
每天闭眼前看着孟瑞,一睁眼又能见到他,他对自己跟从前一样好。
不对,是比从前还要好。
嘘寒问暖,细心呵护,眼神语气永远是温柔的,又似乎多了些从前没有的东西。
忍不住就想看看他现在的表情。
王博文眨了一下水汪汪的眼睛侧过头。
孟瑞正微笑看着他。
这个眼神应该就叫做……含情脉脉吧。
王博文心里甜甜的想。
孟瑞看着小孩儿傻萌的盯着自己,整个大脑就叫嚣着只想做一件事情。
把他的小孩儿按着猛亲一顿。
他也确实这样做了。
当被吻到脱力的王博文从孟瑞怀里挣扎出来,一脸迷茫的张着嘴轻轻喘气,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撩到了他的少爷,让他突然这么亢奋。
孟瑞哈哈大笑着捏了捏小孩儿红红的脸。
哼,又取笑人家!
胳膊一甩,王博文傲娇的站起来,一边往房间里走一边扔下一句:“你先洗澡!”
“不一起吗?”身后传来孟瑞诱惑般的声音。
王博文立马“砰”的甩上房门。
隔着门传来一声:“臭流氓!”
孟瑞嘿嘿一笑,觉得自己一定是疯了,被人骂流氓还这么开心。

洗完澡回到房间,孟瑞又看到王博文在写日记。
小孩儿一直有写日记的习惯,他曾瞥到过几眼,都是些今天吃了什么,花了多少钱的流水记录。
孟瑞私下里觉得,这算什么日记,还不如管它叫记账本。
自从小孩儿发现他会偷看,居然特地斥巨资换了一本带锁的,皮质封面,密码锁,看着特别高大上。
“又记账呢?”孟瑞假装伸头过去看。
王博文果然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合上了日记本:“不准偷看!你这个偷窥狂!”
孟瑞严肃思考了一下,认真的回答:“我只偷窥过你洗澡。”
王博文脸上又是一红,赶紧拿上换洗衣服夺门而去。
进了卫生间还反复确认了一下门有没有反锁好。
其实,今天的日记除了日常记账,最后还多了两行小一点儿的字:
没买到冻酸奶,不开心。
第三次接吻,还是很紧张。

“哥,晓曼姐!”
第二天晚上,商场里,孟瑞远远的就看见孟雪欢快的招手飞奔过来。
“你慢点儿,整天渣咋咋呼呼的,没个女孩儿的样子。”孟瑞看着孟雪坐定,笑着说。
孟雪拿起桌上点给她的西瓜汁喝了一口:“女孩儿应该什么样子?都像晓曼姐这样温柔贤惠嘛?那也太便宜你们这些男人了!”
一旁的林晓曼忙说:“小雪这样也很好,天真活泼,特招人喜欢。”
孟瑞只是笑笑。
要说天真活泼,谁能比得上他的小祖宗。
最近每天都跟王博文在一起,这会儿就分开了还不到一个小时,就开始想他了。
不知道小孩儿现在在干嘛呢。
心不在焉的陪两个女孩吃了饭,眼看着离电影开场还有些时间,三人又找了个咖啡店坐下。
落座没多久,林晓曼就从包里拿出了一份文件放在桌上,推到孟瑞面前。
“这是我手上的股份,还有几个我名下的公司,你先看看,过几天我就联系律师转到你的名下。”
孟瑞和孟雪皆是一惊。
“你的资产为什么要转到我的名下?”孟瑞看了一眼桌上的文件,疑惑问道。
林晓曼一脸理所当然:“我们都要订婚了,我的不就是你的吗?况且我也不懂这些,交给你打理我也放心。”
孟雪看看林晓曼,又看看孟瑞,语气里掩饰不住震惊:“我的天哪,晓曼姐把自己的身家都交给你了哥!有妻如此,夫复何求?”
孟瑞却说不清此刻的心情,眼睛里慢慢蒙上了一层阴影。
“你就不怕我跑了?”稳了稳心神,孟瑞半开玩笑似的问。
林晓曼嫣然一笑,目光直视着孟瑞:“我相信你不会的。”
是啊,他不会的。
孟瑞心里很清楚,只要拥有了这些,他立刻就有了足够的实力,可以着手做他一直想做的事情,给自己十几年的辛苦绸缪画上一个圆满的句号。
这是他一直拼命争取来的,事到如今,无论如何也不可能放手。
“你们要不要这么恩爱,真是!”一边的孟雪笑得无比开怀。
此时,看着眼前唾手可得的东西,孟瑞心里却没有多少如释重负的轻松,反而觉得沉甸甸的,像有什么就要脱离原本的位置,让他再也抓不住似的。
林晓曼看着不动声色暗自出神的孟瑞,露出一个势在必得的笑容。

同一时间的另一边,快餐店里,被王博文约出来的陈其刚坐下就感叹起来:“今天这太阳是打西边出来了,你终于有空约我了!”
王博文喝着饮料瞟他一眼:“这两天忙,你又不是不知道。”
心里却暗暗想着,要不是今天少爷不在,谁有空约你?
“我看你是忙着约会吧?”陈其一脸不相信的表情:“直播都不让我去看,藏着谁呢?”
被说中心事,王博文一口喝太急,差点给呛到。
看到王博文的反应,陈其立马兴奋起来:“不会给我说中了吧?是不是上次干柴烈火那个?别藏着呀,带给我见见!”
“瞎说什么!没有的事!”王博文一边咳嗽一边用饮料杯挡着脸,极力掩饰。
要是让陈其知道了跟自己“干柴烈火”的那位就是孟瑞,估计要吓得魂飞魄散吧。
毕竟是好朋友,陈其知道王博文脸皮薄,也没打算继续问,伸手拿起一个鸡腿啃起来:“好吧好吧。你今天居然敢喝饮料吃炸鸡,你的少爷哥哥管不住你了吗?”
说到孟瑞,王博文不开心的撅撅嘴:“他今天有应酬,没空管我。”
陈其不置可否,一副“我就知道”的表情。
王博文从来都不敢让孟瑞知道他吃这些垃圾食品,这么服哥哥管的弟弟他也就见过这么一个。
“对了,今天约你出来是有事儿问你。”王博文放下手里的饮料。
“什么事儿?”
“那个……你说,给男生送礼物,送点什么好?”王博文突然有些局促的双手交握,不自在的扭捏起来。
陈其啃得认真,头也没抬:“领带啊,鞋子啊,打火机什么的,都行。”
“这些太普通了吧,就没有特别一点儿的?比较有意义的?”王博文闪烁着期待的小眼神看着陈其。
“你送谁呀,生日礼物?你的少爷哥哥吗?”
“不是生日礼物……他生日在冬天。”
“那是情人节礼物?马上七夕了诶!”
居然又被他说中了!
今天的陈其仿佛智商突然在线,机智得让人心惊胆战。
王博文忙不迭的摆手:“不是七夕礼物不是七夕礼物,你想哪儿去了!”
“也是,你也不能送你哥哥七夕礼物啊。”陈其眼珠一转,暧昧一笑:“再说你少爷哥哥都有女朋友了,轮不到你操心。”
王博文一下子愣住了。
“你说什么?”
女朋友?
怎么可能。
自己一定是听错了。
陈其低头啃鸡腿,并没注意到王博文的异常:“我说你的少爷哥哥不用你操心呀,他都有女朋友了。”
说完这句话,半天没听到王博文出声。
陈其终于抬起头,看见对面的王博文脸色煞白,再神经大条也察觉出了不对劲。
“你……不会还不知道吧?”

评论(21)

热度(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