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其浮夸

低调开个号,高调写瑞文。微博@极其浮夸_RW

【瑞文】变数(十二)

两人在电视台门口不欢而散。
孟瑞开车经过37路公交车的时候,往右侧抬头,正看到王博文坐在靠窗的位置,戴着耳机,眼睛盯着窗外,呆呆的不知道在看哪里。
强迫自己收回视线,孟瑞加大了踩油门的力度,超了几辆车,很快公交车就消失在后视镜中了。
回到公寓,孟瑞四处找了半天才找到在角落里落灰的烟灰缸,坐在沙发上点起了一根烟,看着烟圈一个个飘起来,半天没有动弹。
小孩儿曾经明令禁止他在屋里抽烟,说那味儿一个月都散不掉。
孟瑞一直记着这句话,所以这是第一次在公寓里抽烟。
像是自暴自弃,又或者是破罐子破摔。
反正小孩儿也不会再来这里了。
孟雪的电话打来的时候,孟瑞正坐在烟雾缭绕中出神。
“哥,你在哪儿?没忘了今天要回家吃饭吧?晓曼姐已经到了!”
最近一直心不在焉的,这事儿显然被他忘到脑勺后去了。
孟瑞弹弹烟灰站起来:“嗯,我马上来。”
“诶对了,哥你来的时候不要走振海路,新闻刚刚推送说那边发生连环追尾了,好多辆车相撞,道路都瘫痪了……”
孟雪还在电话里絮絮叨叨,孟瑞却什么都听不进去了,脑子里只有“振海路”三个字。
自己刚才就是从振海路过来的,那时候还好好的。
37路公交车也在那条路上。
王博文就在37路公交车上。
颤抖着挂了电话,孟瑞不知道自己是怎样拨通王博文电话的。
心像擂鼓一样咚咚的跳,后背不知道什么时候爬上了一层细密的汗。
这次小孩儿居然是秒接的。
“喂,小白!你在哪里?”
“喂,少爷……”勉强可以听出是王博文的声音,小奶音略带惊慌,周围环境十分嘈杂。
之后就是一阵混乱而剧烈的响声传入孟瑞耳朵,夹杂着小孩儿的惊呼声,孟瑞一阵心惊胆战,连忙又喊了几声:“喂喂,你在听吗?小白你说话!”都没有得到回应。
然后电话突然就挂了。
呼吸一窒,孟瑞又拨过去,却一直是忙音,再也打不进了。

到了现场孟瑞才知道事故有多严重。
振海路原本就是城市中心主干道,从早到晚车辆川流不息,又赶上下班高峰期,事故现场拉的警戒线就有好几百米。
车还在挺远的地方就没法再往里开了,孟瑞下了车直接往里面跑。
一路上人很多,有交警有消防队员有医护人员,还有刚从事故车辆上下来的人们以及围观群众,媒体记者也赶来了。
事故车辆个个都撞得面目全非,有的小轿车车头都憋进去了,现场吵嚷声呼喊声哭闹声此起彼伏。
孟瑞跟完全听不见周围的声音似的,只听到自己砰砰砰的心跳声。
远远的看见一辆公交车,孟瑞加快脚步往前跑,越来越近了,近到可以清晰看到公交车前挡风玻璃上明显的“37”标志。
公交车后面是一辆大货车,载重量很大,冲劲自然非同小可,把公交车撞得支离破碎,从侧面都可以看到后面车身都变形了,车窗玻璃也碎了一地,车引擎盖还在冒黑烟。
孟瑞表情冷峻僵硬,紧握的拳头把手掌心抠得生疼,一个箭步拉开警戒线,冲上公交车。
“这位先生,快下来!不要乱闯事故现场!”
孟瑞对身后的喊叫声充耳不闻,憋着一口气在车里面到处找。
然而车上一个人都没有,只看见满地的杂物、玻璃渣,还有一滩一滩的血迹。
孟瑞的眼睛都被鲜血染红了,呼吸越发急促起来,发疯似的跑下车,抓住一个交警就问。
“车上的人呢?”
小交警被孟瑞狰狞的表情吓了一跳:“都……都走了啊,受伤的已经送往医院了……”
“哪家医院?”
“市三院。”
一把放开交警,孟瑞扭头就走,迎面就就撞上了一个人。
那人高高瘦瘦,白白净净,背着个书包,给孟瑞撞得一个踉跄。
“少爷……”王博文刚开口,就给孟瑞一把拉过去,抱了个满怀。
“你没事吧?吓死我了……吓死我了……”孟瑞呼哧呼哧喘得很厉害,一点也不像平时沉着稳重的他。
从没见过孟瑞这么慌张的样子,王博文一下子也慌了神。
比刚才遭遇车祸还让他紧张不安。
“我没事,一点事都没有。”
孟瑞胳膊劲儿特别大,紧紧箍着他,灼热的气息喷在王博文脖子上,一下一下的撞击着他的心脏。
隔着两个人的衣服,都能感受到孟瑞强烈的心跳。
是为他才跳得这样厉害吗?
“呃……”过了很久孟瑞都没有放开的意思,王博文有些手足无措,两只手抬了抬,想回抱住孟瑞,然而又像想起了什么,默默放下了。
突然感觉到有什么湿湿热热的东西淌到了脖子上,王博文一怔,有些难以置信的张了张嘴。
孟瑞他居然哭了。
“干吗呀……”不知道该怎么说,王博文心里酸酸的,勉强挤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我没事呀……你别……”
终于还是轻轻把手搭在孟瑞身上。
这么温暖的怀抱,有多久没有享受到了。
王博文吸吸鼻子,偷偷贪恋起这个怀抱,不想再放开了。
“以后不要离开我了。”耳边传来孟瑞低沉暗哑的声音,明明近在咫尺,却像是从远处飘过来的。
孟瑞觉得自己再也无法承受失去小孩儿的痛苦了,一次也不能。
他现在只想把小孩儿留在身边,时时刻刻都看着他,再也不让他消失在自己的视线中。
王博文眨眨眼睛,眼里的星星瞬间亮了起来,轻轻咽了咽口水。
“好。”

完全没有在意周围人的目光,孟瑞一路紧紧牵着王博文的手。
王博文有些羞赧,瞟瞟四周,微微挣扎了几下,手却被孟瑞抓得更紧了。
孟瑞的手心全是汗,湿粘粘的,却不让人觉得难受。
一直到坐到车上,王博文耳朵还是红红的。
“我们先回家吧,爸妈一定着急了。”孟瑞看着他的小孩儿温柔的说。
“嗯。”王博文低着头盯着还没撒开的两只交握的手,愣愣的点头。
孟瑞不由失笑,转而问道:“刚才为什么挂我电话?”
“啊!”像是突然想起什么,王博文从口袋里掏出手机,苦着脸说:“接电话的时候后面有个人撞了我一下,手机摔出去了,就打不开了。”
孟瑞一看,屏幕摔得粉碎,能打开就怪了。
“没事,回头再给你买个新的。”
孟瑞放开王博文的手,摸了摸他的头发,又顺手摸了摸他的后颈。
一股电流划过全身,王博文浑身一个激灵。
“不…不用了,不要乱花钱,我拿去修修应该还能用。”
从前孟瑞摸他后颈他从来没有什么异样的感觉,今天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低着头更不好意思抬头看他了。
到了小区里下了车,王博文才发现这车不是孟瑞从前开的那辆。
“你换车啦?”
“嗯。”孟瑞应了一声:“不喜欢吗?”
“没有。”王博文看着这辆明显比之前那辆贵不少的车,撇撇嘴,心里想着你可真有钱。
知道你这么有钱,就不拒绝你送我新手机了。
孟瑞一眼就看出了小孩儿在想什么,不由的心情大好。
他还是这个样子最可爱。
幸好,他没有失去这样的小孩儿。

过了几天,躺在孟瑞公寓床上的王博文一边吃着蘑古力一边玩手机。
新手机,孟瑞给买的。
而孟瑞正在厨房给他做饭。
没错,他们就这样莫名其妙的住在一起了。
或者可以说是同居。
那天在王家,孟瑞进屋跟王爸爸王妈妈打了招呼,二话不说进了他们俩的小房间,拿起王博文的行李箱放床上打开,就开始往里面塞衣服。
王博文跟着进来,看着孟瑞的动作一脸懵逼:“干嘛收拾我的东西?”
“去我那里住。”孟瑞的回答简单粗暴。
王博文的眼睛波光流转,疑惑的眯了眯。
今天发生的一切都太玄幻了,跟狗血脑残剧一样,大起大落跌宕起伏,王博文甚至在怀疑自己是不是在做梦。
“为什么呀?”
“因为你要排练,明天还有直播,住我那里方便。”孟瑞一边收拾衣服,一边头也不回的说。
“我在家住也很方便的……”心里还是接受不了这么大的反差,王博文硬是倔强的上前,把箱子里的衣服一件件往外拿。
几乎是一瞬间,手就被孟瑞抓住了。
“想听实话吗?”此时孟瑞的声音里居然带着一丝恳求。
看着孟瑞紧握着他的大手,王博文立马就怂了:“嗯,你说。”
孟瑞定定的看着王博文好一会儿,用轻不可闻的声音呼出一口气。
“我受不了没有你的生活了。”
听到了这句话,王博文也在心里叹了一口气。
孟瑞真是了解自己,知道自己完全没有办法拒绝这样的话,更没有办法拒绝这样的他。
他一直以为孟瑞是不会有这样的表情的。
脆弱、害怕,还有悲伤。
他认识的孟瑞一直是强势的,无所不能的,而不是这样,用近乎哀求的目光看着他,期待他点头。

看着桌上的两碗面条,再看看对面坐着的一脸坦然的孟瑞,王博文怀疑他们今天去了假超市。
“我的口蘑呢?还有鸡?”
孟瑞夹起一筷子面条:“搞砸了,明天给你做新的。喏,给你煎了鸡蛋,还有香肠,快吃吧。”
王博文忍不住仰天翻了个白眼。
就知道他不会做,还非要逞能,真是暴殄天物,不知道劳动人民的疾苦!
默默心疼,却没忍心说他。
毕竟他的少爷十指不沾阳春水,这些天费尽心思给他做饭已经不容易了。
昨天孟瑞给他做饭的时候,把手都烫伤了。
王博文瞥了一眼孟瑞包着创可贴的手指。
“要不,你还是别做饭了,我们去外面吃,或者叫外卖吧。”
孟瑞抬头意外的看着他,嘴角却慢慢上扬:“我可以当做是心疼吗?”
“当我没说!”
王博文别扭着哼了一声,拿起筷子对着碗里的面就是一通乱搅和。
“明天想吃什么?”孟瑞假装没看到他的动作,笑着问道。
“小龙虾,毛豆。”王博文想都不想就回答。
孟瑞皱皱眉:“不行,明天你有直播,万一吃坏肚子怎么办。你还想在舞台上打嗝吗?”
说到这个王博文的脸立马就垮了下来。
上周直播那天中午,孟瑞没架得住王博文可怜的小眼神和软软糯糯的一声“哥哥”,带他去吃了一次小龙虾。
结果小孩儿下午胃就开始不舒服,干呕了几次,白着一张小脸撑着上台。
结果整首歌唱错了一个段落,给口水呛到一次,最后还打了个嗝。
孟瑞在下面为他捏了一把汗,幸好小孩儿声音没有受影响,台风也很好,没有因为小失误被淘汰。
“好吧,那直播完了再吃。”王博文老大不高兴的做出了妥协。
孟瑞宠溺的看着小孩儿,脸上的笑意越来越深。
能让吃货王博文暂时放弃美食的,可能也只有唱歌这件事了。

晚上,孟瑞站在窗边看手机上的信息。
“最近很忙?明天晚上一起去看电影呗!带上小雪。”
林晓曼发来的。
孟瑞已经以忙为借口,拒绝了林晓曼好几次见面要求了。她每次都表示理解,一点儿也没有生气。
想了想,回复了一条:“后天晚上吧,明晚有事。”
林晓曼很快回复过来:“好的,那后天晚上8点,可以来接我嘛?”最后是一个对戳手指要哭了的表情。
孟瑞心里顿时有些愧疚。
“当然可以。”
关了手机,孟瑞轻手轻脚走到床边,掀开薄毯慢慢躺下。
侧过身,小孩儿正睡得香,嘴巴微微张着吹气,带着点儿奶味的气息轻轻拂过孟瑞的脸,弄得他心里痒痒的。
抬起手抚上王博文的脸,眼睛,鼻子,嘴巴,每样都让他移不开眼睛。
黑暗里,孟瑞深邃的眼眸看不出任何情绪。
他就这样一遍一遍的抚摸,一遍一遍的描摹。
像是要把这张脸永远刻在心里。

评论(10)

热度(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