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其浮夸

低调开个号,高调写瑞文。微博@极其浮夸_RW

【瑞文】变数(十一)

陈其打开门,看到站在门口的王博文的时候,着实吓了一跳。
“你这是怎么了?”
王博文头发乱七八糟的,脸色苍白,半倚着门框站都站不稳的样子。
“没什么,有点不舒服。”连声音都是沙哑的,嘴唇还在往外渗血。
陈其连忙扶着王博文往屋里走:“诶我说你,生病了赶紧去医院啊,来我家干什么……”
看到王博文满脸是汗,还穿着外套捂着,陈其一边架着他一边伸手就去扯他的外套。
“大夏天的你穿这么多干嘛?不热吗?”
刚扯开一点领子,就给王博文慌张的又拉回去了挡好了。
“别……”
然而看到的、不该看到的早就尽收眼底。
陈其瞪圆双眼倒抽一口气:“我去,昨晚很激烈啊!”
跌跌撞撞走到陈其家客房,王博文直接倒在床上,抓过枕头盖住脑袋:“你可以出去了,我想睡一会儿。”
陈其似乎没有想走的样子,眼珠滴溜滴溜转了半天,脸上笑容诡异:“你什么时候有的女朋友?我怎么不知道呢?”
王博文闷闷的哼唧了一声像是在反驳。
“难不成……你约炮去了?”陈其突然兴奋起来,一屁股坐在床上。
“在哪儿约的?漂亮不?身材怎么样?讲给我听听呗!”隐藏的八卦之魂瞬间爆发。
王博文觉得自己脑袋都要炸了,提高嗓门:“你给我出去!我要睡觉!”
陈其斜了斜眼睛,撇撇嘴:“好吧,那你醒了再跟我讲。”
走之前还不忘把王博文从头到脚看了几个来回,似乎还想寻找什么信息。
瞧他站都站不稳,昨天晚上一定是干柴烈火啊。
啧啧啧,真是看不出来,平时看着这么清心寡欲的一个人……
陈其心里感叹着,给王博文倒了杯水放在床边,然后轻轻关上门出去了。
听到关门声,王博文拿开枕头露出脑袋,重重舒了一口气。
他实在想不到还能去哪里了。
回家的话,给爸妈看到他这副样子,按照妈妈的敏感程度,一定会起疑心,一定会被追问。王博文对自己撒谎的水平一点信心都没有。
何况这满脖子满身的痕迹,傻子都看得出来怎么回事。
对于接下来该怎么办,王博文只觉得脑子里很乱,完全理不出头绪。
不知道孟瑞看到他走了会是什么表情。
会着急、难过,还是……如释重负呢?

此时的孟瑞刚从王家出来。
王博文没在家,从昨天开始就没有回来过。
“他刚才来电话了,说这几天都会在节目组安排的地方住,方便排练。”王妈妈告诉孟瑞。
这拙劣的谎言确实像小孩儿说出来的。
打了好几次电话,小孩儿都没接。
这小孩儿是越来越不听话了,老是不接自己电话,等逮到他一定要吊打一顿。
孟瑞也只能想想,实际上什么也做不了,只能坐在车里盯着手机发呆。
亏他还觉得自己很了解王博文,从小到大都认为关于他的事没有自己不知道的,现在却连他能去哪儿、会去哪儿都不知道。
正握着手机发愣,手机响了。
孟瑞心立马漏了一拍,当看见是林晓曼打来的时候,又像被迎头浇下一盆冷水。
“喂。”
电话那头的林晓曼听见孟瑞萎靡的声音,心里更加烦躁了,然而语气依旧温柔甜美:“怎么了?听你声音好像不太舒服?”
“没有。昨晚上跟朋友喝了点酒,睡过了。”
孟瑞闭上充血的眼睛,靠在车椅靠背上,理了理思绪。他知道昨天晚上的事儿一定传到林晓曼耳朵里了,毕竟圈子就这么大。
定了定心神,正等她来问自己。
“这样啊。以后少喝一点哦,孟雪跟我说你不太能喝酒的。”林晓曼语气听不出一丝不开心,像是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
看来省去了解释的麻烦,孟瑞心里默默松了一口气。
“今天下午有空吗?陪我去看礼服。”
“礼服?什么礼服?”
“订婚穿的呀,”林晓曼娇俏一笑:“你不会忘了吧?”
孟瑞愣了愣,林晓曼的话像是一下子把他拉进了现实。
经历了昨天的事情,他现在满脑子都是王博文,居然差点忘了自己快要订婚了。
他的小孩儿被他狠狠的伤了,不知道躲去哪里了,而他却将要跟别的女人结婚。
一股无力夹杂着绝望的情绪涌上心头,孟瑞突然觉得很没意思。
这样的人生真是太没意思了。
“没忘,下午我去你家接你。”
就算找到小孩儿又有什么用?自己又能做什么呢?
自己什么都不敢对他说,也不能对他做任何承诺。
甚至不能对他好,不能让他开心的笑。
那还找他干什么,害人害己而已。

很快,孟家三少在酒吧殴打LY百货李老板“英雄救美”的事情就传开了。
孟瑞那一酒瓶子拍在李老板头上,让他住院好几天不说,还差点落下个脑震荡。
不过李老板家的实力本来就无法与孟家相抗衡,他自然是只能吃了这个哑巴亏。而孟瑞作为风口浪尖上的人物,这种事难免对他有些不利的影响。
孟成东明里暗里敲打过他几次,提醒他快订婚了,不要在外面惹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秦玉珊和他的两个哥哥倒是幸灾乐祸,在林家人跟前各种煽风点火,巴不得孟瑞和林晓曼的婚事因此搞砸。
不过林家还算云淡风轻,并没有回应这件事。人在河边走哪能不湿鞋,孟瑞多招人眼红他们心里都清楚。何况孟瑞也就是顺手帮了那个孩子一把,并不能说明他们之间有什么。
孟瑞刚站稳脚跟,现在不知道多少人等着抓他的把柄,一有点风吹草动就想借题发挥,都想看他栽跟头。
孟瑞心里却并不在意这些,他相信自己可以处理好。他担心的只是会不会影响小孩儿的前途。
好在王博文只是个选秀歌手,知名度不高,私下派人干预了一下舆论方向之后,群众并没有把太多注意力放在他身上。
“哥你不会……看上那个男生了吧?”孟瑞的公寓里,孟雪瞪着大眼睛口无遮拦的问。
“他长的是蛮好看的……可是晓曼姐明明更漂亮啊,哥你不会……”
听着妹妹没头没脑的话,孟瑞忍不住扶额:“你小脑袋瓜子里整天想什么呢?”
心里却想着,他的小孩儿就是最好看的,没有人比得上他。
孟雪撇撇嘴,很快又被屋子里的装饰品勾去了注意力:“诶哥你这里挺不错的呀,晓曼姐有没有来过?”
“没有。”
“哎呀我不会是第一个来这里的客人吧?”
孟瑞一愣。
当然不是。
这个公寓从孟瑞买下那天起,就只有王博文一个人来过。
虽然小孩儿来这里的次数并不多,但是他在这里吃过饭,睡过觉,洗过澡,唱过歌,给自己炸过牛排。
还跟自己在床上做过最亲密的事情。
孟瑞瞬间明白了为什么孟雪要来参观他的公寓的时候,他会不开心不自在,不想她来。
原来,他已经把这里当做他和小孩儿两个人的家了。

后面几天,王博文继续有意躲着孟瑞,孟瑞也不再去找他。
在这个偌大的城市里,两个人偶遇的机会,其实比彩票中奖的概率还要低。
然而在那个晚上之后的第五天,他们俩又见面了。
之所以记得这么清楚是五天,因为这几天孟瑞每天都是数着日子过的。
那天以后,小孩儿没有给他回过哪怕一个电话。
孟瑞每天把手机放在显眼位置,一听到铃声就立刻拿手机,也没有等到他的电话。
那么爱发朋友圈的小孩儿,已经很久没有任何动态了,不知道是没有发还是屏蔽了他,还是怕暴露自己在哪里。
他就这么害怕我?拼了命的躲着我?
今天孟瑞是来电视台录访谈的,结束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五点多了。
而当电梯门打开,王博文走进来,看见只有孟瑞一个人在电梯里面的时候,下意识的动作居然是往后缩。
退了两步,可能是察觉到不合适,顿了顿脚步,还是磨磨蹭蹭上了电梯。
明明知道没有生气的资格,可是看到他这样的反应,孟瑞还是很不痛快。
仔细打量了站在电梯角落的小孩儿,看他瘦得裤管都空空荡荡的,细瘦的手腕垂在身体两侧,腕骨高高的凸起,孟瑞的心就软的没脾气了,只剩下密密麻麻的心疼。
自从他离开王家,王博文就越来越瘦,上次拉他的手腕的时候就感觉到了。
可是自己非但没有好好照顾他,还是那样粗暴的伤了他。
也难怪小孩儿这么怕他,看到他就要躲。
孟瑞抿了抿唇,沉下一口气。
“你在这里录节目?”想了半天,假装镇定的问道。
其实孟瑞知道王博文今天下午会在这里,小董一早就汇报给他了。
本想问他为什么一直不接自己电话,思来想去,实在觉得自己没有这个资格。
“啊……?”王博文微微抬了抬头,小眼神立刻四下躲闪着:“嗯,录个节目花絮。”
“现在回家吗?”
“嗯。”
狭小的空间里,两人又陷入了尴尬的沉默。
王博文抬头盯着电梯一个个跳动的数字,不自觉的抬起手来咬手指,强装淡定的样子让孟瑞心里一阵心烦意乱。
要是搁在以前,孟瑞一定直接上去拍掉他的手了。
“叮——”
电梯终于到了一楼,王博文理了理背包带,看似不慌不忙的走出去,身后孟瑞不紧不慢的跟着,两人始终保持着一段距离。
走到门口,王博文想想出于礼貌还是应该道个别。于是侧了侧头,并没有完全把脸转过来:“那我先走了。”
不敢去看孟瑞的脸,怕隐藏不住难过的表情,憋不回去想要溢出眼眶的眼泪。
到了这个时候,王博文不得不承认,不管孟瑞说过什么做过什么,自己还是喜欢他,一颗心还是会因为他的一举一动砰砰的跳。
“以后离那些人远一点,”孟瑞的声音从身后传来,刚走出两步的王博文顿时停下脚步。
“他们只是想利用你,不会真的帮你的。”语气里听不出任何情绪起伏,像平时一样沉着稳重。
没把话说得太直接,孟瑞想小孩儿应该会明白他的意思。
不需要你费尽心思跟他们周旋,不需要你放下尊严讨好别人。
我会一直在你身后保护你、帮助你。
然而这话到了王博文耳朵里,却又是另一番味道。
那天晚上孟瑞的话已经深深刻在他的心里。
“你就堕落到这个地步了?”
“是不是只要能红,谁都行?”
“那个方皓宇行,李老板也行……是不是谁都可以?”
…………
双手慢慢握紧,王博文吸了吸鼻子,强忍着眼泪,倔强的没有回头。
“知道了,劳您费心。”
王博文突然很大笑一场。
自己居然还偷偷期待着他会不会抱抱自己,会不会问他这几天去哪儿了,会不会问他疼不疼、难不难过。
终究是自己痴心妄想罢了。
可笑。
真是太可笑了。

评论(11)

热度(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