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其浮夸

低调开个号,高调写瑞文。微博@极其浮夸_RW

【瑞文】变数(四)

孟瑞做了一个很长的梦。
梦到了很多不愿记起的过去,大多是痛彻心扉的。
他看到妈妈哭泣,有时候隐忍啜泣,有时候嚎啕大哭,有时候抱着他无声地淌眼泪。
他看到瘦弱的妹妹被别的小孩欺负,他们嘲笑她是野孩子,他冲上去救妹妹,结果被围攻,被打到鼻青脸肿。
他看到自己把妹妹送到别人家,恳求他们收养,看着妹妹哇哇大哭喊着:“哥哥不要走”,自己满脸是泪,却不敢回头。
他看到自己跪在王家夫妻面前,求他们收留,说自己将来一定有出息,一定会好好回报他们。
…………………
这些片段都是一闪而过,接下来,只有一张面孔占据了大部分梦境。
一张白白嫩嫩的脸,从小到大。
有笑着的,有哭着的,有生气傲娇的,撅嘴装可怜的,还有害羞却装无所谓的……
有时候喊他“孟瑞”,有时候喊他“喂”,很少会喊他“哥哥”……最近还喊过他“少爷”。
每一张脸,每一个声音,都生动的像刻在大脑里一样,那么鲜明,似乎填满了自己的整个世界,承包了所有的快乐。
当孟瑞睁开眼的时候,回想起这个梦,居然没有太多伤心。
眨了眨眼,孟瑞摸了摸心脏的位置。并没有以往回忆起过去那种空荡荡的感觉,也没有很失落。反而觉得酥酥的,麻麻的,有点儿满足的舒服。
“你醒啦?”
王博文看着孟瑞醒过来,看他睁眼闭眼又睁眼,还摸心脏,有些紧张的看着他。
孟瑞发现自己在王家的小床上,下铺。一转头就看到床边的王博文俯身看着他,一脸担心,看到孟瑞看向自己,王博文的眼神开始四处乱瞟,耳根有点红,这是小孩儿娇羞时候的神态。
瞬间,昨晚的记忆都回来了。
孟瑞本来就不是酒品差的人,就算喝多了,也一直自认为理智永远在线,绝不可能做出什么失控的行为。
可是昨天,自己确确实实吻了王博文,直接,主动,像鬼迷了心窍。
孟瑞愣了半晌,也没有想通昨天为什么会做出这样的举动,第一次有了摸不清自己的感觉。
这感觉很不好,失控,焦躁,无法解释——孟瑞最怕遇到的情况。
嘴唇似乎还残留着昨晚的记忆,软软的,清香的,小孩儿没有拒绝,甚至青涩地回应。
孟瑞觉得有些头疼,事情被自己搞复杂了,他自己都觉得莫名其妙。
“你……还好吗?要不要吃点东西?”
王博文还是有点不敢看孟瑞的眼睛,昨天晚上的事对他来说还是很意外,甚至有不真实。
然而他虽然孩子气,但从来就是一个头脑清楚的人。孟瑞吻了他,他并没有抗拒的感觉,反而下意识的回应,现在看着孟瑞,也会脸红心跳。
那是不是代表……
“不用了,你吃吧。我拍戏快迟到了,先走了。”
孟瑞有些仓促的拒绝了他,迅速起身去洗漱换衣,然后飞快的换鞋出门了。
甚至都没来得及看王博文一眼。
门“砰”的一声关上了,屋里一片寂静。
王博文看着桌上自己刚买回来的早点,忍不住失落。
“他可能也是害羞了,不好意思面对我吧。”
毕竟我跟他一样是男孩子,他一时无法接受,需要整理心情,也是正常的。

今天是第一天进新剧组,孟瑞来早了,坐在片场休息区,摸摸口袋,点起了一根烟。
其实他曾经很长一段时间没有抽烟,因为小孩儿不喜欢,说闻不得烟味儿,每次看到他抽烟,都会吸吸鼻子然后撅嘴不高兴。
最近像是在逃避什么,想急于摆脱某些杂念,偶尔会很想抽一根,压抑住心里的躁动情绪。
孟瑞可以确定,王博文对自己动情了。
自己从小看着他长大,他的一举一动,他的小脑袋瓜子里在想什么,都逃不过他的眼睛。
幸好只是动情而已。
现在勒紧缰绳,控制局面,完全来得及。
不可控的局面意味着不确定的结果,这不符合孟瑞的习惯。
这次由于他的失误和纵容,发生了这样的事情,确实让人头疼。但他觉得自己能够把局势扭转过来,让一切都走回原本的轨道。
按灭烟头,孟瑞拿出手机,拨通了署名为“孟成东”的电话。
“爸,是我。”
“您上次说的那位林家小姐,我同意见一面。”
“好,时间您安排。”
挂了电话,孟瑞并没有预想中松一口气的感觉,反而觉得心被揪紧了,闷闷的,有点喘不上气。
天色突然暗了下来,夏天的雨,说来就来。

站在学校门口的王博文有些愣神。
孟瑞居然没有来接他。
明天他就要去外地打比赛了,他明明知道今天晚上自己要回家收拾东西。
而且还下着这么大的雨。
他至于吗,就这么不好意思,都一整天了还不敢面对自己?
王博文琢磨来琢磨去,犹豫半晌,把手机按亮又关掉,来回重复这个动作好几次。
“算了,让他别扭去吧,等我回来说不定就好了。”
这样安慰了自己,王博文决定打车回去。
结果下雨天出租车太紧张,等了许久都没有等到一辆。
没办法,坐公交吧。王博文咬咬牙冲进雨中,往公交站台跑过去。
雨实在太大,到处都是行色匆匆的路人,眼看着快要跑到站台了,王博文慌乱中一个不留神,不知道给谁绊了一下,一个踉跄往前扑倒,摔在了地上。
左手手臂直接擦在地面,一阵钝痛袭来,王博文吃痛的“啊”了一声,抬手一看,手臂蹭破流血了。这点皮外伤对运动员来说也算不得什么,他皱了皱眉,决定先回去再说。
回到家里,看到镜子里狼狈的自己,再看看胳膊上的伤口,王博文心里慢慢的升起一股委屈。
都怪那个人,别别扭扭的,不来接自己,害自己受伤。
越想越生气,王博文掏出手机拍了一张伤口的图片,直接给孟瑞发了过去。

手机屏幕一亮,孟瑞瞟了一眼图片,心里顿时“咯噔”一下。
也不管正在孟家客厅陪长辈喝茶,立刻放下手上的杯子,起身离开桌子径直走到窗边,直接拨通了王博文的电话。
“喂,怎么回事,怎么受伤了?”
听到孟瑞焦急的声音,王博文顿时觉得一点儿都不委屈了。
他还是跟从前一样,那么在意自己。
“也没什么…就是回家的路上摔了一跤。”虽然心里已经不生气了,嘴上还是要倔强一下的。
孟瑞知道他在怨自己没去接他,他已经可以想到电话那头小孩的表情,一定是那副傲娇脸。
想解释几句,安慰安慰他,可话到嘴边拐了几个弯,还是咽了回去。
没有必要说那些让他误会的话了吧,这样对他,对自己,都好。
“自己去医院处理下,别感染了。我还在忙,先挂了。”
王博文有点懵,等他反应过来的时候,电话已经挂断了,只剩下“嘟嘟嘟”的忙音。
有些忿忿地把手机扔在了床上:“我都还没发火呢,你就着急挂我电话!”
坐了一会儿,平复了心情。
好吧,他可能真的很忙。这么忙,看到自己发的照片还是立刻打了电话过来,王博文还是很满意的。
想着想着,自己一个人傻呵呵地笑了起来。

那边挂了电话的孟瑞回到客厅,跟长辈微微躬身说了句不好意思。
“你现在是孟家的三少爷,一举一动都代表我们孟家,怎么这么不懂礼貌?这幸好都是自家人,要是有外人在,又要给人看笑话了。”
说话的是秦玉珊,一脸端庄慈祥,语气却是冰冷的,眼神带着嘲讽。
“知道了夫人,以后不会这样了。”孟瑞低声回应,一时鸦雀无声,空气都凝固了。
一边的孟成东轻轻咳嗽一声,试图打破尴尬的气氛:“小瑞啊,我跟林家已经约好了时间,后天晚上8点,南海饭店。到时候不要迟到,好好表现。”
话音未落,秦玉珊凌厉的目光又朝孟瑞投了过来,孟瑞旁边的二少爷孟玮似乎也有些坐不住了。
“成东,你糊涂了吗?林家小姐不是要说给小玮的吗?小玮作为哥哥还没结婚,你怎么先给小瑞……”
孟成东摇摇头:“小玮还像个孩子,整天就知道惹事。林家早就放话说一定要找个稳重有担当的,你觉得他们看得上小玮?”
秦玉珊忙说:“小玮是玩儿心重了一点,但是他那么聪明,收收心就好了。”
“林家小姐年纪也不小了,林家打算尽快让她结婚,怕是等不到小玮懂事儿了。我看林家一定会喜欢小瑞的,况且小瑞也同意了。”
秦玉珊哑口无言,只能狠狠的瞪了一眼孟瑞。孟玮也没能控制住情绪,重重地把手里的杯子放在桌上。
孟瑞假装什么都没听到,神态自若。
心思却飘远了。
不知道小孩儿自己能不能处理好,伤口看起来很疼的样子。
小孩儿明天就去打比赛了,不知道没有他在身边能不能照顾好自己。
如果小孩儿知道自己要去相亲,不知道他会不会难过。
------------------------------
今天除夕,在此祝小仙女们新年快乐!
虽然过年,还是照常来更新了~
很抱歉大过年的没给大家带来小甜饼。。。然而再过两章,还要杀虐全开,我也是没有办法~摊手~
祝大家配着年夜饭,食用愉快!^ω^

评论(16)

热度(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