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其浮夸

低调开个号,高调写瑞文。微博@极其浮夸_RW

【瑞文】变数(三)

陈其看着并不宽敞的后台乌泱泱的一堆人,不禁在心里给王博文捏了一把汗。
这里是某电视台主办的唱歌选秀比赛现场。王博文一路劈荆斩棘已经闯入了本市赛区前一百强,今天是一百进三十的比赛。
虽然才一百号人,但这些人都是唱歌很优秀的了,其中还不乏一些有强大背景和后台的。纵使王博文唱歌实力不俗,长相也是鹤立鸡群,也难保不会在这样不算好的选秀大环境下扑街。
王博文喜欢唱歌的心,想当歌手的愿望有多强烈,他是知道的。辛辛苦苦起早贪黑打了13年的乒乓球,说放下就放下,毅然决然的选择并不好走的歌手道路。
周围人的诧异、不看好,家人的不理解,都没能阻止王博文追梦的心。他说他这辈子最大的愿望就是唱歌,一直唱下去。
相比王博文的执着,陈其有时候觉得自己这样没有目标的活着,简直羞耻。
“嘿,想什么呢?”不知道什么时候王博文来到了陈其身边,递给他一瓶水。
“没想什么。话说今天这场,你有信心吗?”
王博文不紧不慢的喝了一口水:“还行吧,能正常发挥就好。”
陈其看王博文四处乱瞟的小眼神,心下了然:“你的少爷哥哥今天来看你比赛吗?”
被看穿心事的王博文有点不好意思:“他下午可能有工作,不一定来得了。”
“话说,你有没有让你哥哥给你找找关系?我看这些参赛的不少都挺有来头的样子。”
王博文心不在焉的拨弄了几下手机:“不需要,我要凭自己的实力。再说,他也没什么能帮我的,自己也就是个十八线。”
打开微信,还停留在跟孟瑞的聊天界面上。最终王博文还是没忍住,按了几个字发送出去。
“哈哈哈哈哈,哪有你这么说自己哥哥的,而且他最近明明挺红的!”
没有理会陈其,王博文按灭了手机屏幕,攥着手机的手紧了紧。
果然还是希望他能看着自己,有他在身边才会觉得安心。

“叮!”
收到微信提示的时候,孟瑞正在孟氏集团下面的一个做互联网的子公司里开会。
说的好听叫开会,其实目前他也就是个旁听的身份,可以发表发表意见,让公司高层考察他到底有几分能耐。
这是孟瑞可能要接手的孟氏集团的第三个子公司,也是最大的一个。之前两个子公司,在孟瑞被安排加入后,很快都被孟老爷子转到了他名下,所以这场会议,由于还有孟家另外两位公子参加,气氛很是硝烟弥漫。
“还来吗?”
孟瑞看到屏幕上三个字,有些心浮气躁。他本来就不是一个很有耐心的人,但是这次会议很重要,直接关系到他能否进入到这个公司的内部。
这个子公司,他务必要拿下,这样他才能稳住在孟氏的地位。辛苦绸缪了这么多年,绝不能一朝白费。
咬咬牙关了手机,孟瑞强迫自己投入到会议中,准备好接下来的发言。

会议结束已经是三个小时后了。
孟瑞在会议中途的发言,让在场所有人都在心中暗暗惊叹。
没想到这样一个娱乐圈的小演员,孟氏流落在外多年的私生子,居然有这样的见识和谈吐,对公司的现状和发展一针见血,直击要害。
大部分参与会议的高层已经在心里写了大大服气。
孟瑞揉了揉太阳穴,抓紧收拾好桌面的资料。记得王博文说过,他参赛顺序比较靠后,现在过去可能还赶得上,完了正好带他去吃顿好的犒劳一下他。这两天小孩儿又要练乒乓球给学校出去打比赛,又要练歌,原本就消瘦的脸更是憔悴得让孟瑞心颤。
收拾完,刚起身要离开,他的两个哥哥一前一后的走了过来。
“小瑞,晚上有个饭局,都是自己家里人,还有几个公司元老,一起来吧!”
说话的是孟家大公子孟琤,一脸假笑,装出来的热情虚伪至极。
“不了,今天晚上我还有点事儿……”
孟瑞想也没想直接拒绝。
一旁的二公子孟玮亲昵的搂上孟瑞的肩膀,一脸玩世不恭的假笑:“小雪也会来,我跟她说你也会参加。你不会让她失望的吧?”
孟雪也去?
孟瑞皱了皱眉,心下叹了口气。看来这次还是跑不掉了,他实在没办法放心把单纯的妹妹放在那样一个险恶的家族环境下。
他的小孩儿那么勇敢坚强,相信他一定可以好好发挥,即使他不在他身边。

晚上,孟瑞是被孟雪扶着走出饭店的。
不胜酒力的他,实在招架不住一桌子“亲朋好友”的“善意”敬酒。
对于从天而降打破平静的孟瑞,这家人,尤其是孟老爷子的正牌夫人秦玉珊及其亲属,自然对孟瑞充满敌意。
席间明枪暗箭频出,各种明里暗里拿他开玩笑,取笑他的出生和演员的身份。幸好孟瑞从小养成了坚忍的性子,再加上早就做好了心理准备,也并不觉得那么难熬。
要不是为了保护孟雪,他绝不会参加这种所谓的家庭聚会。孟雪是他唯一的妹妹,她还年轻,脸皮薄胆子小,这阵子让她面对这些惊天动地的变故,已经很难为她了。
“哥,你还好吗?我先送你回家吧!”
孟雪担忧的看着孟瑞,她第一次看到孟瑞这么狼狈的样子,心下难过。自从妈妈离世,孟瑞是她在这个世界上唯一的亲人了,刚认回的爸爸并没有给她带来什么温暖,所谓的“家人”更是让她忍不住的害怕。
孟瑞强撑着扯出一个笑容:“没事,你先回家,太晚了,明天还要上课。”
看着犹犹豫豫不依不舍的孟雪坐上出租车,孟瑞强打精神记下了车牌号,然后精神恍惚的坐上了另一辆出租车,想也没想就报出了一个地名。
昏昏沉沉坐了一路,等到下车,孟瑞才发现自己居然到了王博文比赛的地方。
孟瑞想起来,今天自己失约了。
小孩儿提前好几天就问他有没有时间去陪他,脸上一副“随你来不来我并不在意”的样子,可充满期待的小眼神当场就出卖了他。
这下小孩儿又要生气了吧,自己连微信都没给他回。
孟瑞靠着墙缓缓坐下,心里有一丝懊恼,更多的是难受和无奈。

结束了聚餐的王博文刚从比赛场地附近的饭店走出来,深深吸了一口气。
今天的比赛还算顺利,正常发挥。
虽然一直到最后,他也没有来。
三十强决出,电视台破天荒的组织了聚餐,成功晋级的王博文硬是被抓去了。吃完饭他们还要去KTV包场,王博文以明天还要上课的理由提出要先走。
心里还是酸酸涩涩的难受。
“居然敢不来,还不回我微信。等我回去你就废了!”王博文狠狠的在心里想。
刚走出去几步,就看到前面墙根下坐了一个人。昏黄的灯光下,那人整个人都透露出一股无力和憔悴。
这么多年的朝夕相处,王博文自然一眼就认出了孟瑞。
“你怎么在这里?”慌忙上去扶起孟瑞,闻到一股浓烈的酒气,王博文吸了吸鼻子。
“怎么喝了这么多酒呀……”
听到熟悉的略带埋怨的小声音,孟瑞好像一下子清醒过来,努力睁开眼睛,看到心里想着的那个小孩儿就在眼前,满心的难受顿时就消失了。
“你来了……对不起,我今天……”孟瑞一边喃喃的说,一边看着笼罩在灯光下的王博文,软软的,暖暖的,湿漉漉的小眼神一下一下挠着他的心。
真是一双有魔力的眼睛,一个有魔力的人。
孟瑞伸手附上小孩儿温热光滑的脸蛋,头慢慢靠过去。
“你凑这么近干嘛呀……”
王博文被孟瑞带着酒气的热气呼的头昏脑胀,正要把孟瑞的脸推开,突然一个阴影放大,一个软软的东西落在了自己嘴唇上。
“唔……”
王博文脑子里“轰”的一声,被死死地定在那里不能动了。
----------------------------------------
亲亲了,羞羞~
文中角色设定均为剧情需要,请勿上升至蒸煮及其亲友~笔芯(^-^)

评论(12)

热度(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