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其浮夸

低调开个号,高调写瑞文。微博@极其浮夸_RW

【瑞文ABO】他们都没有你好看(二十五)

前面一些章节不是我锁的,是lofter动的手。。。

发一个文包,里面有前文TXT:https://pan.baidu.com/s/1c2wG9c0 密码:6jcb

——————————————

凶巴巴的小omega出门去了,他的alpha捂着脖子跟在后面。
小百合不让跟他就不跟啦?开玩笑,把他一个人扔大街上,他怎么放得下心?
孟瑞有先见之明,知道自己脚力不如校体队主力队员王博文,出门就把小电驴骑上了。
小电驴现在改换了颜色。之前孟瑞嫌它太招摇,不方便用来跟踪,拖去店里从头到脚喷成了银色,非常好的保护色,小百合完全察觉不到。
王博文先回了趟家,路上买了些吃的,刚进门,爷爷就发现他身上的衣服跟出门时穿的不一样。
“发情期到了?”爷爷明知故问。
王博文放下东西,尴尬道:“嗯。”
“哪儿来的新衣裳?”爷爷又问。
“他……他妈妈给买的。”
爷爷转身拿钱包,甩了几张红票子甩在桌上:“拿去,给他也买一身衣裳。”
王博文:“……”这也要比?
爷爷轻咳几声:“那啥……你们俩小年轻悠着点,别整出啥事儿来,休学是万万不能的!”
王博文琢磨半天,没弄明白:“休啥学?”
爷爷老脸一红:“整出娃儿来,我可不帮你们带!”

孟瑞在楼下等得着急,生怕自己的宝贝儿又给爷爷拘在家里不放,等半个多小时没见人下来,心急火燎地就要上去抢人。
刚走进楼洞,就听见有人下来的脚步声,他赶紧躲到楼梯台阶下面的空档里。
王博文风中凌乱地跑下楼,四下没见着人,狠狠跺了几下脚,大喊一声:“孟瑞!”
缩在角落的孟瑞险些条件反射地就要回答“到”,忙用手捂住自己的嘴。
王博文有气没处撒,抬脚猛踹墙壁,年久失修的老式楼道里,斑驳的墙皮噼里啪啦往下掉,砸了躲在台阶下面的孟瑞一头一脸灰。
发泄完舒坦了,王博文叉着腰气势汹汹道:“爸爸才不给你生娃,要生也是你给爸爸生!”
孟瑞大惊,喉咙里冷不丁蹦出来一个闷嗝。

许多年没有受到过如此毁天灭地的惊吓,孟瑞整个白天都心神不宁,前面王博文都送第七份外卖了,他这边嗝打得完全停不下来。
摸摸脖子上的牙印,心想不妙啊不妙,小百合不会真的想让我生娃吧?
当今社会,上层阶级的婚姻大多是alpha与alpha结合,这个时候就必须有一位alpha挺身而出,负担起繁衍子嗣的重任,alpha也并非不能生,只是没有omega生殖能力强,命中率较低罢了,比如孟妈妈就是个女alpha。
想到这里,孟瑞眼皮开始狂跳,跟打嗝混一起,颇有节奏感。脑中浮现出王博文歪着嘴邪笑,伸出小舌头舔着嘴唇把自己按在床上欲行不轨的景象。
不可!万万不可!
孟瑞警铃大作,而后灵光一闪,拿出手机在王博文工作的饭店里下了一单,拧油门调头回家。
不多久,王博文一脸忿忿地拖着一百个小蛋糕按响孟家门铃。
孟家的位置本不在饭店的派送范围,无奈人家点得多,老板娘接到大单,笑得嘴巴都合不拢,催促王博文赶紧去送,然后就可以下班了。
孟母来开的门,欢天喜地把儿媳妇拉进屋喝刚煲好的汤。
盛情难却,等到喝碗汤,时间刚刚好,孟瑞从楼上冲下来,把小脸泛红的媳妇儿扛起来就往房间跑。
王博文还惦记那一百个小蛋糕,趴在孟瑞肩上喊:“蛋糕保质期只有一天,别浪费啊……”
“妈,你帮忙吃掉,一个都别剩!”孟瑞布置任务,用脚带上门,把人急吼吼扔在床上。
王博文呼吸急促,恨死omega这发起情来就无所适从的身体,抬手去推孟瑞埋在他胸前乱啃的脑袋:“你你你不累的吗?”
孟瑞不说话,努力办事,勤耕不辍。
这场从太阳当空照一直干到月上梢头,晚饭都是在房里解决的。
孟母上去送饭时,站在门口只能看见儿媳妇盘在儿子腰上的两条白腿一晃一晃,哭唧唧地喊不要了不要了。
孟瑞精神抖擞,边使劲儿边问身下的人:“你生还是我生,嗯?就你这小身板儿还想让老公给你生?”
孟母回头转述给孟父听,担忧又期待道:“小宝把文文欺负成那样,改明儿是不是该准备鲫鱼汤了?”
孟父叹了口气,把第二十二个小蛋糕塞进嘴里,苦大仇深道:“别想太多,先把这堆蛋糕解决了再说吧。”

隔天是周日,王博文又出去打工,孟瑞早就打好小算盘,如法炮制,把人骗到城南某新房内。
王博文气呼呼地拎着三十多份奶茶,就想把孟瑞钉在墙上,然后把奶茶一杯一杯灌进他嘴里。
孟瑞兴致高昂地带他参观新房:“宝贝儿来,看看这个墙纸,喜不喜欢?还有这张桌子,你不是喜欢吃火锅吗?按一下这里锅就出来了,特方便!”
王博文不理他,拿着吸管“啪”一声扎进奶茶里,边喝边状似无聊地每个房间挨个转悠一圈。
孟瑞跟在后面介绍:“这是咱们家阳台,大不大?夏天可以在这儿乘凉看星星。”
王博文眯起眼睛,这是他觉得满意时的神态。
“这是咱们书房,这么大块地方归你,你想在这儿摆乒乓球桌都行,给我留个小角落放画架就好。”
王博文扫一眼,心想还不错。
“这是咱们卧室,订的床过两天到,kingsize,你想什么姿势都可……”
王博文横眉立眼,脚跟狠狠在他脚掌上碾压,孟瑞十分有alpha气概地忍着疼,改口道:“都可以跟我商量……”
最后一个房间面积不大,中间大喇喇放着一张婴儿床,连床上面的婴儿床铃都挂好了,风一吹就边晃边唱儿歌,地上是一块小兔子形状的爬爬垫,门口放着婴儿手推车,可以说是设施齐全,就差一个奶娃娃了。
孟瑞不知道母亲不声不响地干了这番大事,他也是目瞪口呆,想到王博文还惦记着让他来生,心里直哆嗦。
“这个房间干嘛用的,你来说说?”王博文阴恻恻地问。
孟瑞随机应变能力极强,一个箭步上去,扑通一声跳进婴儿床里:“啊哈哈这是给我准备的,你要是哪天生气了不想见我,我就睡这里。”
小床因为不堪重负吱呀吱呀地摇摆,孟瑞无处安放的长腿挂在外面,脚尖轻轻碰了碰王博文的腿,撅着嘴卖萌道:“大宝宝知道错了,原谅人家嘛,嘤……”
王博文:“……”没眼看。

事实证明,孟瑞除了在床上龙生虎猛,其余时候在王博文面前都是一碰就倒的纸老虎,别说脸皮是身外之物,只要文文开心,撒泼耍赖卖萌什么的根本就是信手拈来。
比如周一课间操,孟瑞再次因为上周五欺负二(6)班王博文同学被喊到台上接受批评。
王博文早料到他会语出惊人,提前戴好帽子口罩,捂着耳朵闭上眼,一副“我不听我不听”的样子。
过了一会儿,周围静悄悄,王博文悄咪咪睁开眼,孟瑞的笑脸赫然出现在面前,还没来得及惊讶,就眼睁睁看着孟瑞执起他的左手,在他手背上落下滚烫的一吻,当着全校师生的面用吼的道:“宝贝儿,我错了,请你原谅我!”
台上的李老师抓狂,我让你大声道歉,没让你借这个机会耍流氓!
王博文竟然有种丢脸丢习惯了的感觉,面上一派平静,回头就押着孟瑞到角落里准备实施家暴,刚要动手,耳边传来一声尖叫。
“啊——!不准打我的瑞瑞!”
扭头一看,是上次在温泉山庄门口拦车的姑娘。
好嘛,新帐旧帐一起算。
王博文松开孟瑞,冷冷地抱着胳膊退到边上看戏。孟瑞生怕他又像上回那样跑个没影,边跟姑娘理论边紧张兮兮地瞧他。
姑娘心疼地问:“他经常打你吗?”
孟瑞:“昂。”
“疼不疼?”
“疼啊。”孟瑞道,“但是我乐意受着。”
姑娘愤愤不平,又无可奈何,托着孟瑞的胳膊红着脸说:“以后他打你,我疼你,我不介意给你做小……”
孟瑞一脸见了鬼的样子,迅速把手抽出来:“你不介意,我介意啊!”
说完伸长脖子,指着还没消失的牙印:“看见了吗?知道这个代表什么吗?”
姑娘倒抽一口气,难以置信地双手掩嘴。
孟瑞洋洋得意,用余光瞄王博文,等着他为自己的忠贞与虔诚折服。
“瑞瑞你……你是……”姑娘还处在震惊中,话都说不清楚。
孟瑞更得意,看吧,我就知道没人会不感动,不震撼!
姑娘“你”了半天,终于扔出一句:“瑞瑞你是omega?”

“十八中第一alpha其实是个omega”这事足足折腾了大半个月,线上线下闹得沸沸扬扬,论坛上也出现一阵歪风,名为【白日孟】的话题悄悄兴起,企图刷掉【瑞文】占领高地。
直到孟瑞忍无可忍地把体检报告贴在学校门口,第二性征一栏上的“alpha”前面还加了“百分百纯天然不掺假”几个字,后附医师签名和医院盖章,攻受之争才渐渐消停。
王博文无心掺和这些有的没的,高二下学期课业繁重,大考小考模拟考不断,他打起十二分精神,想得到好成绩,上个好大学。
床上只能被压了,现实里一定要让孟瑞跪着仰视他!
孟瑞见媳妇儿那么努力,也难得正经起来,拉着自己的朋友周黎,王博文的朋友陈旭,组了个四人学习小分队,在课后互帮互助,共同进步。
实际上四个人都半斤八两,说好的学习讨论,多数沦为嗑瓜子闲聊。
“诶,王老师。”陈旭趁孟瑞去洗手间,撞了撞王博文的胳膊,“有个事儿我疑惑好久了。”
王博文喝着奶茶看着书,没抬头:“说。”
陈旭压低声音:“瑞哥真的是alpha吗?你们俩谁上谁下?”
对面的周黎先是一愣,然后拍桌子噗哈哈哈大笑。
王博文本想告诉他自己其实是个omega,又觉得让别人认为他能压孟瑞的感觉不赖,显得很有面子,于是暧昧不明道:“这你得去问他。”
陈旭突然觉得脊背发凉,回头一看,孟瑞正阴着脸看他,鼻子里蹦出一个冷哼,像在说“走着瞧”。
没过几天,四人小分队再次聚首,负责食品采买的陈旭迟来一步,推开门就看见孟瑞背对着门口,把一个人压在课桌上,看动作也知道两个人在啃,而且状况激烈,下面那人裤子都没脱,就把腿盘到孟瑞腰上去了,嗯嗯呜呜地叫得动人,十足臣服的姿态。
在直男陈旭的印象中,只有小粉楼那些又甜又软的omega才会这样媚态横生。
陈旭呆若木鸡,傻站在那里,被周黎从身后捂着眼睛往外拖:“少儿不宜,少儿不宜。”
两个人在教室外面捂着耳朵念八荣八耻一个小时,里头的人才把门打开。
被突如其来的发情期弄得手足无措的王博文整了整衣服下摆,脸颊红扑扑,故作掩饰地用书本盖住大半张脸。
孟瑞则一脸食饱魇足,衬衣纽扣没扣全,露出胸口和脖子上的新鲜抓痕。
陈旭还傻傻地张着嘴,信息量太大,他有点消化不良。
孟瑞用刻着红酒杯和百合花的钢笔敲了敲陈旭面前的书,迫使陈旭回过神来,金丝边眼镜上划过一道锐利的光。
“你现在来猜猜,谁上谁下?”
王博文翻了个白眼,面上嫌弃,实则心跳不止。
这样的孟瑞确实有这么一丁点帅。
接下来的一小时,陈旭的目光一直围着王博文转。一起上学吃饭撒尿的好哥们突然从beta变成omega,这个认知仿佛颠覆了他的世界观,让他蜜汁羞涩起来。
小组讨论结束后,王博文收拾好书包,到处找孟瑞,转到卫生间,看见他正把陈旭按在墙上摩擦。
“你丫用什么眼神看我媳妇儿,嗯?”
“诶不是,大哥,我只是好奇……”
“他也是你能好奇的?”
“我一直想找个omega来着……”
“所以你现在是打我媳妇儿的主意?”
“不是,不敢,他是我兄弟啊。”
“现在该叫他什么?”
“王老师……哦不,大嫂,大嫂!”
孟瑞这才把陈旭放了。
王博文看不下去,心想刚才自己怕是瞎了眼,这流氓只会恃强凌弱,哪里帅了?
王博文扭头就走。
摩擦完了,孟瑞请新收到麾下的小弟陈旭抽烟。
“我媳妇儿在你们beta堆里是不是很受欢迎啊?”孟瑞问。
陈旭点头:“是啊,挺多人喜欢他,算是我们所有beta班的班草。”
孟瑞引以为豪地挑眉,十分满意这个答案。
陈旭挠挠头:“没想到现在成了omega那边的一朵花儿了。”
孟瑞哈哈哈笑起来:“不好意思,这朵花哥哥先一步摘下了。”
两人感叹一番,陈旭道:“王老师是我的好兄弟,别看他看起来特别能,其实他不仅单纯,还敏感又缺爱,大哥你好好待他。”
孟瑞一怔,缓缓吐出一个烟圈:“嗯,我会对他好,好到让他再找不出比我对他更好的人。”

评论(25)

热度(1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