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其浮夸

低调开个号,高调写瑞文。微博@极其浮夸_RW

【瑞文ABO】他们都没有你好看(二十四)

“我……一个人的?”王博文讷讷地重复。

“对,你一个人的,等明年你过了生日,我们就去领证。”孟瑞把床头的文件袋抄过来,把里面的东西一股脑抖在床上,“体检报告,资产证明,银行卡,存折,车钥匙,婚房钥匙,都在这儿了,这是我的全部家当,都给你。”

王博文眨了下眼睛。

孟瑞以为他嫌弃,忙又补充:“我爸的公司迟早也是我的,我的就都是你的。”

楼下的孟父冷不丁打了个喷嚏。

王博文没去看那堆东西,水光潋滟的一双眸子定定地看着孟瑞。

孟瑞紧张地吞了口口水,感觉自己仿佛站在了人生的岔路口、命运的审判席,就等眼前的人给他一锤定音。

没过多久,王博文别开眼睛:“不要。”

孟瑞悬在嗓子眼的心哐当掉了回去,砸得胸口生疼。

“你……你再说一遍?”

王博文以为他要发怒,梗着脖子说:“不要。”

孟瑞表情狰狞,提起一口气,又重重地放下,最后哭丧着脸问:“为什么呀?”

王博文坦白道:“我不相信。”

孟瑞琢磨一阵,才反应过来小孩儿是在气他之前干的混账事呢,他心想不如一不做二不休来个狠的,跪在床上指天起誓:“我发誓,我从出生到现在22年,只上过你一个omega!”

王博文眼前一黑,差点背过气去。

这这这说的还是人话?

他又气又羞,抬脚又想踹孟瑞,可双腿被这老流氓卡在腰侧,动弹不得。先不说发情期的omega与alpha力量悬殊大,就说他们俩这啪了又啪的关系,王博文身体里的信息素早就把孟瑞当成了主人,碰到他就化成水,根本阳刚不起来。

实在没招,干脆软绵绵的一巴掌呼他脑门上,然后掀起被子捂住通红的脸。

孟瑞被这一拍打开了窍,忙改口道:“不是不是,是只被你一个omega用过!站着用躺着用趴着用跪着用,想怎么用就怎么用,只给你一个人用!”

王博文更听不下去,在被窝里捂耳朵:“你你你闭嘴!”

孟瑞不知道自己哪里说错了,心想就是给你用啊,小百合专属人形按摩棒。眼巴巴地凑上去扒拉被角,试图把人挖出来:“宝贝儿……宝宝……心肝儿肉……就给我标个记呗,就疼一下,一眨眼就过去了。”

王博文头顶被他挠得痒痒,支起脖子用力往上一拱,孟瑞手指头被这卯足劲的一下撞得咔哒一响,骨头都错位了似的,痛叫着收回手。

王博文好半天听不见外头的声音,心里有点慌,忽然想到孟瑞下午把自己抱回来的时候手貌似受伤了,越琢磨越不放心,一个没忍住,小心翼翼地探出半个脑袋。

孟瑞背对他盘腿坐着,一声不吭。

王博文扭着屁股挪过去,伸长脖子从背后往前瞧,孟瑞正捂着手慢悠悠地揉,嘴里还哼哼唧唧。

王博文一早就觉得孟瑞的手特别好看,手指跟竹节似的修长,这会儿却泛着红,还有点肿。

“折……折啦?”他心虚地小声问。

孟瑞不说话,把手举到他面前,让他自己看。

手掌心磨破好大一块皮,回来也没赶上处理就被拉着做运动,现在虽然结了疤,血迹斑斑的还是瘆人得很。手指关节被他的铁头功撞得红通通,还在微微地发着抖。

王博文登时就心软了:“你,你不会躲的啊?”

孟瑞想回头,硬憋着,闷闷地说:“躲谁也不能躲媳妇儿的打啊。”

王博文心里也闷闷的,从被子里伸出一只手,捏捏孟瑞的手:“还疼吗?”

其实并不怎么疼的孟瑞昧着良心说:“疼,疼得肝颤。”

王博文当了真,问:“那怎么办?我去喊你妈妈。”说着就要起身,被孟瑞一把按回来。

他把手更往前伸了伸:“吹吹就好了。”

王博文看看手又看看孟瑞:“真的?”

“昂。”孟瑞点头,“宝贝儿嘴里吹出来的都是仙气儿。”

王博文翻了个大白眼,犹豫片刻,还是将信将疑地凑过去吹了一口。

“这边,这边也吹一口。”

“还有这儿,这儿也疼。”

“宝贝儿再吹吹,还差点劲儿。”

……

孟瑞一脸享受,王博文快吹断气了,才意识到这家伙在套路自己,狠狠咬了他一口,又缩回被子里。


最后还是自己爬出来的。

情潮降临,身不由己,小omega脸红得快要滴血,哆哆嗦嗦地要alpha亲亲抱抱捅捅。

孟瑞怂包翻身把歌唱,一边抱着小百合大展雄风,一边坏心眼地问:“还要不要啊宝贝儿?说嘛,要不要?嗯?”

王博文被他顶得一耸一耸地往床头窜,用手背挡住眼睛,受不住似的小声啜泣:“不……不要,就不要!”

动得跟个马达似的alpha来了个急刹车,说停就停。

王博文等了半天,还插在他里头的那根东西真的不动了。发情期omega敏感的身体哪经得住这样的折磨,里面湿痒难耐,他忍不住自己扭起屁股,往alpha坚硬如铁的那根上送。

自己动哪有被伺候着舒服,王博文扭得腰酸,张开指缝偷偷看,好家伙,孟瑞正抱着胳膊一脸严肃地看窗外,一副不达目的不罢休的冷酷模样。

王博文没得办法,咬着嘴唇用脚跟碰了碰孟瑞的裸背,软着嗓子喊:“动一动吧……哥哥……”

孟瑞咬紧后槽牙,忍字头上一把刀,舍不得孩子套不着狼。他把摊在床边上的一堆资料拿起来举在面前:“说,让不让我标记,跟不跟我结婚?”

王博文泪汪汪地看着他,心想居然敢威胁我?要不是这会儿没力气,爸爸早把你掀床底下去了!

然而眼下是个对omega非常不友好的状况,就冲孟瑞这个架势,要是再拒绝,他说不定真的会拔X走人。

王博文眼一闭心一横,歪了歪头,露出侧后方一段干净的脖颈:“临时标记……可以吗?我还没,还没做好准备。”

孟瑞对别人是吃软不吃硬,对王博文则是毫无原则,软硬都吃得下。两人认识这么久,他何曾见过小百合在自己跟前妥过协、服过软?当场差点忠犬附体,就要淌着哈喇子说好好好了。

头都伸过去了,嘴巴都张开了,临门一脚时,他控制住了自己。

他直起腰,严肃地摇了摇头:“不要。”

王博文:“……”

“我不要临时,我想跟你发展一段长长久久的关系,从标记的那一刻起,你只属于我,我只属于你,咱们俩好好的,过一辈子。”

孟瑞的声音温柔缱绻,撩拨得王博文心里那根弦颤了又颤,他有点不知所措,抬手捂住孟瑞的嘴:“闭嘴,不准说了!”

孟瑞还蒙着,王博文突然一个使劲儿坐起来,把他推倒在床上,一柱擎天还在里面埋着,他就着这个姿势就开始自己扭腰摆臀。

呜咽着的小声音还怪委屈的:“哼……你不动,我自己动……哼嗯……啊……”

孟瑞瞠目结舌,忙抬手扶住他的腰,生怕他掉下去。之前看书上说Omega发情的时候脑袋充血、神志不清,除了啪啥都不想干,状态和平时大相径庭,甚至有可能像换了一个人。

本来他不信,现在信了。

莫名其妙地get到了“坐上来自己动”的成就,孟瑞砸吧砸吧嘴,好吧,还是挺划算的。 


翌日清晨,王博文醒来时,床上只有他一个人。

他揉着眼睛坐起来,拿起散落在旁边一夜无人问津的资料翻了翻,存折上的数字直接驱散了他的困意,他想起爷爷给的“嫁妆”上的数目,也就将将赶上这本的零头。

幸好没拿出来,不然老王家的面子往哪儿搁!

王博文爬起来穿衣服,把掉在床尾的裤子捞过来,一眼瞟见靠墙放着的那幅画,孟瑞昨天扛回来的那幅。

好奇心蠢蠢欲动,他蹑手蹑脚地爬下床去看。

画的正中间摆着一只高脚玻璃杯,里面盛了小半杯红酒。凑近一瞧,红酒里面躺着朵百合花,花瓣一半泡在酒里,一半浮在外面,在空气中的白嫩花瓣也沾染了酒的艳红,带了几分妖冶。

王博文入神地端详许久,假装没有看懂,违心地嗤笑一声:“什么呀,真难看……”然后轻手轻脚把画放回原处。

出门的时候撞上拎着大包小包进来的孟瑞:“咱妈给你买了身衣服,快试试看合不合身。”

王博文觉得不好拂了长辈的心意,于是跟着他进屋。

坐下一看,这哪是一身衣服啊,比他家里衣柜里春夏秋冬的衣服还要多好么?

从T恤到毛衣,从衬衫到羽绒服,从高领到V领,从外套到内裤,从闷骚黑到明骚黄……孟瑞一边在王博文身上比划,一边浮想联翩,把他的小百合穿着这些衣裳在家里每个角落被他按着那啥的场景在脑子里轮了个遍。

王博文瞧他那傻样就知道他在想黄色废料,赶紧挑了两件比较保守的,跑去卫生间换上,正好合身。

下楼时,孟瑞还在为王博文不肯穿那件深V耿耿于怀,孟妈妈抬头看见小omega穿着奶白色的高领毛衣,白嫩的小脸上泛着一点红晕,下身穿着黑色休闲裤,一双腿笔直细长,整个人看起来乖巧又软萌,心里直喊哦莫哦莫要昏过去了,老孟家的基因有救了!

早饭还没端上桌,王博文就说要走。

孟瑞差点把手里的咖啡洒了:“宝贝儿要去哪儿?”

王博文目光躲闪:“出去转转。”

孟瑞放下杯子:“我陪你。”

王博文当然不会把想去饭店打工挣钱的事情告诉孟瑞,道:“不用,我想一个人。”

孟瑞饱受打击,昨天标记没标成也就罢了,这才用了自己一天就要走,到底是有多讨厌自己?

“不许走。”孟瑞站在门口,拽着王博文的衣角不撒手,王博文蹲下系鞋带,他也跟着蹲下,“万一……万一要发情怎么办?”

 “我算过规律,从现在开始大约五小时内都不会发情。”

“不行,外面坏人那么多,不安全,还是咱们家好,有吃有喝,还有我……我这根随叫随到的按摩棒。”孟瑞放低姿态,晓之以情动之以理。

王博文瞪他一眼,心想除了你还有谁敢把我直接扛回家?满大街最不安全的就是你了。

穿好鞋,孟瑞已然变身一尊佛像,把家门堵得严严实实。

“起开。”王博文不耐烦道,“小心我去omega保护协会告你。”说着就装模作样开始拨电话。

“告吧告吧,媳妇儿都跑了,我待着还有什么意思。”孟瑞吸吸鼻子,“把我关进去吧,让我在铁窗里了此余生,也好过整天牵肠挂肚,到时候别给我送饭,妈,你也别管我。让我自个儿待着,谁都别来看我……”

孟瑞一说就停不下来,咕嘟咕嘟往外倒酸水,说得自己都快掉眼泪了。

alpha又怎么样?alpha就不能委屈了吗?

他都快委屈死了,连人带心全捧到小孩儿面前了,面子里子都不要了,这小孩儿还是无动于衷,好狠的心呐。

王博文听得脑袋晕,都说发情期的omega多愁善感,怎么到他这儿全反了?一个身强体壮的alpha在这儿哭天抹泪的指责负心的omega,可还行?

他抬手“啪”地按住孟瑞的肩膀,趁孟瑞还愣着,凑上去在他脖子上狠狠咬了一大口。

王博文咬完,拽着他的领子,凶神恶煞道:“你被我标记了,不准乱跑,不准出去勾三搭四,也不准去坐牢,乖乖在家等我回来!”

Alpha的脖子上没有腺体,能感受到的只有疼疼疼疼疼。

事情发生得太快,孟瑞叫都没来得及叫一声,双目圆瞪,不可置信地抬手摸了摸脖子上两排深深的牙印。

他就这样被他的omega给“标记”了?

评论(5)

热度(1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