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其浮夸

低调开个号,高调写瑞文。微博@极其浮夸_RW

【瑞文ABO】他们都没有你好看(二十二)

王博文被全校师生行了至少一周的注目礼,还有隔壁学校的组团来二(6)班围观,众人大有把他当偶像、当标杆的架势,据说学校门口的小书店已经开始私印关于他和孟瑞的传奇话本来卖了。

这种被人审视的感觉并不好,忍了几天,王博文终于在窗外的叽叽喳喳声中发飙了,一脚把课桌踹开,拎起书包要请假回家。

被好朋友陈旭苦口婆心地劝住,说王老师别冲动,咱们把今天的课上完再说。

下午王博文当众发飙的事情就传开了,没人敢再明着来围观他,世界渐渐安静下来。他的要求本就不高,不要影响他的生活和学习就好,于是淡定地继续上课。

“小乖乖,孟瑞的求婚你为什么不答应?”周黎叼着牙签问。

这是事发后第一次在食堂遇到她,王博文心中恼火又不好意思乱撒,狠狠捣碗里的胡萝卜:“为什么要答应?他就……他就是耍我玩儿。”

想到那天的情景,王博文就憋屈得慌。

哪有人在食堂求婚的?就算非要在食堂,就不能等我把餐盘放下再跪?

还有电瓶车钥匙是几个意思?我看起来就值个电瓶车钱吗?

王博文越想越气,手中筷子把餐盘戳得哐哐响,全然没察觉自己的关注点已然跑偏了。

“不能,不能耍你玩儿。”周黎把牙签吐掉,“他爹妈都知道了,正高高兴兴装修新房呢,说结了婚不跟你们小俩口一起住,让你们过二人世界。”

王博文嘴角抽搐:“谁、谁答应结婚了?”

“嗨,他爹妈就这样,喜欢把事情做在前头,火急火燎的。昨天在商场里遇到他妈,正在选婴儿床呢。”

王博文:“……”有其母必有其子,古人诚不欺我。


周黎说的只是一部分,孟家父母在欢天喜地准备迎儿媳之余,更多的精力则放在教训自家不争气的儿子上。

“什么?他还是不搭理你?”孟母一脸难以置信,然后焦虑地抱着胳膊在屋里来回走。

孟瑞苦着脸站在边上,刚想为王博文申辩两句:“妈,不怪他,是我……”

孟母突然站定,指着他鼻子,恨铁不成钢道:“我当然知道不怪他。你说说你,都22岁了,就这点能耐,媳妇儿都哄不好,出门别说我是你妈,丢人!”

孟瑞欲哭无泪,连亲妈都不爱他了。

这几天他拿出十万分的努力,资料查了一堆,管他该干的不该干的、浪漫的实在的通通干了个遍,王博文不仅不理他,从昨天开始还把他送过去的早餐请人帮忙退回来,安插在王博文周围的眼线也汇报说大嫂丝毫没有软化的迹象,今天还凶巴巴地把课桌给踹飞了。

孟瑞叹了口气,那天晚上被咬的舌头还隐隐作痛,估计要是他在,王博文踹飞的就是他了。

蔫巴巴地拾掇拾掇自己,骑着小电驴出门。

到达王家的时候,爷爷正坐着轮椅开门扔垃圾,孟瑞连忙上去帮忙,爷爷见他来了,从鼻子里哼了一声,然后摇着轮椅转身回屋。

孟瑞把垃圾丢到楼下垃圾桶,返回楼上时,门还虚掩着,他心中一喜,哧溜钻进去,轻车熟路地去厨房烧开水。

“爷爷今天还喝茶叶吗?大红袍怎么样?”

爷爷坐在客厅里佯装看电视,听到声音忍不住伸脖子往厨房里瞅,轻咳一声说:“尝尝吧。”

这是这周内孟瑞第六次来王家了。请来照料他的隔壁阿姨上周回家去照顾月子里的omega女儿,王博文本想再请个护工,爷爷说什么也不让,拍拍老腿说现在恢复得很好,出了不能出门,别的啥都能干,王博文向来拗不过爷爷,只得乖乖妥协。

一场大病耗去家里几乎所有的积蓄,王博文又找了一份送牛奶的活儿,每天早出晚归十分辛苦,爷爷看在眼里疼在心上,却没有别的法子。

“今天怎么不去堵我的小乖乖了?”爷爷慢悠悠呷一口茶,问道。

孟瑞把带来的水果拿进厨房,挑了个最大最红的苹果,洗干净后坐下来削皮:“他不乐意见我,昨天发现我跟着他,拿起电话就报警,警察叔叔把我带到局子里,我妈后脚就过来了,把我拎回去一顿好打。”

爷爷板着的老脸也禁不住漏出一点笑容:“该,让你觊觎我的乖孙。”

孟瑞丧气道:“我妈打我是嫌弃我没用,跟个踪都能被发现。”

爷爷:“……”

他也不知道该说这小子傻呢还是痴情呢,从去年到现在,骂也骂了,揍也揍了,还是嬉皮笑脸地跑上门来献殷勤,赶都赶不走。瞧他这身打扮和那双修长干净的手,就知道是哪家养尊处优的公子哥,成天往这里跑,人家不知道的还以为王家藏了什么好东西。

再铁石心肠的人,也得被这小子的执着打动几分。

爷爷把茶杯放下,沉默数秒,严肃道:“你真的喜欢我家小乖乖?”

孟瑞一愣:“那还能有假?”

“你这么拼了命的追他,图的啥?”

孟瑞想了一会儿,笑了:“图啥?看见他就高兴,想把他娶回家,捧在手心里宠着,想每天都看见他对我笑,想把世界上最好的东西都给他。”

爷爷有些诧异地看他,停了片刻,问:“说吧,你们俩到哪一步了?”

孟瑞嘿嘿一笑,羞涩道:“就……就为爱鼓掌啊。”

然后孟瑞就被坐在轮椅上的老人挥着扫帚赶出了门。


晚上王博文回到家,看见爷爷闷不吭声地坐在客厅里,手上居然夹着一支未燃尽的烟。

王博文大惊失色,上去抢过烟扔在地上踩灭,急切道:“怎么了爷爷,为什么抽烟?哪儿来的烟啊?”

爷爷不说话,王博文在沙发上找到烟盒,立刻闻到上面萦绕着的孟瑞的信息素气味。

“他来做什么?”王博文心里发慌,“爷爷你别信他说的话,我已经跟他说清楚了……”

爷爷抬手示意他停止,酝酿许久,说:“老实告诉爷爷,喜不喜欢那臭小子?”

王博文张着嘴,哑口无言似的,锤头看自己的脚尖:“不,不喜……”

爷爷又打断他,手按着心脏位置:“说实话,爷爷受得了。”

王博文收了声,用沉默代替回答。

爷爷轻轻叹了口气,摇着轮椅往电视机柜那边去,打开抽屉,在里面窸窸窣窣地翻东西。

“爷爷……”王博文声若蚊呐,手指搓着裤缝,无措得眼眶都红了,“我不是故意的,我以后不会再见他了,真的……”

爷爷拿了东西,转过来瞪他一眼:“见,为什么不见?”

“啊?”王博文呆住。

一本大红存折扔在面前,爷爷气哼哼道:“拿去,有空安排我和他家长辈见个面。”

“诶?”王博文歪着脑袋,被神转折弄得一脸懵逼,拿起小本本问,“这是什么?”

爷爷白眼一翻:“嫁妆,你十岁那年就准备好了,哼,没想到这么快就派上用场。”

王博文一蹦三尺高,像扔烫手山芋似的把小本本甩在桌上:“谁谁谁嫁给他?他他他嫁给我我还不稀罕呢!”


莫名其妙地得到了双方家长的同意,可王博文一点都不高兴。

这算什么?alpha就是了不起哈?甩个巴掌再给个甜枣,事情就能揭过去了?

当初不要他的时候看都不愿意看一眼,现在兴致又起来了,勾勾手指他就得跟条哈巴狗一样贴上去?

咋不把他孟瑞牛逼死呢,真想把他从教室里拖出来叉会儿腰,然后一脚踹楼底下去。

结婚?呸,想都不要想!

拿着画笔坐在画室里的孟瑞突然打了个喷嚏,擦擦鼻子,美滋滋地想,一定是我的小百合想我了嘿嘿。


画两天就完成了,孟瑞早就在脑袋里把线条和颜色勾描了无数遍,下笔如有神,一张废稿都没有。

他带着画去店里装裱,店员是个omega小姑娘,偷瞄他两眼,脸都红了:“您是留个电话,还是在这等一会儿带走?”

孟瑞微微一笑:“等一会儿吧。”

小姑娘脸红心跳地抱着画到后面去装裱。

孟瑞找了张椅子坐下,开始翻名为“乖乖小媳妇儿”的相册。

相册里的照片多了不少,一部分是偷拍的,还一部分是论坛上存的,学校里的姑娘们就爱拍他们俩的照片往帖子里分享。

翻着翻着就到了相册里的第一张照片,来自还没拉黑之前的微信朋友圈,里面的王博文上半身全裸,肤白腰细,看一次就想舔一次。

不过再好看也没他本人好看,那肉乎乎的小屁股,细溜溜的小腰,甜腻腻的小嗓音……光想着都能起反应。

孟瑞把手机倒扣在桌上,掩饰般地轻咳两声,正襟危坐,心想可能是太久没能接近他的小百合了,今天上午周黎还打趣说:“瞅瞅你,浑身上下都写着欲求不满。”

可不是么,他品尝过世界上最美味的小omega,正所谓食髓知味,哪儿还能忘得了?

说起来距离上次发情期已经有挺长时间了吧……

孟瑞突然想起什么,猛地站起来,拿起手机翻日历,然后深吸一口气,大步往门口走。

店里的小姑娘刚从里面出来:“诶,先生,您的画好了。”

孟瑞回过去抱起画,丢下一句“谢谢”,便一阵风似的冲了出去。

他是逃课出来的,幸好这地方离学校不远,把小电驴停在校门口,匆忙跑进学校,鼻子就敏感地逮着那阵似有若无的百合香。

该死,这傻小孩儿连自己的发情期都不知道?

学校太大,操场又空旷,好不容易捕捉到一点味道,就被风呼啦啦刮走了,孟瑞急得像个没头的苍蝇,四处乱窜,打开体育室的门和从里面出来的薛方平脑门对脑门撞个正着。

“哎哟,我说你们小俩口是不是约好了,一个两个都跑来怼我的天灵盖……”薛方平捂着脑袋哀嚎。

孟瑞抓住他话里的重点:“你看见王博文了?他在哪儿?”

薛方平指指上面:“二楼的洗手间。”


孟瑞赶到时,王博文正待在其中一个隔间里,隔间门还是锁着的。

爬楼梯的时候太着急,还被台阶绊了一跤,手掌心撑在地上蹭破了皮,正往外渗血。他浑然不觉似的,哐哐哐地拍门:“文文,你在里面吗?”

王博文蹲在角落里,蜷着腿哆嗦。他昏昏沉沉地想,明明已经打了抑制剂,为什么一点作用都没有?

未等他思考出结论,脆弱一层门板就被狠狠撞开了,孟瑞呼哧呼哧地喘粗气,二话不说抱起无力动弹的小孩儿就走。

路上碰到巡查的教导主任,王博文难堪地闭上眼睛,把脑袋往孟瑞怀里埋。 

“孟瑞同学,你你你又欺负王博文同学?”语气义愤填膺,是上学期运动会被孟瑞暴力推下车的李老师。

“嗯。”孟瑞淡定地回应,脚下飞快,“送他去医院,您给我记过吧。”

王博文听得模糊,却知道孟瑞故意在帮他掩饰Omega的身份。胳膊搂紧他的脖子,心里又酸又暖。

到路边打了个车,跟在后面的薛方平手脚麻利地帮孟瑞把画搬上车。

临出发前,孟瑞不放心地问:“你闻不到他的味道吗?”

同为alpha的薛方平努力嗅了嗅:“什么味道?对面川菜馆酸菜鱼的味道嘛?”

孟瑞嫌弃地冲他挥手:“师傅开车吧。”


孟家。

孟母正在敷面膜,准备化个妆出去逛街,突然听一声踹门的巨响,楼下的阿姨通报:“少爷回来了。”

她边下楼边骂:“你个臭小子又逃课,看你爸回来了不打断你的……”

话说到一半,看见孟瑞怀里抱着个人,一时间脸上表情的变化过于夸张,面膜啪嗒一声掉在地上。

“妈,”孟瑞终于挺直腰杆做人,大写加粗的得意,“我给您把儿媳妇带回来了!”

评论(17)

热度(179)